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隱婚嬌妻:總裁,輕輕愛免費閱讀(趙沐言安雷富)小說

隱婚嬌妻:總裁,輕輕愛免費閱讀(趙沐言安雷富)小說

時間:2022-04-17 17:58作者:趙沐言 標籤: 安雷富 現代言情 趙沐言

趙沐言站在御林道193號的大鐵門前時,竟然有一種恍然隔世的感覺十年前,一個下着暴雨的深夜,一個女孩站在這扇大鐵門前上前通報了姓名之後,一個貌似管家的人便出來畢恭畢....
第一章: 遭遇逼婚

精彩節選

趙沐言站在御林道193號的大鐵門前時,竟然有一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十年前,一個下着暴雨的深夜,一個女孩站在這扇大鐵門前。

上前通報了姓名之後,一個貌似管家的人便出來畢恭畢敬地將趙沐言請了進去。

穿過闊氣的前院,一棟三層樓高的豪華別墅便出現在眼前,這裡便是濱城市首富安雷富的住所。

管家並沒有將趙沐言請進屋子,而是繞過這棟別墅,又走了大概百米的路程來到一處帶着古香古色的小庭院。

穿過曲徑,進入一間寬敞的房間,安氏集團的董事長安雷富笑呵呵地坐在裏面。

「趙小姐,謝謝你賞我這個面子。」

安雷富手一伸,做了個請坐的動作。

這位長者年過七旬,神采依舊奕奕,平和的面容中帶着一些威儀。

趙沐言倒是一點也不客氣,一屁股就坐了下來。

「首富先生要答謝我,有這好事,我為什麼不來呢?」

安雷富笑了笑,揮揮手:「老邢,上菜吧。」

邢管家點點頭,瞬時幾名傭人便端着一碟碟精緻豐盛的菜肴擺在了趙沐言面前。

五十來歲的邢管家為趙沐言斟上了一杯紅酒。

趙沐言瞟了一眼,嘴上卻是漫不經心地說:「餐廳的那一幕,是你自編自導的吧?」

安雷富不置可否,露出一副和善親切的笑容:「丫頭,希望這些菜能合你口味。」

「少爺,您不能進去,老爺有客人。」

「你讓開!」

安雷富話音剛落,外面突然出來一陣喧鬧聲。

趙沐言尋聲望去,一位身形修長,相貌英俊的年輕人不顧兩名傭人的阻攔,便怒氣沖沖地就闖了進來。

她的手指不經意地一顫。

安世蕭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趙沐言,而是徑直衝過去,「啪」的一聲將一份文件摔在安雷富面前。

「這是什麼意思?」安世蕭瞪紅着眼,語氣里儘是憤怒。

「世蕭,你好久不回來,就用這種語氣和爺爺說話嗎?」安雷富卻不惱怒,半閉着眼一副風輕雲淡的樣子。

「哼。」

安世蕭冷冷一笑。

「你找人到我公司來,竊取了我們的研發項目,搶先註冊專利,現在又反而告我偷了你們的技術。」

「說話要負責人,你有證據嗎?」

安世蕭十分鄙夷地看了安雷富一眼:「這種事你又不是沒有做過。」

此時的趙沐言神情輕鬆地自顧自一邊品味着美味佳肴,一邊饒有興趣地看着這對祖孫的談話,就好像在看戲一般。

安雷富斜着眼輕輕睨了一眼自己的孫子,擺起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很是悠然地說:「我早就告訴過你,商場可不是你想像的那種過家家的遊戲。這幾年你風生水起,就得意忘形了,怪得了誰呢?」

「我怎麼做,用不到你教。」

安世蕭很不屑地道,「你以為我會乖乖就範嗎?」

安雷富卻不以為然繼續慢悠悠地說:「我知道你將公司大部分的資金都投在了新產品的研發上,這次的控告,不僅會讓你損失研發費,還會讓你償還巨額的賠款。到時候你的公司就只剩下破產了。」

「這就是你想看到的吧?那我就告訴你,我是一定不會讓信華集團破產的。」

「如果你有辦法,還會來找我嗎?」

安世蕭義憤填膺的決心,卻被安雷富輕輕一句,就噎的啞然無言。他憤然地看着自己的爺爺,就像是看着一個有着深仇大恨的仇家一樣。

安雷富卻輕飄飄地一笑:「怎麼說你也是安家的人,我是不會看着你死的。只要你答應一個條件,我就可以撤銷控告,你的公司可以繼續開發這個產品。」

「哼!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安世蕭一聲冷笑,「你這樣做無非就是想逼我回來。我說過,我是不會再進這個家門的。」

「你心不在這個家裡,強行讓你回來又有什麼意思呢?」安雷富說著,輕輕瞟了一眼正在大快朵頤的趙沐言,「你們兩個結婚。」

「噗!」

趙沐言剛喝進嘴裏的一口紅酒直接給噴了出來。

安世蕭一愣,這才注意到屋子裡還有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

「她是誰?」

短暫的怔愣之後,安世蕭沉着臉警覺地看着安雷富,「你又在玩什麼把戲?」

安雷富神情自若地靠在椅背上:「這丫頭叫趙沐言。」

「這又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你安氏集團也需要找人聯姻了嗎?」

安世蕭帶着嘲諷地語氣說著,然後上下打量了一下趙沐言,就像在品鑒一件商品一樣,最後微微蹙了下眉,露出一絲不屑的眼神,「看這樣子也不像啊。」

「哈?」趙沐言的怒火噌的就起來了,「你小子說什麼呢?什麼不像?我哪裡不像了?」

安世蕭又瞟了她一眼,長得雖然算清秀,但是毫無品味的廉價着裝透着一股子窮酸像,完全就是一個丟在人堆里的路人。再加上她剛剛極為不雅地將嘴裏的紅酒噴在了餐桌上,一點都不像一個受過教養的富家小姐該有的儀態。

