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迷失的青春免費閱讀(蘇婉瑩簡介)小說

迷失的青春免費閱讀(蘇婉瑩簡介)小說

時間:2022-04-18 18:04作者:蘇茵 標籤: 現代言情 蘇茵 謝婉瑩

我為了少奮鬥十年,成了上門女婿,我的老婆,在新婚之夜和別人開房去……

迷失的青春

推薦指數:10分

《迷失的青春》在線閱讀

第5章 謝婉瑩的難處

愛情容易破碎,卻又那麼的讓人嚮往……

我叫許楠,今年二十三歲,家裡條件不是很好,我又在外地打工,交了三個月房租,還剩下一千多塊錢,根本無法在這座城市生活下去,於是去了夜總會上班。

夜店老闆娘對我不錯,並且給我介紹了一門親事,本以為有天上掉餡餅的事情,可並不是那麼簡單的。

我來到老闆娘的辦公室里,蘇茵還是坐在老闆椅子上,冰冷的注視我半天,謝婉瑩坐在沙發上抽着煙兒,對着我說:「許楠,有件好事兒,我想跟你說說,不知道你願意不願意,你要是願意的話,以後你少奮鬥十年?」

我不明所以對着謝婉瑩說:「姐,什麼事?」

蘇茵冰冷的看着我半天,我覺得肯定跟蘇茵有關係,謝婉瑩讓我坐在沙發上,我坐在了沙發上,她端起茶几上一杯茶水放到我的跟前,說:「你家裡還有什麼人?」

我微笑的說:「我是孤兒,我家裡沒有人了,我姑姑供我念書的。」

謝婉瑩媚笑的說:「那還可以啊!許楠,我跟你說,我給你介紹個對象吧!你在外地也不容易,我眼前這個姐妹兒呢!想結婚,具體什麼的,你跟她談談好了,我就做個介紹人。」

我被搞的蒙圈了,什麼情況?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我連忙說:「姐,怎麼回事?我沒有明白?」

謝婉瑩站起身,對着我說:「你和她談談,我不方便再介入了。」

謝婉瑩走了之後,蘇茵冰冷的坐在老闆椅子上,看着我說:「我要結婚,我想找一個對象,把婚結了,當然,咱們結婚只是擺設,為了是能夠應付家裡人,我自己有套房子,你可以住在我那裡,但是,要做婚前協議,一,只同居,不同房;二,財產分割;三,一兩年就離婚。」

我冷靜的看着蘇茵,心裏想,這個娘們兒有病吧!不會是騙錢那種的招上門女婿的,可又感覺不對呀!她是活生生的人擺在我的面前。蘇茵美麗,我也是臭屌絲一個,娶這樣的媳婦也是修來的福氣。我遲疑一下,蘇茵又對着我說:「如果你同意,我可以付給你相應的禮金,五萬塊錢,當然,日後你沒有錢也可以跟我要。但是必須要把協議簽訂後才行?」

我還納悶呢!她不是在這裡當公主,哪裡來那麼多錢。不想那麼多了,就憑藉她長的漂亮這一點,無論幹什麼工作,我也願意了,我對着她說:「好,我答應你。我感覺咱們也太快了。」

蘇茵連忙說:「打住,我和你結婚只是擺設,是給我家人和外人看的,如果你同意的話,咱們就訂下來,明天就去見我家裡人,你沒有任何說話權利,只聽我說就行了。」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幸福沖昏了頭腦,卻沒有想到並不是那麼回事兒。我晚上沒有回到租的房子里,就在休息間沙發上睡了一覺。

隔天,蘇茵就來找我,我跟着蘇茵走出夜上海的夜店,來到外面,本想打車跟着她走呢!

