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極品大相師免費閱讀(王小凡林夢嬌)小說

極品大相師免費閱讀(王小凡林夢嬌)小說

時間:2022-04-14 19:07作者:林小凡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小凡 王小玉

少年初出山,一身浩然氣,算盡天下事,憑着一身過硬的本事,在都市步步生蓮,風生水起……

極品大相師

推薦指數:10分

《極品大相師》在線閱讀

第6章 逆天改命

寧靜的山谷,陽光明媚,天氣好,給人的感覺心曠神怡!

林小凡坐在山谷的大樹底下,這般好天氣,他卻是苦着一張臉,手不斷撫摸額頭,額頭上腫了一個大疙瘩,還滲出血絲。

今天那可是倒霉透了,路過街道主任家門口的時候,莫名其妙的被街道主任拿着香爐砸了腦袋,嚇得他急忙逃跑,這街道主任是發瘋了吧。

林小凡一邊跑,一邊回想起街道主任不斷罵自己是畜生,還說毒死林小凡等等難聽的話,還聽見街道主任女兒大罵色狼。

他今天自認倒霉,此時街道主任正在火氣上,所以他還是急忙逃跑,心中暗罵不知道哪個畜生偷看了街道主任那漂亮女兒洗澡,這個黑鍋卻是被自己背着。

越想越氣,自己怎麼就那麼好欺負,心裏不由得邪惡地想,既然自己已經背了這個黑鍋,那還不如把街道主任的女兒推倒,這才解恨。

正胡思亂想着,眼前的光線突然給遮住,林小凡的卻是眼睛一亮,不由得一下子愣住了,哇,好美的女人!

他的小心臟一下子撲通撲通地跳動不停,是粉紅色,好白的肌膚啊!

林小凡認為今天人品大爆發,這樣的美景也看到,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

擋住光線的是一個性感女郎,她穿着一件粉黃色T恤,胸部鼓鼓的,渾圓碩大,下面穿着一條深藍色的超短裙,很時髦的時裝。

大腿穿着黑色**,透過短裙,看到雪白細緻光滑肌膚,粉紅色的小丫子,那裡凹凸輪廓看的一清二楚。

身為處男的林小凡,第一次看到這般靚麗的景色,差點流鼻血了,胸口不斷爆炸出一陣陣熱流,血液沸騰起來,呼吸都急促了起來,內心狂熱,竟然有一種衝動想要扒開小丫子看看裏面的春色,那該多美妙呀。

「小凡,對不起!我爸誤會了你!你沒事吧?」聲音清脆悅耳,充滿着磁性能滲進人的心裏去,很好聽的聲音令人陶醉。

「是你!」林小凡嚇得一跳,馬上站起來,看着她。

她今天不施粉黛,清新自然,如朝陽下的一朵出水芙蓉,顯得非常青春活潑、朝氣蓬勃,血紅的小嘴,很美,很勾魂,令人有一親芳澤的衝動,她就是街道主任的女兒王小玉,因為看到她爸爸打錯人,所以追過來向林小凡道歉。

「哎呦!」林小凡臉色突然大變,掩着肚子,心中極度惶恐,肚子怎麼突然間痛了?

想起給街道主任砸到額頭的時候,從香爐掉出一些東西,在逃跑之中,吃進去了,難道那是毒藥?

「一定是毒藥,我不想死,我還是一個處男,還沒有享受女人的滋味。」林小凡心裏胡思亂想起來。

「你怎麼流鼻血了?」王小玉驚恐地說。

「啊!」林小凡極度恐慌,流出的鼻血是黑色的,一定中毒,一定是。

林小凡此刻極度憤怒,對街道主任極度憎恨,看着王小玉,心中浮現了邪惡的念頭,就算死也要享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想歸想,但不敢,只是等着王小玉。

「快把鼻血塞住!」王小玉也嚇壞了,緊忙拿出餐巾紙幫林小凡擦鼻血。

聞到一陣處子的幽香,令林小凡邪惡的心更加激動了,很想伸手抱住她,她抬起手,下面的衣領打開一條縫。

「哇!」林小凡心中暗叫!

