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豪門盛寵:二婚甜妻在上免費閱讀(冷恕程若希)小說

豪門盛寵:二婚甜妻在上免費閱讀(冷恕程若希)小說

時間:2022-04-20 17:57作者:麥芽糖 標籤: 冷恕 現代言情 程若曦

  洞房花燭,被小三趕出   明白了他的心意後,她一心逃離   分居後某天,她被堵在某巷子里,動彈不得   男人將她桎棝在懷裡,態度強硬   程惹曦:「你幹什麼?」   冷恕:「幹什麼?當然是強生孩子,強套你!」
第一章 新婚卻又離婚

精彩節選

精心布置的婚房之中。

程若曦身着禮服,姣好的面容上帶着隱忍的怒意。

她望着眼前舉止親密的男女,似是反應了許久才顫顫的問道:「冷恕,今天是我們結婚的日子,而現在,可是我們的新婚之夜,你把她領來,是什麼意思?」

十年了,她今天終於嫁給了自己深愛的男人。

而他,卻在新婚之夜帶着別的女人冒然闖入。

程若曦骨子裡向來倔強,儘管眼眶發酸,她卻依然克制着,只用着發冷的聲音朝冷恕質問。

她可以容忍他在跟自己訂婚後還在跟別的女人在一起,甚至都可以容忍婚後他在外面養女人。

但此刻,在他們的新婚之夜,程若曦忍不了。

「程若曦,難不成你還真以為冷恕要跟你同房嗎?」

冷恕還沒有開口,身旁挽住他手臂的方嵐,卻是突然開口衝程若曦譏笑:「你知道他為什麼會打我電話,叫我過來嗎?」

「因為他覺得,連碰你他都會噁心,而我方嵐,才是最應該成為冷恕妻子的女人!」

轟!

方嵐是京城裡的一線明星,看程若曦的眼神中帶着盡數的不屑。

她的話如同驚雷一般的在程若曦腦海中炸響,讓她的呼吸,在此刻都變得急促,變得難受起來。

連碰自己……他都覺得噁心?

「不,不是的,絕對不是你說的這樣!」

程若曦之所以會嫁給冷恕,完全就是因為她父親生前是冷恕爺爺的司機,曾在一次車禍中捨棄自己的性命就了冷恕的爺爺。

於是,冷恕的爺爺為了感恩,便要求冷恕娶程若曦為妻。

冷恕當時沒有拒絕,程若曦也沒有反對。

程若曦甚至天真的認為,日久真的可以生情,只要在婚後能夠恪守一名妻子的本分,儘力的去為他分擔工作上的壓力和生活上的煩惱,那自己一定可以打動他,讓他愛上自己。

只是現在看來,這不過是程若曦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

程若曦像是突然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神充滿期翼的看向一旁沉默不言的冷恕。

此時,程若曦多麼希望冷恕能夠開口替自己說一句話,告訴那個方嵐,她的話有多麼可笑。

「程若曦,我真懷疑你是不是智障,你捫心自問,冷恕結婚前碰過你一下嗎?一個連婚前都不願意碰你的的男人,婚後,你還指望他碰你?」

程若曦想要辯解,可還未等她開口,方嵐又冷笑着嘲諷道:「況且,冷恕可是說了,今晚……他想讓我陪他!」

「就在這裡,在這個你精心準備了好幾個月時間的婚房裡!」

心,彷彿被人拿利器狠狠的划上了一道,身體,更是忍不住的顫抖起來。

程若曦不由自主的朝後退去,眼神卻死死的盯着站在一旁,冷眼觀看着自己跟方嵐爭吵的冷恕。

而冷恕似乎也注意到了程若曦的目光,抬頭淡淡的看程若曦一眼,輕啟他那被程若曦偷偷吻過的紅唇,說出讓她如墜深淵的話。

「程若曦,你可以離開這裡了。」

他穿着一身純手工製作的黑色西裝,身材挺拔高偉,細碎的黑髮顯得有些凌亂,划過他飽滿而冷冽的額頭,一雙幽冷的鳳眸,不帶着絲毫溫度,如同那張微微抿着如同刀片一般的唇瓣,冷漠淡然。

離……離開這裡?

那就是說,剛才方嵐說的都是真的?

