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平雷者免費閱讀(遲俊峰向菲)小說

平雷者免費閱讀(遲俊峰向菲)小說

時間:2022-04-20 17:55作者:平雷者 標籤: 其他小說 向菲 遲俊峰

大學畢業生遲俊峰,無意中被誘入金融詐騙行業,利用所謂的理財產品「金e通」非法集資斂財面對金融詐騙難以抵抗的豐厚收入,遲俊峰內心矛盾不安,明知其行為已觸犯法律,對社會造成嚴重危害,卻因貪慾深陷其中無法自拔然而,一幕幕金融騙局導致的慘厲悲劇,終令遲俊峰幡然悔悟,決…

平雷者

推薦指數:10分

《平雷者》在線閱讀

第1章:現實

精彩節選

略顯凌亂的辦公室,同事們各自埋頭工,時而響起一陣鍵盤敲擊聲,氣氛似乎有些沉悶。

張權夾着手包走進大門,臉上少見的浮現一絲笑意。

「張總早!」遲俊峰微笑着向張權問好。

「早!」張權一邊走一邊朝同事們點了點頭,心情好像還不錯。

王亮見張權進了經理室,皺眉與鄰桌的顧小芬竊竊低語,對老闆的和顏悅色不太適應。

遲俊峰到支點廣告公司上班剛兩個月,試用期還沒過,但同事間私下議論老闆的閑話,卻已聽了不少。

張權外號張扒皮,當然,大家只敢在私下這樣稱呼。平時,張權總是板着一張不近人情的臭臉,嚴格執行公司考勤制度。任何員工遲到早退,都會面臨嚴厲的經濟處罰。然而對員工頻繁的加班加點,他卻視而不見漠然置之。

遲俊峰今年二十四歲,畢業於黔州省民族大學傳媒學院,支點廣告公司文案,是他畢業一年多應徵的第N份工作。林城的就業環境,對於他這種普通大學畢業生來說並不理想。遲俊峰深知,他沒資格對老闆挑三揀四,只盼望能擁有一份穩定的工作。至於令同事反感的加班問題,他倒是毫不介懷。

努力熬過試用期,與公司簽訂正式勞動合同,工資漲到兩千二,享受三險一金的待遇,就是遲俊峰現階段為之奮鬥的小目標。

一如往常度過了繁忙的一天,張權準時走出經理室。王亮正不耐的等待老闆宣布加班或是下班,卻發現張權手中多了一疊紅色的請柬。

「各位同事,周六小兒滿月,我在隆豐酒店略備薄宴,邀請大家賞光熱鬧熱鬧,到時都早點到!」張權滿面春風,將請柬分發到每張辦公桌上。

王亮朝顧小芬擠了擠眼,口中道着「恭喜」,暗裡卻在「問候」張權的長輩。

遲俊峰打開請柬,嘴角划過一抹無奈的笑容。他家住城北朝陽巷,距位於城南的公司較遠。上班時間交通擁堵嚴重,為避免遲到,遲俊峰在城南與人合租了一套兩居室。房租已佔去四分之一的工資,每次收到紅色催款單,他心裏都覺微微發苦。

「王亮,你說這次送多少合適?」顧小芬等張權走遠,不悅的發問。

「哼,要我說不送最合適!上個月張扒皮剛給他爹辦過壽宴,現在又給他家『老二』擺滿月酒,我們掙點血汗錢容易嗎,他就知道變着法的往回撈!」王亮怨聲發泄內心的不滿。

「那有什麼辦法?有本事你趕緊找個老婆結婚,讓張扒皮給你還禮!」

顧小芬對王亮的打趣,令遲俊峰感到幾分酸澀,不禁想起相戀三年的女友向菲。

大學畢業時,遲俊峰曾對向菲承諾,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給她一個畢生難忘的婚禮。然而,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不久的將來竟似遙不可期。

下班離開公司,遲俊峰摸出手機,看了看銀行短訊餘額提醒,低嘆一聲,遺憾的打消了約向菲見面的念頭。張總家老二的滿月酒,已嚴重打亂遲俊峰的資金計劃。

向菲性格溫柔,端莊大方,並非那種貪慕虛榮的女孩。可這個鐘點約女友見面,一頓簡單的晚餐,總不能讓女孩子買單吧。算了,晚點再跟向菲聯繫,遲俊峰自嘲的苦笑,突然手機鈴響,向菲來電。

