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重生之庶女驚華免費閱讀(葉晨紀沐笙小說全集目錄)小說

重生之庶女驚華免費閱讀(葉晨紀沐笙小說全集目錄)小說

時間:2022-04-19 17:58作者:棲梧 標籤: 葉勛瀾 沐書夜 現代言情

前世,她是將門虎女,可惜家門不幸,遭青梅竹馬背叛,她帶着父親頭顱奔走,七劍齊發卻未能取奸人性命,含恨墜崖再世重生,她成了左都督庶女,昔日仇人成了她姐夫好,很好所有她所遭受的,所有冤屈,都要百倍償還
第一章 七箭齊發

精彩節選

前面是深不見底的懸崖,雲霧繚繞不見其底。

  葉輕塵及時勒馬,看着生路變成死路,滿臉絕望和不甘。回頭看看緊逼上來的葉勛瀾,忽然喉頭髮緊,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反手摸了摸一直背在身後的黑匣子,裏面盛着她親生父親的頭顱,閉上眼,深呼吸了一口氣,再睜開眼時,眸光平靜而又堅定。

  肩負深仇,進退維谷,所謂絕境,莫過如是。

  她扯了扯唇角,抽出馬背上的弓箭,一支一支搭上弓弦,動作緩慢卻不遲疑,箭頭幽黑微泛藍光,指向對面咄咄相逼的敵人。

  葉勛瀾沒躲開,身後卻有兩個侍衛擋了上來,從她的角度來看,那是無論如何都不能直接射到他的。

  葉輕塵依然瞄準,對面的人也齊齊舉起了弓箭,下一刻,卻見萬箭齊發,黑色羽箭孤單地穿梭在白色羽箭中,卻不減其威力。

  葉輕塵在馬背上翻滾躲避,拉弓、射箭、再拉弓、再射箭,羽箭穿過肉體發出噗哧的聲響,她似乎並未受影響,直到箭婁里的箭只剩下七支。

  葉輕塵低下頭,眸光渙散不起波瀾。胸前的衣服已被鮮血染紅,三支箭羽刺穿她的胸膛,白色箭尾在晨光中閃耀着刺目的銀光。

  她染血的指尖艱難地,一寸一寸地靠近腰間的箭婁,這是最後的七支箭。

  像是積蓄起了所有的力量般,她將七支箭全部搭在了弓弦上。

  葉輕塵忽然就笑了,聲音沙啞卻無比堅定,「葉勛瀾,你說這七支箭中,會有某隻箭能射中你嗎?」

  葉勛瀾也算見識過她的勇猛,可看她七支箭都搭在了弓弦上,頓覺她是糊塗了。方才六支箭都不能射中他,更遑論七支?

  他正欲說些什麼,不想,葉輕塵卻在這時動起來,身子宛若游龍般彎折成一個極致摺疊的弧度,手一拉,七箭齊發,前面六支箭都被侍衛擋住,最後一支箭居然繞了個彎,直接射向侍衛後的葉勛瀾,來勢之兇猛,竟讓葉勛瀾躲避不了,胸口處劇烈疼痛,溫熱的血瞬間噴涌而出。

  「呵呵……」葉輕塵滿意地笑了,除了她爹,就是親密如葉勛瀾,也不曾知曉她的箭術能高超到七箭齊發。

  本來用來保命的本事,今日卻將箭尖指向了昔日的青梅竹馬,不可謂不諷刺。

  她的雙眸里卻盛滿了死寂,看着葉勛瀾,嘴唇動了動,鮮血順着唇角流下,「葉、勛、瀾,你、疼、嗎?」

  一字一頓,不帶任何遲疑和痛苦,自她口中說出,可傳入葉勛瀾的耳朵里,卻多了幾番羞辱的意味。

  他身旁的侍衛諫道:「公子,讓屬下去殺了她。」

  「不。」葉勛瀾咬着牙阻止,一手捂着胸前的羽箭,一手扯着馬韁,身形搖晃着,朝葉輕塵緩緩逼近,「輕塵,你又何必如此?只要你乖乖跟我走,我保證不會為難你。」

  葉輕塵嗤笑,身體內的血在慢慢流失,疼痛漫天席捲而來,幾欲將她僅存的意志摧毀。

  她道:「你要如何不為難我?讓我死得痛快些?還是留着我這條命,苟延殘喘?」

  「不,你我從小一起長大,你該知道我的心意。我現在手中握有權勢了,可以保你下半生無憂。」

  「哈哈哈哈–」葉輕塵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仰着頭笑得放肆癲狂,劇烈的情緒牽動了胸前的傷口,半痛苦半諷刺的笑意在那張小臉兒上交織開來。

