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遲來的愛免費閱讀(夏沫趙富貴)小說

遲來的愛免費閱讀(夏沫趙富貴)小說

時間:2022-04-14 18:52作者:夏沫 標籤: 夏沫 現代言情 趙富貴

愛情之於他和她,不過是一種奢望

遲來的愛

推薦指數:10分

《遲來的愛》在線閱讀

第007章


「真沒有?」
穆澤西追問了一句。
—————-
「沒有,我很肯定。」
說完,拿着毛巾就進了房間。
「沒有就算了,我就隨便問問。」
穆澤西說完,轉身出了房間。
這就奇怪了,那小丫頭,到底去了哪裡呢?
穆澤西離開之後,穆向東去了浴室洗了個臉,望着浴室鏡子之的男人的臉,相較於穆澤西,他的膚色要更深一些,頭髮剪的很短,整個人顯得英姿勃發。
五年前?
穆向東默念了一句,其實,他剛剛對穆澤西撒了謊,因為五年前的那個夜晚,他做了一場綺麗的夢,夢裡,他夢見了素心,而這些,他根本不可能對哥哥說出口。
此時的穆向東,真的以為五年前是一場夢,只是奇怪的是,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原本掛在脖子上的鏈子和墜子都不見了,因為又趕着回去銷假,也就沒多想。
可那鏈子和墜子,是怎麼也找不到了。
而找了穆向東確定之後的穆澤西,心裏忍不住覺得自己是不是記憶出錯了,那個女孩子,應該是被自己送回去了,雖然心存異樣,但對於沈炎,穆澤西一直說的是當年把夏沫送回了家。
或許是那個女孩子不願意見沈炎吧,誰知道呢?
世間的事情,就是太多的巧合和誤解,陰差陽錯間,就這麼的錯過了五年的時光。
沈炎出了穆澤西的辦公室之後,就直接下了停車場,取了車子之後,發動引擎剛要離開,手機就響了,來電顯示的姐姐沈捷的電話號碼。
掛上藍牙耳機,沈炎發動了車子,窗外的街景一路倒退,CD里響起一首老歌: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天空海闊,要做最堅強的泡沫……
「姐……」
「你在哪兒呢?」
「剛從澤西這邊出來,找我有事?」
「也沒什麼大事,就這個周日,家裡給你介紹了一個,你看看?」
對這個弟弟,沈捷是真的關心,她知道沈炎的心裏一直有着一個女孩子,可這都五年了,人一個影子都見不到,這人啊,怎麼能夠一直記着過去走不出來呢?
這通電話,沈捷最終還是打了過來。
「姐,」沈炎嘆了口氣,「周日我沒時間。」
「別給我找什麼借口,什麼時間不時間的,你能忙到哪裡去,待會我把地址發給你,女孩子挺不錯的。」
「姐,姐夫離開你的那些年,你忘記過你們之間的事情嗎?」
「那不一樣,我跟你姐夫當年是在一起之後才分開的。
可你呢,人家女孩子都不知道你喜歡人家。」
「姐,任何一種感情,都是一樣的。
行了,我不和你多說了,開着車,不安全。」
說罷,也不管對方樂不樂意,就直接掛了電話。
沈炎打轉方向盤,車子朝着前方而去,清冷深邃的眸子里,閃過一絲難過,如果可以選擇,他絕對會告訴夏沫自己喜歡她,絕對不會將這份感情藏在心裏,管他什麼年齡大小,管他什麼有的沒有的,讓他心愛的女孩,明白自己的心意,追上她,才是最正確的。
可是,一切都沒有可是,沒有假設,沈炎是真的後悔了。
認識夏沫是一個很炎熱的暑假,夏沫是沈炎外婆家的鄰居,那時候剛上初中,是個扎着兩個辮子的小丫頭,清清秀秀的,初中的小姑娘,根本就看不成什麼好看不好看,可就是這麼一個小丫頭,深深的吸引了沈炎的注視。