「下班了嗎?」向菲的嗓音淡然低沉。

「剛離開公司。」遲俊峰眉頭一緊,感覺女友不太對勁。「向菲,你媽是不是又說你了?」

「我們,見個面吧。」向菲沒有回應遲俊峰的探問。

遲俊峰心裏作了短暫鬥爭,與銀行餘額相比,他更重視向菲的情緒。「好,就去你們醫院后街那家火鍋店……」

「我在嘉和公園。」向菲打斷遲俊峰的提議。「你過來吧,我在小河灘等你。」

「向菲……」遲俊峰話音未落,對方已掛斷電話。

嘉和公園的小河灘,是遲俊峰與向菲常去約會的地方。那裡河水清澈,環境優雅,是遲俊峰最鐘意的戀愛勝地之一。可此刻接到向菲的電話,遲俊峰卻對這次見面心懷忐忑。

向菲的母親段楠,一直不太喜歡遲俊峰。原因無他,只怪遲俊峰家境貧困。

作為母親,希望女兒有個好的歸宿,遲俊峰完全能夠理解段楠的心情。只是,段楠對他與向菲的感情橫加干涉百般阻撓,讓他十分反感。向菲在電話中的態度,顯然又是源自段楠施加的壓力。

趕到公園的小河灘,已天色漸暗。遲俊峰遠眺熟悉的背影,疾步上前,只見向菲正自黯然出神。

「向菲,你怎麼了?」遲俊峰在向菲身邊坐下,投去關切的目光。

向菲緩緩側頭,眼中儘是糾結,紅唇微張,卻半天沒有吱聲。

「是不是你媽又說什麼了?」遲俊峰預感不妙,向菲臉上透着濃濃憂鬱。

「我們,分手吧!」向菲聲若蚊蠅。

「你說什麼?」遲俊峰心頭大震。

「我說,我們分手吧!」向菲嗓音高了一些,言語冷淡似無悲喜。

遲俊峰猛然起身握住向菲雙肩,激動的叫道:「分手?向菲,你媽……」

「放開我!」向菲掙開遲俊峰的手,往後退了一步。「我走了,以後別再聯繫!」

「向菲!」遲俊峰見向菲轉身欲走,急忙將其攔住。「為什麼?這是你的意思,還是你媽的意思?」

向菲沉默不語,背過身子,眼眶噙滿淚水快步走開。

「向菲!」遲俊峰不甘的叫嚷,引得遠處行人駐足觀望。

「遲俊峰,像個男人一樣好嗎?接受現實,別再糾纏了!」向菲沒有回頭,踏着淡淡的月光離去。

遲俊峰神情落寞,看着戀人消失於夜色中,心內一陣絞痛。他知道,段楠的態度,時常影響向菲的情緒,但向菲如此鄭重的提出分手,還是第一次。他了解向菲,若不是經過深思熟慮,向菲絕不會輕易說出分手二字。

三年的感情就此宣告結束,着實讓人無法接受。遲俊峰思緒紛亂,連續做了幾個深呼吸,胸中壓抑依舊難以宣洩。

「東子,你在哪?」遲俊峰撥通發小的電話。

「我在網吧,峰哥,找我有事?今晚不用陪嫂子?」刑昊東朗聲笑問。

「出來陪我喝酒!」遲俊峰心情激憤,大有一醉解千愁之意。

「峰哥,跟嫂子吵架了?」刑昊東從聽筒里品出一股為情所困的憂傷。

「別問了,到老地方等我!」

刑昊東比遲俊峰小三歲,兩人在朝陽巷一起長大,情同兄弟。接到峰哥電話,立即趕往金海路「零度」酒吧。

失戀的痛苦還未沖昏遲俊峰大腦,之所以選擇「老地方」買醉,只因「零度」消費低廉。遲俊峰邁入酒吧,刑昊東已佔據了一張靠窗小桌。望着桌上擺放的六支樂堡,遲俊峰不由一陣肉痛。

「峰哥!」刑昊東見遲俊峰臉色陰沉,強忍好奇沒有發問。

「喝酒!」遲俊峰也不解釋,抓過酒瓶仰頭灌下。

「峰哥,喝慢點!」

遲俊峰一言不發,已抓起第三支樂堡。刑昊東嘆了口氣,只好默然相陪。借酒澆愁愁更愁,空腹灌下幾瓶啤酒,遲俊峰心潮翻湧更覺壓抑。

「我去衛生間,東子,再叫幾瓶酒。」遲俊峰不顧發小詫異的目光,腳步虛浮朝衛生間走去。

站在走廊盡頭,翻開手機通話記錄,遲俊峰久久未能按下向菲的號碼。腦中不停迴響向菲離開時說的話,眼眶隱有淚光閃現。

一個年近三十衣着講究的男人,推開衛生間的門,看到滿面憂傷的遲俊峰,熟絡的上前招呼:「小遲,你也在這?」

遲俊峰見是熟人,連忙收起臉上愁雲,拘謹的叫了一聲:「鍾總!」

平雷者

平雷者

作者:平雷者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大學畢業生遲俊峰,無意中被誘入金融詐騙行業,利用所謂的理財產品「金e通」非法集資斂財
面對金融詐騙難以抵抗的豐厚收入,遲俊峰內心矛盾不安,明知其行為已觸犯法律,對社會造成嚴重危害,卻因貪慾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然而,一幕幕金融騙局導致的慘厲悲劇,終令遲俊峰幡然悔悟,決然成為一名金融騙局的「平雷者」……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