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萬界之主免費閱讀(穎兒王耀慶)小說

萬界之主免費閱讀(穎兒王耀慶)小說

時間:2022-04-14 18:24作者:王季 標籤: 奇幻玄幻 王季 穎兒

簡介:既然被稱為逆賊,王季就算跨越萬界,也要殺回神界!

萬界之主

推薦指數:10分

《萬界之主》在線閱讀

第一章:寄人籬下人如狗

精彩節選


赤城,王家,練功房

「好你個王季,既敢偷藏靈藥,按族規處置,重打五十大棍,逐出家族!」

王季等此刻等了半年,將要突破,卻被陣陣喧嘩打斷。他慵懶的抬起眼皮,眉宇間浮現些怒氣。但見王龍趾高氣昂的站在自己身前,又習慣性選擇容忍,斂眸沉默。

寄人籬下總得如此,王季不願動怒,緩緩起身,走出最偏僻的練功室,朝側門而去。

平時王季也如此,他們找事,自己走便是。可今日,桀驁的王龍攔住他的去路,冷喝道:

「你沒聽到本少爺說的話?」

「聽到了。」

「還不跪下認錯?」

「沒錯為何認錯?」

「既敢頂嘴?本少爺說你有錯,便有!」

一股靈氣破體而出,朝王季衝撞而去,後者也不躲閃,凝眸間與其對視。

頓時,兩股靈氣掀起氣浪,震碎地面的石磚,發出崩裂之聲。

兩股靈氣不相上下,散發出的波動令人膽寒。他們都是聚靈期巔峰的存在,在整個王家小輩中屈指可數。

但很快,王龍略勝一籌,逐漸強盛的靈氣有壓制王季的跡象!

「實靈期?看來是有備而來。」

王季眼中的懶散徹底消散,不敢大意。

這等差距,後知後覺才被眾人發現。旋即,百人震驚!

修鍊分九境,感知在外,一為聚靈,二為實靈,三為靈變。整個赤城中的年輕一輩少有跨入實靈境者,不過十七歲的王龍,天賦既這般恐怖?比閉關的小姐還快一步!想必今後,王家還得靠他支撐。這麼看,王季今日凶多吉少!

「不知天高地厚!」

王龍冷笑一聲,一腳剁地,靈氣當即洶湧拍出,沖在王季胸口,令其身形倒射,撞在厚重的牆壁上,令其碎開幾道略顯誇張的裂紋。

「兩年前,小姐心善,看在同姓的份上將你帶回王家。這兩年你在王家白吃白喝,練功房都有你的一席之地。就算是條狗,吃了肉都該對主人搖尾巴。你卻三番五次的觸碰家規底線,眼裡可有王家?」

王龍將莫須有的罪名一一扣在王季頭上,令本就對他沒什麼好印象的百人投去憎惡的目光,如看一條吃裡扒外的狗。可看王季,只是拍了拍身上的灰,極為平靜的說: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那你如何償還王家對你的恩情?」

「加倍償還。」

王季投目,眼中冰山般的堅毅和冷靜令王龍惱羞成怒。

「老子最煩你這種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眼神!你以為你是誰?一條被撿回來的流浪狗罷了!以為實力強些,就可挑戰我的地位和威嚴?」

王龍衝出,一躍十步,體內靈氣於拳上聚集,成一熾熱虎頭,咆哮間令偌大的練功房顫動!

熾熱的火光中,王季不躲不閃,只是緊咬牙關,運轉體內靈氣,硬生生抗下這一拳。

「咳——」

一口精血噴出,王季衣袍破損,皮膚被燙得赤紅,可依舊面不改色。比起他經受過的痛苦,這隻算九牛一毛。

「解氣了?」

「少廢話!怎麼,不敢還手?孬種!」

「大可不必。」

「你這樣的窩囊廢,小姐為何能看得上你?我再說一遍,她是我的女人,離她遠點!」

王龍又是幾拳,打得王季鼻青臉腫。可他只是深吸一口氣,背靠着牆,搖搖欲墜又不曾倒下。

百人中,有寥寥數人看不下去,不就是因為小姐閉關前對王季說了幾句關心的話。王龍這樣,有些過分……

可他是大長老的獨子,在族中地位極高,無理取鬧也沒人敢說一個不字。眾人全當王季真的偷了靈藥,甚至喊道:

「少爺打得好,打死這條癩皮狗!」

「讓他裝高冷,該打!」

「早就看不慣他了,少爺加油!」

……

喧嘩之際,一個孱弱消瘦的小女孩站到練功房外。她聽到王季出事,急匆匆跑來,滿是病態晄白的小臉上滿是擔憂。

「別打了!」

她使出渾身力氣大喊,卻沒引起任何人注意。擠過人群,十歲左右的小女孩跑到人群前頭,想拉住王龍不斷砸出的拳頭。

見到她的身影,王季的臉色當即一變,喊道:

「穎兒,別過來!」

「求求你,別打了!」

正所謂關心則亂,哭紅眼的女孩不聽王季勸阻,被王龍一肘搡開,摔倒在地。

王季心中的柔軟被觸及,欲要掙開王龍的手。可他越是掙扎,王龍捏的越緊,似一隻撲住獵物的猛虎,怎麼都不會松爪。

「看來這個小賤人是你的禁臠!」

王龍邪魅一笑,令王季目眥欲裂,漲紅了臉,怒聲道:

