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鎮國王妃免費閱讀(韓心怡和韓靜茹)小說

鎮國王妃免費閱讀(韓心怡和韓靜茹)小說

時間:2022-04-19 17:58作者:韓靜怡 標籤: 現代言情 韓如意 韓靜怡

生前她錯愛一人,害的家破人亡重生後,她不在懦弱,步步為營,甘願入虎口嫁廢夫而此男子,知她心,懂她意,護她身,暖她情為她遮風擋雨,抵禦強敵,終手刃仇人,兩人相伴一生

鎮國王妃

推薦指數:10分

《鎮國王妃》在線閱讀

第3章 客棧失火

「啪!」

刺耳的鞭響劃破暮色長空,狠狠地抽在韓靜怡的身上,雪白的肌膚上便是一道血痕。

「賤人,這次送往邊關的軍妓本來就少,你還敢跑,真是活膩了!」

一個一身錦衣華服容貌嬌美的女子手裡握着一把鞭子,朝着韓靜怡又狠狠的抽了過去。

韓靜怡額頭冷汗淋漓,臉色慘白,身上更是一絲不掛,此時是正值寒冬,大雪紛飛,寒風呼嘯,冷風刮在身上,寒意刺骨。

「韓如意,不要忘了,你也是韓家的女兒,你怎麼忍心讓韓家落得如此下場!」韓靜怡咬牙切齒的對着滿臉得意的韓如意開口。

韓家大權在握,早就惹皇上不滿。邊關戰亂,韓秉承甘願將手裡的兵權交出,卻沒想到被皇上扣了一個舉兵謀反的帽子,還容不得韓家解釋,男子全部被強行賜死,女子便淪為軍妓。

而這一切如此順利,當然離不開韓如意從中作梗。

「哈哈哈???????」

聽見韓靜怡的話,韓如意笑的陰冷:「我娘嫁到韓家那麼多年,為了府中瑣事操碎了心,得到了什麼?十幾年,爹他寧願正房夫人的位置空着,直到我娘死也不願扶我娘上位,為什麼,在他眼裡從來沒有把我們母女當過親人,為什麼你能嫁給成王,而我只能嫁給一個普通大臣家的庶子,我不甘心!」

韓靜怡聽了不停的搖頭:「當初要不是我娘出手相救,你娘就是紅樓里的一個出來賣的。你娘悄悄爬了我爹的床,爹和娘能讓你娘活着,又生下了你已經是最大恩賜了,你竟然還不知足!」

「賤人,看看你自己的下場,還有臉和我翻舊賬!」說著,韓如意的手意有所指皇宮的位置繼續道:「爹他惹皇上不滿,落得如此下場和我有什麼關係,眼下你也只不過是一個千人枕萬人騎的軍妓而已,還敢教訓我!」

韓如意說著,目光打量了一下韓靜怡的身體一副厭惡的樣子:「從來沒想到我的好姐姐有一天會落得這樣的下場,我要把你現在的樣子畫成畫像,讓京城乃至整個天下的人都看看你不穿衣服的樣子,哈哈哈。」

說著,韓如意的手捏住了韓靜怡的下巴:「還想做成王妃,做夢!你這副樣子如果讓成王殿下看了,他一定會十分高興的!」

韓如意一擺手,身後的人已經開始給韓靜怡作畫,那些人看着韓靜怡的時候,目光里滿是邪火,韓靜怡心裏害怕極了。

她從來沒想到自己會落得如此下場,而讓她落得如今這種地步,眼前這個吃裡扒外的妹妹,功不可沒。然而,最大的罪魁禍首卻是她的未婚夫,成王慕容衍。

事已至此,韓靜怡不可能去邊關做軍妓,更不想看見自己的畫卷流傳整個天下,而擺脫眼下困境的辦法只有一個,就是死。

「韓如意,替我轉告那個畜生,不是不報是時候未到,老天遲早會收拾你們!」

韓靜怡忽然笑了,眼中流露着不甘的恨意。

看着韓靜怡的笑韓如意忽然心裏有些發毛,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韓靜怡的嘴角有鮮血溢出,然後便沒了聲息。

