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前妻不講理免費閱讀(路飛飛竇榮凜哪裡免費閱)小說

前妻不講理免費閱讀(路飛飛竇榮凜哪裡免費閱)小說

時間:2022-04-08 17:51作者:路飛飛 標籤: 現代言情 竇榮凜 路飛飛

離婚竇榮凜說道好路飛飛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你就不留戀一下?竇榮凜頓時覺得氣餒路飛飛才不管他在想什麼,她只想着趕緊擺脫竇夫人這個名號好去泡吧!什麼時候去辦證你就這麼快點,老娘的酒還等着我的竇榮凜頓時又覺得自己需要葯,不對,是那個女人吃腦殘片吃多了

前妻不講理

推薦指數:10分

《前妻不講理》在線閱讀

第2章 兒子的反應


「等幾天再說。」竇榮凜現在又有些不想離婚了,至於原因,他也說不明白,就是覺得心裏不痛快。
「我能先把兒子的名字改過來嗎?」路飛飛不在乎多等幾天。
「你隨便。」竇榮凜不想再說什麼,這婚是自己要離的,可照現在看來,路飛飛比自己還希望離婚。
「謝謝」路飛飛高興大聲喊道。
「對了,這套房子歸你了,你不用搬。」竇榮凜很大方的說道。
「啊?」路飛飛左右看了一下,點點頭,心裏想着,這裡位置不錯,出租或者直接賣掉都不錯才沒有推辭。
看到路飛飛眼裡的嫌棄,竇榮凜這一刻發現自己這次做丈夫這個職業真的很失敗。
特意又給路飛飛母子加了五個億,算是補償兒子改姓以後的損失。
看着竇榮凜上了車。路飛飛從高興的跳起來,她迅速的叫來幾個鐘點工,打包所有的衣服準備搬家。
竇榮凜出了門就吩咐下面的人好好盯着路飛飛,他想看看她到底搞什麼鬼?那個女人從來就喜歡和自己唱反調,怎麼這次?越想越覺得這裏面有事?不會是路飛飛給自己戴了綠帽子吧?竇榮凜越想氣越不順。
可是這些與路飛飛沒有一點點關係,她這會兒已經把所有的衣服首飾鞋子都搬進了她以前住的地方,她沒嫁給竇榮凜以前住的地方。
讓鐘點工先打掃着,路飛飛在網上發佈了一條出租廣告。
葛特助那邊立馬收到了信息,剛才看了總裁丑着一直臉回來,葛林森還以為總裁夫人不同意離婚呢!現在看來這不想離婚的是總裁呀!可是出來混總是要還的。不過他也是給人家打工的,他也不敢多說什麼,更不敢隱瞞什麼,拿着下面人發來的信息,葛林森敲開了竇榮凜辦公室的門,「總裁」
「進來」葛林森走了進來。
「什麼事?」竇榮凜皺着眉頭問道,不是交代沒什麼大事不要來煩他嗎?
葛林森頂着壓力說道:「夫人,不,是路小姐她把你們的婚房掛了出去出租了。」
聽到葛林森這麼說,竇榮凜把手中的鋼筆都折斷了,那個女人真的巴不得離開自己嗎?竇榮凜決定絕不能如了那個女人的願,「你找人把房子租下來。」那個地方是他父母送給他們的新婚禮物,不能讓外人去居住。竇榮凜給自己找了一個很好的借口,「還有這一個月我很忙」。
「是」葛林森看着臉已經黑了的總裁裏面退了出去。對了,總裁剛才是什麼意思?是不想再見到夫人,不對,人家都離婚了,是不想去離婚。可不是說田真真懷孕了嗎?那個肚子等的了嗎?不過這些也只是葛林森在心裏想想,他可不敢去竇榮凜面前說這些,要不然下一個倒霉的就是自己了。葛林森拿出手機給自己的女朋友打電話,讓她去把別墅租下來。
路飛飛看着房子收拾的差不多了,就打發鐘點工離開,自己也去兒子就讀的學校接兒子去了。
平時都是竇家的老管家唐叔親自來接兒子,順便送他回家 可是現在她已經和竇榮凜離婚了,自然也不能在用他的人了 。
「兒子這裡!」路飛飛站在自己火紅色的跑車旁看着快走到唐叔面前的兒子打招呼。
竇賦儒看到路飛飛雖然很吃驚但還是乖巧的走了過去,「媽,你怎麼來了?」
「少夫人你怎麼來了?」別說是竇賦儒就是老管家也很吃驚,少夫人這幾個月不是學着那些網紅做主播嗎?怎麼會有空來這裡呢!
「我來接我兒子。」路飛飛摟着竇賦儒的肩膀說道:「兒子你先上車,我和唐叔說幾句話。」
竇賦儒看了她一眼就自行上了車。