她走到一輛瑪莎拉蒂的車跟前,拿出車鑰匙。讓我大吃一驚,蘇茵的身份遠遠不是公主那麼簡單,我上了她的車,她開車去商場,並且給我買幾身西服和皮鞋,又讓我回到夜店裡換上。

我換上衣服後,蘇茵又帶着我去見她的家人,是在萬象城的一家中餐廳里,蘇茵的父親已經去世,只留下蘇茵的母親,母親長相跟蘇茵媲美,如果年輕點跟蘇茵一樣,穿着華貴的衣服,完全就貴婦人。

我只是木木的聽着蘇茵在那裡給她母親介紹着我,並且態度也很冰冷,她的母親看了我半天,根本沒有瞧上眼兒,她母親站起身提起包包,走的時候,給蘇茵留下一句話,對着蘇茵說:「你就作吧!早晚把自己搭進去。」

當見完她的母親,蘇茵跟着我去了民政局,並且把結婚證給領出來,我這才知道蘇茵的年齡比我大六歲,她今年都二十九歲了,看起來跟本不像。

當我和蘇茵回到車裡的時候,她讓我給她卡號,並且用轉賬的方式,把五萬塊錢交給我了,而且把婚前協議簽字。

我和蘇茵的婚禮,還算很隆重吧!請來我的都是她家的富貴親戚,基本上都是一些開廠子的,我這才知道蘇茵家裡是幹什麼的,她家裡是一個集團,在郊區有自己的工廠,在遂陽市裡有自己的公司,叫瑞成集團。她母親是老闆,她在她母親的手底下工作。

她去夜店完全就為了一個男人,而且那個男人是有老婆的,她和我結婚純粹是一時賭氣,她母親並不同意她和那個已婚男人來往,並且讓她結婚,而我就是她找的掩人耳目的婚姻擺設。

我和蘇茵的婚宴在遂陽五星級飯店擺的,婚禮上我跟個擺設一樣,木木跟着蘇茵敬酒。

蘇茵在婚禮也表現的像個新娘一樣,只有她的母親冷着臉接過我和她的敬酒。

她穿着傳統的新娘衣服,紅色旗袍露着雪白的大腿,臉色雖然帶着笑容,但是好像很勉強,謝婉瑩也來了,做為她的伴娘,謝婉瑩也在婚禮上狂放大喝,替蘇茵擋酒。

當婚宴結束後,蘇茵也喝的滿臉通紅,我們被婚慶的司機送到蘇茵家門外,蘇茵家的房子是在高新區那裡的別墅。

當司機把車開到婚房跟前,蘇茵並沒有下車,而是叫我下車。

我感覺我和她結婚就是一場鬧劇,她冰冷的告訴我,不讓我睡她的房間,特意為我準備了個房間。

新婚之夜,她喝醉酒要去哪呢!

我心裏很不舒服,我和她畢竟是結婚了,雖然沒有任何的感覺,可畢竟是夫妻,司機開車帶着走她後,我連忙從外面打了一輛的士跟在後面。

當來到速8酒店的門口,我隱隱感覺不對勁,蘇茵已經把婚禮的衣服換掉了,連體裙,黑色連襪褲,高跟鞋,她擺動的美臀走進酒店裡。

我也跟了進去,好像有人在裏面開了房間,我偷偷的跟在後,來到房間門口,可能是蘇茵喝醉了,忘記關門。

門是半遮掩的,當我看見裏面一幕有些壓抑到極點,蘇茵被那天在夜店裡的男人摟在懷裡,並且把她的裙子撩到上面,把蘇茵按在床跟前,把她的連襪褲扯開,浮在蘇茵的身上,那姿勢和叫聲刺痛我的心裏,我本想衝進去,去打那個男人一頓,可是想到我和蘇茵也只是擺設的婚姻,自己又沒有本事兒。

我雙手攥着拳頭,默然的離開了,我在嘲笑自己,結婚的洞房花燭夜,居然是別的男人在搞自己的媳婦。想想自己的青春都很悲催,有些黯然失神的感覺。

我跟一條狗一樣,走出速8酒店,在外面抽了一根煙兒,回到家裡。

結婚人家都度着蜜月,而這段日子,蘇茵根本沒有回家裡。肯定在外面和那個男人度蜜月呢!