「切!」安世蕭都懶得再看第二眼。

「喂,你這是什麼眼神?」趙沐言怒火噴噴地,就差挽起袖子揍他一拳了。

但是安世蕭根本就不再搭理趙沐言,而是對着安雷富說:「你到底在搞什麼?」

安雷富淡淡地說:「你想多了,她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餐廳服務員而已。」

「不用把『普通』重複兩遍吧?」

趙沐言很不滿地嘟囔道。

「那你是無聊到要拿我做消遣嗎?我不是你的玩具。」

安世蕭憤憤然地瞪着安雷富。

「對,這老頭不是什麼好東西,你不用答應他。」趙沐言點點頭氣急敗壞地說。

「但是你現在已經沒有選擇了。」

安雷富悠然地說道,言語間寫滿了胸有成竹。

「就算新華集團破產,我也絕對不會讓你得逞的。」

「對對對,快點讓你那個什麼東西破產吧,別聽這個老頭的。」

趙沐言繼續在一旁幫着腔說道,在結婚這件事情上,兩個人態度難得一致,堅決反對。

「你是有骨氣啊,但是你想過和你一起打拚的那些同事沒有呢?」安雷富玩味地笑着說,「你一手創辦了這家公司,帶着你的團隊,在不到四年的時間裏讓其成為了一個上市集團,的確了不起。」

安雷富頗為讚賞地說道,但緊接着語調一轉,帶着一絲不懷好意地說:

「但是你若就這樣破產了,那些同事可就要失業了。而且在這一行信譽最重要,如果讓人知道這些人是從一個剽竊他人技術的公司出來的,你說還有誰敢再僱傭他們呢?」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安世蕭冷冷地看着安雷富,手指緊握地發白。

「我只是在說事實而已。」安雷富清閑地一臉微笑着說。

這更讓安世蕭氣憤不已。

「我不管你們之間有何恩怨,別把我扯進來行不行?」

一旁的趙沐言氣鼓鼓地說。

可是卻沒有人搭理她。安世蕭凝着如劍的雙眼緊緊地看着安雷富。而安雷富則悠然地坐在那裡。

「就算要娶,也要是非富即貴吧。像她這種……」安世蕭用手指了指趙沐言,語氣很是輕挑。

「我這種怎麼了?我還沒嫌棄你呢,誰想要和你這種人結婚啊?」

「她能給你帶來什麼好處?我可不相信你會做對自己沒有利益的事。」

安雷富聳聳肩:「這就不用你操心了。」

「喂,你們有沒有聽我說話?我還不想嫁呢。」夾在他們中間的趙沐言氣得跳腳,她發現從一開始起這兩個人就一直在無視自己。

「如果你簽了這份協議,我就會撤銷對信華集團的控告。」

安雷富一揮手,邢管家就拿來兩份文件,將其中一份遞到安世蕭面前。

安世蕭冷眼快速地掃了一遍,大意就是他自願與趙沐言結婚。

「你就這麼喜歡玩弄別人嗎?」安世蕭雙眼犀利而冰冷地盯着自己的爺爺。

「既然你這樣認定了,那我……」

「嘩啦」一聲,桌子被掀翻的脆響打斷了安雷富的話語,餐桌上的碟盤滑倒地上噼里啪啦裂成了碎片。

安雷富和安世蕭終於將目光轉到了趙沐言身上,一齊驚訝地看着她。

「我說,你們是聽不懂人話嗎?」趙沐言怒不可遏地瞪着他們。

「言丫頭,你怎麼了?」安雷富立馬換上了一副十分和藹的表情。

「你這是明知故問吧?」趙沐言咬牙切齒地說,「你問過我沒有?誰要嫁給這種人啊?你以為我是誰啊,我……」

趙沐言正說得激憤,突然眼睛一亮,停了下來。邢管家舉到她面前的這份協議上的一個「500萬」的數字放大了數倍,狠狠地閃了一下她清亮的眸子。

「好吧,我同意了。」趙沐言突然一本正經地說道。

「什麼?」安世蕭目瞪口呆地望着這個素不相識的女人,「你這個女人,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別女人女人的叫好吧,你到底有沒有點素質啊?」這回輪到趙沐言很鄙視地瞥了他一眼。

「你!」

安世蕭氣結,但趙沐言卻瞟都沒瞟他一眼,在安雷富面前伸出一隻手。

「我同意了,給錢吧!」

隱婚嬌妻:總裁,輕輕愛

隱婚嬌妻:總裁,輕輕愛

作者:趙沐言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趙沐言站在御林道193號的大鐵門前時,竟然有一種恍然隔世的感覺
十年前,一個下着暴雨的深夜,一個女孩站在這扇大鐵門前
上前通報了姓名之後,一個貌似管家的人便出來畢恭畢....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