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神醫毒妃:邪王暖寵腹黑妻免費閱讀(蕭辭澣葉喬語)小說

神醫毒妃:邪王暖寵腹黑妻免費閱讀(蕭辭澣葉喬語)小說

時間:2022-04-14 18:39作者:蕭意 標籤: 喬語 現代言情 蕭意

簡介:她本是特級考古隊隨隊軍醫,不慎穿越,卻成了九州謀士世家最怯懦無能的三小姐,遭人陷害,險些喪命 重回慕門,她初露華光,從容應對重重刁難,識陰謀,破未央 他微微淺笑道:隨我回大月,假鳳為皇,事成之後許你無盡財富,無上榮光 她欣然前往,卻發現謙謙公子不溫潤,他…
第2章 自己拔箭


那塊石頭很大,足有一間屋子高,寬四五丈,應該可以擋一擋。

將喬語安置下來之後,他淡淡道:「你先忍一下,我去給你找葯。」

說罷,他復又起身,四下里看了一眼,喬語微微抬手指了指,「那邊……」

蕭意樓順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就在方才他們走過來的路邊有幾株三七,他稍有疑惑地看了喬語一眼,走了過去。

山下的羽箭接二連三地射來,眼看着就要到了他的身邊,卻見他抬手翻掌輕輕一揮,俯身采了幾株三七,便又泰然自若地走了回來,那兩支羽箭卻已經碎成粉末隨風散去。

「你的葯。」他把草藥遞到喬語面前,看了看她,喬語深吸一口氣,有條不紊吩咐道:「留下一株,其餘的找個東西把它搗碎了,成泥狀最好……」

蕭意樓看着手裡的三七,稍稍沉吟了片刻,便依言留下一株,而後起身離開,去找了兩塊冰塊,一塊大一點的墊着,另一塊則用來搗葯。

至此,他已然可以肯定,眼前這個人絕對不是他之前所見到的那個膽小怕事、唯唯諾諾的送信之人,此時她冷靜沉斂,雖然受了重傷,卻頭腦清晰,冷靜如斯,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做什麼。

至少,就算這張臉還是她,可是骨子裡已經不是了。

回身瞥了她一眼,只見她正有氣無力地把一株三七的根放在嘴裏嚼着,傷口似乎疼得厲害,她每嚼一下都要皺一下眉。

「好了。」他將搗爛的三七送到她面前,喬語瞥了他一眼,問道:「有沒有匕首?」

蕭意樓遲疑了一下,從懷裡取出一枚短小的匕首遞了過去,見她伸手來接,又忍不住出聲提醒道:「這支箭有倒勾。」

喬語一怔,他又問道:「我幫你。」

從醒來見到他到現在,他所說的每一句話幾乎都是這種冷冷的不帶一絲感情的語氣,口吻頗為冷硬,容不得人拒絕,更重要的是,喬語心裏很明白,她現在沒的拒絕。

定了定神,她稍稍轉過身去背對着他,雖然沒有出聲,意思卻已經很明顯。

蕭意樓挑了挑眉,嘴角掠過一絲淺淡笑意,繞道她身後扶住她的肩,手起刀落,將倒勾截斷,動作乾乾脆利落敏捷。

有了他在背後的支撐,喬語的氣順了許多,沉聲道:「扶住我。」

聞言,蕭意樓原本要鬆開的手又停住,依言扶住她的雙肩,眼看着她伸手握住箭尾,深吸一口氣,而後一用力將箭拔出。

他清楚地感覺到她渾身一顫,卻只是悶哼一聲,並沒有驚叫出聲。

而後她將外面的衣衫解開,抓過匕首將自己傷口附近的那一塊衣服劃開,看了一眼傷口。

有黑血,顯然這支箭有毒。

定了定神,她抓起一把搗爛的三七敷在胸前的傷口上,後背的傷口卻有心無力。

蕭意樓微微搖頭,握住她吃力伸來的手腕,接過她手中的三七,輕聲道:「我來。」

喬語已然全身無力,只能點了點頭了,而後她感覺到一股寒意從衣領灌入後背,繼而是一坨冰冷的東西敷在身上,冷得她忍不住打了個激靈。

大腦里有一瞬間的空白,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等她緩過勁兒來,衣衫已經被整理好,身上還蓋着一件玄色外衣。

「傷口已經包紮好了,你先歇會兒。」蕭意樓側身看了看她,站起身來。

喬語下意識道:「你去哪兒?」

蕭意樓朝着山下瞥了一眼,「我過去看看。」

喬語本想要出聲阻止,可是瞥見他那冷厲的眼神,便將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她抬手揉了揉依舊微微作痛的頭,從混亂不堪的記憶里理出一些思緒來,緩緩道:「這裡是……是兗州,地處九州極北,常年積雪,我們現在又是在雪山下面,看來那些人是刻意將你們引到這裡來的。」

聞言,正要抬腳離開的蕭意樓驀地停了下來,眸色冷冽地看了她一眼,「說下去。」

喬語抬頭環視了一圈,神色稍顯凝重,「這一帶的雪山時常會出現雪崩,尤其是這座山,你最好還是讓你的人儘快離開這裡,或者……」

她的目光落在不遠處的一個山洞傷,「或者儘快找個安全、可以藏身的地方。」

蕭意樓打斷她,「你到底想說什麼?」

喬語沒有答他,而是朝着山上瞥了一眼,蕭意樓順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見方才還安然無恙地山上冒起了一陣陣雲狀的白色塵煙。

緊接着,腳下的地一陣劇烈的晃動,隨即聽到山上傳來一陣陣轟隆的巨響,喬語臉色一變,暗道:「遭了,果然來了!」

神醫毒妃:邪王暖寵腹黑妻

神醫毒妃:邪王暖寵腹黑妻

作者:蕭意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簡介:她本是特級考古隊隨隊軍醫,不慎穿越,卻成了九州謀士世家最怯懦無能的三小姐,遭人陷害,險些喪命
重回慕門,她初露華光,從容應對重重刁難,識陰謀,破未央
他微微淺笑道:隨我回大月,假鳳為皇,事成之後許你無盡財富,無上榮光
她欣然前往,卻發現謙謙公子不溫潤,他是九州大月國最年輕的天策上將,執掌生殺
自此,她助他安朝堂、平亂世、攬萬千河山於前,待一切結束,她攜重金離去,卻遭他九州追緝,不惜一切將她囚在身旁
江山易碎,君心不改,言笑晏晏,如鳳求凰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