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嬌妻撩人:BOSS難自控免費閱讀(阮天愛小愛)小說

嬌妻撩人:BOSS難自控免費閱讀(阮天愛小愛)小說

時間:2022-04-15 18:02作者:阮天愛 標籤: 小愛 現代言情 阮天愛

她眨眼、再眨眼、甚至想用手背揉清自己眼前一切影響她視線的東西不可能!季英旭?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她仍舊可以一眼就認出這號人物,他怎麼會出現在皇朝集團的會議室?而且……他還坐在原總裁的位置上?季英旭?季天雷?她腦中回味着這兩個人的姓氏,居然相同,莫非他們……
第4章 絲襪被劃得脫絲

假期終於結束了,竟然有點戀戀不捨這樣自由自在的生活。

回到自己工作了整整兩年的公司,阮天愛又要開始每天繁忙的生活,在皇朝集團這家跨國性的大公司里,她的存在只能用微不足道或若有若無來形容。

讀書時,成績平平的她就是校園裡的一個默默無聞型的人物。

如今踏進社會工作,無才無貌更不會左右逢緣的她在諾大的皇朝集團,不但沒有任何存在感,反而有時會被人突然間忽略。

所以,當其它人在年終假期和家人出國遊玩的時候,阮天愛就會很倒楣的被留在公司中加班。

整整兩年的時間,她的假期就這樣被無情錯過,直到上個月,她終於鼓足了勇氣找到自己的頂頭上司,謊稱家中有事,想把過去被遺忘的假期補回來。

她的苦苦申請,最終換來假期半個月,拿出自己積攢多年的積蓄,跑到歐洲一個人玩了個夠本。

回到寶灣北,繁忙的工作居然讓她一時間適應不了,剛到公司,屁股還沒坐穩,就聽說公司大老闆要召開緊急會議。

主任級以上的員工都被叫到會議室,而她只是皇朝集團設計部的一個小助理,沒權沒勢,每天的工作就是打打文件跑跑腿,偶爾還被其它同事呼來喝去的買早餐午餐兼下午茶。

說起皇朝集團,不得不事先聲明一下,橫跨歐亞兩洲的皇朝集團,以珠寶首飾生意為主,幕後大老闆季天雷,是商界的傳奇神話。

在公司工作兩年,卻從來都沒見過大老闆的尊容,據說大老闆討厭坐辦公室,就連大型會議都用電子遙控。

難得大老闆會突然降臨公司,大清早就見她的頂頭上司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在辦公室里轉來轉去,緊張得有些不知所措。

設計部只留下幾個實習生仍處於實習階斷,而她則托着腮,大腦一如既往的開始雲遊四方,直到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她才嚇得回過神。

接過電話,裏面傳來她頂頭上司略帶驚恐的嗓音,(「小愛,快點把我辦公桌右面倒數第二個抽屜里的文件拿到會議室,馬上,啪!」)

電話掛斷,阮天愛眉頭一聳,上司受到什麼打擊了,電話里的聲音就像被嚇破了膽。

她不敢耽擱,跑到上司的辦公室翻出對方要的文件,直奔十八樓的會議室。

剛剛敲開會議室大門,就從裏面傳來一陣怒喝,緊接着,一疊散亂的紙張向天女散花般從半空飄落,直奔她的頭頂。

阮天愛嚇得向後一躲,避免自己的高跟鞋踩在上面,那疊零亂的紙張上全是各種各樣的珠寶設計圖。

她小心翼翼屏住呼吸,剛想開口說些什麼,赫然發現會議室坐在首位的年輕男子——大約二十六七歲的年紀,烏黑亮澤的頭髮清爽的搭在光潔飽滿的額頭。

眼神雖清澈明亮,但在怒氣的襯托下顯得有些詭異,臉部輪廓極深,有一股混血兒般邪魅的味道。

這個俊美帥氣的傢伙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誘人的野性,氣質明明高貴,卻總能散發出幾點玩世不恭。

她眨眼、再眨眼、甚至想用手背揉清自己眼前一切影響她視線的東西。

不可能!季英旭?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她仍舊可以一眼就認出這號人物,他怎麼會出現在皇朝集團的會議室?而且……他還坐在原總裁的位置上?

季英旭?季天雷?

