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金屋藏嬌:邪王輕點寵免費閱讀(陳婆婆私房菜)小說

金屋藏嬌:邪王輕點寵免費閱讀(陳婆婆私房菜)小說

時間:2022-04-08 17:57作者:金巧兒巧兒 標籤: 其他小說 李嬸 陳婆

"我被送入臨王府那日,天陰的厲害,呼呼的北風把轎子吹得左搖右擺,我幾乎擔心那外頭的車夫一個失神便被這寒風給帶倒了 不過終歸還是到了地方,那偌大的府門黑漆漆的,兩側各掛着一盞隨風招搖的白燈籠,使得這扇木門更顯得厚重,只是縱然如此,我卻也無緣從此處踏入,只被那早已…
第一章入府

精彩節選

我被送入臨王府那日,天陰的厲害,呼呼的北風把轎子吹得左搖右擺,我幾乎擔心那外頭的車夫一個失神便被這寒風給帶倒了。

不過終歸還是到了地方,那偌大的府門黑漆漆的,兩側各掛着一盞隨風招搖的白燈籠,使得這扇木門更顯得厚重,只是縱然如此,我卻也無緣從此處踏入,只被那早已候在跟前的說媒婆子從偏門引進了府門。

「我說如相……哎呦,瞧我這張嘴,現在可該叫如夫人才對了,」那婆子一面引着我往裡走,一面用那笑皺了的大臉盤對着我笑,「以後如夫人這日子可定然是好得很吶,只是這王府不比旁處,終歸是規矩多了些,這日後如夫人可要多放些心思在這上頭。」

「李嬸說的是。」我嘴上這般輕聲應着,心中卻不免想笑,這李嬸說來說去,也不過是在變着法地叫我遵守這王府里的規矩,莫要招惹是非。

李嬸點了點頭,面上的笑意又深了幾分:「如夫人也別著急,這都入府了,那好日子便也快來了。」

好日子嗎?若這好日子真是快來了,卻為何我連這府里的一個下人都沒見着,更不曾有府里的人來接我入門?哦,我險些忘了,我不過是這王府主人的一個玩物,在與不在,來與不來,大概根本無人在意。

李嬸想來也是無話可說,便一路沉默,到了一處小院前方才停下,這裡便是我日後的住處了嗎?瞧着便是偏得很,現今已是深秋,正見得滿地的落葉無人清掃,當真是荒涼得緊。

幸好我性子偏冷,並不喜好熱鬧,一人獨居倒也沒甚,只是面前李嬸雖已停下腳步,卻似乎忸怩着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一般。

「李嬸,我日後便住在這裡了嗎?」我便先開了口。

李嬸有些不自在地瞥了我一眼,略略點頭:「這……興許是還沒有收拾妥帖的宅子,如夫人便先在這安身幾日,過幾日再換也是一樣的。」

「這院子很好。」雖與李嬸無需太過客氣,可既是陌路,便也不必叫她心中不安。

李嬸果然笑呵呵地附和,也不引我入院,便寒暄了幾句,告辭了。

目送着李嬸離去,我輕嘆一聲,推開院門,一陣寒風拂過,竟讓我覺得有些冷了,這院子不大,中間一道碎石鋪就的小路,兩側皆是荒蕪的空地,小路盡頭三間屋子,最左側則是一條窄小的巷子。

反手關上院門,我一步步地往裡走去,這便是我以後居住的地方了,我不知這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但卻知有些路我終歸是要走過。

雖然只有三間屋子,我卻每一間都認真地打量了,雖說這裡着實荒涼,卻至少也是打掃過的,屋子和裏面的擺設都是半舊的,連桌上的水壺觸手都是冰涼,可那床鋪上的被褥卻是嶄新的,如此我便也該知足了,這世間並非人人都能有個安身之處。

