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總裁大人的專寵寶貝免費閱讀(秦清厲修寒)小說

總裁大人的專寵寶貝免費閱讀(秦清厲修寒)小說

時間:2022-04-17 18:00作者:冷希 標籤: 冷希 現代言情 秦修

霸道專橫的江城大總裁,面對商界大佬都沒栽過跟頭,卻在冷希的床上栽了無數次  被她吃了啃了渣渣都不剩,冷希只冷冷丟給他一隻鞋底,「我親了,我抱了,我睡了,我冷希概不負責」  一張妊娠報告,徹底改變了冷希的態度  江城無賴一樣抱住她,「你是做我江太太,還是要我做你…
第002章 秦太太

「恩……」

冷希勉強在床上翻了個身。

身體里似是被人點了火,折磨的她燥熱難捱。

她喘息不過來,小手觸到身邊的柔軟,男人滾燙的身體灼的她立刻縮手。

下一刻,身體的火越來越烈,她按耐不住男人身體帶給她的誘惑,到底還是緊緊貼過去,修剪整齊的指甲淺淺陷入男人熾熱手臂的皮肉。

像是信號,又是燎原的火,男人立刻翻身,捆住她手腕,狠狠帶她撲向男人懷裡。

乾柴,烈火,瞬間燃着。

唇齒相觸,身體的某一處驚濤駭浪般一發不可收拾。

男人雙臂鐵鉗一樣禁錮她扭動的腰肢,急躁的呼吸噴在她的臉頰上。手指一路點火,在冷希嬌嫩的皮膚上遊走。

兩具糾纏的軀體,在冷仄的房間里火熱糾纏……

深夜。

冷希轉醒,揉了揉有些腫的眼睛,勉強看清楚這個房間。

她目光獃滯了幾秒才坐起來,畫面回放,心底一片涼。

身邊的男人仍在熟睡,精壯的胸膛滿是她留下的抓痕。

她確定以及肯定,自己喝的咖啡裏面被人下了東西,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就真不清楚了。

當下,她沒敢多遲疑,簡單收拾了衣物,掀開所有的衣服才找到自己的手包,確定沒丟下東西這才慌張從房間裏面跑了出去。

冷希在路口攔了輛出粗車,「大叔,麻煩紫金豪宅。哦,在這裡轉一圈再走。」

車子調了個方向繞着酒店轉了一圈才開走。

房間里,男人揉酸痛的頭坐起來,勉強看清楚眼前的房間。

半晌,他發狠的扔了壓在身上的枕頭。手臂掃掉床頭柜子上放着的水瓶子,飛出去的水灑出去一條,**地上的內褲。

陡然,角落的燈光一閃即使,刺的他微微眯了眼睛,滕然起身。

對面的房間,有個正匆忙離開的身影。

他立刻播電話過去,「過來,我在皇家酒店,七樓,對面有人拍攝,我需要那人全部信息,現在。」

回去的冷希歪頭趴在車子上看着眼前的酒店漸漸走遠,周圍很安靜,一輛車子都沒有,狂跳不止的心也慢慢回落。

可即便遠離了這裡,身體上的疼痛也時刻都在提醒她,作為有了丈夫的秦太太,幾分鐘之前剛與一個陌生男人發生了關係。

這個事實雷劈一樣,驚的她一個個激靈。

秦家,依舊只有她一人,三年來,她都習慣了。

她開門進了房間,在門口換了拖鞋,開了燈,房間大亮。

沙發的角落坐着的人啪的一下開了打火機,煙霧繚繞,擋住了男人陰霾的臉。

冷希被嚇了一跳,有些心虛的問,「秦修,你……在?」

「……秦太太深夜才歸,去了哪裡?」秦修的聲音冷的徹骨,眼神如刀。

冷希心跳如雷,仔細回想剛才發生的事情一陣驚駭。

她故意叫司機在酒店周圍轉了一圈,就是想確定有沒有可疑的人。

秦修這個時候在家裡,語氣如此冰冷,難道是發現了什麼?

冷希搖頭,不,結婚三年來秦修對她的態度一貫如此,哪怕他真的知道了她在外面胡來也不會在乎。

想到此,冷希反倒坦然了。

「是,出去玩了會兒。」她輕輕吐口氣,包隨後放在了門口,徑直往樓上走。

「站住!」秦修低喝。

冷希沒聽,眼皮都沒動一下,提步繼續前行。

秦修的聲音才落,一道令人厭惡的女人聲音從書房門口傳出來,「冷希,你做的好事,難道不想說說嗎?身為秦太太,竟然深夜不歸,在外面鬼混,你叫秦修的臉往哪裡放?」

面對質問,冷希不在乎的冷笑,「那我倒是想知道,你們鬼混這麼多年,又在乎過我嗎?還有……」

她驀地轉身,刀子一樣盯着書房站着門口的妖艷女人,大聲呵斥,「舒舒,你給我的咖啡裏面下藥的時候,可想過秦修的臉沒地方放?你覺得我丟臉的事情,你可是一樣都沒少做,現在來指責我?舒舒,你算什麼東西?」