程若曦愣愣的看着冷恕,過了好久好久都未能從他這句不含任何情緒的話中反應過來,直到程若曦被冷恕粗魯的推出婚房。

「砰!」

身後響起了沉悶的關門聲,讓程若曦的身體再次忍不住的一顫,將她的思緒也從剛才的失神中拉了回來。

程若曦向前一步,試圖想要聽一聽裏面有什麼動靜。

「你想幹嘛!」門突然被打開。

冷恕的冷漠的看着程若曦。

「叫你走,你沒聽到嗎?」冷恕看着程若曦說著。

「親愛的,你快進來,別理那個女人了,**一刻值千金啊。」那嬌艷的聲音從冷恕身後傳來。

程若曦不說話,冷恕又重重的關上了門。

程若曦發現,就算自己再怎麼克制,再怎麼壓抑,自己的眼淚,還是無法抑制的從眼眶中流了出來。

滑過程若曦的臉頰,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摔成八瓣。

就如同程若曦此刻的心,支離破碎。

程若曦艱難的挪動着自己的雙腿,下意識的想要逃離這個地方,可在下樓的時候,或許是因為心神不寧的緣故,也或許是房間里傳來的那種極度曖昧的聲音。

導致她腳下一滑,直接從樓梯上摔了下去。

「啊!」

劇烈的疼痛從程若曦的左腳腳腕處傳來,她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剛才的失誤導致自己的左腳已經崴了,如今疼的讓程若曦根本無法站立起來。

可樓上的兩人卻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下面的動靜,那扇緊掩的門紋絲不動。

委屈的淚水止不住的在程若曦眼眶裡打轉着,無法正常站起的她,只能在在地上艱難的爬行着,爬到了客廳的沙發上。

這一刻,無論是心靈還是身體都處於一種劇痛的程若曦,就想這麼的死掉好了。

他們兩個人在樓上親親熱熱,而程若曦一個人在樓下一夜未眠,直到外面的天空放亮,她這才感覺到一絲疲憊,漸漸進入了夢鄉。

只是,還未等程若曦好好地睡上一覺,低沉的喝聲卻是突然在我耳邊響起。

「程若曦,我們離婚!」

睡意瞬間全無,程若曦猛地抬頭朝前看去,卻見此刻的冷恕正和方嵐相擁着站在一起,那模樣看上去,就好像是真正的一對情侶。

可自己,才是冷恕真正的妻子啊!

「你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只要不是太過分的,我都會儘力去滿足你。」

充滿磁性卻異常冷漠的聲音再次在程若曦耳邊響起,她抬頭直視着冷恕的雙眸,想從他的眼中看出,哪怕是一絲的不忍或者後悔的情緒。

可冷恕的雙眼,此刻卻異常的平淡,就好像是在敘說一件對他來說,完全無關緊要的事情一般。

程若曦從未想過,原來平淡的眼睛,也可以如此的傷人!

最終,還是程若曦無力的收回目光,默默地低下頭,輕輕地點了點下巴。

十年了,自己也該醒醒了,這個男人,他根本就沒有愛過自己,若他真的對自己,哪怕是有一絲的感情。

又怎麼會在跟自己結婚的當晚,與別的女人在原本屬於自己的婚房中親熱,而將自己趕到樓下呢?

「好,十五天之後等我爺爺做完手術,你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他。」

聽到冷恕的話,程若曦的嘴角牽扯起一抹自嘲般的弧度,他果然是真的無情,就連離婚這件事,也得讓自己親口向爺爺提出來。

其實對於整個冷家來說,對程若曦最好的人,就是冷恕的爺爺了,當初程若曦跟冷恕的婚事,也是由他親口定下來的。

只是如今……

「冷恕,我們走吧,等咱們度完蜜月回來,你們就可以離婚了呢!」

方嵐的聲音突然傳入程若曦的耳中,讓她的身體又是忍不住的一陣顫抖,心裏更是如同再次被人拿刀狠狠划上了一道。

「好,等我跟方嵐度完蜜月回來之後,你就向爺爺提出離婚的事情。」

冷恕接着方嵐的話再次對程若曦說了一句,他們這種夫唱婦隨的樣子,對程若曦來說倒真是有夠諷刺的。

自己才是冷恕的新婚妻子,才是他的正室,可自己如今,卻只能看着他帶着另外一個女人,帶着一個小三,去渡那原本屬於自己和冷恕,兩個人的蜜月。

豪門盛寵:二婚甜妻在上

豪門盛寵:二婚甜妻在上

作者:麥芽糖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洞房花燭,被小三趕出
  明白了他的心意後,她一心逃離
  分居後某天,她被堵在某巷子里,動彈不得
  男人將她桎棝在懷裡,態度強硬
  程惹曦:「你幹什麼?」   冷恕:「幹什麼?當然是強生孩子,強套你!」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