屋子左側的巷子,是通往灶房的,越過灶房再往裡走,是一扇小門,拉開來往外一瞧,便是院後的茅房了。

麻雀雖小,卻至少五臟俱全,這小院也還算讓我滿意了。

此時已是申時三刻左右,我摸了摸肚子,才覺得有些餓了,看來在這裡還是得靠自己活着,我便關了房門,出了小院,往來時路走去。

一路卻皆未碰着什麼人,竟連去哪裡找些吃食都不知曉,我索性信步往前走,既是路,便總有盡頭,等走到連身子都暖了,我這才瞧見一處小院,裡頭正有煙囪往外噴着裊裊的白煙,想必這裡便是府里的灶房了。

我敲了敲敞開的一側院門,等了片刻也等不到有人回應,這才定了定神,大着膽子走了進去,裡頭的布置有些雜亂,院中搭了不少架子,有些架子上放着竹筐,走近了才瞧情裡頭鋪着的是些白玉片(紅薯片),還有些則是黃燦燦的南瓜片子,院子的角落裡堆放着好些劈好的木柴。

「敢問,這裡可有人在嗎?」我輕着聲音開口,耐心地等着。

不多時,終於見得一女子從屋裡出來了,這人年紀不大,約莫十五六歲,一身的碎花衣裳,身前系著件倒褂,頭上簪着朵小白花,手中則是捧着個木製托盤。

小姑娘見到我,先是一愣,而後便直白地開口問道:「你是誰?」

我低頭瞧了瞧自己此時的衣裝,雖並不華貴,可這大紅的衣裳也不該是尋常日子穿的,這人這般問我,莫不是這府上根本無人知曉他們的主子在今日納妾?

「你……你就是……就是那個人嗎?」那小姑娘估計也不至於如此呆笨,雖說得並不明顯,我卻也知曉她是認出我的身份了。

可她說得不清不楚,我便也沒得理由直白應對,只張口問了自己關心的問題:「敢問這裡可是灶房?不知這個時辰,可還有何食物可以……」

話未說完,那小姑娘便把手中東西往地上一放,大步走上前來,不管不顧地直推着我往外走去,我不好有所動作,只得被這人一步步地推出了院門,一個踉蹌險些跌倒在地。

「你這個……你以後都別來這裡,別再讓我見到你!」小姑娘十分憤憤地對我吼了兩句,便氣沖沖地緊關了院門,很是明顯地將我拒之門外。

我不禁搖頭失笑,被人毫不顧忌顏面推出來的人分明是我,可這小姑娘卻像是氣得不輕,當真是叫人有些無可奈何了,還是我這人生來便是如此叫人憎惡?

撫了撫仍是空癟的肚子,我不禁又是惆悵起來,看來縱然尋着了灶房,我也是難能填飽肚子了,正想轉身離去,卻突地見面前院門重又被推開,我還沒來得及作甚反應,便被一盆冷水澆濕了鞋面和袍裾,接着是方才那小姑娘的一聲輕蔑冷哼,院門便再度伴隨着巨響在我面前關上。

我低頭瞅了瞅因為方才那盆水而顏色更深的紅鞋,一時間只得自嘲輕笑,姐姐吶,你不是說要我來嘗嘗你曾品嘗過的酸甜苦辣,過一過你曾經歷過的日子嗎?可這卻分明是不同的,你又何時被人這般對待過呢?而你,是否也想嘗一嘗我過的都是怎樣的日子?

可惜啊,我還有機會選擇自己的路,你卻再也沒有這等念想可尋了。

所以縱然是相似的路,卻終歸是不同的呀。

所以縱然你我生得如此相似,卻終歸是不同的吶。

金屋藏嬌:邪王輕點寵

金屋藏嬌:邪王輕點寵

作者:金巧兒巧兒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我被送入臨王府那日,天陰的厲害,呼呼的北風把轎子吹得左搖右擺,我幾乎擔心那外頭的車夫一個失神便被這寒風給帶倒了
不過終歸還是到了地方,那偌大的府門黑漆漆的,兩側各掛着一盞隨風招搖的白燈籠,使得這扇木門更顯得厚重,只是縱然如此,我卻也無緣從此處踏入,只被那早已候在跟前的說媒婆子從偏門引進了府門······"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