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一寵到底:寶貝,晚上見免費閱讀(靳雲崢與燕清韻的第一次)小說

一寵到底:寶貝,晚上見免費閱讀(靳雲崢與燕清韻的第一次)小說

時間:2022-04-21 17:58作者:藍紫色的風 標籤: 燕清韻 現代言情 靳雲崢

  重生後,第一次見面,他嫌惡:讓我娶你,做夢!   她冷笑:讓我嫁你,沒門!   她千方百計躲開他,卻被誤認為是欲擒故縱   直到他將她堵在浴室,壓在牆上:燕清韻,我要你……   她逃,他追,惹怒了矜貴冷艷的靳少,直接將她拎到民政局,將非法變成合法!   於…
第8章 看好戲的男人最討厭了

結賬員麻利的給靳雲崢結了賬,還將櫃檯上的一本暢銷書送給了他,那態度,簡直好的沒得挑。

「喂,明明是我先排隊的。」燕清韻對結賬員的這種行為很不滿,將那摞資料推過去,怒瞪着她。

「什麼啊,明明是這位先生在前的嘛,這可是公共場所,你怎麼能這麼大聲喧嘩呢?真沒素質。」結賬員的臉就如變色龍一樣,對着燕清韻的時候瞬間變得不耐煩起來。

靳雲崢倒不着急走了,在旁邊好整以暇的看着燕清韻,等着她衝冠一怒,以前她就是這樣的,芝麻大的小事,都會大鬧一番。

倒不是他今天很閑,實在是想戳破她的謊言,明明是欲擒故縱,還說什麼打算徹底放手?

若是放手,怎麼會剛好他到書店買書,她也來選購資料呢?還不是要給他留個好印象?

「沒素質?我看沒素質的是你吧?書店裡到處都是監控,調出監控看看到底是誰沒素質?你敢嗎?」燕清韻唇畔始終掛着淡漠的笑容,不亢不卑,不慌不忙,很淡定。

這樣淡定從容的燕清韻是陌生的,是靳雲崢沒有見過的,他的唇畔浮現一抹玩味的笑容,事情倒是有趣了。

被燕清韻這麼一說,那名結賬員慌了,她知道燕清韻說的是事實,也知道這件事鬧大了,對她自己不好。

她極其尷尬的紅着臉,低聲對燕清韻說:「我這就給你快點兒結賬,你就不要再糾纏這件事了,沒看到後面有一大堆人在排隊嗎?」

燕清韻把手壓在那摞資料上,揚起下巴冷笑:「不行,你不是說我沒素質嗎?不給我道歉,今天這事兒還真沒完。」

後面的人也開始小聲議論,指責結賬員的不守規矩,指責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結賬員開始受不了了,她抬起頭,紅着臉,不甘不願的說了句:「對不起。」

燕清韻掏了掏耳朵,蹙眉苦惱的說:「哎呀,最近耳朵有些背,你說什麼啊,我聽不到。」

結賬員的臉更紅了,卻沒有任何辦法,只好提高嗓門又說了一遍:「對不起,是我冤枉你了。」

「算了,不過我有言在先,這次原諒你,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而是不想讓後面的人等太久。」燕清韻看着結賬員面紅耳赤的給她結了賬,然後順手從旁邊也拿了一本暢銷書。

轉頭對身後排隊的人說:「書店搞促銷,這種書,每人送一本哦。」

後面的人立刻開心起來。

結賬員卻臉色由紅變白,剛才送靳雲崢暢銷書,是為了引起他的注意,被燕清韻這麼一鬧,這些本來不能送的書最後的費用可都得算到她的賬上了。

燕清韻抱着書好整以暇的看着靳雲崢,心想,不是等着看我笑話嗎?我還就不如你的願了。

靳雲崢也正好奇的打量着燕清韻,今天這草包女人沒發飆,有進步啊。

燕落輝一看燕清韻的眼神又落到靳雲崢臉上了,剛剛還在心裏喊着「姐姐威武」呢,現在直接沉了臉,過去拽了燕清韻就往外走。

「喂,燕落輝,你慢點兒,我跟不上你的腳步了。」燕清韻抱着一摞書,身體素質差,走不了那麼快。

燕落輝忽的停下腳步,冷冷的看着燕清韻:「你來書店買書,是為了引起靳雲崢的注意嗎?」

燕清韻微微怔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原來燕落輝是以為她提前打聽過靳雲崢的行蹤,故意來書店「巧遇」他的?

怪不得反應這麼激烈。

她沒好氣的給了燕落輝一記爆栗:「你想哪兒去了?我已經決定放棄他了,雖然我不是男子漢,但同樣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真的?」燕落輝半信半疑的看着她。

「真的。」燕清韻很無奈,這種不被人信任的感覺真的很糟糕啊。

剛才燕清韻被燕落輝從書店拽走時,從靳雲崢身邊經過,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剛才他可是就在旁邊冷眼看着那個結賬員刁難她的,這種臭男人,還真以為自己魅力無邊呢?哼!

燕落輝這下放心了,豎起大拇指對燕清韻說:「姐,我挺你。」

燕清韻:「……」

姐弟倆有說有笑的並肩走着,靳雲崢隨後不緊不慢的出來,一直跟在燕清韻身後不遠處,目送着她上了車,然後走向自己的車,上了車也沒弄清楚自己為什麼要跟着那個花痴女生?

雖然很反對燕清韻那麼追着靳雲崢,可燕落輝也明白,憑着燕清韻執着的喜歡了靳雲崢整整八年的感情,讓她一下子放下是不可能的。

他將她拽出來,是不想讓她太過犯花痴,哪知,燕清韻就真的一眼都沒看靳雲崢的跟着他回家了,好像那真的是個對她來說無關緊要的人一樣。

上了車後,燕落輝忽然安靜下來,若有所思的看了看燕清韻,不知在想什麼?

從書店到回家,一路上,燕落輝偷偷看了燕清韻多次,最後一次又被燕清韻發現了,一把擰住他的耳朵,冷笑着問:「燕落輝,你最好給我老實交代,一路上為何總是偷偷看我?」

燕落輝被擰的齜牙咧嘴直喊痛,好不容易把耳朵從她的手中解救出來,不滿的嘟囔道:「疼死我了,燕清韻,你就不能少用點兒勁兒嗎?」

燕清韻才不理他,又問:「說,到底在想什麼?」

「我就是覺得你變得有些不同了,好奇怪。」燕落輝為了變現自己的好奇,還特意湊過來仔細打量了她一下,然後搖搖頭,又點點頭。

燕清韻彎了彎唇角,心想,小子,你就是再奇怪也沒用,雖然你的判斷沒有錯,你姐姐的確變得不一樣了,確切的說是真的換了一個人,但只要她在這具身體中,誰能說她不是燕清韻?

只能說草包忽然就開竅了,經過一次大難,脫胎換骨,除了燕落楓,對其他人都是好事吧?

姐弟倆抱着複習資料走進屋裡,恰好,燕落楓和燕鳴西正坐在沙發上商量什麼,看到姐弟倆有說有笑的進來,同時露出詫異的表情。

一寵到底:寶貝,晚上見

一寵到底:寶貝,晚上見

作者:藍紫色的風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重生後,第一次見面,他嫌惡:讓我娶你,做夢!   她冷笑:讓我嫁你,沒門!   她千方百計躲開他,卻被誤認為是欲擒故縱
  直到他將她堵在浴室,壓在牆上:燕清韻,我要你……   她逃,他追,惹怒了矜貴冷艷的靳少,直接將她拎到民政局,將非法變成合法!   於是,寵她,溺她,成了靳少最重要的日常……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