  「葉勛瀾,你少虛情假意。你可別忘記,我爹是被你害死的,至今仍舊屍骨不全。我將軍府上百條人的血,蔓延了整條午門大街。你再說這些連篇鬼話,不覺得噁心嗎?」

  「不是,輕塵,你聽我解釋……」

  「我不用聽你解釋。」葉輕塵冷冷叱斷他的話,冷峻的面容上浮現出不屬於這個年紀的殘酷和成熟,「我自己有眼睛有耳朵有腦子,會看會聽會思考。我只恨現在不能手刃仇人,為我爹和王叔他們報仇。」

  說完,她劇烈地咳了起來,纖瘦單薄的身子搖搖欲墜。

  她的意識漸漸模糊,渾身的血液似乎已經流干,此刻除了無邊無際觸手可及的冰冷,她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溫度。

  可看着天邊露出的魚肚白,回憶卻慢慢清晰起來。

  今日,該是她十六歲生辰。

  十六年笑靨如花,十六年青梅竹馬,十六年平安順遂,有過笑有過哭,有過共望千里嬋娟的執手誓言。不成想,十六年消耗掉的幸福時光,到頭來卻只換得如斯下場–家破人亡、走投無路、身首異處。

  幻想過無數次,當十六歲生辰終於到來,她一定穿着最漂亮的衣裳,站在眾人面前,扯着衣袖滿臉嬌羞地對爹爹說,我要嫁給葉勛瀾,讓熟悉或陌生的人見證她這一生的幸福美滿。

  那幾乎一眼就能望到盡頭的沒有任何懸念的人生路,有爹爹的無盡疼愛,有葉勛瀾的關愛呵護,就這麼敗了。

  敗給了現實。

  敗給了權勢。

  甚至,她還不知這樣的敗局從何時開始就已註定。

  如今的絕境,來得太過意外。

  她一直平靜堅忍的姿態如靜水中激起深流,突然啞着嗓子失聲痛哭。

  「爹……」

  撕裂的嗓音在懸崖上空,隨着晨風呼嘯。

  她丟開手中的大弓,反手將身後的黑匣子抱到胸前,青紫的手指一點一點艱難地打開蓋子,露出裏面血淋淋的頭顱–滿臉蒼白死寂,嘴唇烏黑乾裂,雙眸永不瞑目。

  她唇角溢出一抹淡至無痕的嘆息,虛幻而飄渺,頭偎着那顆頭顱,忽然就笑了,「爹,我們回家,回家。」

  她雙眼一閉,暈眩感慢慢襲來,緊緊抱着那黑匣子,一人一馬往懸崖墜落。

  「輕塵–輕塵–」

  葉勛瀾高喊,連忙衝上去,懸崖勒馬時,石子撲簌簌掉落,卻也抓不回伊人一方衣角。

  不多時,一群人潮水般快速撤離,懸崖上空的風似乎又大了些,血腥的氣味飄散在空氣中,教人作嘔。

  似有腳步聲窸窣傳來,輕淡而沉穩。一雙白凈的手將葉輕塵遺落在懸崖邊的大弓撿起,其上鮮血淋漓猙獰。來者望着雲霧繚繞的懸崖,唇間嘆息輕溢:「可惜了,今日該是你十六歲生辰的。」

重生之庶女驚華

重生之庶女驚華

作者:棲梧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前世,她是將門虎女,可惜家門不幸,遭青梅竹馬背叛,她帶着父親頭顱奔走,七劍齊發卻未能取奸人性命,含恨墜崖
再世重生,她成了左都督庶女,昔日仇人成了她姐夫
好,很好
所有她所遭受的,所有冤屈,都要百倍償還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