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錦衣夜行免費閱讀(女主雲莫離)小說

錦衣夜行免費閱讀(女主雲莫離)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7作者:羅雲 標籤: 穿越重生 羅雲 莫離

她是南珂王朝唯一正統嫡出的公主,風華絕代,精於計謀,手握重權,對外殺伐決斷玩轉諜戰,於內尚念骨肉親情忠君為國,卻被視為皇權的威脅及為弟奪嫡的野心家,在全心對付外敵時遭受背後至親之人的陰謀算計,被一步步推下權力巔峰,多年的效力盡忠,對一人的真心相付,只換來毒酒一…

錦衣夜行

推薦指數:10分

《錦衣夜行》在線閱讀

第一章:追殺

精彩節選

薄霧瀰漫的林間,兩匹快馬從清冷如霜的月光中飛馳而來,向北狂奔。他們剛從敵人的追殺下僥倖逃脫,本來從長安出發時是一眾的護衛,繞了多條小路,一路上每隔一鎮便有萬朝宗的人支援斷後,卻還是未能甩掉羅雲門的一路追擊,身後馬頭上羅雲鈴的聲音簡直像鬼魅一般如影隨形,即使防備再嚴密,也在羅雲門的追擊下淪為了鷲鷹放逐的俘虜,到這時只剩下他們兩人在拚命逃亡。

只有馬蹄聲的樹林里,靜謐得可怕,突然「嗖嗖」的箭打破了這詭異的靜謐,來勢迅猛。荀韶陵和展英立刻在馬背上拔劍抵擋,不斷有箭襲來,而且這次不是從後方射來的,這些浸了毒的羽箭來自各個方向,呈包圍之勢,看來這次是伏擊。

荀韶陵防不勝防,肩上中了一箭,痛呼了一聲從馬上摔下來,展英急忙調轉馬頭,跳下馬,大喊着問他:「殿下!殿下!傷得怎樣?箭上有毒?快服丹心丸!」他迅速扶起荀韶陵,掏出藥瓶倒出丹心丸給他服下,及時阻止了劇毒的蔓延,荀韶陵吐出一口黑血,臉色發白,但性命算是無憂了。

他環視了一下四周,箭已經沒有再射來了,周圍又恢復了詭異的靜謐,「離幽州還有多遠?」

展英回道:「快了,只要出了這片林子,不出半個時辰就到城門外了,殿下,我們的人也快到了,你再撐一下,展英一定能護送你回幽州的!」

他勉強從地上撐起來,眼望着樹之間黑暗無底的洞,心想着,都追殺到幽州城外了,她定是恨極我了。

周圍有了輕微的響動,三道蒙面的身影在月光下顯現,從三個方向靠近,看清了那三人腰間的玉牌,他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種絕望的冷笑,強撐着站直身,傲然地微仰着臉:「哼,青龍、白虎、玄武、只差一個朱雀,羅雲門四剎就齊了,這也真是難得,算本太子的殊榮吧。」

他笑道:「展英,今夜本太子要葬身於此了,長安潛藏十年,好歹不用客死異鄉。你先上馬走吧,沒準還能逃脫。」

展英不甘心,還想拉他走,「殿下!不能啊!明日便是登基大典,整個北梁都在等殿下啊!」

他還在環顧四周,好像還在等什麼,「皇上是總有人來當的,邊關軍力部署圖送回了幽州我就算是不負於北梁了。」

三下空靈的鈴聲,頓一下,再響一下,羅雲鈴停,死亡之音起。

「她來了。」他等到了。

「可是你負了我!」空洞的夜空傳來一個冷到極致的聲音,每一個字都帶了多少恨。

人未到,劍先行,一道銀光劃破天際,冷血的劍鋒直指他的心口。她一身白衣,冷艷恨絕的面容掩在白紗斗笠下,白紗掩蓋的還有一雙淚光暗淡的眼眸,順着劍鋒凝視那個她曾經為之心動的人。同時羅雲門三剎拔劍向展英襲來。