反正過一兩年也離婚了,我頭兩天我還很在乎蘇茵,可過幾天,我照常吃飯,照常睡覺,即使在乎她,她的心也不在我這裡,反正也是擺設的婚姻,管那麼多幹什麼。

這晚,蘇茵回到家裡,對着我說:「我餓了,給我做飯去?」

我去廚房裡給蘇茵做了一碗麵條放到茶几上,我也坐在沙發上,本想靠近蘇茵,沒有想到,她居然故意的向旁邊挪挪,對着我說:「把我衣服給洗了。」

我心裏十分不爽,但臉上卻帶着微笑說:「蘇茵,我和你好歹也是夫妻,你沒有必要那樣做吧!」

蘇茵冷笑的說:「我哪樣做了?」

「新婚這段時間,你跟別的男人上床,不太好吧!就算我是一個擺設,你也有個底線吧!」

蘇茵把飯碗使勁的扔在茶几上,對着我說:「什麼底線,我告訴你,你老老實實在家裡獃著,別的事,你也別操心,你如果想在家裡呆,就給我做做飯,洗洗衣服,你要覺得悶,就去婉瑩的夜店裡上班,我也不想讓外人質疑咱們的婚姻,婉瑩那個夜店有我的股份,你去那裡當個經理什麼的,記住了,在外人的面前,給我表現的像個人一樣,知道嗎?」

我冷笑的說:「我怎麼不像人了,我也是男人,我也有需求的,咱們兩個同居不同房,成什麼了?」

蘇茵冰冷的說:「你想怎麼樣?我告訴你,你別碰我知道嗎?你要敢碰我,後果你可想而知。你個窮屌絲,還有這麼多要求,還想睡我,你白日做夢吧!」

我憋在心裏的火,馬上要爆發出來,給我帶了綠帽子還這麼趾高氣揚,我也是男人,也是有尊嚴的,可是對她卻發不出火兒來。誰叫當初為了五萬塊錢和這個女人結婚了呢!

蘇茵穿着的是那種能夠看到她白凈肌膚的連襪褲,她坐在沙發上,並着兩條纖細的大腿,裙子又短兒,我多看幾眼,她也看出我對她的想法,說:「你們男人就這麼點齷齪的想法,去,給我洗衣服去?」

我站起身,來到洗澡間里,看着她扔在盆里的衣服,其實根本不用洗的,都一些乾淨的衣服,我給洗衣機放上水,一件一件的把蘇茵的衣服拿出來,當拿着一條黑色連襪褲的時候,想到她那細長的大腿,自己居然情不自禁的摸了起來,就如同是摸到蘇茵的大腿一樣。

我使勁把黑色連襪褲扔在洗衣機里,又拿起她的黑色里褲,自己老婆也不讓上床,得了,我就拿着這些裏面她穿的衣服,猥瑣一下,我把洗澡間的門關上,準備拿着她這些衣服猥瑣呢!

洗澡間的門被打開了,蘇茵穿着睡衣好像要洗澡,而我也忘記把門鎖上了,她看見我這一幕,生氣的說:「你在幹什麼?」

好在我並沒有猥瑣呢!只是拿着她里褲準備着,我把里褲扔在洗衣機里,對着她說:「我給你洗衣服呢!」

蘇茵生氣的對着我說:「沒有想到你,你這麼的猥瑣,居然偷着在這裡做這種下流的事兒。」

我也不耐煩的說:「蘇茵,我告訴你,我也是男人,咱們是夫妻,最起碼給點生理空間吧!你和別的男人在一起快活,把你丈夫當成什麼了,我現在非常後悔和你在一起結婚。你當時也沒有告訴我,你的目的到底什麼?」

蘇茵冷笑的說:「我目的是什麼,已經在婚前協議上寫了,你一個臭屌絲,娶了我,已經是很大的福氣了,還想的要我身子,你是在做夢嗎。」

蘇茵穿着一件粉紅色的睡衣,她白凈皮膚,讓我有了上她的衝動,其實上她也白上,反正我是我們是有結婚證的,她不能把我怎麼樣。

我順勢把她摟在懷裡,我撫摸着她的屁股,強行去吻她的臉蛋,她使勁的掙脫開,揮手一個耳光兒打在我臉上,對着我惡狠狠的說:「許楠,你別太過分了,你如果再這樣話,真別怪我不客氣,你既然知道我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你也應該了解那個男人是幹什麼的。」