深深的鴻溝,雪白一片,看到鼻血流出更快了,胸口的血氣不斷往上涌。

林小凡第一次看到這般嬌美傲人的大白兔,隱隱看到小罩子掩住的紅暈,若隱若現,這樣的美景不斷衝擊着林小凡的大腦。

王小玉好心幫他掩住鼻孔,發現鼻血流得越厲害,心慌了,不覺意看到林小凡的眼睛睜的大大的,女人的第六感可是很強,特別春光泄露的時候感應非常敏銳,馬上發現他盯着她的酥胸。

王小玉不禁大怒,伸手扇林小凡的耳光。

林小凡驚醒過來,馬上掩住鼻子,芊芊玉手打在林小凡的手臂。

「她老爸對我下毒,這個惡毒的女人竟然打我。」林小凡極度憤怒,雙眼血紅了,看到凸出堅挺的地方,邪惡的心產生,也不顧流鼻血,伸出邪惡的爪子,狠狠地抓過去。

抓到王小玉,第一次這樣接觸女人,雙手有着特別的異樣感,宛如觸電一般,心極度跳動!

「啊!流氓!」王小玉沒有想到林小凡竟然敢抓住那裡,猛然退後,可是他的爪子依然抓住,一陣劇痛浮上,俏臉卻是浮上了一抹羞澀的紅暈,從來沒有和男人這般接觸過,今天竟然給這個大色狼抓住,而且那麼用力,痛死了!

林小凡給王小玉的慘叫驚醒過來,嚇得一大跳,竟然抓住不該抓住的地方?

不知道為什麼,身軀出現一股邪惡慾念,令林小凡無法忍受,抓住那裡,還想看哪裡。

「侵犯女人是犯法的,要坐牢的……,但是我都已經中毒了,都要死了,還怕什麼坐牢,怕個屁呀,反正這裡沒有人,即便是做點什麼,也沒有人來救她,就算做了,毒性發作死了,就不用負責任了,一死百了。」林小凡邪惡地想到,內心的狂熱又迅速的滋長了幾分。

「林小凡,我殺了你!」王小玉可不是性格溫柔的女人,反而極度潑辣,否則在小鎮,怎麼會穿着城裡女孩子**的時裝。

王小玉暴走了,發瘋了,狠狠地推開林小凡的雙手,用膝蓋狠狠地向林小凡的下面險處撞去。

林小凡臉色大變,馬上把雙腿收緊,王小玉的膝蓋撞在他的大腿上。

「哇!」此刻林小凡肚子一陣劇痛,吐出一口鮮血!身軀端下去!

王小玉俏臉變色,看到林小凡吐鮮血,也嚇壞了,認為她把林小凡打傷了。

林小凡極度驚恐,肚子一陣陣絞痛,肚子好像給撕裂一般痛苦。

此刻林小凡的肚子就是服下香爐裏面的東西作怪,發出一陣陣黑煙,不斷衝撞林小凡的大腦,黑煙是極度邪惡的東西,令林小凡變得無比邪惡!

黑氣在肚子裏面滾滾沸騰,在身軀之中不斷衝撞,一股股邪惡的念頭在林小凡心頭浮上,激發林小凡的慾念,激發林小凡的貪念!

「啊!」王小玉想扶住林小凡,結果給林小凡猛然跳起來,把她抱住!

「不要啊!」王小玉極度恐慌,他的手竟然抓住下面短裙裏面的小丫子。

此刻的林小凡完全失去了理智,雙眼血紅,肚子依然還是很痛,但身軀不知道怎麼了,有着一股磅礴的力量,心中的慾念在沸騰,心裏想做的,此刻毫不猶豫做出來。

王小玉在掙扎,但無法掙脫,感到林小凡力氣非常之大,下面的小丫子竟然給撕破了。

看到林小凡去抓粉黃色T恤,急忙掩住酥胸,不給他抓住。

林小凡拿開王小玉的手,快速把粉黃色T恤扒下!

粉紅色的小罩子呈現出來,肌膚雪白一片,很刺眼,一陣暈眩,看到令人噴血!

林小凡這樣的美景,渴望要把那障礙物撕開,一覽那兩座雪峰的嬌美的風姿,可是不懂怎麼樣解開,伸手過去,猛然一拉。

吱!一聲沉悶的響聲!

