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若愛已不在免費閱讀(滄逸睿齊瀾)小說

若愛已不在免費閱讀(滄逸睿齊瀾)小說

時間:2022-04-14 18:33作者:滄靈瀾 標籤: 凌澤熙 滄靈瀾 現代言情

簡介:他對她的不信任,無法動搖她對他至死不渝的愛為了活着,她隱忍,腦海中卻是他的名字 但當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他卻再也觸摸不及她眼角悄悄隱退的淚痕,眉眼心間亦是無奈「算是我還你的……」 來不及說出的「我愛你」三個字,生生被掐斷……

若愛已不在

推薦指數:10分

《若愛已不在》在線閱讀

第一卷 脫胎換骨第1章 把悲傷留給自己

精彩節選


陌生的街景,縱然再多的繁華,卻沒有一個角落是屬於自己的。滄靈瀾抬頭望着湛藍色的天空,胸腔一陣窒息,這樣的感覺並不是很好。

什麼四十五度角,昂起頭就看不到悲傷,不過是自欺欺人。眼底蔓延的憂傷足以讓這裡飄忽不定的天氣汗顏。

這座城市,曾經是她夢寐以求的,而今她就站在這座小島般的城市的土地上,卻感覺不到快樂,因為她覺得好累,她的心早已經遺落在大陸的另一端,哪怕他不信任她,她還是會想起他。

不知道現在的他過得好不好,不知道現在的他在做些什麼,吃飯沒?過得怎麼能不好?美人在懷應該是不亦樂乎才是,那麼金貴的大少爺,胃不舒服也會有家庭醫生隨叫隨到,哪裡都輪不到自己去關心。

滄靈瀾嘴角露出一抹慘淡的笑容,自己現在哪裡還有閑暇之心去關心別人,母親躺在伊麗莎白山醫院裏,神色大不如從前,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剛才已經接到醫生的電話,說是母親需要化療的醫藥費用和做手術的費用云云……摸摸身上差不多乾癟的包包,她有那麼一秒鐘的衝動,賣身!

當這兩個字慢于思維浮上眼前的時候,滄靈瀾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她還真是賤,難怪當初的衣夢蝶會那樣鄙夷自己,現在連自己都覺得瞧不起自己。

她不知道這樣堅強的自己能撐到什麼時候,她想念和詩可欣在一起的時光,想念曾經y大的一切,而現在一切都回不去了。

想着想着,滄靈瀾的眼角漸漸地潮濕,看着突然黑壓壓的天空,她多麼想還像從前一樣,是不是大哭一場,這場雨就是因為自己哭泣才召喚來的?

以前易辰風總說自己是滿腦子異想天開的傻瓜,他曾經對自己說:滄靈瀾,如果世界讓你變得不快樂,那麼就到我懷裡來,我會寵着你,讓你開心;如果別人讓你不快樂,那麼你就到我懷裡來,我會想方設法逗你開心;如果我讓你不開心,那麼你就到我懷裡來,我會承認錯誤,直到你開心為止……

現在的自己要多悲傷有多悲傷,可是你溫暖的懷抱在哪裡?

風雨交加,一場大雨就這樣突然降臨。滄靈瀾抹了把臉,竟然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反正都是鹹的。一個人的夜,一個人默默的走着。

「吱嘎……」一聲刺耳的剎車聲響徹寂靜的夜。

應聲倒地的還有眼神空洞的滄靈瀾。這個時候的她不應該是萬般的恐懼才是嗎?為什麼她反而覺得好想笑,這樣是不是她就會忘記,那天易辰風冰冷的掌心,還有緊緊抿着的嘴唇,不再屬於自己的懷抱?

然後她就真的笑了,直到失去意識。

「呀嘿,凌澤熙,你撞人了。」李毅傑嬉皮笑臉的指着倒在車前的滄靈瀾說。

一臉黑氣的凌澤熙狠狠的拍了下方向盤,然後滿不在乎的說:「這種情況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也難說,雖說之前是有那麼些不怕死的直接自己撞上你的車,但是剛才那個女人貌似不大像,要真出什麼事情,以你的能耐這也算不得什麼事,只不過……」李毅傑摸着下巴隔着車窗玻璃觀察着正躺在地上的人,略有所思。

凌澤熙也忍不住的瞄了眼地上的人,最後還是鬼使神差的將滄靈瀾抱到後駕駛座上。然後驅車直接去了附近最近便的醫院。

「熙,怎麼想着做好事不留名?」李毅傑看着轉身就要離開的凌澤熙忍不住調侃。

「有這個閑心思,不如多花點時間在工作上。」凌澤熙看都沒看一眼自己的好兄弟,轉身離開,在經過總服務台的時候,忍不住將自己的電話號碼留下。

「1537號病房的人醒來之後把這個交給她。」說完徑自離開。

李毅傑摸着自己光潔的下巴,對着總台前面的鏡子,照了又照,看來自己沒問題,有問題的是離開的那位。護士小姐滿眼精光閃閃的盯着凌澤熙離開的背影,手裡還捏着剛才他留下的金卡和紙張發獃。