我雙手捂着臉兒,心裏非常的生氣,但還是微笑點點頭,說:「行,行,蘇茵,你真行。我服你。」

蘇茵惡狠狠的對着我說:「你給我出去,我要洗澡。以後你再拿着我衣服起那種想法,看我怎麼收拾你,你個臭屌絲。」

我轉身走出洗澡間,來到自己的房間,我這個房間沒有她的那個房間大,等着她洗完澡,我去給她把衣服洗了。沒有多長時間,她洗完澡走了出來,拿着毛巾擦着頭髮,坐在沙發上,大喊:「許楠,你出來,去洗衣服,我今晚不回來了,明天你去婉瑩的夜店裡工作,我已經跟婉瑩說了。」

我走了出來,冷笑的說:「你每天晚上都不回來,跟我有什麼關係嗎。我就是你們家的一個擺設。」

蘇茵惡狠狠對着我說:「你這是什麼態度。你應該認清自己。」

我走到她的跟前,拿起她手中的手巾,幫助她擦着頭髮,說:「老婆,我當然要認清自己了,自從我看見你和那個男人在一起滾床單兒,我就已經認清自己了。所以,老婆,你放心吧!我會做你們家一個合格的丈夫,給你掩蓋那些醜陋不堪的事兒。」

蘇茵使勁的把我手中的毛巾搶了過來,對着我說:「你給少來,你老老實實的在我們家獃著,知道嗎,別滿嘴說些胡話,缺錢的話,跟我說,我照樣給你。」

我也生氣向洗澡間里走去,說:「我特么的缺愛。」

蘇茵拿起手中毛巾就扔了過來,對着我說:「你不樂意獃著,你就滾出去。」

我冷笑的說:「我才不滾呢!」

蘇茵擺動美臀,去自己的卧室換衣服去了,對着我說:「那你就別給我嗶嗶那些。」

她換上一身很漂亮的衣服,黑色連襪褲,藍色風衣,而且還化了妝,穿着高跟鞋,對着洗澡間里說:「我的卧室,你別進去。」

我心裏想,你去和別的男人幽會去,你管得着嗎,蘇茵打開門走了出去,我看見她走了結婚的夫妻,我連她的房間都不知道什麼樣子,這樣的婚姻生活,使得我對這個女人充滿強上的念頭,可是又怕那個男人,對我下手。

我看看自己老婆的房間到底是什麼樣子,能夠在她房間里呆一陣子也行。

我走進蘇茵的房間里一看,粉紅色的床,被子也是粉紅色的,衣架上掛着換洗的衣服,那衣服是一股濃烈的香味,我拿起她衣架上一件連襪褲,聞了聞,真香,又給掛在上面,不但物件都有香氣,就連房間里都瀰漫的香氣,真是大小姐的閨房。

我仰面的就躺在床上,拿起被子也聞了聞,可悲,自己的老婆居然不讓上,哎,可憐的男人,我都為自己很惋惜,可是強上了她又能夠怎麼樣,大不了跑掉唄!

那個男人也找不到,反正我也是外地人,而且身上還有五萬塊錢,怕個毛呀!

想到這裡,我要找個機會把這個娘們兒給上了再說,就在做着美夢的時候,我聽到開門的聲音,不會吧!她不是今晚不回來了嗎,怎麼又回來了,我連忙從她的卧室出來,剛走到門口,她已經走了進來,看着我從她的卧室,她惡狠狠的把包包扔在沙發上,揮手就要打我的耳光兒,我躲閃起來,使勁的抓住她的手腕,說:「夠了,你怎麼回來了?」

她冰冷對着我說:「許楠,你真是有長進,我告訴你,別進我卧室……」

她的另一隻手,打了我一個耳光兒,我臉疼的已經發燙了,這個女人心可真狠呀!我已經無法再壓抑了,我猛的把她抱了起來,把她扔在床上,解開自己的衣服,對着蘇茵說:「老子,受不了你了。」

蘇茵被我扔在床上起身,隨手從化妝台就拿起一樣東西,可能是她慌張了吧!我猛的撲在她的身上,她拿着手裡那玩意,使勁的划著我的臉,我也沒有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只覺得對我自身沒有任何的傷害,我試圖的親吻她的臉蛋,她總是左右的搖晃,不讓親吻,並且說:「你要這樣,我就找人收拾你。」

我此時已經沖昏了頭腦,對着蘇茵說:「你收拾我吧!反正我死也死在你身上。」

我的嘴唇已經貼在她的紅唇上面,而且已經把她的連襪褲拉到一半,溫柔的進入她的紅唇裏面,就在那一瞬間,我感覺頭皮發麻,疼的我從她的身上下來,捂住自己的嘴,她差點就把我的舌頭給咬掉了,我刺心的疼痛,說話雖然不清楚,但還是說出一句,你想要我的命呀!