她腦中回味着這兩個人的姓氏,居然相同,莫非他們……

就在她詫異的時候,她的上司也就是設計部的部長一臉難看的從她手中接過文件,「季先生,這幾份設計圖才是我要交給您看的,剛剛那結是我不小心拿錯了而已……」

他小心翼翼的將設計圖放到大老闆面前,當著這麼多人被罵的感覺真是超不爽的。

仍舊發怒中的季英旭微冷的眼神中帶着幾分不耐煩,他隨意抓着新呈報上來的設計圖看了幾眼,臉色依舊沒有變好。

他一張接着一張的翻,還沒有翻到最後,嘴角已經甩出一個嘲弄的彎度,「第一頁和第三頁的設計是去年在法國巴黎珠寶展上獲得二等獎的維納斯的眼淚,只是鑽石的位置放的不同。第五頁的這顆胸針居然和兩年前我在香港看到的一模一樣,還有第七頁的這枚戒指,完全抄襲藍魔之星的設計理念。」

不屑的說完,他再次將手中的東西拋至一邊,「徐部長,你身為設計部主管,每年都是拿這種東西來向你的上司交待的嗎?」

對方被他罵得面紅耳赤,大氣不敢喘一聲,阮天愛完全被眼前的狀況搞蒙了,她進也不是退也不是,諾大的會議室雖然人不少,但卻靜得出奇。

「皇朝集團設計部的員工到底是不是從沒有進化的原始社會請來的,不但身為部門負責人的上司沒腦袋,就連下屬也跟着犯蠢,竟然連這種抄襲來的設計圖也好意思拿到我面前……」

一時間,眾人都將目光投向阮天愛,彷彿她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笨蛋。

她的小臉刷地一下在瞬間漲紅,眾目睽睽下,她**裸的存在,就像N年前在學生會的辦公室,學生會會長季英旭就是用這種方式羞辱得她不敢見人。

多年後,相同的場景再現,只不過此時兩人的身份已經從校友變成了上級與下屬。

老天!誰能告訴她她該怎麼辦?季英旭……那個害她在高中連做人都要偷偷摸摸的傢伙,怎麼會再次浮現水面,重新出現在她生命中,她現在逃,還來得及嗎?

那天,她的上司被她上司的上司罵得狗血噴頭。

那天,她也被她上司的上司牽連得慘無人道。

那天之後,她才知得原來在她出國旅行的這段時間,皇朝集團大老闆將他的兒子從Y國皇朝集團分公司調到寶灣北總公司,並正式接管皇朝。

她為什麼早沒想到季英旭和皇朝集團之間的關係,早在上學的時候就曾聽說叱吒風雲的英哲學生會會長季英旭不但英俊瀟洒風流倜儻,家世背景更是雄厚得沒話說。

想當年,英哲高中所有的女生都將他當天神般膜拜,整個校園隨便哪個角落都可以捕捉到季英旭的新聞和足跡。

那次失敗的話劇表演之後,她被遣退出話劇社,從此過着默默無聞的校園生活,從那天開始,只要有季英旭出現的地方,她一定會躲得遠遠的。

季英旭就像一束刺眼的光,強烈的存在感射得她自慚形穢,她被他當眾訓斥,是她這輩子永遠都洗刷不掉的恥辱,她沒有能力同偉大的學生會會長相抗橫,唯一能做的就是躲得他遠遠的。

那個時候,她每天最大的嗜好就是打聽季英旭會不會突然降臨到她們班,如果他來,她一定會請假裝病不上學;他每天放學走的路,成了她生命中的禁地;他在學校喜歡打籃球,她一定不會出現在籃球場跟着那群女生高喊加油;學校舉辦的任何一場舞會,她都會以『我家今天有事』來推拒。

盼星星盼月亮,高她一屆的學長季英旭終於被他良心發現的家人送往國外讀大學,同時也結束了她苦難的高中生涯。

所以那天在會議室季英旭當眾吼人,居然沒認出她就是低他一屆的學妹也是情有可原,必竟他生活在陽光下,而她則生存在烏雲里。

這麼多年過去,青澀稚嫩的美少年已經轉變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絕世大帥哥,而且他現在的身份還是她的頂頭上司。

不過他的脾氣真是一點沒變,依舊如多年前那般火爆嚴厲,他損人的方式絕對可以讓人聽到會產生自殺傾向,設計部部長那天差點以死謝罪,下場真是有夠凄慘。

幸好她職位低微,和大老闆見面的機會更是少得可憐,自從那天以後,她很幸運的沒再見到季英旭,她在心底祈禱這種幸運可以伴她直到永遠。

一個月後,她已經完全忘了季英旭這號人物給她帶來的衝擊,因為據傳聞那個帥得天崩地裂的男人在前些日子去了南非。

當時公司一票女員工為之心碎,盼望大老闆可以早日歸國,她們才可以盡情展現自己的魅力來贏得大老闆哪怕一個微不足道的注視。

阮天愛也樂得躲在自己的小天地里繼續過着悠哉自在的生活,這天下雨,從早上一直下到晚上,到了下班時間,她還期望着這場雨會停下來。

可她磨磨蹭蹭的收拾完自己的東西踏出公司,雨勢仍舊沒有減小的跡象,這種天氣真是糟糕,她從包包內拿出摺疊傘撐在頭頂,小心翼翼的走出公司大門。

「前面打傘的那個人,麻煩你等下!」

就在她前腳剛踏出公司大門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略帶命令的男性嗓音,阮天愛本能一驚,這聲音聽起來為什麼有點耳熟?

