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嫡女太無良免費閱讀(凌松鶴王氏)小說

嫡女太無良免費閱讀(凌松鶴王氏)小說

時間:2022-04-17 18:01作者:凌松鶴 標籤: 凌松鶴 王氏 現代言情

某日,某女不要命調戲某男,「王爺,綉娘仰慕你」某男冷眸睥睨,挑起蘇錦繡的下巴,諷刺道,「仰慕本王的女人多了去了,你?還不夠格!」某女含眸淺笑,「那就等着吧,總有一天,你會哭着求我撲倒你的」某日,某男躺在床上,賤賤笑道,「娘子,床已暖好,請妻入瓮」某女揪着某男耳…

嫡女太無良

推薦指數:10分

《嫡女太無良》在線閱讀

第一章 活膩了

精彩節選

正文

黑暗中,連天上那一點瑩瑩的星光,都被夜幕所代替。

黯夜宛若張着血盆大口,要將所有的光明都吞噬乾淨!

周圍,只剩下風和雲在追逐的聲音。

還有,庶妹蘇錦妝和凌松鶴肆虐的無盡冷酷的笑聲……

「哼!蘇錦繡,你居然還妄想參加皇宮的選秀?想要一朝飛上枝頭變鳳凰嗎?別做你的春秋大夢了!」

說話間,一個身形高挑,眉目如畫的女子朝着蘇錦繡走近,桃花眼中生出惡毒的寒芒,輕輕抬起右手,搭在蘇錦繡過分尖瘦的下巴上,譏笑道。

「妹妹我倒是想要瞧瞧?你一個失了處子之身的破鞋!還敢不敢去參加宮裡的選秀?!」

說罷,她微微側開身子,讓出站在她身後的凌松鶴來。

凌松鶴,鎮國公府的庶子,雖然只是二房趙姨娘生的,但是由於趙姨娘和老爺從小便是青梅竹馬,所以他在府上也是備受恩寵。

這便造就了他現在張揚跋扈,殘忍,好色,和貪婪的性格。

他冷眸微張,半開半合,裏面流轉着濃濃的輕佻之色,上前一步,來到蘇錦繡的身前,大手撫上她的笑臉,色眯眯地說道,「綉娘,你放心,今晚,哥哥一定會好好地疼愛你的!」

「凌松鶴!你要幹什麼?你離我遠點兒!你給我滾!滾!」

蘇錦繡伸手反抗,但是奈何她從小備受欺凌,身形嬌小儒弱,她的全力反擊,在凌松鶴的面前,就像是饒痒痒一般,而凌松鶴的身子就像是大山,無法撼動!

凌松鶴上下其手,緊緊地抱着蘇錦繡,而那張原來清朗,但是此刻卻無比骯髒的臉,帶着熾熱的氣息,朝着蘇錦繡逼來!

「啪——」的一聲,蘇錦繡狠狠地扇了凌松鶴一個耳光。

凌松鶴吃痛地鬆開她,而後不敢相信地捂着自己的臉,怒眼巨張,大罵道,「你居然敢打我?!活膩了!」

說完,當即便是一腳朝着蘇錦繡踢去!

「啊——」蘇錦繡被打倒在地,艱難地雙手撐地,想要從地上站起來。

但是她還不及支撐住半個身子,凌松鶴便又欺身上前!

狠狠地壓在了她的身上,隨之傳來的,便是陣陣衣服破碎的聲音。

蘇錦繡痛苦地喊着救命!

但是她被迷昏帶來的這個荒郊野嶺,荒無人煙,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只有蘇錦妝的身邊的狗,和她的笑聲回應着蘇錦繡。

蘇錦繡奮力抵抗,尖叫着,忽然又提出一腳!

正正地揣在了凌松鶴的命根子上!

「啊!」凌松鶴吃痛地吼了一聲,之前的『興緻勃勃』,現在也焉了。

怏怏地從蘇錦繡的身上起來,雙目噙着嗜血的光芒,忽地從腰間抽出一把小刀來!刀光雪亮,鋒利無比!

他的下身險些讓蘇錦繡踢殘!此刻憤怒燃燒了他的雙眼。

「蘇錦繡!本來我還打算讓你死的舒服一些,但是現在!我定要挑斷你的手筋腳筋!將你拋屍山野!」

蘇錦繡心中駭然,趴在地上,連連後退,最後喊着,「你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你這樣做,難道不怕我跟父親告狀嗎?」

蘇錦繡的父親是當今六部之一的禮部尚書,蘇宏蘇大人,而她,則是這蘇府的嫡出大小姐!

