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毒醫狂後:邪王傾世寵免費閱讀(馮陽飛飛個人資料)小說

毒醫狂後:邪王傾世寵免費閱讀(馮陽飛飛個人資料)小說

時間:2022-04-14 18:51作者:馮凡 標籤: 其他小說 馮凡 凌飛

毒醫老祖蕭輓歌采了一朵小翠花,元神離體白日飛升……誰知——萬年寒冰譚里,如花似玉的老祖從天而降!「彭!」白日飛升變成奪舍重生,萬年合體修為毀於一旦,好在還有美男作伴!撕繼母,氣死庶妹小婊砸!老祖醫毒雙修,各路美男手到擒來,打臉泡「弟」不要太爽!都說楚王殿下腹黑…
第9章 私藏外男

蕭輓歌一把將人護在身後,冷眼看着眾人,「我看誰敢!」

正欲上前的嬤嬤頓時後退幾步,趙氏以為她在強撐,當下更加得意。

「蕭輓歌!你藏着外男簡直是不知羞恥,如果被老爺知道了,他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呵,口口聲聲外男,姨娘怎麼知我這有旁人,若不是姨娘串通好的,用來加害於我?」

趙氏呸了一聲,「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瞧瞧你那狐媚樣子,你還不知道是你娘和誰的種呢!」

蕭輓歌沉下眉眼,快速上前,一掌扇在趙氏的臉上,趙氏被打偏過去,臉上火辣辣的,「你個賤人!」

蕭輓歌甩甩手,像是想把髒東西甩掉,「姨娘嘴欠,我就忍不住想抽抽,但我蕭輓歌行事向來光明磊落,從不怕別人猜忌,你們大可放開去搜,搜到了任你們處置,搜不到就都給本小姐跪地磕頭,自扇嘴臉,姨娘你怎麼說呢?」

趙氏心裏已經打了退堂鼓,但見周邊這麼多下人看着,只好冷聲道,「我也是為了府上好,大家都給我仔細搜,一個角落都不能放過,誰要是搜出外男,賞銀百兩!」

眾人聽了這話紛紛上前,房裡的東西都被翻箱倒櫃的弄了一地,鶯歌被氣得哭出來,「小姐…他們怎麼可以如此放肆…」

蕭輓歌摸摸她的頭,「放心,有的是他們後悔的時候。」

這廂搜的火熱,蕭平月自床上坐起,心口怦怦直跳,她情不自禁的笑出聲,正打算出門看熱鬧,卻突然聽見外面的哀嚎聲,她打開門,見本該在蕭輓歌房間里的李勇躺在自己院子里,哀嚎求饒。

「你怎麼在這!不是讓你去收拾蕭輓歌嗎?」

「二小姐…救命啊…給小的點銀兩去看大夫吧…」

蕭平月氣的渾身發顫,「你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事情沒辦好,還想拿銀子,還不給我滾!」

李勇疼的厲害,但因為開始服了些助興的藥物,身子也燙的厲害,他看着月色下面容姣好的蕭平月,惡向膽邊生。

「媽的,都是你的錯,害得老子如今變成這幅模樣,蛇蠍心腸,還裝什麼清高!」

蕭平月後退幾步,「你…你要幹什麼!來人啊!快來人!」

李勇知道這筆買賣是做不成了,但事到如今還不如得一個便宜是一個,他一把抱住蕭平月,吻住她的嘴,大手用力的揉搓她。

蕭平月眼淚奪眶而出,恨不得咬舌自盡,李勇越親越火熱,手下不停,一把扯開她的衣裳,埋頭下去,她連忙大叫起來,趙氏隱隱的似乎聽到女兒的求救聲,連忙停下搜人,帶着下人就朝蕭平月房間衝去。

蕭平月衣裳已被褪了大半,裸露在外的胳膊上滿是紅痕,頭髮凌亂,李勇正扣住她的手埋頭亂拱,趙氏只覺晴天霹靂,連忙命人上前將二人分開,把衣服裹在蕭平月身上。

蕭平月哭倒在趙氏懷裡,趙氏看着一旁被毆打的李勇,恨不得殺了他。

「行刺二小姐,給我往死里打!」

身旁的下人連忙低下頭,用力毆打李勇,裝作什麼都沒看到的樣子,生怕被二夫人惦記上。

李勇護住腦袋大聲求饒,蕭輓歌看了一出好戲,慢悠悠的拍手,「哎呀,真是沒想到啊,二妹妹居然在房中私藏外男,難道是李世子不能滿足你嗎?」

蕭平月聽見她的聲音,渾身一顫,不可置信的抬起頭,「是你!蕭輓歌!是你害我!」

趙氏聞言,立馬開口,「你個賤人,怎麼能這麼對平月,她是你妹妹啊。」

蕭輓歌冷冷的看着唱戲的二人,「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來啊,都停下,將李勇放了,把父親請來,讓他好好交代是怎麼回事?」