沒想到韓靜怡竟然咬舌自盡,韓如意憤的扔了手裡的鞭子:「你以為你死了就能保住清白,做夢!」

臨死前,韓靜怡聽了『污了她的清白』這句話時,死不瞑目,她心裏那個恨啊,恨自己連累了整個韓家,恨慕容衍的陰狠卑鄙,恨韓如意的蛇蠍心腸,如有來生,她一定要讓那些人血債血償。

「啊!」身子散架了一樣的疼,韓靜怡慘叫出聲,難道自己咬舌沒有死?那自己豈不是被人侮辱了。一想到這裡,韓靜怡猛地睜開了眼睛。

春禾手一抖,手裡的葯碗落在地上,摔個粉碎,也顧不上碎掉的葯碗,春禾紅着眼睛撲到韓靜怡的身邊:「郡主,郡主您醒了,嚇死奴婢了……嗚嗚……」

韓靜怡環顧了一下四周,房間的裝飾華麗富貴,紫金香爐里洋溢着裊裊香煙,窗欞旁的七彩蘭花開的煞是惹眼,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能享受的起的。

「這是在哪,你是誰?」韓靜怡的目光最後落在床前哭的嗚嗚咽咽的春禾身上。

春禾急忙用袖子擦了眼淚:「郡主,這是您的閨房,我是春禾啊!」

聽了春禾的話,韓靜怡皺眉,腦袋裡好像有一段不屬於自己的記憶一閃而過。

郡主,夏侯琳瓏?她這副身子竟是南葵國夏侯將軍的女兒?

夏侯府在南葵國可謂實力雄厚,夏侯將軍的姐姐乃是當朝太后,而夏侯家的夏侯尚哲和四公主也有了婚約。

表面上,夏侯家風光無限,但所有人都知道,皇上早就忌憚夏侯家的實力,一有機會就會將夏侯一族連根拔起。

「五公主也真是的,對婚事不滿應該找皇上去,沒事和郡主撒什麼氣,害的郡主您從明月樓掉下來,這下皇上直接把她禁足到出嫁,活該!」春禾說著給韓靜怡倒了杯水然後扶着她坐了起來。

「那,五公主要嫁給誰?」韓靜怡喝了口水潤了潤嗓子。

「北嶽國的戰神鎮國王啊!」

聽見北嶽國的時候,韓靜怡握着杯子的手抖了一下親,裏面的水灑了出來。、

春禾拿了一旁的布巾擦去韓靜怡手上的水,又忍不住嘟囔:「哎,要說這五公主也是可憐,聽說那鎮國王常年卧病在床,說不定哪天就一命嗚呼了,五公主嫁過去就是守活寡。」

一想起韓家的死,韓靜怡就壓抑的喘不過氣來。聽見春禾的話,她心裏有了一個想法。

鎮國王雖然深受殘疾,但是兵權在握,北嶽國除了韓家就屬鎮國王最有權利了。

她想報仇,眼下正好有個機會,如果……

一想到這裡,韓靜怡艱難的下了床。

「我給五公主書信一封,你悄悄讓人送進宮裡。」

三天後,皇上的聖旨到了夏侯府。

夏侯將軍領完聖旨便將韓靜怡喚到了書房。

「琳瓏給父親大人請安??????」

幾天過去韓靜怡也接受了她現在夏侯琳瓏的身份。

夏侯琳瓏的話還沒有說完,「啪」的一下,夏侯將軍手裡的茶盞狠狠的摔在了她的腳底下,夏侯琳瓏雖然心驚,但是絲毫未動。

「皇上賜婚的事情,是你做的手腳!」夏侯將軍陰沉着臉看着夏侯琳瓏。

「是。」夏侯琳瓏毫不猶豫的開口。

「孽女,真是孽女,鎮國王他手握兵權,如果你嫁過去,皇上一定會認為我們夏侯家和北嶽鎮國王連手想要圖謀不軌!那個鎮國王常年卧病在床,你圖他什麼!」

夏侯將軍氣急敗壞的走到夏侯琳瓏身邊,抬手就想給她一個巴掌。

「父親,你心裏早就明白,就算沒有聯姻的事情,我們夏侯家也早就是皇上心中的一根刺,只要一有時機皇上一定會打壓我們夏侯家,我嫁給鎮國王就是給夏侯家尋一個靠山,將來皇上想要動夏侯家也會掂量掂量,如果我不嫁給鎮國王,那一定會嫁給皇子,您認為是皇上的兒子可靠還是鎮國王可靠?」

