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歡迎來到,花園戰爭免費閱讀(布徹,呆一枚)小說

歡迎來到,花園戰爭免費閱讀(布徹,呆一枚)小說

時間:2022-08-07 23:23作者:呆一枚 標籤: 呆一枚 奇幻玄幻 布徹

帶着一個喜歡吐槽坑宿主的系統,布徹穿越到了一個奇怪的世界 世界的兩個陣營——花園與軍營中,布徹來到了軍營 根據那裡的規則,物品象徵地位,頭頂路障鐵桶,手拿報紙梯子的都是上等士兵,是社會的主流,而布徹兩手空空,只能屈居下等士兵的行列,整日給上等士兵當牛馬 本着入…
第2章 任務完成

頓時,整個後車廂的人都被呆住了。

沒人敢出聲,也沒人敢動,因為他們面臨的不是戰場上的炮台地雷,而是比那些東西要恐怖十倍東西——一個氣勢洶洶,拎着鐵門走進來的二爺。

「隔十幾米遠都能感覺到殺氣啊…」

布徹後退幾步,背對着的手用指甲往右手握着的眼珠上划了劃。

「哎呦。。。」

只見面前這個老人突然臉色一變,往後退了兩步,下意識的想要用手捂住右眼纏着的繃帶。

同時臉上青筋暴起。

「二。。。」

最後車廂的人望着二爺有些奇怪的表現,不知所措。

有人想上前去詢問兩句,但沒有人敢。

撇去身份地位,他們都知道戰場上的二爺是個什麼樣的存在,可以說如果他們招惹到二爺,自己會被均勻的分成幾十塊,拋到火車鐵軌下。

「沒聽到嗎?」

「你們這裡,穿白衣服的人。」

「出來一下。」

強行抑制住怒火,二爺很「冷靜」的對眾人說道。

緊接着很隨意把鐵門往旁邊一甩。

轟的一聲,伴隨着鐵皮和血肉裂開的聲音,火車最後一節車廂的一塊邊上直接裂開一個大窟窿,而那後車廂的鐵門,連同它砸向的那塊兒火車皮子,剛剛站在那裡的一個無名可憐士兵,一起被甩一下火車,丟的遠遠的…

