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腹黑爹地太難纏免費閱讀(顧北辰寧汐)小說

腹黑爹地太難纏免費閱讀(顧北辰寧汐)小說

時間:2022-04-22 17:56作者:玄衣莫冷 標籤: 其他小說 寧暖 宮軒燁

全世界都知道高冷宮少寵妻入骨,誰都不能說寧暖一句不好,不然便是天涼王破的下場可眾人不知道的是,五年前,寧暖被他親手送入了監獄,家破人亡,還差點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訪談中,宮少說:「人不能被眼前事物所迷惑,犯錯一次便是抱憾終生的下場,我還算幸運,能夠用餘生來彌補」婚…
第一章逃亡

精彩節選

米娜過夠了逃亡的日子。

從出生到現在,這樣的生活幾乎每天都在上演,從布拉格到納米比亞,從埃尼爾到威尼斯,十六年來,米娜已經數不清待過了多少地方。

往往在一個城市還沒熟悉,就要準備下一次搬家。

這樣流浪的生活,糟糕透了。

米娜做夢都想安定下來,像是一個普通的女孩子那樣,讀書、學習、談談戀愛,如果有可能,再生一個小寶寶。

但這無異於幻想。

因為,自己的母親是一個女巫,還是得罪了某個國家的女巫。

那是一段很多年前的往事了,據母親說,她並非非要得罪國王,實在是因為國王對自己太不尊敬了。

作為一個高貴而典雅的女巫,又怎麼能受得了這份窩囊氣。

所以,母親在國王女兒的出生宴會上,念出了那句揚名天下的咒語,「國王的女兒,在15歲時會被一個紡錘弄傷,最後死去。」

咒語總會應驗的。

在接下來的故事裏,公主變成了睡美人,而自己的母親,卻遭到了國王的追殺。

這一過就是一百年。

一百年來,母親從獨身逃亡到生了米娜,再到垂垂老去,一切都彷彿一個夢,彷彿一個故事。

但米娜知道,這個故事,真實的發生在自己的生命中。

上次,她跟母親只是在佛羅里達待了三天,就差點被國王的侍衛抓住,匆忙間,米娜只好跟母親分頭逃亡,來到了現在這個城市。

這是個很奇怪的城市。

來了兩天,米娜都有些回不過神來。

怎麼說呢?

當米娜從海水裡一頭鑽出來的時候,看見的不是古色古香的城堡,不是爬滿爬山虎的石頭房子,而是一個金碧輝煌的世界。

路上跑着汽車,天空飛着飛機,路兩旁,是整齊的樹榦和兩層小洋房。

米娜有些懵了。

這是納尼?

難道是神話中的夢幻王國嗎?

但很快,米娜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因為,她看出來,那些在海邊打魚的男男女女,並沒有穿着女巫的服裝,也沒有用巫術捕魚。

讓米娜震驚的遠不止此。

在海上漂浮了兩天兩夜,米娜早就飢腸轆轆,所以,趁着別人不注意,米娜悄悄吟唱了一個咒語,「海中的魚兒,游到我的身邊來,成為食物,被天火烤熟。」

咒語總會應驗的,不管早晚。

吟唱完咒語的米娜坐在沙灘上,靜靜等待,片刻功夫,海上就風起雲湧,浪花一朵一朵騰起幾丈高,撲騰着,翻滾着,一條魚兒被巨大的海浪衝到岸邊,剛剛躍起身子,就一頭撞在礁石上,暈了過去。

當然,這都在米娜的預料之中,預料不到的,是接下來的劇情。

米娜剛剛將昏迷的魚兒去掉內臟,架到兩塊石頭上,就聽見一個男孩的聲音喊了一聲,「窩草,我的充電寶……」

米娜訝異的回過頭來,就看見一個少年一邊跳着腳,一邊將褲子脫了下來。

「噼啪,噼啪!」

火焰在褲子上燃燒着。

米娜很自然的將燃燒的褲子拿過來,塞到了架好的魚下邊。這本來就是自己用咒語召喚出來的天火。

倒是少年,彷彿見了鬼,連腿上的燒傷也顧不得了,跳着腳,眼神驚恐的跑開,跑了十幾米,還摔了跟頭。

米娜視而不見。

她性格恬淡,又歷經多年逃亡,早就練就了泰山崩於前面不改色的心境,再加上繼承了女巫的高雅,自然不會對這樣的小丑行徑關注。

咒語的功效漸漸散去。

等到吃完烤魚,頭頂已經重新變得碧藍如洗。

米娜不管那些一驚一乍的漁民,自顧自背着沙灘上走上去,一直走了半天,當看到一個果園裡果實累累,金桔掛滿枝頭的時候,她才恍然而驚。

女巫,都有着高貴的血統。

從出生起,母親就教導她。優雅知性,恬淡孤傲是一個女巫最基本的原則,特別是飲食方面,要合理搭配,均衡營養,餐後水果是必不可少的。

但實際上,在十六年的逃亡生涯中,米娜很少能得到這樣的待遇。

所以,當看見果園裡的金桔的時候,米娜不由暗自神傷。作為一名有着高貴血統的女巫,自己實在是太悲慘了。

這個想法剛剛一冒出來,就聽見旁邊有人問道,「姑娘,你是要應聘嗎?」

應聘?

什麼鬼?

米娜回過頭來,就看見一個農夫模樣的人在笑吟吟的看着她,他的身後,還有一個半米高的牌子,上邊寫着:招聘金桔採摘人員,工作時間十五天左右,提供食宿……云云.

不等米娜回過神來,對方又主動介紹道,「我們現在已經招聘了20人左右,人員基本快滿員了,姑娘要是想好了,就來簽個字,辦個手續,你就是我們的工人了……」

米娜聽清楚了那句『提供食宿』。

作為一個初生就陷入逃亡的女孩子來說,沒有什麼比安定的生活更珍貴的了。

如果,能在這種自然風光優美的環境里,度過十五天的時間,那對米娜來說,一定是一段最珍貴的記憶,何況那些金燦燦的金桔,也勾動了自己的胃液。

「咕嚕,咕嚕!」

肚子不爭氣的叫着。

猶豫片刻,她就點點頭答應下來。

接着,農夫帶領着米娜辦理了手續,又安排了食宿,米娜成為了一個……應該說,米娜是有史以來,世界上第一個成為農夫的女巫。

但招聘米娜的果園老闆,完全不知道自己創造了歷史,也完全不知道招聘一個壞女巫的最終下場。

這個世界上,女巫分兩種。

一種是好女巫,她們將祝福、光明、幸福、希望撒播到人世間,通過讚美來鼓勵人們昂揚向上,一種是壞女巫,她們傳播沮喪、憂鬱、絕望和荒唐,通過詛咒來來讓人們淪陷。

很不幸,米娜只會壞巫術。

也許,米娜在自己的家鄉或許還可以發揮一些能力,比如詛咒某個妖怪讓它儘快死去,比如,詛咒某個惡人,讓他滾出自己家園。

但是,在這裡,米娜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多餘的存在。

腹黑爹地太難纏

腹黑爹地太難纏

作者:玄衣莫冷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全世界都知道高冷宮少寵妻入骨,誰都不能說寧暖一句不好,不然便是天涼王破的下場
可眾人不知道的是,五年前,寧暖被他親手送入了監獄,家破人亡,還差點失去了自己的孩子
訪談中,宮少說:「人不能被眼前事物所迷惑,犯錯一次便是抱憾終生的下場,我還算幸運,能夠用餘生來彌補
」婚禮上,宮少說:「她的喜怒哀樂,是我餘生天空的顏色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