撕開了,裏面頑皮的大白兔猛然跳出來,巨大,豐滿,圓潤,很有美觀的大白兔。

「啊!」王小玉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我怎麼了?」林小凡給慘叫聲驚醒,再度恢復了理智,看到淚水汪汪美麗的星眸,心一痛,自己怎麼做出這樣沒有人性的事情?

此刻王小玉身上只有那超短裙遮蓋着,下面的神秘的春色露出來了,一陣觸目感,看的林小凡鼻血飛濺而出。

「不能那樣啊!」此刻林小凡心中一股邪念衝擊着大腦,好像有個聲音在咆哮,在叫他去做壞事,撲上去,就可以享受了。

「不能那樣?林小凡,你敢對我非禮,我非要把你抓進大牢不可。」王小玉淚水不斷流出來,看到林小凡滾開了,馬上站起來,要和林小凡拚命!

王小玉很潑辣,好動,男子的性格,喜歡習武,所以街道主任送她去體校,學過幾招功夫,所以一般的男人,想褻瀆她,只有給她狠狠揍一頓,那裡吃過這樣的虧。

「你快走啊!」林小凡此刻才感到可怕,自己好像變成兩個人是的,肚子還是劇痛,腦海慾念佔滿了,想對王小玉做哪些事情,但他還是忍住了。

「我不揍你像個豬頭,我就不姓王,跟你姓林。」王小玉跳起來,狠狠一腳把林小凡踢出去!

學過武功的女孩子力氣也不小,林小凡給踢倒,重重撞在大樹上,此刻看到王小玉揮拳打來了,臉色大變,但心中產生一股霸氣,這股霸氣令他不要退縮。

林小凡猛然撲上去,把王小玉抱住!

「啊!」王小玉尖叫一聲,身軀給他撞倒了,摔倒在地上,嬌軀給林小凡壓住,想掙扎,卻發現,林小凡很大力氣,根本無法掙扎!

「想打我,看我怎麼收拾你。」清醒林小凡此刻給心中的怒火,結合那一股神秘邪惡的黑氣變得無比邪惡。

「滾開,我咬死你!」王小玉無法掙扎,張開櫻紅小嘴,狠狠地咬在林小凡的脖子上,宛如吸血殭屍一般咬着。

痛苦不但沒有令林小凡清醒,反而把林小凡激怒了。

「敢咬我,看我如何收拾你。」林小凡把衣服脫開,但身子還是壓住王小玉。

王小玉用力掙扎,無法張開,累了,看到林小凡已經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去了,此刻才知道危險,開始驚慌了!

真後悔,剛才怎麼那麼糊塗不離開,和他打架?

「怎麼會這樣的?林小凡怎麼有這般大力氣?」王小玉心中極度惶恐,想不明白林小凡怎麼會這樣,也想不透林小凡的力量怎麼產生的,她根本無法掙扎!

雙腿給用力分開,王小玉俏臉變色,從來沒有和男人做個那些事情,難道第一次就這樣沒了?

兵臨城下!

此刻的林小凡又恢復了一絲清醒,本來馬上就可以奪取王小玉的第一次了,但看到她美麗的星眸流出淚水,她還是在掙扎,只是給死死壓住,根本無法動彈。

只要身子一挺,就行了,可是林小凡清醒了,女人的眼淚把他的良心換醒了。

「你快走!」林小凡的良心把心中恐怖的邪念壓住了,馬上離開了王小玉,叫她快走!

「你去死吧!」王小玉彈跳起來,脫離了林小凡,恢復自由,怒火衝天,恨不得把林小凡碎屍萬段,猛然跳起來,飛腿踢出!