夏侯將軍的手僵在半空,神色複雜,他從來不知道這個嬌生慣養的女兒竟然能把這件事看的如此透徹。

「父親難道想成北嶽的第二個韓家嗎?賜婚的事情我做的很隱秘,皇上暫時懷疑不到我們頭上。」夏侯琳瓏目光直視夏侯將軍的眼睛。

夏侯將軍緩緩收回手,臉色凝重,這幾年他怎麼看不出來皇上的想法:「可是鎮國王他和廢人沒什麼兩樣,你嫁過去就是守活寡啊!」

「父親,只要能保住夏侯家,犧牲我一個沒什麼,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但是表面上您不能表現出???????」

「我明白,我這就進宮找皇上討個說法!」

夏侯將軍說著,一甩衣袖出了門,夏侯琳瓏看着雷厲風行的父親嘴角上揚,有夏侯家這個靠山,她替韓家報仇會容易許多。

傍晚的時候,夏侯將軍陰沉着臉從宮裡回來,身後跟着皇上貼身太監,原來是皇上為了安撫夏侯將軍送了不少好東西來,夏侯琳瓏看着那些價值連城的東西心裏忍不住讚歎,這皇上是下了血本了。

婚期已至,北嶽的迎親隊伍抵達長安城,在一處茶樓,夏侯琳瓏看見了那個讓她恨之入骨的那張臉。

「小姐,小姐您怎麼了?」

春禾看着夏侯琳瓏那張慘白的臉擔憂的問。

「你知道迎親的人是誰嗎?」夏侯琳瓏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個熟悉的身影。

「北嶽皇上最寵愛的皇子成王殿下啊。」春禾一臉單純的開口。

夏侯琳瓏確定下來之後,感覺渾身的血液都在凝結,慕容衍,我們還真是冤家路窄,路還很長,我們慢慢玩!

出嫁的那天,夏侯夫人哭的背過氣去,夏侯將軍也是唉聲嘆氣,接待賓客的事情直接交給了大兒子夏侯尚哲。

一身紅衣的夏侯琳瓏拜別了夏侯家的所有人,被大哥夏侯尚哲背出了門,在上馬車的時候,一隻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

「郡主小心,本王扶郡主上車。」

聽見熟悉的聲音,夏侯琳瓏的腦袋嗡的一下,臉上的血色漸漸褪去,身上的體溫也在下降。

「郡主是不是病了?」

看着夏侯琳瓏的樣子,慕容衍擔憂的問。

夏侯琳瓏轉過,看着那張俊美精緻的臉,強忍着心中滔天的恨意,聲音淡漠:「多謝成王殿下關心,男女有別,請成王殿下自重。」

說完,夏侯琳瓏抽回手,提着裙擺上了馬車。

看着消失在馬車門口的紅色身影,慕容衍看着自己懸在半空的那隻手,笑的邪魅:「有意思。」

傍晚的時候,馬車行到一處小鎮。

「郡主,客棧已經安排好,請您下車。」

聽見外面的聲音,夏侯琳瓏忍不住皺眉,她從馬車裡出來,就看見了一身錦衣華服的慕容衍站在跟前,見他又伸手過來,夏侯琳瓏將手伸向了一旁的春禾。

慕容衍看着故意和他保持距離夏侯琳瓏,不怒反笑:「郡主,外面粗陋不比家裡,本王已經叫人將一切安排好,郡主有事可以叫下人直接找本王。」

「那就多謝成王殿下了。」夏侯琳瓏禮貌的對着慕容衍開口。

「本王職責所在。」慕容衍笑着道。

「郡主,那個成王怎麼回事,我總感覺他是有意接近小姐。」房間里,春禾一邊伺候夏侯琳瓏洗漱一邊開口。

夏侯琳瓏嘴角笑的燦爛:「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們夏侯家也不是任由人欺負的主,叫我們的人都小心點。」

