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星隕之王免費閱讀(貓宇星河是什麼)小說

星隕之王免費閱讀(貓宇星河是什麼)小說

時間:2022-08-07 23:23作者:追尋魚的貓 標籤: 奇幻玄幻 星宇 追尋魚的貓

人類已經踏上星際時代,在探索宇宙中發現許多文明種族,而自己只是其中最弱小的,付出了許多鮮血和犧牲終於在宇宙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是人類發現這些文明的背後都有「神」的影子,而這一切都是為了那神之座一名少年從此踏上了成神之路

星隕之王

推薦指數:10分

《星隕之王》在線閱讀

第2章 蘇醒

一陣刺耳的鬧鐘音樂將陷入夢境中的星宇喚醒:「現在是共和紀元日時間6:30,已經到了起床時間,請你趕緊起床。」

星宇真希望自己從沒睡着過,他希望自己的爸爸媽媽盡職盡責地把他弄醒,這樣就能避免經歷這些噩夢,可他們不在了。

來到衛生間,看一下鏡中的自己,憔悴不堪,臉色蒼白,自己的黑眼圈越來越嚴重。星宇心裏也許要去看醫生了。洗漱完畢,重新來到卧室。

看到牆壁上內嵌的衣櫃,櫃門上有一塊三角形的觸控區,星宇輕輕一碰,櫃門自動滑開,展現出成排的衣服。

穿好衣服走下樓梯,看到一個身穿無塵服的人,他眼睛深邃有神,⿐梁⾼挺,嘴唇紅潤,尤其是搭配在⼀起之後,更是猶如上帝⼿下巧奪天⼯的作品。他用溫柔的語氣說道:「星仔,桌子上有三明治,抱歉今天不能陪你去醫院,因為叔叔有一場很急的實驗工作,午飯自己解決晚飯就去大叔三百年的火鍋店那裡吃,我給你約好位子了。」說完人就消失了,原來這是個全息投影。

星宇摸摸了自己後腦勺下方的芯片槽口,自從裝了身份芯片,自己就是老是在做夢,夢裡的神魔鬼怪讓他的大腦不堪重負。他趕緊吃好早飯出發。

叫了一輛懸浮汽車,懸浮汽車緩緩在星宇面前落下,登上汽車,星宇坐下位置,就跳出個電子板同時傳出溫柔的女聲。

「請你輸入目的地。」

星宇輸入好之後,又傳來女聲。

「請你穿好安全帶。」

星宇按下座位旁邊的按鈕,安全帶自動穿好,懸浮汽車發出轟鳴聲,緩緩上浮。隨後前往目的地。

汽車開始播放新聞語音。

「**報道新聞,輕嵐集團和伊洛公司正式合作,決定共同研發天河弱水。」

星宇貌似對此不感興趣,他準備切歌,剛要切換新聞。新聞報道語音開始報道。

「緊急插入新聞報道,星空實驗基地遭受到恐怖分子襲擊,已出現多個研究員和自衛隊傷亡。」

星宇一聽,臉色蒼白,這是叔叔所在的實驗室,有種不好的預感在腦海中浮現,他對汽車語音說道:「改變目的地,去往星空廣場。」汽車回應。

「目的地修改成功。」

星宇清楚的知道直接去實驗基地不現實,改變去附近的廣場,即使這個附近比較遠 ,大不了騎單車過去。

星宇繼續聽新聞報道。

「恐怖分子有一條機械巨蛇從地底鑽出將整個實驗基地摧毀,自衛隊正在努力攻擊巨蛇,解救人員。」

星宇心臟極速跳動,他甚至感覺有什麼東西要吐出來。自從父母雙亡,叔叔是他唯一的親人了。如果再失去,自己都不敢想像。星宇感覺自己的大腦劇烈疼痛,夢裡的神魔又出現在他的腦海里。

汽車語音:「先生,檢測你情緒不穩定,心臟不規則的跳動,需要給你呼叫醫生嗎?」

星流剛想說不,大腦瞬間失去意識。

他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處一個空間里,他回顧四周,周圍漆黑一片,但是能看清楚自己。星宇迷茫了,做的夢一次比一次噁心。以前還能看神魔大戰,現在倒好,直接給你死機,看都不給你看。他突然想起叔叔生死未卜。星流開始瘋狂扇自己的巴掌,連抽了幾個,發現居然有疼痛感 ,感覺自己的臉火辣辣又疼又難受。