林小凡本來清醒,看到她踢來,超短裙脫落了,雙腿的桃源美景竟然打開,看的一清二楚。

粉紅粉紅的,很亮麗,林小凡看呆了,看到不該看的地方,那裡對他有着無限的誘惑力,忘記了躲閃,給踢飛撞到大樹上面滑下來。

「嘿!」王小玉可是學過武功,雙腿到地,馬上跳起來,用膝蓋去砸林小凡。

「啊!」林小凡驚叫一聲,如果給她的膝蓋壓下來,下面此刻威風凜凜的小弟弟馬上爆蛋了,絕對有死無生。

王小玉此刻才看到林小凡下面的不雅,俏臉瞬間通紅,但還是狠狠地砸下去,非要狠狠教訓林小凡不可。

林小凡此刻身軀可是力大無窮,這股力量就是誤服了街道主任的香爐裏面的東西誕生的,所以身軀的血液沸騰,令他鼻子流出鮮血。

林小凡聞到了死亡的氣息,處於反應,猛然坐起來,用力推開王小玉的雙腿,結果砸下來的衝力太大,閃電般把雙腿膝蓋打開了!

「啊啊!」兩聲慘叫!

兩個人坐在一起!

林小凡驚呆了!

王小玉俏臉露出驚駭的神色,美麗的星眸不斷流出淚水,下面痛死了。

「完了!」王小玉欲哭無淚。

下面很痛,很痛,緊緊抱住王小玉不敢亂動,動一下,下面撕裂一般的痛苦。

第一次這樣危險的動作,不痛暈,也算王小玉意志力堅強了,俏臉蒼白,一陣陣暈眩浮上,軟綿綿地緊靠着林小凡。

林小凡臉色蒼白很痛,第一次的滋味令他爽死了,很痛,但很舒服,從來沒有這種感覺,本來害怕王小玉打他,看到王小玉軟綿綿抱住自己,才稍微放心。

「不要動,痛死了!」王小玉嗔怒地說。

「我沒有動!」林小凡不知道怎麼回事,邪惡的念頭突然間消失了,好像給下面傳來的舒爽和劇痛打散了。

黑色的氣體此刻給林小凡的胃吸收了,消化了,沉澱在林小凡的身軀裏面,這股力量是什麼?林小凡不知道,好像鬼上身一般,全身磅礴的力量也逐漸散去。

王小玉感到不那麼痛了,反而有點舒服的感覺,稍微坐起來,下面一陣刺痛,皺皺黛眉,看着林小凡。

林小凡也看着王小玉,舒爽歸舒爽,王小玉可不是省油的燈,暴怒起來,她的怒火是林小凡無法抵擋!

看到王小玉的俏臉,心中讚歎,很美,可惜無法和他的善娘相比,在林小凡心中,善娘才是全世界最美的女孩子。

王小玉嘆息一聲,看到林小凡相貌平平,沒一點可取的,這一次意外,是她自己自找的,人家都叫她離開了,兩次機會可以離開,偏偏要教訓林小凡,結果出現這樣的事情,能怨誰?

林小凡看到王小玉眼睛柔和起來,才稍微放心,不敢和王小玉對看,低下頭,心猛然一動,下面的會不會爆了?

林小凡此刻才知道王小玉怎麼安靜了,原來砸在那裡,那裡很痛,但抱着王小玉就感到舒服,邪氣退去,可怕的力氣消退,身軀浮上了一真舒服,把那裡的痛苦蓋過了。

「我看看,那裡怎麼樣了!」王小玉此刻才感到出事了,萬一他那裡爆了,善良的王小玉心想,要對林小凡負責?嫁個假男人嗎?

林小凡也極度擔心,伸手去查看一下,露出笑容,一切安好,極度高興。

王小玉看到林小凡的神色,馬上知道一切沒事,心中極度生氣,但還是把撕下的衣服撿起來!撫摸着屁股,剛才砸下去,可是痛死!差點痛暈過去,但林小凡比他更慘!也算是報復了!

「林小凡,我要告你強姦,你等着坐牢吧!」王小玉把粉黃色T恤和超短裙穿好,極度氣憤,裏面一系列的內內全部報廢了,狠狠跺了一腳躺着一副極度舒服的林小凡,掩着臉哭泣着跑開。

林小凡臉色大變,看着她歪歪斜斜奔跑的背影呆住了!

「完了,要坐牢了,怎麼辦?」林小凡極度恐慌。

把女孩子的衣服撕裂,肌膚之親,就是欺負女孩子!人家老爸是街道主任,至少有點權力,要告上法庭的話,林小凡打不起官司,也沒有錢打官司,心中欲哭無淚,不知道怎麼為好。

「怕什麼?我是一個孤兒,做幾年牢也無所謂。也沒有人為我心疼。不…不,有一個人,會為我心痛。」林小凡露出痛苦的神色,腦海想起自己美麗善娘卓越的風姿!