「少夫人,你找我有事。」堂叔畢恭畢敬的問道,雖然他不是很喜歡低學歷的路飛飛,但也接受了他是竇家唯一繼承人的母親事實,所以對路飛飛提出的事情,他從來不是敷衍了事,甚至所有事情一向都是親力親為。
「以後不要在叫我少夫人了。」看到唐叔驚訝的表情,路飛飛替他解答道:「我已經和你少爺離婚了,還有以後也要再來接我兒子了,他的撫養權歸我。」看到堂叔張嘴又想說什麼,路飛飛又開口說道:「有什麼疑問去問你家少爺,他的真愛已經懷孕了,或許不用等九個月,你就有一個高學歷,高顏值的少夫人。」對於唐叔對自己的不滿意,路飛飛還是知道的,竇家那些人不喜歡自己,沒學歷,還粗魯,可那又怎麼樣?讓她丟下躺了九個月才生下的兒子,去讀書,抱歉,她又不差這點工資,幹嘛非要費那個勁去學習呢?
「你說什麼?」唐叔很驚奇的問道,就少爺那個家族遺傳病史,少 精 弱 精還 精 子腫大存活率不高?能生出小少爺一個來就已經是上輩子積德了,還能期望再生一個,可別被人騙了。唐叔來不及和路飛飛打招呼,就快速的上車,準備去找竇榮凜問個明白(竇榮凜不知道自己家有遺傳病史,在他父母眼裡能自然受孕生個孫子出來,或許兒子沒有遺傳的那個病。就因為這樣他們的兒子帶了綠帽子也有所不知)
看到唐叔匆匆忙忙的走了,路飛飛準備了一肚子的話也就不說,轉身上了車,正好對上兒子疑惑的表情。
「你和他離婚了。」竇賦儒面無表情的問道 。
「是」其實路飛飛一直覺得很對不起孩子,十二年了,他從來沒有感受到過父愛,雖然竇家兩個老人和自己都加倍對他好,可是有取代不了竇榮凜的父愛。路飛飛面對的竇賦儒那張面無表情的人真的不知道他有沒有傷心,對著兒子露出討好的表情,路飛飛說道:「兒子,我還有一件好事要告訴你。」
「啥事?」對於父母離婚的事情,竇賦儒不覺得奇怪,他們的感情,不,應該說他們從來沒有感情。自己就從來就沒見過他們在一起過,用相敬如賓來比喻他們,他都覺得不靠譜,應該是他們是住在一起的兩個租客,還是路飛飛看着自己的枕邊人,這個就是和自己生活了十三年,嫁了十年的男人,怎麼以前就沒發現他的眼睛這麼瞎呀!為了一個人盡可夫的戲子,來和自己離婚,好,自己成全他們。
「你想好了?」路飛飛搖搖手裡的離婚協議書問道。
「你只要簽字就好。」竇容凜有些怕路飛飛不肯離婚。
「那是當然,我已經當夠竇太太了。」
「那就好」竇榮凜就怕路飛飛一哭二鬧三上吊。其實他也沒見過,只是覺得她會而已。
「給我十五億?」路飛飛翻開離婚協議書,翻到最後一頁問道。
「是,你我畢竟是十年的夫妻。」竇榮凜說完這話,陷入了回憶。
自己和路飛飛第一次見面,是在吵鬧的酒吧里,那時候自己剛剛留學歸來,自己被那群發小拉着自己去酒吧,說是給自己接風洗塵,不過就是找個借口玩玩。而路飛飛剛巧高考完畢,被她那些狐朋狗友帶到酒吧里去見識見識。她是家裡的獨生女被寵的有些不像話,小小年紀仗着家裡有錢去結交那些混混,在酒吧里玩的特別瘋。她給自己第一眼的感覺就是又是一群被家裡寵壞的二世祖。
可就是一杯酒壞了事。
記得那天他喝的真的有些多,迷迷糊糊的要了一間房就去睡了,誰知道是自己聽錯了,還是看錯了,反正就是自己進了她的房間,一夜纏綿換來了一循的糾纏。現在總算撥亂反正了。
「那就再多給點湊個整數吧!回頭我讓兒子連【放棄繼承權的協議書】」也簽了。」路飛飛打斷了竇不凡的回憶。
「你真的願意?我的錢可不只這些?」竇榮凜不敢相信自己這個妻子這麼好說話。他現在的身價可是比她提出的10倍還要多,她就這麼放棄兒子的繼承權了。其實這些都是兒子的,自己老子他立了遺囑,除非兒子不要才能輪到自己這個老子。
「我的錢也不少。」反正你也很難在生齣兒子來,路飛飛在心裏想道,這些錢你早晚會去求着我兒子繼承,現在多要點又不能怎麼樣?你要是一個不開心,不同意離婚了怎麼辦?自己還想着恢復單身去泡吧呢!路飛飛和竇榮凜當年被雙方的父母捉jian 在 床,其實這對已經成年的他們不是什麼大事,路父路母也沒想着讓女兒嫁入豪門。說好了就此相忘於江湖,錯就錯在,路飛飛她忘了吃事後葯,一個月後,她的兒子來報道了。
