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盛世婚寵:老公太霸道免費閱讀(李妍霏葉鵬)小說

盛世婚寵:老公太霸道免費閱讀(李妍霏葉鵬)小說

時間:2022-04-14 18:40作者:韓寶蓓 標籤: 李葉鵬 現代言情 韓寶蓓

簡介:韓寶蓓被甩了,男票跟別人跑了,急切把自己嫁出去,以為隨便拉了一個人是個涼薄冷酷的男人,卻和她想像的不一樣,什麼,要履行義務?說好的只是形婚加隱婚的 穆瑾瑜冷笑,結婚證可是真的
第1章 再也不見

精彩節選


「韓寶蓓,不要在糾纏着我了,現在我們分手了,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李葉鵬冷着臉朝韓寶蓓說道,懷裡摟着米珊珊,她從小長大的好閨蜜。

「為什麼?」韓寶蓓面無表情地看着李葉鵬,這個長相英俊的男人,臉上全是冷淡和嘲諷。

面前這兩個親密無間的人,背着自己搞在了一起,讓韓寶蓓噁心無比,看着曾經濃情蜜意的男友,「李葉鵬,你這是什麼意思,還說今天要去我家吃飯呢,去見見我的父母,我都跟家裡說好了,你這樣讓我怎麼面對我的父母。」

「和你在一起有什麼樂趣,就跟和尚一樣,還得守清規戒律,牽個手都矯情,還說要留在新婚之夜,要留下一個美好的回憶,你是活在古代么?」李葉鵬脫下脈脈溫情的面具,說話有多惡毒苛刻就多有惡毒。

曾經的美好就好像是韓寶蓓自己的錯覺一樣,韓寶蓓啞聲道:「你說過你不介意的。」

被摟着的米珊珊也跟着笑了起來,看着韓寶蓓的眼神充滿了嘲諷,還有高高在上的優越感,依偎在李葉鵬的懷裡,眼神挑釁地看着韓寶蓓,「韓寶蓓,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天真可憐呀。」

「是呀,如果不是在姍姍哪裡得到滿足,那會有閑心跟你瞎扯,現在,本少爺沒有時間陪你玩了,真當自己是個寶呀。」李葉鵬不屑地說道,「除了一具身體拿得出手,你有什麼,現在本少爺對你的身體不感興趣了,你就是一個垃圾,當然如果你能爬到本少爺的床上,本少爺也是可以勉強接受的,讓你接着留在本少爺的身邊做個端茶倒水的丫頭。」

簡直無恥,韓寶蓓氣得要死,面前這個男人簡直就是衣冠禽獸,因為韓家的家教,韓寶蓓對男女之情都是發乎情止乎禮,如果讓韓母知道她做出如此傷風敗俗的話,韓母會劈了她的。

她真是瞎眼了,才會認為李葉鵬是個好男人,曾經韓寶蓓還在慶幸找到了一個對自己這麼好,願意包容自己,還能長得這麼好看的男人,現實給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讓她心中的某些信念都崩塌了。

可是讓韓寶蓓傷心的是米珊珊,這個從小和她長大的閨蜜,小時候分享髮夾玩具,現在是要分享男人么。

韓寶蓓不去看對面兩個人膩歪的樣子,直接招呼服務員要了兩杯咖啡,然後不停地往裏面加糖,兩杯咖啡粘稠了起來。

「韓寶蓓想好了,要不要留在我身邊,趁我現在對你有點興趣。」李葉鵬輕佻地說著,眼神還還隱晦地在韓寶蓓的面前掃了掃,他一直都知道韓寶蓓的身材**,一直都饞,所以才會花了那麼多的時間等着她上鉤,可是韓寶蓓這個女人始終不肯,才讓他不耐煩了。

現在身邊即便是有了米珊珊,李葉鵬還是對韓寶蓓有些念想,當然,這念想不過是想春風一度,花了這麼長的時間,總該有點回報吧。

「李葉鵬,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還惦記她。」米珊珊氣憤地指着韓寶蓓,「你有了我還不滿足。」

「只不過是玩玩,玩玩而已,你在我的心裏那是無人能代替。」李葉鵬拉着米珊珊的手壓在自己的心口,「聽聽,它在為你跳動。」

米珊珊笑靨如花,斜眼看着韓寶蓓,眼裡都是嘲諷,志得意滿,好似再說「你的男人現在拋棄了你,拋棄了你……」

真的好噁心,韓寶蓓被面前兩個人噁心得想吐,眼前這兩個人比臭水溝的臭蟲還要讓人噁心,鮮廉寡恥,還引以為傲,好無恥,偏偏這兩個人一個人是她的前男友,一個是她的閨蜜,韓寶蓓氣得要死,甚至開始懷疑世界,簡直對愛情都絕望了。

「韓寶蓓,作為你的前男友,給你一個忠告,愛情不管是愛,還有情,**的情,就你這幅修道院修女的樣子,你這輩子都別想嫁出去。」李葉鵬哈哈地笑着,滿意地看着韓寶蓓通紅的臉,有種想把玩的感覺。

韓寶蓓猛地站了起來,動靜很大,把李葉鵬和米珊珊嚇了一跳,米珊珊冷笑了一聲,「呵,惱羞成怒了。」

韓寶蓓深深吸了一口氣,朝米珊珊說道:「這種賤男人你要打包送給你,我都懶得看一眼,看一眼都污染眼睛,祝福你們這對賤人白、頭、到、老。」

「你……啊。」米珊珊尖叫了一聲,被韓寶蓓潑了一臉的濃稠咖啡,臉眼睛都糊住了,咖啡將米珊珊名貴的衣服糊的面目全非,嘴裏喊着:「韓寶蓓,你這賤人,我不會放過你的。」

「你大膽。」李葉鵬伸出手來就要打韓寶蓓,韓寶蓓一躲,將另一杯咖啡直接朝李葉鵬的臉潑去,這咖啡很燙,被潑中的李葉鵬慘叫了一聲,只覺得這濃稠的咖啡燙的他的眼球痛。

「再見,前男友,不對,是再也不見。」韓寶蓓用尖細的鞋跟踩在李葉鵬錚亮的皮鞋上,使勁地碾了碾。

痛的李葉鵬嗷了一聲,弓下身體,韓寶蓓一記高抬腿,直接命中了李葉鵬脆弱之處,李葉鵬痛的直接跪在地上,蜷着身體。

盛世婚寵:老公太霸道

盛世婚寵:老公太霸道

作者:韓寶蓓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簡介:韓寶蓓被甩了,男票跟別人跑了,急切把自己嫁出去,以為隨便拉了一個人是個涼薄冷酷的男人,卻和她想像的不一樣,什麼,要履行義務?說好的只是形婚加隱婚的
穆瑾瑜冷笑,結婚證可是真的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