林小凡是一個孤兒,經常受到別人欺負,總是溫柔似水的善娘,含着淚水為包紮傷口。

「對不起善娘,小凡令你心碎了。」林小凡把衣服穿好,向鎮里走去。

「又是給揍了,笑死了,一個大男人經常給揍!」

林小凡走到街道口,聽到有人取笑他,這是經常的事情,但街道口沒有人啊!嚇得臉色大變,四周看看,感到毛骨悚然,現在已經是旁晚,家家都在吃飯,根本都沒有人,難道是鬼說話?

林小凡嚇得心撲通撲通地跳動不停,極度恐慌,雙腿發軟。

「哈哈!真是沒有出息的東西,軟骨頭,也難怪別人經常揍他。」

林小凡露出驚駭的神色,此刻發現誰在說話了,街道口的大石頭趴着一隻白貓,那是街道主任家的大白貓。

「貓會說話!」林小凡一陣暈眩,怎麼會這樣的?

一陣暈眩,自己怎麼會聽到貓說話的?太不可思議了。

「喵喵!」大白貓在叫,但林小凡聽到的卻是,軟骨頭竟然說我會說話,笑死了。

「大白,你敢罵我看我如何收拾你。」林小凡極度憤怒,連一隻貓也欺負他,不禁怒火衝天,一股磅礴的氣勢散發出來!

「大皇饒命啊!」大白貓極度驚恐,那是貓皇的氣勢,原來林小凡是貓皇,難怪聽得懂它說話。

「哼!過來!我要打你屁股!」林小凡忘記自己竟然聽懂貓說話了,只想揍白貓一頓。

「大皇,我剛剛拉屎,屁股有屎,會弄髒你的手。」大白貓惶恐地說。

「咦!」林小凡極度驚訝,貓怎麼那麼聰明?

此刻林小凡反而消氣了,感到大白貓說的話很有趣,所以消氣了。

心中苦笑,自己剛才一定興奮過頭了,現在下面還是又痛又爽,很奇怪的感覺。

「大皇,你有什麼吩咐小的去做嗎?」大白貓忐忑不安地問。

「你能做什麼?你家的小玉要告我強姦她,你能幫我解決這個問題嗎?」林小凡脫口而出,說完,苦笑不已,心想自己一定瘋了,竟然幻想和貓說話。

「大皇,你把小玉姐吃了?」大白貓的波斯眼放光地看着林小凡,心中認為林小凡不愧是貓皇,連這般潑辣美麗的王小玉吃掉,那真是不可思議,王小玉可是學過武功的。

「嗯!」林小凡鬱悶應了一聲,她只是和王小玉打了一架,但沒有吃了王小玉,但也不想和貓多說,隨意應了一聲,此刻認為如果不是他瘋了,一定是這個世界瘋了。

「我先回去探探風,一會向大皇您稟報!」大白貓很拘束地說。

「去吧!去吧!」林小凡不煩地說,認為自己有精神錯覺的毛病了。

「等我的好消息,我如果想不到辦法,把全鎮的貓找來幫您想辦法。我去了!」大白貓竟然做出很怪異的行禮像人一樣福了一禮馬上跑了!

林小凡看看天黑了,肚子嘰嘰咕咕地叫,肚子餓了。

回到家裡,是一座瓦房,三間,中間是客廳,一邊是大哥和善娘住,一邊是雜物房,也就是林小凡的卧室。

此刻林小凡卻是極度害怕,認為自己神經失常了,大哥回來一定要問問,心裏最害怕的是王小玉告他,他可不想蹲大牢。

肚子很餓,但食物全在大哥的卧室,他們今天到城裡去了,大哥要購買一些騙人的道具。

只能餓肚子了,迷迷糊糊睡著了!

