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喬有思南粟免費閱讀(雲淑毛毛)小說

喬有思南粟免費閱讀(雲淑毛毛)小說

時間:2022-04-14 19:12作者:雲淑 標籤: 雲淑 毛毛 現代言情

一夜之間,改朝換代她從萬千寵愛的小公主變成了被人遺漏的前朝遺孤,自小被養在戲院,心中沒有泯滅的,就是滅國之恨卻沒想,入宮後遇到了那個溫潤如玉的太子,一次又一次地動搖着她的仇恨,進退兩難你可知,我並不姓南,而姓公孫我知道,你的一切,都知道喬思比南粟想像中的更懂她…

喬有思南粟

推薦指數:10分

《喬有思南粟》在線閱讀

第一章 淡妝濃抹總相宜

精彩節選

“碧雲天,黃花地,西風緊,北雁南飛。曉來誰染霜林醉……”輕轉悠揚的曲調,一揮水袖帶走萬千風情,無意間挑起細眉,那一雙眼睛中,藏滿了嬌羞無限,所謂冰肌玉骨,渾身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是女子的國色婀娜。

戲院的班主看着眼前人,滿意的點了點頭。

“練到此就可以了。”班主笑着走上前,再一開台,她絕對是戲院的頭角兒。

“南粟!南粟!我剛聽說京城……班主你也在啊……”從遠處跑來一清秀女子,臉上的薄汗與激動的表情形成了反差,看到此地並非只有南粟一人,雲淑尷尬地用手撫去黏在臉頰上的碎發,呵呵笑着。

“毛毛糙糙!”班主皺着眉頭訓斥着,”每日瘋跑,姑娘家的樣子都跑沒了!”

雲淑低着頭,表示自己知道錯了。

“雲淑,你剛剛想說什麼?”南粟挽起水袖,全然沒了剛剛唱戲時的嫵媚撩人,輕聲地問道。

“我……”雲淑小心地瞄了一眼班主,鼓起勇氣說道,”我剛剛聽到外面的消息,說是太后生辰臨近,皇上從京城派人到各地選拔戲角,被選上的可入宮去為太后祝壽。”

“太后?”南粟頓了下身,有些不解,”從未聽聞這太后喜歡聽戲啊。”

“據說去年皇上微服出巡,太后相陪,偶然間碰到一戲班子,太后覺得稀罕好聽,便入了眼。”雲淑越說越激動,早沒了剛剛被訓時的乖巧。

“哼!若真如此,就更應刻苦自勵,加緊練習!一天天的不見蹤跡,成何體統!”班主邊說邊瞪了一眼雲淑。

“對對對!班主說的是,雲淑往後肯定勤奮努力,不給班主丟臉。”雲淑笑得燦爛,平息着班主的怒火。

南粟見狀,偷偷捂嘴一樂,這樣的情景每天都會出現,說到底,班主還是拿雲淑沒辦法的。

班主沒再說什麼,敲了下雲淑的頭,便離開了。

望着班主遠去,雲淑終於鬆了口氣,一臉興奮地轉了身,”南粟,你先回去梳妝,一會兒我去找你,今日我們上街逛逛可好?”

“你呀,班主剛說的又都忘了?”南粟輕捏了雲淑肉嘟嘟的臉頰,打趣地說。

“我們倆都多久沒一起出去了,你都不覺悶嗎?”雲淑拽着南粟的袖子,撒嬌道,”我的好姐姐,今日就陪陪雲淑吧!”

南粟被雲淑磨得沒了辦法,只得點頭應了。

回了屋,南粟坐在梳鏡前,卸了濃妝,鏡面中的女子明眸皓齒,清純可人。”淡妝濃抹總相宜”,這是班主收南粟進戲院時,對她的評價,不光是唱功,還有臉上的神色情態,南粟都是院里可塑性最強的。

南粟細細端詳了鏡中的自己,輕輕嘆了口氣,不由地摸出了身上的玉佩,玉佩光澤鮮亮,上頭所刻的”笙”字在陽光下極為顯眼。南粟的手輕撫過這個字,眼神溫柔,思緒被帶回五年前。

南粟十歲那年,被送進了戲院,沒有親近的人,一直孤零零地自己度過。本以為就這樣的匆匆而過,卻沒想機緣巧合下,結識了住在隔壁的小官人家的公子,年齡相仿,性格相配,兩人很快成為了好友。南粟本以為可以相陪至成年,卻沒想好景不長,某一天的早上,他們收拾東西,搬了家。

那位公子告訴她,他爹爹升了官,要搬到京城去,如果想他,就去那裡找他,隨即塞給南粟一枚玉佩,便消失在了南粟的生活中。可笑的是,南粟至今都不曉得那公子的名字,平日里也只喚他”笙哥哥”。

“笙哥哥!你不要拋下粟粟!”

想到自己當年追着馬車,撕心裂肺,痛哭流涕,終也沒有看到他的回頭。

對於南粟而言,京城這地方,除了仇恨,就只有”笙哥哥”了。

“南粟!”突然闖入房間的人,讓南粟下意識地收了玉佩。

“雲淑,”南粟恢復了平常的處事不驚,”你可梳妝好了?”