秦修一怔,看向舒舒,狠狠吸口香煙沒吭聲。

舒舒臉色微僵,轉瞬間冷笑繼續大聲斥責,「冷希,你這個女人霸佔着我未婚夫三年,好像那個插足進來的壞女人是你不是我。你早該跟秦修離婚,難道我說錯了嗎?現在污衊我?真可笑,證據呢?可我這裡倒是有很多證明你出軌的證據,要看嗎,恩?」

舒舒走出來,朝冷希扔了個U盤,砸的她腳背有些疼。

她眉頭微蹙,心口窩着的怒氣就上來了。

三年來,她忍受了多少次舒舒的嘲諷跟奚落都沒發作。

這個女人欺負了她三年難道還不夠嗎,現在又下藥陷害,手段用盡只想趕走她,可秦太太不是誰都能當的。

冷希彎腰將U盤撿起來,捏在手心裏上下看了看,不禁笑出聲來,「舒舒,你又怎麼知道我這裡沒有你跟秦修的床上好事兒呢?」

舒舒大驚,嘴唇抽了抽,「你胡說什麼?我,我跟秦修是清白的。」

冷希笑出聲來,如果他們清白,怕是世界上就沒幹凈的人了。

冷希笑說,「舒舒,你這是做了婊子還想樹牌坊?」

下午的時候她還拿着孕檢報告過來對冷希宣誓她的主權,現在竟然不承認了,真是可笑。

不等舒舒還口,冷希看一眼一聲不吭的秦修,「自己做的好事,不承認我也沒辦法,可沒權利指責別人。」

秦修隱忍暴怒的臉色繃緊,薄唇緊抿,勒緊的線條微微顫抖。

冷希冷哼,「舒舒,我的位置不是你想搶就能搶走的,除非我想讓。至於這個……」

她拿着U盤在手裡晃了晃,不在乎的譏諷,「你覺得能對我有多大的威脅?不過我還要感謝你,找了個不錯的男人給我,至少比秦修強。」

秦修暴怒,豁然起身,拳頭砸在沙發上,陰鷙冷酷,要將冷希凌遲。

「冷希,不要得意忘形。」

冷希哈的吸口氣,「是啊,我得意忘形。我們彼此忍受了三年,你終於忍不住了是嗎?所以,你的老情人三言語的攛掇下就拿了東西過來質問我。你也想離婚?是嗎?」

秦修緊抿的嘴唇微微抽了一下,怒瞪着他,卻沒回答。

冷希走下樓梯,U盤輕輕的放在茶几上,緩緩起身,一臉泰然自若輕鬆自在,「想離婚嗎,秦修?」

才從大學校門出來的冷希就被秦修帶入了這樣的婚姻,她早已經冷心如鐵。

「看在三年的婚姻夫妻關係上,你想離婚可以直接跟我說。恩?秦修,想離婚嗎?」冷希再三逼問。

舒舒急了,推了一把不吭聲的秦修,跳腳對冷希大叫,「你不要以為你有幾個臭錢就可以為所欲為,是你破壞了我跟秦修的關係,你們結婚就是個錯誤。離婚是遲早的事情,你得意什麼?」

可這個錯誤也不是冷希造成的,難道秦修就沒錯?

冷希實在不明白,同樣身為女人,為什麼有的女人腦子就是那麼不開竅,為了一個男人,舒舒不知道廉恥、沒了自己我,一心只想爬上秦修的床,給他生孩子,踢開她做秦太太,折磨她整整三年,這未免太可笑。

可冷希輕而易舉就得到的東西,舒舒抗爭了三年到底什麼都拿不到。

只因為,她是冷希。

「舒舒,直到今天你還是執迷不悟。你以為秦太太的位置就那麼好當嗎?你們是青梅竹馬沒錯,可跟秦修結婚的人是我,只能是我,也必須是我。因為我是冷希。你是誰?無名小輩。」

冷希從沒覺得自己姓冷多光榮,相反的,這三年來因為冷姓叫她受盡折磨。

可她無力抗爭,什麼都做不了。

「即便你有了孩子,秦修也不會娶你,不信你問問他?」

舒舒一怔,滿臉焦灼,心急的要看看冷希又看看秦修沒了辦法。

靜默片刻,舒舒抓秦修的手,略帶哭腔,「秦修,你是這麼想的嗎?你跟我保證過一定要跟她離婚的,你為什麼不回答?」

秦修臉皮緊繃像是要被沖塌的堤壩,在舒舒的再三求證下,到底沒了耐心,狠狠甩開她的手,「別逼我!」

總裁大人的專寵寶貝

總裁大人的專寵寶貝

作者:冷希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霸道專橫的江城大總裁,面對商界大佬都沒栽過跟頭,卻在冷希的床上栽了無數次
  被她吃了啃了渣渣都不剩,冷希只冷冷丟給他一隻鞋底,「我親了,我抱了,我睡了,我冷希概不負責
」  一張妊娠報告,徹底改變了冷希的態度
  江城無賴一樣抱住她,「你是做我江太太,還是要我做你丈夫?」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