可能一路顛簸有些累,夏侯琳瓏早早的就睡下了。

只是睡夢中,有一股刺鼻的煙味,耳邊傳來嘈雜的聲音,夏侯琳瓏想知道發生了什麼,卻怎麼也睜不開眼睛。

「着火了…..着火了……快救火……」

此時,夏侯琳瓏住的那家客棧忽失火,火勢漸漸增大,外面的人亂成一團。

「王爺呢!」外面的將領環顧了一下四周,急忙開口。

大家東張西望了半天,也沒看見慕容衍的身影:「稟大人,王爺恐怕還在裏面。」

「還不派人進去救王爺,要是王爺有個三長兩短,我們所有人都要腦袋搬家!」那人開口,有人已經不要命的衝進火海里??????

房間的溫度越來越高,夏侯琳瓏感覺自己就要被高溫吞噬,隱約間她感覺自己被人抱在了懷裡。

過了一會而,夏侯琳瓏感覺到周遭的溫度忽然又冷了下來,身體的不適讓她忍不住皺眉。

「郡主??????郡主???????郡主您醒醒!」

身體被劇烈的搖晃,夏侯琳瓏漸漸有了知覺,一睜眼就看見蓬頭垢面還有一股焦糊味道的春禾,夏侯琳瓏看着她睜大眼睛:「春禾,你這是怎麼了?」

見夏侯琳瓏安然無恙,春禾鬆了口氣,哇的哭出聲來:「客棧失火,奴婢沒有找到郡主,可把奴婢嚇死了!」

「失火?」夏侯琳瓏聽了皺眉,客棧那麼多人把手,怎麼會失火,這其中肯定有蹊蹺。

忽然感覺到身後的溫度,夏侯琳瓏回頭,就看見了慕容衍那張臉,嚇得她一下子從慕容衍的懷裡站了起來,再怎麼說慕容衍也是個王爺,她又是要嫁給鎮國王的,慕容衍怎麼能在大廳廣眾之下就這樣抱着她,這讓大家怎麼想他們的關係。

「郡主沒事就好,可讓本王擔心壞了。」慕容衍一副謙謙君子的模樣,緩緩從地上站起來。

夏侯琳瓏看了一眼春禾,春禾急忙開口:「郡主幸虧王爺將您從裏面抱了出來,不然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聽見春禾的話,夏侯琳瓏眉頭皺得更緊,她的目光落在慕容衍身上,看見慕容衍關心的目光為之一怔,心裏彷彿明白了什麼。

「王爺,您受傷了,還是請太醫為您處理傷口吧。」經過剛才的事情,春禾對慕容衍的態度好了許多。

「郡主可有受傷?」慕容衍聲音中帶着關懷。

「我沒事,多謝王爺相救。」夏侯琳瓏的聲音依舊淡漠。

慕容衍點頭:「那就好。」

說完,慕容衍捂着胳膊走向一旁。

春禾急忙挽住夏侯琳瓏的胳膊:「郡主,成王殿下真是個好人,把您從火海里救了出來不說,還擔心您的身體,忍着身上的傷硬是抱着你不鬆手,太醫來勸了好幾次呢。」

夏侯琳瓏聽了。嘴角笑的意味深長:「是嗎,那可要好好謝謝成王殿下。」

「郡主想怎麼謝?」春禾十分單純的開口。

「我們臨行前娘親不是給我準備了好多補身體的食材嗎,叫人給成王殿下熬一碗補湯,我親自送過去。」

夏侯琳瓏說著,目光望向慕容衍的方向,反覆感受到身後的目光,慕容衍轉身朝着夏侯琳瓏露出一個魅惑的笑。

夏侯琳瓏整個人僵住,上一世的她就是沉浸在這個男人的笑容里無法自拔,她為了博得男人一笑付出了太多太多,可是換來了什麼?

鎮國王妃

鎮國王妃

作者:韓靜怡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生前她錯愛一人,害的家破人亡
重生後,她不在懦弱,步步為營,甘願入虎口嫁廢夫
而此男子,知她心,懂她意,護她身,暖她情
為她遮風擋雨,抵禦強敵,終手刃仇人,兩人相伴一生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