他忍不住的靠近了她的生活,小心翼翼的討着她的歡心,因為她的一個笑容而竊喜,因為她一個崇拜的眼神而雀躍。
夏沫考上了A大,沈炎在高興之餘,也開始準備一場表白,然而,還來不及表白,十月的那次見面之後,夏沫忽然消失了。
所有能去過的地方都去了,沈炎也回了夏沫的老家,可夏奶奶告訴自己沒見過夏沫,一次次的無功而返,一次次的灰心喪氣,沈炎找不到夏沫的半分蹤跡。
漸漸地,沈炎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恆盛的發展上,一晃五年過去了,事業版圖擴張的是越來越大,可沈炎一直獨身一人,他的心裏,記掛着他的女孩,他堅信,自己可以找到夏沫,告訴她,他喜歡她!
衛蒙收到穆向東的第一條短訊,內容真的再簡單不過,就一個字「嗯」,簡短乾脆的就如同這個少言寡語的男人一般,可就是這麼一個字,也讓衛蒙樂得一個晚上都合不攏嘴。
可是,衛蒙是個懂得分寸的女人,她知道穆向東這樣的人,不能逼的太緊的,對於穆向東的回復,衛蒙的實際行動並沒有內心表現的那麼激動,她依舊是每天發去幾個短訊,漸漸的,穆向東也習慣了這種交流方式,但卻不會主動發來短訊。
可在衛蒙看來,有回應,就證明有戲唱。
就在衛蒙想着如何打破跟穆向東之間的壁壘的時候,夏沫的日子還是跟以往的每一天沒有任何區別,每天出攤子,賺錢養家,雖然很辛苦,雖然每一分錢都來的很不容易,但這個堅強的女孩子,從來都沒有低下高昂的頭顱,面對生活的種種責難,她總是能夠笑着面對。
她相信,每一次的磨難,都是為了更好的獲得,獲得前進的動力。
人生,給予每個人的,都不會少,苦難過後,終會見到甘甜!
穆家。
穆向東的老式手機在客廳的沙發上不停的響着,正坐在客廳里看書的蔣蘭英,已經看了半天了,試着幾次想去把那個電話摁斷,可每一次都是站起身後又坐了回來。
然而,對方似乎有很大的耐心,一直在撥打着。
終於還是沒忍住,蔣蘭英掃了一眼,是串數字,也看不出來是誰的電話。
又抬頭看了看樓上,沒有任何動靜。
算了,誰讓這電話一直在響,干擾自己看書呢?
接一下,省得清靜。
「穆向東,你的電話,可真難打呢!」
終於打通電話的衛蒙,上來就說了這麼一句,聲音裡帶着點小女人的驕縱,她的聲音很軟,嬌滴滴的。
蔣蘭英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對方是誰,她柔柔的開了腔:「衛小姐嗎?」
對方顯然沒料到會聽見一個女人的聲音,可衛蒙是個多聰明的人,立馬就明白了對方的身份:「伯母,抱歉啊,我以為是向東呢!」
聽聽,連稱呼都變了。
「東子出去了,等回來,我讓他給你回電話。」
兩個人閑聊了幾句,這才掛了電話。
對於兒子的鐘聲大事,蔣蘭英一直都掛在心裏,老大穆澤西今年也三十有二了,可身邊也一直沒見個人,二兒子穆向東倒是年紀輕輕的就結了婚,可兒媳程素心是個福薄的人,兩人結婚沒幾天,就出了車禍,到如今,也都將近六年了。
對於衛蒙,蔣蘭英算是挺滿意的,依着今天這通電話來考量,這兩個人,應該是有戲。
思及此,蔣蘭英直接就拿了手機上了樓,將方才衛蒙打電話的事情告訴了穆向東,囑咐穆向東給衛蒙回通電話。
穆向東明白衛蒙的心思,在他看來,自己心都死了,結婚這種事情,總是要給家裡一個交代的,那麼,跟誰不都是一樣的,也就默認了這種關係,他默許了衛蒙介入自己的生活,當然,這個前提是在自己允許的範圍內。