凌松鶴冷笑道,「哈哈,我只知道,死人是不會說話的,再者……難道你就不想知道,你的母親王憐蓉,為什麼現在變成這個痴傻樣子嗎?」

說著,凌松鶴看了看睡倒在蘇錦妝身邊的婦人!

正是蘇錦繡的母親,以往的護國女將軍,現在的蘇府大夫人王憐蓉!

「母親!」蘇錦繡忽然朝着王氏爬過去。

剛才夜黑,再加上她一醒來就面對蘇錦妝的侮辱,現在才發現在蘇錦妝的腳下,還倒着一個人,便是她的生母王氏!

「母親!你們對我母親做了什麼?」

「哼!」蘇錦妝冷哼一聲,而後一腳踩在了蘇錦繡的背上,「你還以為父親會來救你嗎?實話告訴你,這事兒父親可是知道的!並且地上這個老不死的,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還不是因為父親給她下了慢性毒藥!」

「什麼!」蘇錦繡一陣驚駭!「這怎麼可能呢?」

「怎麼不可能?父親日日給王氏送清粥,你以為真是對王氏寵愛嗎?實則裏面是下了一種慢性毒藥,漸漸的,王氏便會失去理智,成為一個徹頭徹尾的傻子!」

蘇錦妝一字一頓,語調帶着濃濃的嘲諷!

「不!這不可能!」明面里父親和母親是那樣的相愛,蘇錦繡是決然不敢相信這個事實的!

蘇錦妝腳下加大了一分力氣,冷笑着,用一種近乎是可憐的語氣。

「既然你都要死了,那妹妹不妨『好心』地告訴你,父親從來都沒有愛過王氏!王氏只知在戰場上廝殺,哪裡懂得女人的柔情?並且她臉上的疤痕,實在是其丑無比!其實就在你母親還在邊疆拼死拼活的時候,父親卻是和我母親在天香樓欲死欲仙呢!」

「什麼!」蘇錦繡的心頓涼了一截,母親為了父親在戰場上鎮守邊關八年!而母親額頭上的疤痕,也是為了救父親才留下的!

但是,母親在冰冷的塞北過着馬革裹屍的生活,而父親卻是因為嫌棄她臉上的疤痕,而在天香樓和其他的女人花前月下?!

凌松鶴不等蘇錦繡再問,一刀刺進了她按着地面的手上!

「啊!」蘇錦繡倏然發出了痛苦的喊叫。

而凌松鶴雙目赤紅,像是等不及凌遲蘇錦繡一般,一刀!一刀!狠狠地剜在她的身上!

手起刀落!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蘇錦繡痛苦地喊叫,在地上蜷縮,打滾。

但是凌松鶴就是能準確地將刀子刺進她的手筋腳筋,一邊刺,還一邊興奮地說道,「放心吧,綉娘,哥哥是不會這麼輕易就讓你死去的!好戲,還在後頭呢!」

說話間,蘇錦妝冷笑一聲,摸了摸身邊大狗的毛髮,而後從袖中取出一個白色的小瓷瓶來,拔開蓋子,從裏面挖了一點黑色的藥膏出來,塗抹在王氏的耳朵上!

大狗在聞見那股味道的時候,便開始興奮了起來!狂躁不安地朝着王氏奔去!

而蘇錦妝自然也是不會拉着大狗。

她朝着蘇錦繡挑了挑眉,而後將手中拉着大狗的繩子給放開……

「汪汪——」大狗狂叫了兩聲,朝着王氏跑去!

對準了王氏塗抹上藥膏的耳朵!

就是一口!

「啊!」

「啊!」

王氏和蘇錦繡,同時發出了痛苦的嚎叫!

嫡女太無良

嫡女太無良

作者:凌松鶴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某日,某女不要命調戲某男,「王爺,綉娘仰慕你
」某男冷眸睥睨,挑起蘇錦繡的下巴,諷刺道,「仰慕本王的女人多了去了,你?還不夠格!」某女含眸淺笑,「那就等着吧,總有一天,你會哭着求我撲倒你的
」某日,某男躺在床上,賤賤笑道,「娘子,床已暖好,請妻入瓮
」某女揪着某男耳朵,「不是說我還不夠格?啪啪打臉疼不疼?」復仇刀刀見血,權謀步步為營,腹黑辣手嫡女和心機妖孽王爺共謀天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