蘇茵看着被疼成那樣好像很開心,冷笑的慢慢把連襪褲提上去,對着我說:「這還是輕的,我告訴你,你不打聽一下,那個男人的背景,如果我說,我被你這個臭屌絲欺負了,你說他會不會把你碎屍萬段呀!他在遂陽可是沒有人敢惹的。你想清楚了。」

我此時已經無法跟她打嘴炮,因為疼的我根本說不出話來,我不說話,她以為我服軟了呢!她突然噗呲一聲,笑了起來,而且雙手指着我的臉,笑的那麼開心,這是見到蘇茵笑出來的樣子,我向鏡子里看了一眼兒,原來她剛才情急之下拿的居然是口紅,畫的面臉都是紅印子。

我走出她的卧室,她在卧室里大喊一聲,「明天,記得去婉瑩那裡工作,別整天想着那些沒有用的,自己沒有什麼本事兒,還不想着怎麼樣爭取。」

我走進自己的卧室里,想着我也要為自己未來打算,我才二十三歲,而且從年齡上我和蘇茵就不合適,更別說她這個娘們兒外面還有人。我能夠怎麼辦,只能夠繼續當他們家的擺設,過着每天生活,等到什麼她決定離婚了,再給我一部分錢,我好再找年輕的點,門當戶對的一結婚,也不是未嘗不可的。

隔天,我起床給蘇茵做飯,她因為上班很早,一般都是七點半從家裡開車去上班,我呢!六點多起床,我起床後,去廚房把飯做好,在廚房裡等着她起床。

當她從她的卧室出來,去洗手間洗漱,洗漱完畢,去卧室換上衣服,居然對着我說她今天不吃飯了。

害的老子早晨那麼早給她做好早飯,居然不吃飯了,她打開房門那一刻,我說一句,特么的,白做了,不吃我吃。

她猛的回頭惡狠狠的看着我說:「許楠,我是不是給你臉兒了。」

我也沒有再管她,自己埋頭吃着飯,她冰冷注視我半天,對着我說:「記得去上班,別整天覺得自己行,覺得自己行的人,絕對不會招到我們家來。」

說著她摔門就離開了,我吃完早飯,來到外面打了一輛車,來到夜上海的夜店。

雖然不是公關了,但總感覺我和那些公主和少爺一樣,並不比他們多出一塊,想到那天蘇茵和那個男人在一起的事兒,我就感覺還不如跟他們一樣。真是失去多少,得到就多少。

我打開辦公室的門,謝婉瑩在辦公室的沙發上躺着,可能昨天晚上她並沒有回去,聽見有人進了辦公室,謝婉瑩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拿起茶几上一杯水喝一口,媚笑的對着我說:「媽蛋的,是你呀!怎麼樣,成了瑞成集團家裡的乘龍快婿,有沒有興奮好幾天不睡覺呀!」

我淡淡的笑了下,坐在沙發上,我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和謝婉瑩在一起,很隨便,可是跟着蘇茵在一起卻是那麼拘謹,生怕哪點得罪了她,對我態度更加惡化。我並沒有回答謝婉瑩的話,而是告訴她說:「蘇茵,讓我來這裡上班兒。」

謝婉瑩媚笑的說:「媽蛋的,我問你話呢?給我扯那些幹什麼,蘇茵已經給我打電話,告訴你來這裡上班,安排個最大的,說她也有面子。」

謝婉瑩穿的黑色短裙,白色襯衣,挽着袖子,大腿上包裹着黑色**,還穿着一雙高跟鞋皮靴,我能夠感覺,昨天晚上她沒有拖鞋睡的覺,她眼睛裏有些紅血絲,可能是喝多酒,沒有睡好的原因。