荀韶陵看着那個自空中飛來的身影,還有她的長劍,他這時真的坦然了,他知道他今夜終是躲不過了,該還的債始終是要還的,何況是情債。他望着她,喚了一聲:「嘉寧……」

她有很多個名字,唯有這個名字能喚的人世間少有,而他是其中一個。她的劍卻未曾有半點遲疑,她的心就算是碎了,也還是硬的。

就在她的劍離他只有一尺時,夜空上突然亮起一團白光,乍然亮起瞬間讓樹林亮如白晝,伴隨着狂風大作,所有人都被這光團刺得睜不開眼,站都站不穩。嘉寧被迫落下來,劍還指着荀韶陵,卻根本無法刺向他。

然後天上雷聲作響,一道閃電劈開,那團白光急劇下墜,更加耀眼,狂風中伴有一個突兀的驚叫聲,是男子的聲音。

「啊!!!!!!」

光團開始縮小變弱,狂風也開始停歇,所有人都驚詫了,不知發生何事。

驚叫聲越來越近,一個人和光團一起摔下來,砸到地上,濺起了一地的落葉。狂風停歇下來,光暈漸漸消失,展英扶着荀韶陵站穩了,嘉寧把護斗笠的胳膊放下握緊了劍,羅雲門三剎勉強睜眼警惕地觀望情況。

地上的人爬起來,揉着摔疼的胳膊,看向周圍,一臉迷茫,不可思議地嘟囔着:「啊?不是白天嘛?怎麼一眨眼就天黑了……」他身着迷彩軍裝,腳踏軍靴,腰間別著手槍,背上背着鼓鼓的裝備包,身形高大健碩,臉上緊繃的古銅色皮膚在月光下反着光,面部線條堅毅菱角分明,深邃的眼眸上是濃密的劍眉。

「你們……」他撿起和他一起掉在地上的狙擊步槍駝到肩上,看清了周圍的幾人都身着古裝,三個蒙面黑衣人盯着自己,一位一身白紗的女子執劍立在自己面前,月光照得白紗通透,依稀可以看到她面部的輪廓,身影亭亭,容顏姣美,白紗隨風飄動美得如夢如幻。

他移開痴痴的目光看向身後,是兩個穿着古裝的男子,其中一個的肩上插了一支箭,捂着傷口的手背上好像是有血流出來,看起來好像是對立的兩方人,都狐疑地打量着站在中間的自己,他也疑惑地看着他們,問:「在拍戲嗎?古裝戲?你們是……」

有一個黑衣人對他喊道:「你是什麼人!」

他雖然完全搞不懂情況,但想着自己正在執行任務,特種兵的身份不能隨便暴露,還是小心點好,所以就沒有回答,結結巴巴地問他們:「你們是什麼人啊?怎麼會在這裡拍戲?」

「說什麼胡話?你到底是什麼人?荀韶陵的援軍?你以為就憑你就能救得了他嗎?」嘉寧直接將劍架到他脖子上,他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往後退一步想躲開,但她的劍還是劈來,他慌忙又迷茫地解釋:「來真的啊?誒誒,美女,我不認識什麼荀韶陵啊,不要誤會……我是好人,看,看,我是兵哥哥,大大的好人,不是故意來打擾你們拍戲的……你不要生氣嘛……給我簽個名唄……」

他一邊說一邊躲,好在伸手矯健,還能躲過幾招。

展英見對方被這個從天而降的人吸引了注意力,和荀韶陵對視一眼,忽然吹響了口哨,馬匹聞聲跑過來,展英連忙扶着荀韶陵逃跑。

嘉寧下令:「先不管他了!先殺了荀韶陵!羅雲門三剎聽令!今夜必將荀韶陵斬首剖心!」

三個黑衣人飛身攔住還沒上馬的展英和荀韶陵,嘉寧的長劍再次向荀韶陵刺去。

他眼看着這一群人混亂打鬥的場面,像看武俠片似的,半天緩不過神,直到展英被一個黑衣人刺傷了手臂,退到他面前,他扶了下展英,手沾到他的血,他才明白這是真打,連忙叫停:「誒誒!不能聚眾鬥毆啊!什麼深仇大恨非要殺人!他們就算再有罪也得交給警察處理誒!再不停手!我要報警了!」