穆向東接過蔣蘭英手裡的電話,倒也沒多問,立即撥了過去,事情倒是沒多要緊,衛蒙提出周日天氣不錯,想出去走走,穆向東想着周日沒什麼事,便同意了。
周日,天氣晴朗,在這個霧霾嚴重的今天,能夠看見這種藍天白雲的時候,已經很少了。
一大早上,四合院里就熱鬧開了。
張秀蘭早早的就從麵攤上回來,今天說好了要讓夏沫去跟侄子張大力見面,她從昨天就開始合計,先是交代侄子收拾的整齊點,又拉拉雜雜的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過後,就跑到夏沫屋子來說了半天,中心思想就是讓夏沫一定要按時去,至於孩子,她可以幫着照顧。
這不,才不過八點多,張秀蘭就站在了夏沫的屋子門口。
「喲,囡囡和寶寶吃飯呢,夏沫啊,這時間不早了,孩子們就交給我,你收拾收拾,該走了。」
「嬸子,孩子都還在吃飯呢,再說,時間還早。」
夏沫穿着件白色T恤搭了件洗得發白的牛仔褲,說道。
張秀蘭手一揮,大有一種指揮着千軍萬馬的架勢,「早什麼早啊,你這丫頭啊,這出去相親,總要收拾收拾的,你總不至於就穿着這一身上街吧!
丫頭哎,嬸子還能騙你不成,來來來,趕緊的,換身衣裳,收拾收拾,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一身水藍色的長裙,襯得夏沫身形修長,她本來就瘦,人又長的白,水藍色一上身,更是將那張小臉顯得越發的水靈。
長裙的款式不是最流行的,但勝在大方素雅,腰身那裡綉着荷葉邊,倒也顯得不會太過時。
「媽媽,真好看!」
正吃着飯的寶寶看見了,放下勺子,笑嘻嘻的說著。
「快吃飯!」
囡囡點了弟弟的額頭一下。
「哦。」
寶寶應了一聲,開始老老實實的吃飯。
而說完弟弟的囡囡,卻丟開了飯碗,跑到了夏沫跟前,繞着夏沫轉了一圈,問道:「媽媽,你要去做什麼?」
相較於寶寶關心的媽媽今天真好看這樣的問題,囡囡更關心的是媽媽穿的這麼好看到底是要去做什麼!
夏沫蹲了下來,眼睛望着囡囡,笑着說:「媽媽上午有點事情要出去一會,你帶着寶寶在家裡,媽媽向你保證很快就回來,好不好?」
「需要多久?」
囡囡知道,媽媽一定沒有說實話,有的時候,大人真的很討厭啊!
夏沫笑了笑,女兒從小就懂事,這才三歲半,就跟個小大人似得,幫着照顧弟弟,夏沫很是欣慰。
「十一點之前,保證回來。」
約定的時間是九點半,加上路上來回的時間,夏沫覺得十一點之前一定能夠回來。
「好吧,我知道了。」
「真乖。
去吃飯。」
夏沫親了親女兒的臉蛋。
「媽媽,我都還沒擦嘴。」
囡囡有些嫌棄的撇撇嘴。
夏沫陪着兩個孩子吃了早餐後,又將碗筷洗乾淨後,擦乾手手轉身,囡囡正在桌子上收拾着自己的小書包。
「囡囡,就在家裡,就不用背書包了。」
夏沫說道。
「我知道啦。」
話雖這麼說,可囡囡手裡的動作可一點都沒停,將需要用上的東西一股腦的都裝進了小書包,拉好拉鏈,這才衝著夏沫說了聲:「我帶着弟弟去院子里玩了。」
「鑰匙帶了沒有?」
「在脖子上呢!」
牽着寶寶的手,囡囡應着。
夏沫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帶上門,出了屋子。

遲來的愛

遲來的愛

作者:夏沫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愛情之於他和她,不過是一種奢望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