「喂,我在叫你聽到沒有?前面打紅色雨傘的那位小姐……」

紅色雨傘?她再次心驚,難道是在叫她?

可是那熟悉得令她毛孔倒豎的聲音為什麼和她的頭號死對頭季英旭那麼像?他不是出國了嗎?

不對!他出國還可以再回國,莫非他真的回來了?她怎麼如此倒楣,像她這種小人物見到大老闆的機會都是微乎其微的不是嗎?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加快腳步繼續向前走,雨勢漸大,噼哩啪啦的打在腳面,冰涼而潮濕。

「我聲音有那麼小嗎?喂,前面那個身穿天藍色短裙,頭髮梳得有點像鳥窩的女人……」

她頭髮像鳥窩?阮天愛覺得自己真快昏了,這是什麼見鬼的形容詞啊,她氣哼哼的加快腳步,假裝什麼都沒聽到。

「喂……」

身後仍舊傳來叫囂聲,但已經被落在地面上的雨聲打消,她的聽覺有問題,事實上她從頭到尾根本就沒聽到過誰在叫她,阮天愛在心底如此警告自己。

直到她走出很遠,還能聽到身後偶爾傳來的低咒,最可惡的就是那傢伙居然還說了一句英文粗口,火爆脾氣真是一如當年的令人畏懼,不過她卻忍不住偷偷給自己打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誰讓你當年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訓得我無顏見江東父老的,活該你被大雨澆成落湯雞。

但小小的勝利過後,她開始擔心自己的未來,如果以後再在公司里看到他,那她的下場豈不是會很慘?

想到這裡,額頭不禁冒出一層冷汗,這感覺真是有夠不妙!

為了避免再次和自己的死對頭碰面,阮天愛更加小心的在公司里出沒,只要有季英旭出現的地方,她一定會躲得老遠,反正願意在帥哥面前獻媚的女人多得是。

舉凡再有去會議室送文件這類事件,她都會拱手相讓給那些花痴女,樂得對方差點將她當成女神供奉。

轉眼間又過了半個月,那次大雨事件過後,風波漸漸平息,相信日理萬機的大老闆肯定將這檔子小事忘到了腦後勺。

她也樂得每天躲在自己的一小方天地之中逍遙自在,每天上班下班,過着一塵不變的規律式生活。

周末,某大型酒店的第二十八層有珠寶展,這類活動向來是阮天愛的最愛,因為可以目睹各大珠寶設計師的美妙傑作。

但門票的價格奇貴,她又捨不得手裡的銀子,幸好遠在加拿大有一個散財童子樂意奉獻。

所以清晨起床後收拾一翻,她就早早跑到珠寶展銷會上大飽眼福。

透明玻璃展台裏面擺放着的珠寶首飾果然讓人覺得美不勝收,每每看到這些漂亮的首飾,她的心情都會莫名變好,體內的靈感也不由竄升至腦海。

雖然在公司的存在默默無聞,但那並不代表她對工作沒有熱心,當初之所以會選擇設計部也是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的設計可以被公司所認可。

只不過她膽小怕事,每次在會議上只敢旁聽不敢多言,總是害怕自己的設計構思會換來眾人的嘲笑,反正也無所謂,她不求名利,只求安心。

眼前這隻漂亮的戒指巧妙的設計引起她的駐足關注,她急忙拿出紙筆想要留下這一刻腦海中所帶給她的靈感。

大概由於她的動作太大,圓子筆脫手而出,一下子被甩到幾米遠的位置,她本能追了過去,彎身撿筆,卻在起身的瞬間筆尖向前一划,不知何時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某個長腿美女的**被劃得脫絲。

「啊——」尖叫聲頓時出現在耳際,阮天愛嚇得迅速起身,站在自己面前的長腿美女張着嘴巴,美艷絕倫的小臉露出一副吃驚表情。

嬌妻撩人:BOSS難自控

嬌妻撩人:BOSS難自控

作者:阮天愛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她眨眼、再眨眼、甚至想用手背揉清自己眼前一切影響她視線的東西
不可能!季英旭?即使過了這麼多年,她仍舊可以一眼就認出這號人物,他怎麼會出現在皇朝集團的會議室?而且……他還坐在原總裁的位置上?季英旭?季天雷?她腦中回味着這兩個人的姓氏,居然相同,莫非他們……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