門給敲響了,一天沒有吃東西,餓得很厲害頭暈眼花的,但還是起床開門,已經是深夜了,四周看看,沒有見到人,露出疑惑的神色。

「大皇,我回家沒有打聽到半點消息,只聽到小玉姐說夢話,要把你切成十塊八塊,還要說要你蹲大牢,絕對不放過你。」大白貓說。

林小凡嚇得臉色大變,此刻低頭看到地面上有着兩隻貓,一隻老花貓是是自家的老貓。這一隻老花貓也想大哥那樣專門欺負林小凡,此刻顫抖着身子趴在地上,很害怕的樣子,給林小凡身上自然散發出來的皇者氣勢嚇壞了。

「大皇,請饒恕我以前對您的不敬,我有辦法令王小玉不告你。」老花貓跟着神棍比林小凡還久,所以很聰明,它可是鎮里貓的智者。

「進來說話。」林小凡心想在門口和貓說話,別人看到絕對把他當成神經病。

林小凡回到卧室,坐在床上,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命令貓和聽懂貓的話。

「快說你辦法。」林小凡焦急地問。

「大皇,您在這裡沒有名聲…!」老花貓說著給林小凡打斷了,嚇得不斷顫抖!

「嗯!」林小凡臉色極為難看,連一隻貓也這樣說他,不起才怪!

林小凡看到老花貓給嚇壞了,苦笑一下,說:「快說出你辦法。」

「大皇,女孩子很注重名聲,我猜想王小玉不敢張聲,當做吃啞巴虧算了。」老花貓看的很准,不過用一般的女孩子就是忍受下去,但對宛如男人性格的王小玉就難說,所以它也沒有譜,只能按常理和林小凡說。

林小凡沉思了一會,腦袋一團漿糊,感到暈乎乎的,自己好像瘋了,心很亂,想不出辦法。

「萬一王小玉告我呢?我非把你的皮扒了!」林小凡生氣地說。

「想要她不告你,你明天去街道主任那裡提親就可以了。」老花貓說。

林小凡嚇得臉色大變,不禁打一個冷顫!

王小玉可是極度恐怖,前幾天一個富二代前來求婚,竟然把人家揍得像個豬頭,嚇得人家逃跑了,差點把街道主任氣死了。

「你們還是走吧!」林小凡不敢在聽了,老花貓的辦法,那是把他嚇壞了,他寧願去坐牢,也不願意去再招惹王小玉。

送走了兩隻貓,林小凡繼續睡覺,餓得發暈,要是平常會想辦法弄點東西吃,此刻他沒有那個心情了,心裏忐忑不安!

又迷迷糊糊睡着!

「小凡,起床了!」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令人聽到宛如沐浴春風的感覺,很溫柔的口氣,聽聲音都知道一個很有母愛美麗的女人。

「我的嗎啊!睡過頭了,一會給大哥揍死了。」林小凡睡在床上,給叫醒,看到外面陽光明媚,熾熱的陽光,說明已經是中午了!

馬上起床,走出卧室,膽怯看了一下算命大哥的卧室,聽到裏面打呼嚕的聲音,不禁笑了笑,大哥還沒有起床,不用挨罵了。

耳邊便傳來了廚房內的廚具叮噹之聲,微微一怔之下,心頭不禁一暖,滿目儒幕的看向裏面的廚房位置,這一刻,先前的那些害怕卻是消失無蹤了,腦海之中,不由自主的浮現了那一襲碧青長裙,姿色卓絕、清雅若仙的身影!

這便是林小凡的善娘,美善娘!

人美、名字同樣也美,充滿詩情,更美的是美善娘本身充滿了才氣,可謂琴棋書畫無一不精,有的時候看着如同仙子臨凡充滿古典之美的善娘,林小凡總是會想,善娘只怕生錯了時代,如果生於古代,只怕將會是名動天朝上國的絕世才女,而且還是才貌雙絕!

如此才藝不凡、絕色姿容的善娘本應是那深閨娟秀的華貴夫人,卻用那柔弱纖細的肩腰撐起了這個家所以家務!

看着這個樸素的家,林小凡突然覺得,哪怕平凡,也一生幸運了!