蕭平月心一慌,身子不由自主的顫抖,趙氏最了解女兒,當下猜到一半,心頭一涼,連忙道,「夠了,老爺最近繁忙的很,一個小賊又何必叨擾他,直接把這李勇給關起來。」

話落她看了眼身旁的嬤嬤,嬤嬤會意,直接上手想抓住李勇,李勇剛準備掙扎卻被嬤嬤用力推向一旁的柱子,頓時暈死過去。

嬤嬤探了探他的鼻息,「夫人,這個短命的賊死了。」

趙氏鬆了一口氣,看向身旁的下人,「好了,既然這毛賊已死,就扔入亂葬崗吧,這件事大家就當什麼也沒發生過,不得外傳,引起他人恐慌。」

蕭輓歌冷笑着看着她們準備毀屍滅跡,「且慢,姨娘這是就打算將事情翻篇了嗎?」

趙氏不耐煩的開口,「那你還打算如何,這毛賊行刺你妹妹,你還要打算替他求情嗎?」

「說什麼行刺,我瞧妹妹與他郎情妾意,正你儂我儂呢。」

「蕭輓歌!你閉嘴!別欺人太甚!」蕭平月紅着眼,面上滿是屈辱。

蕭輓歌嗤笑一聲,「欺人太甚?姨娘冤枉我,空穴來風便帶着這麼多人來搜我的房間,而我目睹了事實,不過說了一兩句就欺人太甚了?」

趙氏咬緊牙根,「那你想如何?」

蕭輓歌讓鶯歌遞上來一把椅子,她端着茶水懶洋洋的坐着,「不是說好了自扇嘴臉嗎?開始吧,扇到我滿意為止。」

「你敢!」趙氏瞪過來,兩眼通紅。

蕭輓歌拍了把椅面,「好啊,不扇的話,我就叫父親來評評理,方才一番折騰,我丟失了不少珠寶,定是你們這些仗勢欺人的下人順手牽羊的,二小姐私通外男也定是你們佐使的,到時候你們可就不是扇嘴巴這麼簡單了。」

周圍死寂一片,漸漸開始有巴掌聲響起,一下一下越發響亮,所有剛才還雄赳赳翻着院子的下人都跪在地上,扇着自己的嘴巴,他們心裏對着趙氏母女直發苦,卻不得不接二連三的對自己動手。

趙氏臉色越發鐵青,蕭輓歌抿了口茶水,挑挑眉含笑的看着她,「姨娘怎麼還不動手啊?是要我親自幫你嗎?鶯歌,抽她。」

鶯歌深吸一口氣,壯着膽子一巴掌扇過去,趙氏死死的扣住掌心,目光兇狠,一旁的蕭平月捂緊腦袋慌忙大叫起來,怎麼會這樣,怎麼一切都變了,明明如今生不如死的該是蕭輓歌才對!

「我自己來!」

趙氏一把推開鶯歌,用力扇在自己的臉上,蕭輓歌滿意的點點頭,看向其他人,「都給本小姐用力扇,好好扇,扇到我滿意為止,都給我記清楚了,誰才是你們大小姐。」

巴掌的響聲伴着蕭平月瘋了一般的慘叫聲,持續了一整晚,直到天明。

此事過後,蕭平月的名聲徹底毀了,就算趙氏再怎麼施壓,那晚發生的事還是快速在府上傳開,人人看着趙氏母女都帶着暗諷的光芒。

楚沐風聽着卯九上報,練字的手微頓。

「主子,那蕭平月也實在太過歹毒,若是蕭姑娘沒發現,中招的就是她了。」

卯九替他磨好墨,接着道,「也不知道那蕭丞相知不知道此事,居然就這麼掩蓋過去了。」

「自然知曉。」楚沐風淡淡道,「蕭君誠這人唯利是圖,眼下蕭平月還算得上是他比較有用的棋子,他自然不會捨棄。」

「那李世子最近仍在禁足,但是依舊念叨着要去見蕭二小姐。」

楚沐風嗤笑一聲,「既然如此,就成全他吧,也算是給她一個小小的助力了。」

卯九不明白主子為何突然這般關注蕭家的動態,只好依法子行事,準備將李世子從府中放出來。

趙氏吃了個悶頭虧,雖然打殺了不少下人,看着自己紅腫的面容仍舊無法消氣。

看着蕭平月整日在房中以淚洗面,她恨不得將李勇拖出來再鞭屍三日。

「平月放心,娘一定會替你報仇的。」

「娘,那賤丫頭手段高超的很,我們可如何是好?」

趙氏摁住她的手,「放心,上回是失誤,低估了她的本事,這一次我去請人討來奇毒,我就不信弄不死她。」

蕭平月皺着眉,「娘,她對我們這般防備,我們如何下手。」

「出其不意,你放心,娘自有法子。」

毒醫狂後:邪王傾世寵

毒醫狂後:邪王傾世寵

作者:馮凡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毒醫老祖蕭輓歌采了一朵小翠花,元神離體白日飛升……誰知——萬年寒冰譚里,如花似玉的老祖從天而降!「彭!」白日飛升變成奪舍重生,萬年合體修為毀於一旦,好在還有美男作伴!撕繼母,氣死庶妹小婊砸!老祖醫毒雙修,各路美男手到擒來,打臉泡「弟」不要太爽!都說楚王殿下腹黑偏執、手段殘忍,暴虐無道!蕭輓歌抱有懷疑態度,寒潭裡的那個身段優美,線條誘人的美男子是誰?殘君?暴虐?nonono,世人都錯了,看着美男子無害的臉,蕭輓歌恨不得親親抱抱舉高高,可是……某深夜,「唔……你親哪裡……」明明是老牛吃嫩草,哪想嫩草是朵極品霸王花
「嘶——你輕點!」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