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農門嬌女:病嬌老公寵不停免費閱讀(蘇雲川屠老闆)小說

農門嬌女:病嬌老公寵不停免費閱讀(蘇雲川屠老闆)小說

時間:2022-04-14 19:00作者:農門嬌女:病嬌老公寵不停 標籤: 其他小說 屠老闆 蘇雲川

前世蘇雲川是個破案經驗豐富的,遇害後穿到古代,上有重病老母,下有五歲弟弟,還有個沒頭腦的哥哥 於是她開始了白天田園村婦,晚上幫人管理漕運的苦逼生活
第一章 穿越是個技術活

精彩節選

神武二十三年春。

  初春時節,柳樹剛剛綻芽。寒風打在身上依然刺骨,蘇雲川被混亂的哭吵聲吵醒,第一件事就是捂住自己的小腹。

  下一秒她睜開眼,手心裏粗糙的麻布衣服喚醒的她的觸感,不痛?

  她不是在抓搶匪的時候被刺中小腹身亡了嗎?怎麼一點都沒有感覺?

  「我可憐的兒啊!」

  蘇柳氏瘦弱的身體趴在蘇雲川身上,一陣哭天搶地的哀嚎,「你爹屍骨未寒,這一群豺狼就盯上咱們孤兒寡母,你讓娘還怎麼活啊!」

  蘇雲川這才意識到自己是躺在地上的,她眨眨眼,腦海中突然湧上一堆不屬於她的記憶。

  現在的她是神武年一戶普通人家的女兒,父親是個吃公糧的衙役,三個月前因為一場貪污公銀案件被冤至死。

  家中還有一個已娶妻的哥哥蘇圖南,蘇雲川下面還有一個五歲的弟弟,因為家窮,一家七口人從未分家。

  誰料蘇衙役去世後,蘇柳氏悲痛過度重病卧床,本來不甚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蘇圖南為了賺錢給娘治病,被人鑽了空子帶去賭場。

  前幾次輸少贏多,蘇圖南得了利,**也越來越大,今日更是賭紅了眼,把家中房產壓上不成,還把妻女都做了賭注!

  現在家裡這些惡霸正是在驅趕他們一家子,還要帶走嫂子劉牧蘭還有她三歲大女兒!

  不大的院子里擠進來七八個大漢,牆上門口還有人扒着門看熱鬧。

  蘇雲川正是剛才阻攔他們帶走嫂子和侄女才被推倒暈了過去。

  捋清事件經過,蘇雲川眉頭緊皺,她在現代也經常遇到賭徒,輕則財產損失,重則家破人亡,沒有人會有好下場。

  蘇圖南衣服散亂坐在地上,嫂子蘇劉氏抱着三歲大的女兒哭個不停,他目光獃滯,突然從地上竄起來到惡霸面前惡狠狠地吼道:

  「你們出老千!絕對出老千了!我要報官!你們這些無賴!」

  「喲呵,蘇大衙役的兒子可真是好樣的,贏錢的時候怎麼就不說我們是出老千呢?輸了錢就想不認賬,說我們是無賴,你去街坊鄰居里問一問,我們賭場什麼時候做出這種無賴行徑?」

  帶頭的惡霸名叫馬三,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從小被賭場收養,長的一臉橫像,專門做催債的惡事。