星宇沮喪蹲坐在的地上,無聊至極,不知過了多久,他開始發狂向空中亂揮手,揮累了 就趴在地上,他想到自己是不是已經死了。這麼一想更難受了,突然他開始失重墜落下去。

空間里傳出一聲wc。 星宇感覺自己一直在下墜聲音不受控制大喊大叫,空間彷彿聽到聲音一般,將星宇慢慢停住。

星宇剛鬆了口氣,背後傳出了喘氣的聲音,有人或者生物在自己的身後,星宇僵住,感覺自己動不了。接着,背後傳來了空氣吹落在自己的背上。星宇感受到冰冷刺骨的氣息從脊椎下方傳送到自己的腦袋裡。他身體不受控制的轉過去。

他看到了六隻巨大藍色的眼睛盯着自己。漆黑的空間因為這雙眼睛慢慢的明亮起來。他們對視很久,星宇仔細觀察了一下這生物的腦袋,有點像虎鯨的頭,它的腦袋很大,大到身軀看不到,自己在他面前像只貓咪一樣的大小。星宇感覺自己解除了控制,穩穩的站在了上面。那種冰冷的感覺也沒有了。接着繼續對視。星宇推測出這是夢裡那個名為「怖修」的怪物 ,只不過體積比夢裡的小太多了。只是它居然真的存在。

時間又過了很久,星宇不耐煩的向左走了過去,六隻眼睛也向左邊看去,星宇又向右邊走過去,眼睛也跟着移動。星宇感覺到有趣,打算從側面看看這生物除了腦袋,身體長什麼樣,雖說夢裡見過但這麼近的距離還是第一次。花了一段時間,饒了一圈發現這個傢伙只有個腦袋,腦袋後面的脖子被卡住在裂縫裡。

星宇回到原來的位置,抬頭問道:「大傢伙,這裡怎麼出去?」剛說完,巨獸緩緩張開大嘴。星宇趕緊後退並疑惑道:「讓我進去?」巨獸點點頭。

星宇錯愕道:「不會是個陷阱吧。」巨獸搖搖頭,內心掙扎了一會兒,星宇一咬牙沖了進去,心裏想吃就吃了吧還能有什麼辦法。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對這個怖修有這麼大的信任感。

看着下方一排排猙獰的巨齒,星宇渾身不舒服。回頭望過去,有一束亮光,看來怖修的嘴還沒合上,讓他的心得到了安撫。不知走了多久,星宇發現怖修嘴裏只有牙齒,其他嘴部該有的器官都沒有,如舌頭,頰等等。

可他感覺到自己沒有害怕反而居然有興奮感,星宇看到前面有液體流動 ,走過去觸碰了它。液體突然活了過來,把星宇直接拖拽了進去。星宇感覺自己受到了擠壓,呼吸都不過來,翻來覆去,終於液體把他吐了出來。

星宇摔了狗吃屎,他暈頭轉向的站起來,眼前的一幕讓他震驚,浩瀚的星空無邊無際,璀璨的星海,滿天的銀河在這星空中形成獨特的風景。感受到了在這星空下,自己有多麼渺小。

他回想起自己的夢想就是在當一位艦長就是自己的飛船遨遊宇宙,探索星系。經歷過父母雙亡,學業問題,身體原因,讓星宇對夢想徹底死心。

星宇把沉迷回憶的自己拉回到現實,他現在要思考怖修要讓他做什麼。觀察四周,發現自己頭頂的這片星空中有一團火焰。

星宇震驚了火焰能在這裡燃燒,算了震驚東西的太多了,已經司空見慣了。星宇扶額。思考怎麼浮上去接觸那個火焰。原地蹦噠兩下,沒用。

正在一籌莫展的時候,火焰自己慢慢下來,星宇欣喜諾狂準備去接火,等等自己為什麼要去碰這團火。星宇停了下來,萬一很燙呢?