我等着她安排點工作呢!誰知道謝婉瑩從包包拿出一盒女人煙,抽出一根兒遞給我,我接過煙,她也抽出一根兒煙,放到嘴裏,我從兜里拿出打火機,將她的煙點燃,她輕輕的拍了下我的手,對着我說:「我看你結婚了,怎麼不開心呢?」

我拿着質問的態度,對着謝婉瑩說:「謝總,你是不是也知道蘇茵的事情,才把我介紹給她的。」

謝婉瑩皺着眉頭,隨後媚笑的說:「什麼呀!媽蛋的,你說什麼呢?那天,就是蘇茵對我說,你很合適的她事,怎麼了?」

我也沒有任何的隱瞞,感覺就算髮牢騷,也要跟謝婉瑩說道說道,她肯定知道蘇茵結婚的原因,並不是她媽催促,更多是她想和那個男人有機會在一起快活。

「謝總,你知道嗎,我也不怕丟人,新婚之夜,我的老婆,也就是你的閨蜜蘇茵居然和別人洞房,這種心情是個男人誰能夠受得了?」

謝婉瑩也詫異了半天,對着我說:「媽蛋的,是嘛!這個我還真不知道,蘇茵外面的那些事,我根本不清楚的,我以為她找你結婚,只是她媽催促,哎,你看看我辦的這件事兒,有點唐突。」

我抽着煙,對着謝婉瑩說:「謝總,反正都結婚了,我也認了,我都感覺我是一個沒有資格擁有愛情的人。」

謝婉瑩咯咯一笑,對着我說:「媽蛋的,別提愛情兩個字,我都覺得噁心,愛情就是被人在床上玩爛的活兒,落到現實中就是錢的味道兒,只是大家都不承認而已,還認為那是愛情。小時候是生理需要,長大後是金錢需要。」

我微笑的說:「謝總,你還真看得開。」

謝婉瑩哈哈大笑起來,抽了一口,挽着胳膊夾着煙兒,對着我說:「當然了,我是開夜總會的女人,早就看開了,別忘記了,我也是本科畢業生……」

她說這話其實也在帶諷刺的味道兒,只是我早就習以為常,何嘗不是呢!

謝婉瑩把煙碾死在煙灰缸里,對着我說:「你和蘇茵在床上啪啪了嗎?」

我被她問的臉紅起來,卻還是對着她說:「我們有婚前協議,不同房。」

謝婉瑩驚訝的看着我說:「媽蛋的,這也太沒有人性了,你是怎麼解決的。」

我淡淡的說:「這個問題,咱們迴避一下好嗎,你給安排點事做吧!」

謝婉瑩媚笑的故意向我的身邊靠近,而且把身子緊緊靠在我的旁邊,我能夠聞到她身上的香水味,她身上這股香水味,有點煙味的味道,她也抽煙,我想她是拿着這樣的香水來掩蓋她經常抽煙的習慣。

而她將雙手掛在我的脖子上,媚笑的說:「你也長的蠻帥氣的,媽蛋的,蘇茵不讓你上床,你在夜店裡找個公主領出去,去開個房間,解決下。或者……其實我也很寂寞的,要不要考慮下呢!」

我深深吐了一口氣,謝婉瑩絕對是美女,而且無論臉蛋和條兒都能夠讓男人產生那樣的想法,她的年齡和蘇茵的年齡也差不多少,也都快三十了。

我輕輕的把謝婉瑩的手拿開,對着謝婉瑩說:「謝總,別開玩笑了。我就是被人招進去的養老女婿,你何必這樣取笑我呢!」

謝婉瑩咯咯一笑,對着我說:「媽蛋的,我看你就是死心眼兒,你還真是老實人。如果換做是我,我就應該忍到得到她們家好處,利用她們家現在的地位,讓自己的事業先起來,你明白我意思,你應該取悅蘇茵,讓自己一身報復能夠釋放出來,而不是天天抱怨蘇茵和你的婚姻。」