“還沒呢……”雲淑撇撇嘴,左右手各舉起了衣服,一臉的糾結,”你幫我選選,穿哪件好?”

“今日天兒比往日要晴朗,穿個顏色暖點的好。”南粟指了指黃色的羽紗衣說道。

“我也覺得。”雲淑沖南粟調皮一笑,轉身回屋換了衣服。

南粟所在的戲院位於一鄉鎮中,地理位置雖不偏僻,卻也鮮有外人來,今天的鎮子,卻多了很多陌生的面孔,熱鬧非凡。

“今天是什麼節日嗎?”南粟疑惑道,”怎如此多人?”

雲淑消息最為靈通,當下也納了悶,搖搖頭不知曉發生了何事。

兩人錯開人群,來到了一家茶樓,打算先填飽肚子,卻沒想正準備進去的時候,雲淑不小心撞到了人。

“你這丫頭怎麼走路的!”一穿官服的男子沖雲淑大聲嚷嚷着,”沒長眼睛嗎!”

“對不起對不起!”雲淑從沒碰到過這種情況,被嚇得不輕。

“大人您沒事吧?”

“沒事?怎麼可能沒事!你撞了老子!你說怎麼辦吧!”

看着男子不依不饒,蠻橫無理,身邊圍的人也越來越多,雲淑緊緊挨着南粟,不知所措。

“不知道該怎麼辦是吧!走!跟老子去衙門!”男子說著就上前拽住雲淑。

“慢着!”南粟制止住男子的動作,把雲淑護到自己身後。

“大人你還有力氣拽人,看來剛剛撞的比較輕,一點事兒都沒有。”

“嘿你……”

“大人!”南粟打斷了男子的話,面帶怒火,不緊不慢地說道,”看大人的衣着打扮不像是鎮子里的人,應該是京城過來的吧,大人此行也代表了京城人,京城於天子腳下,城中之人該是最為知理懂法,今日這點雞毛蒜皮的小事兒,大人還如此斤斤計較,可謂是丟了京城的臉面傳出去,該說皇上治理不妥,用人不當,大人,你擔當的起這罪行嗎?”

“你!”男子氣得無法反駁,卻還不肯善罷甘休。

“住手!”不遠處的聲音傳來,讓男子臉色一變。

南粟順着聲音望去,只見一面貌陰柔,頭戴黑紗帽的人緩緩走來,停在了他們跟前。

“你好大的膽子啊,”來人聲音尖細刺耳,”雜家不過讓你來茶樓看看環境,你倒在這裡跟兩個小姑娘吵起來了。”

“曲公公!”男子驚恐地跪下,全沒了之前囂張的氣焰,”屬下知錯了!”

“自己下去領五十板子。”

“是!”男子倉皇而逃,沒了蹤影。

剛發生的一切,讓南粟內心震撼不已,但表面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

“小姑娘,此事是他不對,雜家已經罰了他了。”言外之意,讓南粟得饒人處且饒人。

“既然如此,我們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就此作罷了。”南粟說完,拉着雲淑瀟洒離開。

曲公公饒有興趣地望着南粟離去的背影,心中不知在想什麼。

“南粟……”雲淑還是沒從剛剛的事情中走出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南粟摸了摸雲淑的頭,心疼道,”都過去了,沒事了。”

快速逃離了是非之地,南粟帶雲淑來到一家小茶鋪,點了壺熱茶,兩人喝下茶水,慌亂的心跳漸漸平穩。

“南粟,你說,他們不會再追過來吧,”雲淑抓住南粟的手,”剛剛那個人要被打五十板子……他們會不會也打我們?”

“不會的。”南粟肯定地說,”他們不敢的,這裡畢竟不是京城。”

“是嗎……”雲淑再三確認,才放下心。

“雲淑。”南粟反握住雲淑的手,認真的說道,”我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班主也不可能護我們一輩子,我們總要去學會面對,面對人心,面對所有的一切,很多事情,都要全面的考慮,走在外面,要注意,要知分寸,像剛剛的情況,就是一個例子,你永遠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自己會遇到什麼,小心駛得萬年船。”

“我知道了。”雲淑黯然地低下頭,小聲道。

“乖。”南粟欣慰地說,心中卻還是很沉重,她一直把雲淑當親妹妹,她不希望雲淑有任何閃失,可她身上背負太多,不能一直保護雲淑,所以南粟希望雲淑快些長大,能照顧好自己,便足矣。

“喝了茶,便回去罷。”

喬有思南粟

喬有思南粟

作者:雲淑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一夜之間,改朝換代
她從萬千寵愛的小公主變成了被人遺漏的前朝遺孤,自小被養在戲院,心中沒有泯滅的,就是滅國之恨
卻沒想,入宮後遇到了那個溫潤如玉的太子,一次又一次地動搖着她的仇恨,進退兩難
你可知,我並不姓南,而姓公孫
我知道,你的一切,都知道
喬思比南粟想像中的更懂她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