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暴君我誓不為妃免費閱讀(凌司夜林琬)小說

暴君我誓不為妃免費閱讀(凌司夜林琬)小說

時間:2022-04-20 17:56作者:貓小貓(作者) 標籤: 凌司夜 古代言情 唐夢

「你若不回來,我便殺盡所有記得你的人,只當你不曾出現過」千年前,他這樣警告她,她只是淡淡一笑,離他而去,沒看到他生平流下的第一滴淚千年後,她無意踏入這片魔剎古國遺址,卻是穿越到了五百年前此時,他是天朝的太子,一如既往地冷酷、無情,沒有眼淚而她,成了女扮男裝的唐…
001唐夢唐影

精彩節選

皇城裡最大的妓院紅樓頂,每日必開的早課又開始了。

今早來上課的是個蒙面男子,身形有些清瘦,手中摺扇輕搖,正是這紅樓幕後的主子唐老闆。

「知道男人的心是什麼做的嗎?」

「鐵做,鐵石心腸!」

「石頭做的,冥頑不靈!」

「花做的,太花了!」

……

一排花枝招展的女子你一言我一語,眾說紛紜。

男子懶懶地將手中摺扇舉了起來,這下子,偌大的閣樓上便又安安靜靜了。

「洋蔥做的!」男子從軟塌上起身,踱了幾步,解釋道:「男人的心啊,就像洋蔥,藏着太深了,想要得到男人的心就要耐着性子,一層一層地剝。」

眾女子連連點頭,掌聲四起,不愧是老闆,說得太有道理了。

「但是呢!」蒙面男子清了清嗓子,繼續道:「但是呢!在剝的過程中你會不斷的流淚,流啊流啊,剝到最後你才知道,原來洋蔥是沒心的!」

這話語一落,眾女子皆怔住了,好一會兒,掌聲才有響了起來。

「來人啊,把人給我帶上來!」蒙面男子突然厲聲呵到。

只見幾個高大粗壯的護衛將一個女子拖了上來,細細觀察,便可以看到女子脖頸上有很深很深的勒痕。

「紫衣!」一個女子忍不住尖叫出聲,紫衣同上京赴考的書生相戀,誰知卻被騙去了一身積蓄,這事兒可是鬧得整個紅樓都知曉的,紫衣昨夜自殺還好被救了。

「男人有心嗎?」蒙面男子蹲下身子,低聲問到。

「沒有。」紫衣怯怯地回答。

「你還哭嗎?」蒙面男子繼續問到。

「不哭了。」紫衣想都沒想,脫口而出。

「你還自盡嗎?」蒙面男子有些不屑。

「不會了,永遠不會了。」紫衣頓時驚恐了起來,原來離死亡那麼近的時候,是那麼可怕,若不是老闆及時救下她,她怕是早下地獄了。

蒙面男子站了起來,慢條斯理地整理了下褶皺的長袍,掃了前方那一整排女子一眼,問道:「今天就到這裡了,散了吧。」

說罷便轉身離去,留一群女子開始議論紛紛,老闆上的課總是那麼生動,永遠都能從紅樓中找出活生生的例子來。

男人和洋蔥一樣,會讓你流淚,而且,沒有心。

那女人呢?

誰都沒有發現,其實她們的蒙面老闆並沒有走,而坐在屋頂上。

「唐影,出來!」蒙面男子說著揭開了蒙面,面容清秀無比,透着七分柔三分硬。

話語一落,一個白衣男子便翩翩而落在屋頂一角,纖塵不染的白袍隨身飛揚,三千墨發飄飛,仿若謫仙一般,遺世獨立,他便是蒙面男子口中的唐影了。

「唐夢,男子無心,女子呢?」唐影走了過來,聲音低沉地很好聽,俊美的面容透着三分柔,七分硬。

「我又不是女子,我怎麼知道。」唐夢敷衍一笑。

「哦?」唐影看了她一眼,伸手取唐夢髮髻上那玉簪子,三千長發瞬間散落,原來是個女扮男裝的女子。

唐影看了她良久,笑了笑便又替她把髮髻挽好。

唐夢沒有閃躲,不管這個男子對有有何動作,她都從來不躲的,他太安全了。

「唐影啊,你怎麼那麼好看呢?」唐夢痴痴地看着唐影。

唐影淡淡一笑,道:「你這是在誇自己嗎?」

「算是吧,哈哈。」唐夢樂呵呵地笑了,唐影長得和她一模一樣,彷彿龍鳳胎一般,若是她扮男裝,便無人可認出了。

偏偏這麼個男子和她沒有一點兒血緣關係,其實,她是穿越而來,和這副貌美如花的軀體的主人,南陵唐家的七小姐亦沒有任何血緣關係,只是,擁有了她一些的記憶,還有武功。

東陵蘇家,南陵唐家,西城林家,北境穆家,此四大將軍,若得女,便屬天家人。

她唐夢早該成為天家公主,完成和親使命了,還好,自小唐夫人和唐大將軍就謊報了她的性別,還好,還有唐影在,一個和她雙胞胎似的唐影在。

唐影來自何處,為何人,她從來都不會問。

他只聽命於唐夫人,使命便是緊急情況之時幫她脫身,情況很糟之時,幫她收拾殘局。

「你怎麼來了,這煙柳之地你也來?」唐夢一臉曖昧。

「男子無心,女子呢?」唐影沒有忘記這個問題。

「你覺得呢?」唐夢笑了。

「我問你呢!」唐影無奈。

唐夢想了很久才開了口,「也沒有吧。」

至少,她沒有。

暴君我誓不為妃

暴君我誓不為妃

作者:貓小貓(作者)類型:古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你若不回來,我便殺盡所有記得你的人,只當你不曾出現過
」千年前,他這樣警告她,她只是淡淡一笑,離他而去,沒看到他生平流下的第一滴淚
千年後,她無意踏入這片魔剎古國遺址,卻是穿越到了五百年前
此時,他是天朝的太子,一如既往地冷酷、無情,沒有眼淚
而她,成了女扮男裝的唐七少,欠了身旁那個靜默沉斂的替身侍衛一身情債
當魔剎帝國的遺臣尋來,她是否能記起當年那個滿腹悲傷卻流不出眼淚的男子?當魔者身份一一揭曉,她是否能認得出那個一直沉默着的侍衛究竟是誰?當過往的恩怨情仇慢慢揭開,她才知道,當年,她走後,他犯下了多大的錯誤!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