我聽到謝婉瑩這麼一說,感覺非常的對,她也非常了解男性的心裏,我何嘗不想讓蘇茵的家裡給我報復的釋放,可是蘇茵並沒有把我當她家裡人看待。

我看謝婉瑩能夠對我說出這樣的話,也是對我的一種信任,便沒有再說什麼,謝婉瑩媚笑將她的纖細大腿連帶的皮靴搭在我的大腿上,說:「媽蛋的,實在憋不住,就找我,我幫你解決……」

這個謝婉瑩也太浪了點吧!我連忙將她的纖細大腿抬高,又放了下去,謝婉瑩媚笑的說:「媽蛋的,瞅你那慫樣吧!許楠,我要跟你說點正事兒,咱們夜店裡的經理,我感覺不適合你,因為夜店的職業經理人,請來都是看場子的,你應該了解。我只能夠讓你掛名在我夜店裡當個經理,你就獃著就行,實在不行,你就跟着我一起出去談談業務,你會開車吧!給我開車就行,當然,蘇茵說過給你工資的,我也按照職業經理人的工資給你,可以吧!」

我能夠理解,對謝婉瑩說:「我幹什麼都一樣。」

謝婉瑩媚笑的說:「你是什麼專業呀?」

我回答道:「學經濟的。」

謝婉瑩媚笑的說:「其實呀!許楠,我感覺你應該去蘇茵的公司上班,她家裡是貿易。你要是會說外語更好了。」

我連忙說:「我現在都沒有資格進她家裡公司,你感覺蘇茵把我當成她家人看待嗎?」

謝婉瑩又拿出一根兒煙點燃抽了起來,對着我說:「我不說了,得到蘇茵的信任,即使她外面有人了,你也要取悅她,難道面對那麼大的瑞成集團你不心動?」

謝婉瑩說的這些話,我何嘗不想呢!可是我現在連上蘇茵的資格都沒有,還談去擁有她家裡的公司。

我淡淡的說:「不說了,謝總,安排工作吧。」

謝婉瑩媚笑的說:「你先出去,我洗漱下,打扮打扮,給我開車就行了,你跟着我跑,更有面子。」

謝婉瑩的車是一輛奔馳車,她讓我帶着她去一家酒店裡,好像是談業務,她準備開個分店,找個合作夥伴,畢竟,現在夜上海夜店,在謝婉瑩的經營下,在市南區這片,也是出了名的夜店,都知道裏面的少爺和公主,漂亮和帥氣。

雖然不知道謝婉瑩是怎麼做到的,但我能夠感覺到她很不容易,我開着車,把她送到市北區一家酒店門口。

她本想讓我進去,我搖搖頭,雖然現在認識我的人,都客氣的對待我,只因為我是蘇茵的老公,背地裡肯定說我是個吃軟飯的人。

謝婉瑩看出我的想法,也沒有強求我什麼,便走進酒店裡,我在車裡等着,因為是中午來的,等到晚上也沒有見謝婉瑩出來,我有些着急了,去酒店,來到吧台問謝婉瑩在哪裡?

吧台小妹卻對着我說,謝婉瑩在一個房間里。這家酒店是飯店和客房為一體,難道不成陪着人吃完飯,和別人睡覺去了。

我心裏不知道為什麼,卻着急起來,我快步就向電梯走去,使勁按電梯,當電梯打開的時候,謝婉瑩喝的面臉通紅,搖搖晃晃,媚笑的走出去來了。

我這才把心放下,上前把她扶了起來,她媚笑的把頭放到我的肩膀,還摟住了我的腰,好像謝婉瑩就是我的老婆一樣,上次,要不是她替我還上濤子那兩千塊錢,我對謝婉瑩只是漂亮女人的好感,沒有注重她的內在。

可現在看來謝婉瑩真是一個值得去愛的女人,可惜,當初要是謝婉瑩能夠和我在一起結婚就好了,我把謝婉瑩攙扶到車裡。

我開着車想儘快把她送到夜店去,她今晚喝的可是夠多,躺在副駕駛上雙腿使勁瞪着車底板,把座位放到卧式,眯着眼睛躺在上面,雙腿並沒有併攏,而是劈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甚至我能夠看到她里褲是什麼顏色的。

她這樣姿勢讓我開車也不夠專心,我一邊開車,一邊看着她的大腿,被她居然發現了,她紅着臉蛋噗呲一笑,說:「媽蛋的,要不老娘兒幫你解決下生理問題。」

我連忙收起眼神,對着謝婉瑩說:「謝總,別拿我開玩笑了。」

謝婉瑩眯着眼睛,及其的誘人,她剛才說的話,分明是在誘導我和她上床。我也想和這麼漂亮的老闆娘上床。

這個謝婉瑩和蘇茵是閨蜜,一旦告訴蘇茵知道有上了她閨蜜的想法,那蘇茵不得把我整死才怪呢!