整節車廂內,眾人唏噓不已 。

他們都知道那個人叫二狗,也知道他住在哪裡,但是除了為這個莫名其妙被甩下火車的人感到默哀,他們也就只能為自己禱告。

雖然二爺現在看起來是比被撕了報紙之後要斯文一點,但他的怒氣還是能從那眼神和經脈炸開的雙手看出——誰招惹了他,鐵定沒有好果汁吃。

一瞬間車廂前方的普通士兵紛紛向兩邊靠去,一個直通後方撿屍兵座位的路漸漸在這位斯文大爺面前開出。

而布徹也就這麼看着他,這位戰場上的神。

緩慢的向自己走來。

「怎麼辦?」

「二爺要過來了。」

「他肯定是發現我偷偷藏了他報紙的一角。」

「完蛋了呀!」

小雯連忙從後面拽了拽布徹的衣角,臉上一副要哭出來的表情。

「……」

布徹沉默了會,還是保持一臉淡定。

但即便他與這個傢伙隔的有十幾米遠,他還是能感覺到這個老傢伙渾身上下散發著的,令人窒息的氣場。

他已經能感覺到,實力懸殊,對面可以秒自己。

「來,小雯,把這個珠子拿過去。」

他把手往後面伸過去,悄悄對小雯說。

「一定要捂嚴實了,不要見光,待會兒………」

「嗯好的好的!」

小雯乖乖接過去,雙手把眼珠子捂的嚴嚴實實的。

「嘖。」

沒過一會兒,二爺來到了布徹面前。

即便二爺駝背,他與這個老頭之間的高度差距也所以讓他仰視。

而且氣勢上,在別人看來,他就像是只正對着獅子的奶貓。

而且這頭獅子還被他惹到了。

「乖乖,看來這個新來的撿屍兵要沒了。」

「估計待會兒他就要被轟下火車幾十遍了,我看我還是站遠點吧,馬上別把我也卷下去,在鐵軌上滾的滋味肯定不好受。」

「他是怎麼惹到二爺了?」

「你沒看見嗎?二爺右眼纏上繃帶了,鐵定是這個小子在戰場上撿到眼珠子沒有還回去。」

「那慘了,要是眼珠是咱們的還好,也許能看在他帶班人的份上饒了他,惹到這些前面手裡有傢伙的人不是鐵涼嗎?」

「哎,這小姑娘,好不容易有個伴,又又又沒了。」

頓時周圍話語聲,唏噓聲起。

然而前一排車廂貼着門看戲的士兵,幾乎都一副瞪大雙眼,滿臉興奮的樣子。

「快點動手啊二爺,這種小兔崽子就應該好好教訓一頓。」

「不把他撕成碎片對不起我二爺戰神的威名!」

這種話在前排車廂四處傳着,就好像這車廂人比二爺還急着要宰了他。

畢竟對於這些在戰場上打了一整天仗的士兵們,看下等的士兵被虐,也不乏是一種發泄。

「小子,知道你犯了什麼錯嗎?」

低視着布徹,二爺如此說道。

那半張的手是隨時都有可能緊握起來,接着給他來一發蓄意轟拳。

「你是說你現在少的那隻眼珠子嗎?」

布徹抬起頭臉色平和的問道。

「只有一隻眼珠讀報紙不方便嗎?」

「年輕人,我懶得和你說什麼廢話,現在拿出來老夫可以讓你少掉下去幾趟。」

二爺冷笑着,直接把手搭到他的肩膀上。

緊接着他手上的筋慢慢暴起,輕微的骨頭變位的聲音從布徹的肩膀上發出。

「快拿出來,剛才老夫眼珠閃過去的畫面就是你。」

「少耍小聰明,你那點小伎倆在老夫這裡都是渣渣。」

頓時後車廂的人紛紛咽了咽口水。

有人想上前阻撓,那也只是想。

這裡沒人敢惹二爺,誰敢惹誰就要付出巨大的代價…

「我想請問一下二爺您怎麼就能確認眼珠已經是我拿的呢?」

「嗯?」

聽到布徹的回答,眾人一下懵了。

就在這種令人窒息到難以站起的氣場下,他卻依舊與二爺對視說道,面不改色。

這甚至讓二爺自己也感覺到有些吃驚,不談他身為撿屍兵卻和自己頂嘴,明明他已經在手上加了些許的力氣,但是眼前的這個撿屍的小兵子卻依舊能面不改色。

強裝的吧。

「小子,你可知道偷藏從戰場上撿過來的東西會有什麼樣的後…」

「無論是發生了什麼情況,您沒有確認,上來直接把我們車廂門和皮給掀掉了。」

「而且如果真的在我們手上,那也是我們冒着炮火千方百計給您撿回來的,但您卻沒有一句謝謝,進來就差點把我肩膀捏斷。」

沒等二爺說完,布徹直接反駁道。

「這是不是多少有點…不斯文呢?」

他的話語中沒有什麼來自普通士兵在高等士兵面前的卑微,而是滿滿的諷刺,甚至點點怒意。

聽的整個後車廂的人都傻了。

聽的前面車廂的人也傻了。

要知道那可是二爺,他是誰,一人就能帶一整條路的先鋒呀!

他一個撿屍兵子,怎麼敢招惹他呀!

「…」

二爺沉默了會兒,額頭上的青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鼓起。

然後右手也慢慢的收緊…

咔吧!

一聲清脆的響聲,傳遍了安靜的車廂。

而對於士兵來說那聲音很熟悉——骨頭斷裂的聲音,令每個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你還真的驚到我了。」