李毅傑嘴角抽噎,怎麼自己長得也不賴,都沒人懂得欣賞。攤攤手在美麗的護士小姐面前晃了幾下,然後笑的猥瑣的離開。

滄靈瀾睜開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純純的白色,這樣的顏色,自從她來到新加坡之後,再也不是最喜歡的顏色了,甚至有些厭惡。

「咳咳……」不知道緣何而來的激動,不小心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姑娘,你醒了?」一位看上去很和藹的姐姐上前將一臉茫然的滄靈瀾扶起。「以後要記得對自己好一點,看起來也就二十來歲的摸樣,怎麼能患有這麼嚴重的貧血?」

滄靈瀾越來越受不了對自己好的人,出來混的,遲早都是要還的。她不想欠任何人的,牽扯着乾涸的嘴角:「謝謝,這是哪?」

護士長顯然沒料到滄靈瀾會用這樣平淡的有些幽怨的語氣說,想想或者是有什麼煩心事,也就沒在意。「伊麗莎白山醫院。」就在護士為滄靈瀾倒水的瞬間,滄靈瀾拔掉插在自己手上的針管,起身。

「姑娘,你這是做什麼?」護士長驚訝的瞪大一雙眼睛,連忙上前攙扶。

滄靈瀾感覺有些站立不穩,頭疼欲裂,看設么都感覺在晃動。「我只是貧血?」

「不僅僅是貧血,而且還有眩暈症。」護士長扶着滄靈瀾坐在床邊。

「眩暈症?」這是什麼癥狀?為什麼自己從來不知道自己還患有這種病?

「不是什麼大問題,只要好好休養,就好了。」料想是看出滄靈瀾的擔憂,護士長和藹的說。

「為什麼我的頭會這麼疼?」滄靈瀾捂着難受的頭部問。

天知道她心裏有多慌,萬一自己有個什麼好歹,同在這所醫院的媽媽怎麼辦?她越是想要掙扎,頭疼的越厲害。

「沒關係的,別怕。找一個你認為最舒服的姿勢一直保持着,就不會很難受。」護士長說完,就開始重新為滄靈瀾將針頭扎進皮膚。「縱然有再大的事情,也要好好把自己照顧好,不然……」

護士長嘆息一聲,轉身去為她倒水。「喝吧,先喝點水,這裡是之前送你來醫院的一位先生留下的,你的所有醫藥費,他都替你付完了。」

「哦。」滄靈瀾根本就聽不進去護士長說了些什麼。曲曉麗也不在乎她是否聽進去了,只要她安靜的獃著不要想着離開就好,後來她才知道原來送眼前這個女孩子過來的,可是傑瑞集團的大少爺。

生怕一個不小心會多有得罪。「你好好休息,有什麼事情隨時叫我。我去給你準備點粥。」

滄靈瀾臉色蒼白的如同這件房間的顏色一樣,她捏着手中的卡,還有印着電話號碼的紙條。這是什麼意思?他為什麼要救她?為什麼做這些根本沒有任何意義的事情?

一連着打了六個吊瓶,滄靈瀾不知道是什麼,只隱約看到那白色的袋子上面寫着葡萄糖、天麻,還有的自己根本就沒聽說過。昏昏沉沉的睡去,朦朧中感覺有人在替自己蓋被子,這樣的情形似乎離自己好遙遠。

她好想念躺在另一間病房內的杜月蓉,因為自己,才會病成現在的摸樣,她多麼希望一切都不錯呢過發生過,那麼她還可以擁有一個溫馨的家。

眼角有些濕潤,可是頭還是暈沉沉的難受,滄靈瀾努力的將眼底的淚逼回去。她若不堅強,誰替她堅強?再也沒有一個溫暖的懷抱,可以替她擋住所有的煩惱,再也沒有一個可以依賴的肩膀,足以讓她卸下重負。

再也回不去了。這是這幾個月以來,唯一的一次落淚,卻是這般的境地,她不敢再母親面前表現出過多的情緒,她怕她會受不了。

凌晨三點,滄靈瀾終於迷迷糊糊的睡下。而杜月蓉卻怎麼也睡不着,她恨擔心自己的女兒。就算是她表現的再若無其事,但是她還是知道她心底的苦,倔強如滄靈瀾,怎麼會用衣家給的錢?

「孽緣啊。如不是遇見他,她還可以繼續她的大學夢。如不是和小夢喜歡上同一個男人,又怎麼會被傷的這般慘烈?」杜月蓉忍不住抹了把眼角,她就是太了解自己的女兒了。

若愛已不在

若愛已不在

作者:滄靈瀾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簡介:他對她的不信任,無法動搖她對他至死不渝的愛
為了活着,她隱忍,腦海中卻是他的名字
但當真相大白於天下的時候,他卻再也觸摸不及她眼角悄悄隱退的淚痕,眉眼心間亦是無奈「算是我還你的……」 來不及說出的「我愛你」三個字,生生被掐斷……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