原本是想領着女兒做流產的路母被竇家父母堵在了醫院門口,後來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他們互看對方不順眼好多年了,可是竇父和竇母在時,說什麼也不讓他們離開,還特意做了死後遺書公證,除非孫子竇賦儒自動放棄繼承權,要不然他們名下的所有東西都是孫子竇賦儒的。
「好,明天我讓葛秘書哪給你。」竇榮凜對路飛飛的識時務很滿意。正好自己的真愛田真真也懷孕了,她生的孩子才是真愛的結晶。
「就這麼說定了,你可以離開了。」路飛飛想趕緊收拾東西離開,她可不想再住在這裡了,別墅是很大,平時只有自己一個人,還是挺嚇人的,嚇的自己月經都不正常了,這個月該來的就沒有來。
「簽字」竇榮凜把離婚往路飛飛那邊推了推。
「好」路飛飛拿起筆,刷刷幾下寫了幾筆又扔給了竇榮凜,「為了防止咱們以後彼此後悔,我又加了一條,離婚以後,最好別在找對方,違規者自動準備一億現金。」
「好」竇榮凜常年不笑的嘴角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這對自己百利無一害,自己怎麼可能不同意呢!後來竇榮凜每次去見路飛飛都自動準備一億現金,讓路飛飛很是煩惱,這要是遇到打劫的怎麼辦?早知道當初就讓他轉賬了。
在竇榮凜要走出家門的時候,路飛飛追了出來,「老竇,老竇」路飛飛是個喜歡玩笑的人,可是那對父子生來就是一張冰塊臉,不知道笑為何物,這也是她同意離婚的原因。不過叫竇榮凜,老竇這個稱呼,她是故意的。就是想看看他還有沒有第二個表情。
聽到這個稱呼,竇榮凜的眉頭又緊鎖起來,現在外面哪個見了自己不是一嘴一個榮爺(竇榮凜的母親姓榮)、凜爺叫着,也就她還這麼渣渣呼呼的叫着這麼老土的稱呼,「你閉嘴」。竇榮凜看着路飛飛逼上了嘴才又說道:「怎麼後悔了?晚了,它已經生效了。」竇榮凜搖着手中的文件夾說道 。
「你能簽份同意書嗎?」原來路飛飛手裡還拿着幾張紙。
「什麼?」竇榮凜看了路飛飛一眼防備的問道,有時候這個妻子胡鬧起來,他都治不住。
「同意兒子改姓的同意書。」路飛飛從一開始就不喜歡兒子就那個名字,竇賦儒,竇賦儒就跟一罐豆腐乳一樣,路飛飛知道自兒子懂事起就想改名字,現在他終於可以如願了。
「路飛飛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這個時候竇榮凜真的想敲開路飛飛的頭,想看看她腦袋裡都裝了什麼,這姓氏要是真的改了,兒子就徹底和自己沒關係了,她真的不知道這以為著什麼嗎?
「知道呀!要斷就斷個乾淨嘛!」路飛飛這會兒心裏正想着給兒子改個什麼名字好,兒子以後改姓路,叫什麼好呢?
」好」竇榮凜咬着牙說道,「我成全你,不過你別後悔。」竇榮凜拿出筆寫上自己的大名。寫完以後扔給路飛飛,「你最好以後都不要出現在我的面前。」他已經好久沒有想掐死一個人的衝動了,這個路飛飛又讓他想動手了。
「放心,離你三百米外,我就會轉身的。」路飛飛不在乎的撿起同意書,高興的想到,這次兒子總算能如願以償了。
看到妻子,不對,是前妻站在那裡傻笑,讓竇榮凜都覺得,自己做她的丈夫有多失敗,要不然誰會像她一樣,被離婚了還笑的這麼開心?
「你不走?」抬頭看着竇榮凜還在,路飛飛脫口而出,不過問完了又想道:「咱們現在就去民政局?」

前妻不講理

前妻不講理

作者:路飛飛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離婚竇榮凜說道
好路飛飛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你就不留戀一下?竇榮凜頓時覺得氣餒
路飛飛才不管他在想什麼,她只想着趕緊擺脫竇夫人這個名號好去泡吧!什麼時候去辦證你就這麼快點,老娘的酒還等着我的竇榮凜頓時又覺得自己需要葯,不對,是那個女人吃腦殘片吃多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