那團火焰慢慢落到星宇面前化為了人形,它正是盤元。他一次次將星宇從噩夢中喚醒,一次次為星宇指明方向。那個象徵他的法杖和短斧已經不見了。盤元用陶瓷般的手輕輕牽起星宇,星宇反手握住。

盤元牽着星宇來到星空某處,他用另一隻手將星宇手掌攤開,在手掌上刻畫了一個特殊的符文,接着鬆開星宇,雙手合十,面具眼裡的兩個星體開始運轉,雙手鬆開,一個太極形狀的印記出現,印記慢慢向星宇的額頭印了上去 ,星宇一動不動,他知道盤元不會害他的。盤元單手一揮撕開了裂縫,星空開始破損,白色的亮光從裂縫照射出來。

盤元把星宇輕輕推入裂縫裡,星宇看着盤元慢慢被亮光吞沒。好像隱隱約約聽到了活下去三個字。

猛然張開雙眼,發現自己困在玻璃罩的內。呼吸器覆蓋自己的臉上,他大口大口吸氣,周圍醫療儀器發出刺耳的響聲,星宇想活動自己手臂,發現自己的兩隻手臂動不了,原來有許多針管插入自己的雙臂,自己的脖子也被鎖住,後腦勺下的槽口**入一條數據線。身體像被撕裂一般, 體內忽冷忽熱,腦子像被人用鎚子擊打了一下,昏昏沉沉。整個人生不如死。

病房門突然打開,一個熟悉的男人沖了進來,星宇看到眼淚從眼角流了出來,他想呼喊讓叔叔把自己從這弄出去,男人立刻明白準備解除束縛。

「陸瑾言,你敢這麼干,這孩子會被你害死的。」

一個老態龍鐘的老人走進來。

陸瑾言憤怒的咆哮道:「死,他現在已經被你們折磨的半死不活,離死都不遠了,停下來他還有活的機會。」說完這個男人沒停下自己的動作。

老人無奈的揮揮手,兩名身穿黑色重甲的士兵走了進來,把陸瑾言從機器上拖下來,按住他倆個胳膊。

「我已經把太歲注入他的體內了。」老人說完,擦了擦右眼的義瞳。

陸瑾言聽到面如死灰。

老人聳了聳肩來到陸瑾言面前 ,語重心長的說道:「你想救他的話,就來幫我,趁太歲還沒吞噬他。」

陸瑾言兩眼充滿血絲盯着老人:「你為了這個計劃害死這麼多孩子,你值得嗎?」

老人面無表情的說道:「一切為了共和國,一切為了那些前線與惡魔,蟲族戰鬥的戰士們,為了人類,這些犧牲微不足道,你沒的選擇,這個孩子讓我看到希望,他是初代實驗品里唯一活下來的那個,明白了嗎。」

陸瑾言聽到嘲諷的說道:「你只是想滿足你那可笑的虛榮心罷了,什麼造神計劃真把自己當成創世神了。如果現在煥哥和彤姐活着,知道你居然拿他們的孩子進行實驗,估計會把你撕碎吧。」

老人面龐抽搐了一下隨後痛苦閉上眼,轉身走了出去。黑甲戰士鬆開了陸瑾言,陸瑾言撫摸玻璃罩,對星宇安慰道:「星仔,先睡一會兒吧,一切都有陸叔叔。」

玻璃罩內的綠色營養液灌滿,星宇沉浸在其中昏睡了過去。

陸瑾言跟隨老人來到大堂,大堂內放滿了各式各樣的儀器,地面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電線,像一個太空船的船艙。百來身穿白大褂的男女研究員正忙碌着操作各種儀器。

大堂正中間出現了玻璃罩,所有研究院員看向玻璃罩,有個男性研究員驚奇的說:「這個實驗體是不是初代星隕戰士里的。」一個老研究員興奮說道:「是的,居然活下來了一個。」一個女性研究員疑問道:「星隕戰士是不是從雷霆戰士改良過來的。」老研究員點點頭感慨的回答道:「星隕戰士可惜了,如果能活到完全體,它比雷霆戰士更強全方面遠超的那種,性格也更穩定,後面的基因戰士的戰鬥力也永遠比不上雷霆戰士,不過性格穩定,比較亂咬人的瘋狼,我更喜歡聽話的軍犬。」女性研究員難以抑制興奮用顫抖的手指,指了指**的玻璃罩說:「前輩,那我們是不是有希望了。」老研究員點點頭,眼中出現了熱烈的光芒。女研究員不顧形象的跳起了舞,周圍的研究員也開始興奮的討論起來。