心中微微激動,腦海之中,善娘的身影越發的卓絕,那份傾慕之情,更顯濃郁了,恍惚間,林小凡不由的緩步走向了廚房,在如今的這個女權泛濫的時代,很難想想這麼一個如同謫仙的善娘竟然會準備飯菜,從無間斷親力親為,平日里很少去想,可是此刻感嘆起來,才更覺得這平凡的舉動卻顯示出了善娘關愛的光輝!

林小凡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心神激蕩,當他走到廚房門口,雙眸看去,入眼之處如同往昔一般,一襲碧青長裙,清雅如仙、清新脫俗!

眼界之內,那碧青倩影卻正是林小凡的算命大哥的妻子美善娘,只見她秀容高挑、一米七七的修長身段,讓人無比讚歎,碧青的長裙遮掩着她那絕世的嬌軀,饒是如此,依舊充滿妖嬈之感!

三千青絲復盤而起,在腦後盤髻插簪,充滿美婦人的雍容秀美。纖細柳眉,遠山如黛、明眸剪水、清新怡人,秀挺的瓊鼻,光潔白皙透着清新的氣質又不失絕美婦人的成熟魅惑,加上那一身玲瓏曲線、把女人的線條之感襯托的淋漓盡致,尤其是此刻站在林小凡的方位這般側面看去,那份豐挺飽滿,曲線優美之感更是盡收眼內!

飽滿豐挺的雙峰撐着那碧青色的長裙,隨着手中的動作微微輕顫,風情卓絕,誘人無限。向下更是曲線收攏,纖細柳腰、好似柔弱無骨,看上去根本不似結過婚美**,更多的就如同十八九歲的風華正茂的年輕女子!

讓人感嘆這般鍾靈清秀。柔軟曼妙的纖腰之下,那碧青的長裙之內,渾圓高翹的玉臀,更是誘人遐想,那豐美飽脹的玉臀在長裙下勾勒出至美的輪廓,更添醉人之感,更遑論那一雙修長美艷的長腿!

如此絕世妖嬈、完美嬌軀簡直讓任何男人抓狂,即便是作為她的小叔的林小凡,也不由的恍惚之間怦然心動,只是心動之下更多的是懊惱的負罪感,這美女,可是給與他最無私的溺愛的善娘!

微微愧疚,林小凡雙眸流出濃郁的傾慕愛意,痴痴的看着正在忙碌的善娘,看着她那絕美的姿容和那高挑的身段,配合那一身高雅清潔的氣息,林逸感到熱血沸騰,想過去抱一下,感受善娘那溫暖懷抱。

對於鍾愛於碧青之色的善娘,端是絕配無比,甚至對於現在這個家來說,她就想春天的小草,給人無盡的溫暖。

「咦……小凡啊!起來了?傻站在那裡幹嘛!快點拿着!」美善娘從鍋里拿出一條熱乎乎大紅薯,不斷拋起,伸到林小凡面前。聲音溫雅清靈,扣人心弦,美善娘的嗓音彷彿仙音清靈一般,聽着宛如沐浴春風的感覺,令人感到一種幸福感!

林小凡充滿傾慕愛意的看着善娘的時候,紅薯遞過來了,含着淚水接過了紅薯,露出幸福的笑容!

如今是什麼年代了,百姓豐衣足食,一條紅薯也會林小凡這般感動,到底是什麼原因?

林小凡是一個孤兒,從小都是受人欺負,沒爹沒娘的孩子,過得日子可是很苦啊!

吃不飽,處處招人白眼,給所謂大哥騙來當做跟班,免費勞役。

在這個家,林小凡就是不斷遭到相認的大哥毒打,但美麗的善娘給予他無盡的溫暖。

這是善娘偷偷遞給林小凡的紅薯,一會又要給大哥罵了。

大哥是一個神棍,聽說是茅山弟子,在鎮里吃的很香,專門做騙人的勾當,但也養活了這個家。

算命大哥以前身體很好,不知道什麼原因,娶了善娘之後,身體就變得體弱多病起來,醫生說是肺癆,騙來的錢,幾乎是用來賣葯就花光了,所以日子過得很苦,能吃上一條紅薯,也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本來要叫大哥做師傅的,可是算命大哥嫌棄給叫老了,就讓林小凡叫師兄,出去騙人,做跟班,這樣才顯出算命大哥的身份,算命大哥脾氣很暴躁,天天給打林小凡,要不是善娘對林小凡很好,林小凡早已經離開了。

