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陰魂未散免費閱讀(五水劉三姐)小說

陰魂未散免費閱讀(五水劉三姐)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5作者:劉五 標籤: 劉五 奇幻玄幻 江水

簡介:師傅講過我八字刑殤重,渡過百陰才活命 七年前從汶川地震中活命,七年後長江沉船中再次死裡逃生 我來為你親身講訴我在長江上做船耗子這段經歷,血夜吃人,青棺賭命,百年殘蠱,獨臂旱魃,香屍艷鬼,鸞匠陰神……. 九幽十八密,陰山葬世人! 從黃河詭事開始,那沒有解開…

陰魂未散

推薦指數:10分

《陰魂未散》在線閱讀

第一卷 葬棺第1章 夜間出船

精彩節選


我叫獄九,打小被師傅撿回來的。聽師傅說,九八年長江大水,我抱着朽木浮游而下,他在江上行船,用鉤子把我勾了起來。

關於這之前,我沒有任何記憶,好像我是憑空出現的一樣,別人講我是被水溺壞腦子失憶了。

我曾經問過師父是不是這樣,師父對着我嘿嘿一笑,「你個鳥蛋娃娃,懂個屁,這長江上的事情你能懂多少?年頭久了,很多東西說不清的。」那時候我注意到師傅說這話的時候,臉上的神情很複雜,似乎在猶豫,又似乎在懼怕。只不過那個時候懂得少,弄不清師傅的心思。

師傅在長江上做船耗子,這是長江上的偏門。師父按照門子裡邊的規矩給我起了名字,從那以後我就跟着他在江面上來回漂泊,奔走江淮兩地。

船耗子說白了就是行走長江,撈水貨,放大白糊口。通俗點說就是用自己良好的閱歷還有水性,在長江上行船,打撈沉船水貨,屍體雜物。我們掙錢糊口,金主花錢息事寧人。

當然了這裡邊的門道多了去了,不是我一句兩句能說清楚的。

零八年的時候我和師傅出過一次船,那天是六一,有人找師傅說是去老龍溝撈個人,人家給的價錢合適,我們就去了。那時候我還不知道老龍溝是個什麼地方,我們去的時候,整個老龍溝的水突然翻騰起來,一雙雙白色的爪子從水裡邊往上翻,想要把我們的船弄翻了,我師父沉着氣使出各種法子,我們才逃了出來。也是在那一次,我們死裡逃生的經歷,我才明白了船耗子這個行當裡邊,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東西。

今天又六月一,我的生日,當年師傅把我從河裡邊撈起來的時候說了,我是天生地養,這就是我的命數。

我師父正在和我商量着過了今天我就成年了,是不是該給我娶個媳婦的時候,我們船艙的門被人從外邊弄開了。

我一看,進來的人是船廠的劉五,我見過這個傢伙,是個暴發戶,往常神氣的很,可是今天不知道怎麼的,全身濕漉漉的,就像剛從江水裡邊出來一樣,頭髮一縷一縷的掛在腦門上,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但是我聞着他的身上不知道為啥有股子腥臭味,就和從死魚裡邊爬出來的一樣。

「老九頭,跟我出趟船,這些就都是你的了。」他伸出粗黑的手指頭指了指我師父。外人都叫師傅老九頭。我聽人說過,當年一起行船的一共九個人,是把兄弟,只不過這麼多年過去了,只剩下我師傅一個了。

掛在我們船頭的馬燈隨着江風晃蕩,照耀在劉五的臉上,陰暗不定。

「晚上不出船,這是規矩。」師傅盯着劉五的臉,嘆了口氣。

「屁話,什麼的規矩,我有急事。這是一萬塊,跟我出船,這就是你的了,磨磨唧唧的。」劉五的唾沫星子濺了師傅一臉。我看到師傅的臉有點不自然。

船耗子行走長江,撈水貨,放大白糊口,一年能掙幾個?而此刻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萬塊。

「師傅,不能答應的,晚上不能出船,這是你和我說的,是規矩啊。」我神情緊張的看着師傅,生怕他答應下來。這裡邊是有說道的,師傅曾說過做我們這行的,有兩個規矩不能破,夜裡出船百陰纏,行船此生不踏岸。這兩門規矩,壞不得。

這要是放在往常,我師父絕對不會答應的,師傅這人對錢什麼的根本不在乎,但是方才師傅也說了,想要給我娶媳婦,現在這年頭,沒錢怎麼娶媳婦。

「娃子,你別打岔,我和你師傅說話呢。」劉五不爽的瞪了我一眼,「老九頭,不是我說你,都什麼年頭了,這錢放在自己口袋裡才是正事。」說完他還得意的甩了甩手中的票子,嘩啦呼啦的。

「你……」我本來想反駁他的,可是話到了嘴邊卻不知道該怎麼去說,最後化作了沉默,眼神落在了師傅的臉上。

過了片刻,師傅臉色陰晴不定的抬起頭來,最後化作了一抹堅定。「成,今晚我就破規矩,但是這點錢不夠。」

「哈哈,你倒是會坐地起價,行,加錢是不?老子加錢可以!但是出船了你的聽我的。」劉五也不知道是激動,還是被師傅的話給氣的,咬了咬牙從口袋裡又掏出一塌子毛爺爺。

只是我看到這會兒的功夫,劉五頭上的那黏糊糊的東西還在往下滴,身上的臭味越來越重了。我就有點好奇了,這傢伙怎麼回事。同時我看了我師父一眼,可是師父卻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現一樣,難道我的鼻子壞了?我心中胡亂的想着。