二爺皺着眉頭說道,此時他面前的這個小子胳膊已經被他硬生生捏斷,但依舊能面不改色,簡直有點過於離譜。

「難道你沒有痛覺嗎?」

布徹用左手捏了捏已經斷掉的右臂,一臉平靜的回應到。

「有,但這點疼還好。」

「不過二爺您現在還沒有把我踢到鐵軌下面,難道是怕我身上會有你的眼珠。」

「擔心那東西被鐵軌碾碎後你會吃痛嗎?」

「……」

這話再一次把二爺整沉默了。

他無法否認,眼前的這個看起來不大的下等士兵比自己能吃痛的多。

這也讓他無法理解。

「抱歉,二爺,我是新來的,很多規矩我並不懂的。」

「是後面的人對前面點頭哈腰啥的,還是前面的士兵可以隨便欺負後面的。」

「這些規矩我平時記得不大清,而且我有哪點表現的不好,希望您們能提出來,我會好好改正的。」

這句話聲音很大,不只是二爺能聽到。

前面車廂的人也幾乎都聽到了。

「什麼意思啊,你個連兵子都不算的傢伙。」

「我跟你說啊,我這鎬頭那可是開過…」

「我這撐杆子可是牛皮…」

「你撿屍撿一輩子也換不來我這一個大鐵…」

頓時前面的車廂像炸開的鍋,原本身份上等的這些士兵,被一個連上戰場都沒有的傢伙內涵。

這對他們來說,何等恥辱。

甚至已經有人想拎起東西,躍躍欲試,想來後車廂里大幹一場,但又考慮到二爺在那裡,自己衝過去有一點不尊重他的意思,就先苟着。

然而後車廂里的人,此時眼中卻已然滿滿都是崇拜感。

不因為別的,就因眼前的這個少年,即便是新來的,不懂規矩,即便他像一個莽子,咬牙吃痛把自己送到絕地。

他也依舊活成了他們每個人想活的樣子。

甚至還以他自己的安危度之於外,為他們每個底層士兵發聲。

多麼高尚的品格呀!他才應該是名優秀的軍人。

「呵…呵…可以。」

冷笑着又拍了拍布徹已經被捏斷掉的肩膀,二爺抬起頭來。

「我記得這一次撿屍兵只有兩個,既然不在你身上,那我就問另一個人要。」

然而話剛說完,他又突然眉頭一皺。

那顆眼珠又見了光傳來了畫面,而且好像有一顆一顆的枯樹從它面前略過。

這是在車窗戶邊上?

就在這時,身後的布徹突然神神叨叨的說了句——

「不知道一把年紀,還發了那麼大的火,這個時候要是再受什麼大的刺激會不會趴地上?」

「什麼?」

他剛想回頭給布徹一個大比逗,把他腦殼扇掉。

然則突然感覺,眼球處好像有一陣陣的清風吹過。

「不對!」

「這是在窗外!」

他急忙環顧四周,碰巧在後車廂的最角落,看見一個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孩,顫抖着把手伸向外面,手裡拿着的是一顆球狀物品。

「啊!你個野丫頭想幹什麼!」

二爺發了瘋似的向前奔跑,那速度,僅次於報紙被撕掉後的他。

但他沒有趕上。

只見小雯脫手間,那個球狀物從窗口處落下,掉到了鐵軌上。

那一刻,眼球被車輪壓碎的聲音,沒人能聽見。

車廂里的人只能聽見車輪與鐵軌的碰撞聲,火車的鳴笛聲,鎬頭鐵桶落地的聲音。

以及二爺暈倒在地的那一聲「撲騰」聲……

………

……

[叮!]

[當前系統發配任務【發表「正義」言論】已完成]

[當前系統發配限時S級任務【擊倒二爺】已完成]

[扣除系統提供的情報一:「二爺畢竟是老骨頭,完全經不住「痛感」,暈倒後很長時間不會醒來。」消耗50功能點]

[實際系統獎賞額度,200功能點]

[檢測到宿主現在承受強烈痛感,是否抽取當前總任務【成為殭屍之王】的部分完成度補足250功能點,兌換能使用100次的【痛感全失劑】一隻。]

「不需要,消除痛感什麼的都是垃圾東西。」

回應了腦海中電子音後,就在沒人敢說半個字的車廂里。

布徹望着倒在地上的,剛剛還在指高氣昂的老人。

嘴角露出一道淺淺的笑……

歡迎來到,花園戰爭

歡迎來到,花園戰爭

作者:呆一枚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帶着一個喜歡吐槽坑宿主的系統,布徹穿越到了一個奇怪的世界
世界的兩個陣營——花園與軍營中,布徹來到了軍營
根據那裡的規則,物品象徵地位,頭頂路障鐵桶,手拿報紙梯子的都是上等士兵,是社會的主流,而布徹兩手空空,只能屈居下等士兵的行列,整日給上等士兵當牛馬
本着入鄉隨俗的理念,布徹也開始學會適應下等的生活,譬如—— 「在火車上把報紙士兵的眼睛丟到鐵軌上」,「給教官的'太懂事'的兒子100個巴掌」,「當著眾多上等士兵的面暴打司令官的兒子並且牛了司令官」,「直接解救被脅迫的兩千多名下等士兵,揭竿而起」..... 布徹:原諒我一生放蕩不羈愛自由..... [弱系統向+腦迴路向+打臉+不正經+單女主]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