餓了一天一夜,林小凡急忙把熱紅薯吃下去,吃下才感到很燙,不斷呼氣。

「餓壞了吧!吃點水!」美善娘把一碗水遞給林小凡,再遞給林小凡一條紅薯。

林小凡看到鍋里只有一條紅薯,看看其他地方,一點食物也沒有,善娘把她自己的那一份給林小凡。

「善娘,我飽了!」林小凡心裏很感動,世上只有這個女人疼自己了,可是不久就要離開這個所謂的家了,進入可怕的大牢,心裏非常擔心王小玉告他。

「小凡,端洗臉水給我!」算命大哥怒聲地說。

「來了!」林小凡趕快結果善娘遞過來的手巾牙刷和臉盤,急忙端進去!

「Y的,慢的要死,你能不能機靈一點。」算命大哥才三十齣頭,可是看起來已經五六十歲了。

今天算命大哥脾氣特別惡劣,說完不斷咳嗽!臉色極度難看,好像要死的徵兆。

這幾年快速變老,算命大哥對外說泄露天機遭天譴,這樣生意反而越來越好,錢賺得不少,可惜吃藥等於燒錢,現在可是一貧如洗家徒四壁。

算命大哥在林小凡伺候之下,很快梳洗好了。

走出去,來到大廳,林小凡一直小心翼翼跟隨着。

善娘端上了兩條紅薯,算命大哥扒皮就吃,兩條都吃了!

林小凡看到一直咽口水,後悔沒有吃下另外一條,現在算命大哥全吃了,善娘又要挨餓了,心裏很痛,但不敢出聲,算命大哥可是很厲害的,不要看病怏怏的,力氣可是很大,打人特別疼。

算命大哥吃了紅薯,冷冷地說:「把這個背上,跟我來!」

林小凡看到一擔東西,有點奇怪,但沒有問,挑起來跟着算命大哥出去。

來到昨天林小凡和王小玉做好事的大樹底下,樹底下還殘留着昨天打鬥流出的鮮血,爬滿了螞蟻。

「把法壇在這裡擺好!快點!錯過時辰,我殺了你!」算命大哥厲聲地說,對林小凡簡直是當做奴才一般使喚!

林小凡組裝法壇可是很熟悉,很快搭建好一張桌子,鋪上黃色的布,和電影中的道士法壇差不多。

林小凡不斷擺出做法的東西放在桌子上,心裏卻是萬分不解,以前去騙人,客人在,算命大哥裝模作樣耍幾招,客人不在看着,馬上睡覺了,今天怎麼一個人在這裡作法?在騙誰啊?

算命大哥看到林小凡擺好了東西,臉色有着幾分陰霾,很猙獰的面目,露出可怕的微笑,說:「小凡,坐在法壇底下,休息一會!」

「師兄,我站着就可以了。」不知道為什麼,林小凡總是覺得心裏不安寧,總是覺得有厄運降臨的感覺。

「叫你在這裡坐下,就坐下!」算命大哥厲聲地說。

林小凡坐在的地方正好昨天和王小玉打架的位置,今天只是少了王小玉坐在上面,模式一模一樣。

算命大哥,露出陰霾的笑容,他要按照茅山的法術逆天改命,這道法他從來沒有試過,一旦成功,他就擺脫病魔纏身的厄運,變回以前非常強壯的他。

算命大哥也給人冤枉了,有的說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嬌氣,縱慾過度造成這樣的。

其實算命大哥根本就沒有那個能力,其中有着很大的秘密。

如果道法真的有效,那麼付出的代價就是林小凡的生命,把林小凡的精血和生命力轉移到算命大哥的身上。

林小凡是感到厄運降臨,卻不知道不是來自王小玉,而是來自算命大哥。

坐在昨天和王小玉打架的地方,林小凡心裏很害怕,認為算命大哥知道了,故意在這裡懲罰他,所以老老實實等待着死亡。

極品大相師

極品大相師

作者:林小凡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少年初出山,一身浩然氣,算盡天下事,憑着一身過硬的本事,在都市步步生蓮,風生水起……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