「你敢動她,老子誓要殺你!」

「看來你會說人話!之前的高傲呢?怎麼不擺出你那張冰山臉?」

王龍獰笑,就喜歡王季現在這樣。至於想殺自己,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冷哼一聲,王龍捏住王季的左手再度用力,右手上虎紋纏繞,隨着虎嘯轟到王季臉前。

靈氣閃出刺眼的強光,其中的王季面孔扭曲,鮮血濺射。緊接,王季眼前一黑,劇烈的耳鳴響起。

外人眼中,王季隨破碎的牆體摔出數十米,將後院的草坪掀了個底朝天,身形狼狽。

王季的呼吸變得困難,他不停搖頭眨眼,想看清眼前事物,腦海里浮現自己和穎兒朝夕相處的畫面。

當年他流浪於世,在喧鬧的街巷看到一個沉默的女孩。她形單影隻的坐在台階上,彷彿被世界遺棄。見她和自己同命相連,王季便將其帶在身邊。

穎兒很懂事,雖說年紀小,可一直照顧着自己的生活起居,這也是王季能安心修鍊,這麼快恢復筋脈,且將再次突破的原因。想起她踩在小板凳上,站在鍋灶前為自己做飯,又將肉都盛給自己,王季心中的怒火,便如澆油般猛烈燃起!

劇痛下,王季能看清了!

眼前,王龍踩着練功房破碎的磚瓦,揪着穎兒亂糟糟的頭髮,將其硬生生提起。壯碩的王龍抬起手,滿是挑釁的看着王季,一巴掌扇了下去。

「王龍——」

清脆的耳光下,王季暴怒。

見其衝來,王龍扔開穎兒,再次與其對碰。隔着氣浪,王龍的靈氣逐漸佔據主動權。

「連那個小雜種都保不住,你可真是個廢物!」

「你算個什麼東西?」

王季臉上,浮現從未有過的狂妄,眉宇間怒意更濃,化作殺意。正當他想拿出當前的最強手段,一道極具威嚴的喝聲壓下此處的喧嘩。

「練功房乃族中重地,誰敢鬧事?」

此聲中的靈氣形成一道氣浪,猛地衝散王季二人。見那人是族長,王季仍怒火尚熄。他怒瞪一眼王龍,連忙去看穎兒。

穎兒本就體弱多病,年紀還小,此時被扇過的左臉當即紅腫,鮮紅的手掌印下滲出些血。

「哥,對不起……」

「不怪你,哥幫你報仇!」

穎兒雖小,但知寄人籬下的道理,因此虛弱的說:

「哥,穎兒不疼……」

她咬着唇,忍着淚,令王季極為心酸。他什麼時候,連穎兒都保護不了?

為了不讓穎兒看到自己眼中的淚,王季望向王龍,他一改之前的做派,對族長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

「王龍,怎麼回事?」

「回稟族長,我發現王季偷藏靈藥,便教訓了他一頓。」

王家族長王正瑞是個明智之人,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但沒過多插手,只是沉聲說:

「今後不可如此,免得被他人笑話。」

「王季只是個外人,誰敢多舌?族長不用多慮!」

「那也得注意尺度!」

王正瑞身邊的王烈提醒一句,王龍當即躬身說是。

王烈是王龍父親,也是王家大長老,對自己兒子此時做的事,倒沒覺得有什麼不妥,只是表面嚴厲,不能在族長面前失了禮節。

「好了,你剛晉入實靈境,回去修鍊吧!一個月後的秋獵,還需你帶領王家小輩。」

「族長放心,此次誓壓其他三家!可王季違反族規,是否該趕出家族?」

王龍暗自冷笑,他想整死的人,誰都保不住,即便是初露鋒芒的王季!

王正瑞並未立即做決定,只是看向王季。

「你可有話要說?」

「逐出家族也無妨,王家恩情,王季始終記着。但王龍,你可敢應我挑戰?」

王季的目光從族長身上移向王龍,眼中流露肅殺之意。那不是這個年紀該有的表情和目光,令王龍不寒而粟。可這麼多人在場,他自然不會退縮,也沒有理由不應。

「有何不敢?」

「你我七日後,生死台上見!」

生死台?

全場嘩然,王季莫不是腦子壞掉了?

王龍的實力可在實靈期,他一個聚靈期,憑什麼敢提出上生死台?

「我還以為你想做什麼,原來是送死!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還有嗎?」

王正瑞皺着眉,見王季搖頭,對王龍叮囑道:

「不可耽誤秋獵。」

「族長放心,殺一個這樣的廢物,費不了多少功夫,剛好我也試一下自己新修得的武技,免得秋獵時手生失誤。」

「嗯。」

王正瑞知道王季有些天賦,可比起王龍,放棄也無妨,畢竟只是個外人,還是個不討喜的外人!

王正瑞和王烈轉身離開,去練功房旁的會議室繼續商量族中大事。

背着百人的譏諷和白眼,面色陰沉的王季抱着穎兒,步履堅定的回到自己的簡陋小院。為她包紮好,且看着穎兒入睡,王季才再次修鍊。

這裡的靈氣顯然沒有練功房充盈,但王季吸收許久,念叨起來。

「還差一點,就差一點點了……」

很快,半年的沉澱終於令他推開一扇無形的大門,令王季眼前一片璀璨。

那是無比奇異的光,摻雜着數千萬種色彩,不像人間所有。

踏入其中,沉寂的天地間,赫然浮現着一個「神」字,令王季駐足,注視許久。

萬界之主

萬界之主

作者:王季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簡介:既然被稱為逆賊,王季就算跨越萬界,也要殺回神界!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