老人拍了一下手,讓正在討論的研究人員安靜下來。

老人挺起腰背聲音宏亮的喊到:「各位同僚們,為了神之座計劃我們已經付出了整整幾代人,今天天時地利人和,我們雖然失去了秦妙彤但我們有陸瑾言 ,是龍是蟲就在此一舉,我花了一輩子的心血,你們也是,都給我他媽撐到最後,為了共和國!」

一百多位研究員齊聲喊道:「為了共和國!」

老人回頭對陸瑾言說道:「開始吧,拿出你全部的實力。」

研究人員忙忙碌碌,瘋狂計算着細胞,反應,基因匹配度,材料劑量。陸瑾言控制着儀器注射冷凍劑來抵抗太歲,陸瑾言看了人體儀像,紫色覆蓋了人體的下半身,紅色已經在胸部和腹部聚集,大腦還處於藍色狀態。紅色的是太歲被冷凍劑壓制在了胸口,它像活物一般吞噬血肉,被吞噬的血肉被太歲所替代。紫色是太歲和星宇的肉體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的部分。各種材料注射了星宇的身體里,這些材料價值連城,個別的能買下一個低級星球的開發權。現在全部注入到血管里,它們如同衛兵一樣抵禦太歲的襲擊,從而守護大腦。陸瑾言頭上出現了豆大的汗珠,如果大腦出現眩暈感他立刻給自己打了一支興奮劑。他再望向人體儀像,發現整個人體全身變成了藍色。他詫異了一會兒。

有一個禿頭研究員對陸瑾言喊道:「陸博士,太歲被反吞噬了,不用注射冷凍劑。」

正在指揮**的老人也聽到了消息,眼睛瞳孔放大了一倍。嘴上叼着剛點好的雪茄也掉了下來。

陸瑾言拉過禿頭研究員喊道:「這不可能。」禿頭研究員遞上了表格。陸瑾言觀察了一會兒表格,發現太歲的基因完全與星宇的基因完全匹配。

某個空間里,怖修看到一個血色的大狗正在接近昏迷的星宇。怖修發出咆哮警告大狗不要靠近。大狗不聽勸告仍然靠近,這個行為激怒怖修。它張開大嘴開始吸入,大狗猝不及防地摔倒,不過它迅速爬起,向左側方向跑,避開了吸力。但星宇被吸到嘴裏,怖修立馬合上。大狗氣急敗壞瘋狂的大叫着。

怖修吐出星宇,大狗見到直接衝過去張開狗嘴奔向星宇,突然一個巨爪直接抓住大狗。原來怖修已經把半個身體探了出來,兩隻爪子已經可以完全施展。大狗絕望的嚎叫,怖修毫不理會直接丟入嘴裏。

三雙眼睛一亮,怖修輕易的把全身爬了出去,完整的來到了空間,怖修把大狗又吐了出來,大狗氣息頹廢了不少變得骨瘦嶙峋,站也站不穩,它見到了怖修完全體果斷趴在地上表示臣服。怖修沒理會它,慢慢爬向星宇身邊接着趴下。

實驗室,大堂的人已經亂作一團,太歲沒了動靜,陸瑾言仔細觀察星宇的身體,溫度正常,心跳正常,呼吸穩定等等。陸瑾言發現星宇病變衰退的大腦也恢復了正常。陸瑾言鬆了一口氣 ,癱坐在地上,露出絕色的笑容。他從口袋裡拿出一張照片,照片上有個五個人其中兩個人身穿了結婚服飾。他喃喃自語道:「成功了成功了,煥哥,彤姐一定是你們保護了星宇。」

「將實驗體記憶格式化,植入人格芯片。」

一名身材高大長的非常雄偉英氣的男人在大堂門口喊道。

星隕之王

星隕之王

作者:追尋魚的貓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人類已經踏上星際時代,在探索宇宙中發現許多文明種族,而自己只是其中最弱小的,付出了許多鮮血和犧牲終於在宇宙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是人類發現這些文明的背後都有「神」的影子,而這一切都是為了那神之座
一名少年從此踏上了成神之路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