  他惡狠狠地瞪着蘇圖南,伸出腳往蘇圖南大腿上一踹,一聲令下:「趕快把這幾個老娘們都攆出去,蘇大的賭注留下!」

  蘇家人又是一陣哭聲連天,圍觀的人也指指點點。

  「這蘇大也是個不成氣的,那種地方能是他去的嗎?這下倒好,連妻女都賠了進去,我看蘇衙役要是還活着准讓他再氣死。」

  「不說別的,這下連雲川都找不到好人家了吧?眼看着都快及箕了,又遇到這種事,哪戶好人家還願意娶她啊……真是可惜了這麼好的相貌……」

  圍着蘇家的小院子,街坊鄰居門你一言我一語的,好不熱鬧。

  蘇柳氏被這變故激的身子一軟,眼珠子一翻就暈了過去,蘇圖南又跪着爬過來抱着她哭喊。

  「啊!死人啦!」

  一聲尖銳的大喊刺痛耳膜,也許是這裡的哄鬧終於惹起了官府注意,幾個衙役終於趕來了。

  「讓讓讓讓,這都怎麼回事?」

  馬三一看到來人就點頭哈腰地湊了過去,「王爺,你看我們這正按規矩辦事呢,這蘇大在我們那輸了一千兩銀子,拿不出來錢就要用妻女抵押,我們也沒辦法……」

  被稱為王爺的衙役顯然早已對馬三不滿,他眉頭一皺,把馬三推遠幾分,「滾遠點,我還不知道你?」

  「哎,王爺,您看,小的這裡有字據,這簽字畫押可都是蘇大自願的,我們也沒按着他和我們賭啊!」

  馬三從懷裡掏出一張字據遞給王衙役,王衙役看了看,把字據抖在蘇圖南面前,「這可是你親自簽字畫押的?」

  場上一陣寧靜,都直勾勾看着蘇圖南,只見他獃獃地看了片刻,突然伸手想要把字據奪回去,馬三眼疾手快連忙把字據又收了回去,還順勢踹他一腳。

  「你看這人,自己立的字據還不想承認,」馬三又換了個笑臉對着王衙役,「您看,我們能把人帶走了嗎?」

  「不是的!我沒想把我娘子抵押的!是他們!是他們騙我!莊家明明告訴我有九成勝算!他們出老千騙我!不然我是不會賭的!」蘇圖南眼睛充血,聲嘶力竭的怒吼着。

  蘇雲川暗自搖頭,她這個便宜大哥還是沒弄明白自己是怎麼掉落陷阱的。

  她看熱鬧這麼大會,總算明白了一些事,不換管什麼時候,賭場都是黑色地帶,只要沒有證據賭場出老千,衙門都拿他們沒辦法。

  果然 ,王衙役只是搖頭,擺擺手示意手下走人。

  「慢着。」

  蘇雲川讓大哥抱着暈倒的蘇柳氏,她拍拍身上的泥土,站了出來,像一朵迎風傲立的花兒。

  「我大哥技不如人,我們蘇家向來光明磊落,這次被人故意設計,怪也只怪我們鬼迷心竅,可我現在想要和你們再賭一次,不知道你們敢不敢應戰。」

  蘇雲川神色淡然,不卑不亢,此話一出引來一片嘩然。

  「真是讓鬼迷了眼,就這還敢繼續賭?我看他們真是不要命了!」

  「還賭?你還想拿什麼賭?」馬三譏笑道:「小娘子,你哥哥雖然賭沒了你嫂子,可你哥哥是個有良心的,沒拿你做賭注,事已至此,你就帶你老娘哥哥趕緊搬走,換個地方日子照過,就算你想賭,你還有什麼可以用來賭呢?」

  「就拿我自己。」

  蘇雲川敢說出這句話不是沒有原因的。

  早在蘇衙役還在世的時候就已經把蘇雲川許配了人家,那人正是蘇州城漕運大幫的獨生子,他們兩個乃是指腹為婚,後來因為家世漸漸懸殊,蘇衙役礙於這些便沒有大肆宣揚。

  可這些事情蘇家內部還是知道的,本來蘇柳氏重病,蘇雲川就建議大哥帶上訂婚信物前往蘇州城一趟,可蘇圖南也怕對方有悔婚點意思,便怎麼都不肯用妹妹的清白開玩笑。

  怪也只怪男方從未和這邊走動,蘇衙役也只好當他那個兄弟是不想履約,又不好意思提起,兩家人也就漸漸沒了聯繫。

  可現在這將成為蘇雲川最大的底牌。

  她掏出脖子上掛着的半塊梧桐形狀的玉,謝家漕運的標誌正是梧桐花。

  「此信物正是我爹給我定下的婚約信物,」

農門嬌女:病嬌老公寵不停

農門嬌女:病嬌老公寵不停

作者:農門嬌女:病嬌老公寵不停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前世蘇雲川是個破案經驗豐富的,遇害後穿到古代,上有重病老母,下有五歲弟弟,還有個沒頭腦的哥哥 於是她開始了白天田園村婦,晚上幫人管理漕運的苦逼生活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