可他們根本不理他,展英都呵斥他:「說什麼廢話!不能幫忙就滾!」

他見兩個男子都已負傷,而那四人還是招招相逼,對他們下毒手,他就真衝上去幫忙了,再次擠在雙方之間,把展英和荀韶陵護在身後,對那四人的長劍擺手:「別這樣嘛,有話好好說!」那四人根本不理他,繼續攻擊他們,他是真急了,拿下腰間的手槍,子彈上膛,扣動扳機,對天開了一槍。

「嘭!」一聲巨響,把其他人都驚住了,那四人終於停下了攻擊,都怔了片刻。

他乘勢扔出一個煙霧彈,模糊了那四人的視線,然後擒住展英和荀韶陵的胳膊:「還傻什麼?快跑啊!」

展英荀韶陵反應過來了,展英先上了馬才意識到荀韶陵重傷難以上馬,想再下來扶他,可是那個人已經上了另外一匹馬,還將荀韶陵一把拉上馬,嘴裏念着:「還好我學過騎馬!駕!」

這些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等那四人在煙霧中睜開了眼,他們已經飛騎絕塵而去。

他們跑出好遠,還能聽到嘉寧尖利的喊聲:「荀韶陵!我不會放過你的!我遲早要將你千刀萬剮!」四人又追了好遠,可那兩匹快馬已不見蹤跡。

出了樹林,嘉寧不甘心,還要追,被其他三人攔住了,其中的唐劍一說道:「殿下,恕屬下無禮,真的不能再追了,前面離幽州城不遠了,荀韶陵的援兵定能很快趕到,前面一定還有人接應的,我們追上去也無法得手!」

莫離扯下面紗,透了口氣,扶住氣得渾身發抖的嘉寧:「殿下,青龍說得對,真的不能再追了。殿下且寬心啊,總有機會殺了他的!」

她掀起白紗,看了一眼前方黑洞洞的路,柳眉相凝,眼中晶瑩,心中憤恨不平,「今夜天不絕他荀韶陵,但遲早有一日我會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嘉寧勉強鎮靜下來,把劍收回劍鞘,向南調轉馬頭:「劍一,你先回北梁繼續潛藏,莫離,天歌,隨我回長安。」

三人馬下拜首:「遵命!」

錦衣夜行

錦衣夜行

作者:羅雲類型:穿越重生狀態:連載中

她是南珂王朝唯一正統嫡出的公主,風華絕代,精於計謀,手握重權,對外殺伐決斷玩轉諜戰,於內尚念骨肉親情忠君為國,卻被視為皇權的威脅及為弟奪嫡的野心家,在全心對付外敵時遭受背後至親之人的陰謀算計,被一步步推下權力巔峰,多年的效力盡忠,對一人的真心相付,只換來毒酒一杯,幸而餘生卻慘遭墮胎,性命垂危又被迫去敵國和親當人質……錯愛一人,萬劫不復
最強間諜公主遭遇從現代穿越而來的特種兵,他曾與她強強聯手,他曾與她耳鬢廝磨,他曾與她生死相依,然而他還是選擇了自由負了她……當她浴火重生涅槃歸來重登巔峰,他卻從傀儡變為敵國君王,與她無情對抗於殺場,從相愛到相殺,從生死相許到你死我活……在這兩國相爭權力角逐的修羅場,無數出身名門的貴族子女卻只能隱姓埋名潛伏在敵國投身兩大間諜機構的情報戰爭中,宮廷戰場皆諜影重重,到處充斥着殘忍的欺騙與犧牲,爾虞我詐,真假難辨,到底誰能成為最後的勝者?美人如利劍,英雄誰先死,自古真心最難全……他說,你我與其相爭至死……不如早日成婚她說,若想娶我,江山為聘他只答一個字,好她卻只是苦笑一聲……大國相爭,諜影重重,人生如戲,全靠演技,高手過招,虛情假意,殿下,承讓承讓!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