畢竟我和這兩個女人認識都不到半年,誰了解她和她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謝婉瑩把眼睛一閉,把裙子向撩了起來,媚笑的說:「媽蛋的,我就在這裡呢!你來呀!」

我眼睛注視的前方,根本沒有看見她把裙子撩起來,我以為她跟說一句情話呢!我居然對着她說:「好啊!」

謝婉瑩說:「媽蛋的,好你個大頭鬼,停車……」

我連忙把車停在了路邊,謝婉瑩憋着一口氣,好像要吐了一樣,使勁的把車門打開,來到路邊就吐了出來,我從車上拿起一盒紙巾和礦泉水,來到她的跟前,她的姿勢十分不雅觀,撅着屁股,扶着一顆樹,彎着蠻腰,我來到她的跟前,輕輕的敲打着她的後背,並且眼神一直盯着她的滾圓屁股,內心火熱起來。

我盯着她的這姿勢看了很久,說:「謝總,少喝點,喝酒對身體不好。」

謝婉瑩直起身子,我遞給她紙巾,她擦了擦嘴,拿着礦泉水漱漱嘴,吐了出來,眼睛都眼淚汪汪,帶着朦朧眼神兒,正色的對着我說:「媽蛋的,我也想不喝酒,可我是老闆呀!各個關係都要把持着,消防,衛生,還有局子,還有那些混子,哪個關係不得搞好了。我要在市北區開個分店,手裡的資金不夠,想合作一把,可特么的,那個黃老闆就是吊著我的胃口。在酒店裡,拿着我飲料跟我喝,老娘兒喝的可是純茅台,特么的喝了那麼多瓶,居然沒有陪下來,還讓我把方案交給她……」

我看着謝婉瑩也是喝多了,才把這些難事說出來,謝婉瑩突然媚笑的伸手摸着我的臉兒,對着我說:「剛才我看你進電梯,非常的緊張,是不是緊張老娘兒了?」

我為躲避她這些的話,故意把話題轉到別處,對着謝婉瑩說:「謝總,蘇茵不是有你的股份嗎?你可以找蘇茵要錢呀,開分店呀!」

謝婉瑩嘆了一口氣,對着我說:「媽蛋的,你以為開夜店那麼容易呢!方方面面不得有人啊!蘇茵家裡的背景好,當初幫了我許多忙,為了感謝她,我給了她股份,只是蘇茵媽,你的老丈母娘,一直看不起我這個行業,所以,還得靠我自己。我找找孫經理做個方案看看,我還真不知道開個夜總會,還要特么的要什麼方案?」

我扶着謝婉瑩上了車,謝婉瑩呵呵一笑,說:「許楠,你沒有必要擔心我,那個老闆是個女人。其實方案是一方面,關鍵把人陪好就行了。你就是太務實了。」

「謝總,我也是經理,雖然不了解夜店的行業,但既然你遇到難處了,我就幫你,不就是陪酒,做方案嗎,我來就行。」

謝婉瑩媚笑的說:「我可不難為你這個蘇家的金龜婿。」

「謝總,可別提那些了。」

謝婉瑩坐在車裡拿出煙點燃抽了起來,對着我說:「媽蛋的,如果能夠幫我搞定,你要我怎麼謝謝你,是不是和你上床,或者其他的呢?」

我現在根本沒有心思跟她上床,我就想表明,我不是一個沒有本事的臭屌絲,也在蘇茵面前,讓她刮目相看。

迷失的青春

迷失的青春

作者:蘇茵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我為了少奮鬥十年,成了上門女婿,我的老婆,在新婚之夜和別人開房去……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