劉五直接把錢交到師傅的手上,這下師傅再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了。

我坐起身來,穿上蓑衣,戴好斗笠,手提馬燈走到船前。這是我的工作,師傅行船,我掌燈。

「你幹啥?要走就快,時間不等人啊。」劉五看着我這番動作問道。

「這是規矩。」師傅淡淡的說了一聲,示意我別理他。

我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不就是有幾個臭錢嗎?給老子在這裡裝逼,當年我可聽說了,這傢伙做了人家的上門女婿,等着老丈人死了,才當家作主,幾年下來,成了遠近聞名的暴發戶。

「什麼狗屁規矩。」我聽見劉五在我身後嘀咕着,我沒搭理他,但是我走過劉五身邊的時候卻發現,他的眼珠子就像是壞了一樣,使勁的往上翻,而且臉上時不時的抽搐着,好像吸料子的一樣。

師傅留下的規矩是船耗子千百年來的規矩,不能破。但是師傅也和我講過,凡事都有萬一,晚上出船可以,但是要向龍王爺借來天燈護體,才能找到回來的路,不然的話,夜裡的長江水,能吞噬一切。

「漢水船家獄九,夜裡行路,水波不清,向龍王爺借天燈護體,三香送鼎,庇我周全。」我站在師傅身邊,看到師傅對着那茫茫的江水鞠躬,然後對着船頭放着的小鼎上了三炷香。

隨後我提起掛在船頭的馬燈,從裡邊挑出一截油捻子遞給師傅,師傅把那捻子對着江水甩去。

「請天燈,庇佑我身!」與此同時,師傅口中念念有詞。

「你這是幹啥呢?」劉五站在我們的身後,好奇的看着師父的舉動。

「我都和你說了這是規矩,能保我行船平安。」

「真的假的?」劉五似乎有點不太相信,但是又覺得眼前的一幕不可解釋,臉色胡亂的變化着。

「行了,可以出船了,今晚你是東家,你說去哪裡,我聽你的。」我和師傅穿戴好之後,對還在發獃的劉五說。

「老龍溝,你敢不敢去?」劉五嘴裏邊蹦出來一個地名。

「什麼?」師傅的眉毛跳了跳,給自己點上了一袋水煙。我知道師傅的習慣,遇到摸不準的事情的時候,他就會抽一袋煙來想事情。劉五說這個老龍溝,師傅大概是想到零八年那件事情了。我有點緊張的看着師傅,心裏想着,師傅咱別去了。外人可能不明白,只有去過那個地方的人才會知道那裡的恐怖。可是師傅收了人家的錢,我一個做徒弟的,不能插嘴的。

「老九頭,別說不敢啊,你可是收了我的錢的。」劉五生怕師傅撂挑子不幹,嘴裏邊尖叫,緊張兮兮的。

「這條江上,沒有船耗子不能去的地方,只不過晚上去的話,可能有危險。」師傅抽了一袋煙和他說。

聽劉五說要去老龍溝,我心裏有點打鼓,在我們這一帶行船的,一般知道三大險地,斷魂渦,雁回蕩,還有就是這老龍溝。聽老人們講,以前有一條龍死在這個地方,那龍怨氣滔天,才形成這種險地。這老龍溝在三個裡邊是最兇險的,號稱有去無回。

我看師傅的樣子也是在擔心。但是停了一會兒師傅抽完煙站了起來,和劉五說既然答應了他我會去,但是老龍溝不是一般地方,要加錢。

「錢不是問題,只要你聽我的就行。」聽師傅不是想反悔,財大氣粗的劉五直接拍着胸脯說。

「你的告訴我去老龍溝做甚?」師傅提起船篙子側過身子問劉五。

「這個你們行船的沒有必要知道太多吧?」劉五支支吾吾的說,這會兒的功夫,我看見劉五身上先前我發現的那種抽搐的頻率越來越快了。

師傅眉頭一挑手一攤,二話沒說,把握着的錢還到劉五的手裡。

「老九,你這是幹啥?有話好說,有話好說。」他看着我師傅臉色不悅,立馬給陪了個笑。

師傅掃了劉五一眼,「你能找到我,應該知道老龍溝只有我知道怎麼來回,你和我說實話,不然的話,這筆買賣我做不了。」

這倒不是師傅在瞎說,這方圓幾百里的水路上,只有我師父當年去過老龍溝,而且活着出來了,別的人沒這本事,這也是師傅敢應下這筆買賣的底氣。

「撈個人。」劉五最後沒辦法了,拗不過師傅的追問,在船頭張望了半天發現沒有別人,這才鬼鬼祟祟的走到我們身邊低聲的說。

「女人?」我好奇的看着這個劉五,我不是聽人家說,這傢伙是個妻管嚴嗎?怎麼還在外邊有女人呢。

「這個,這個,是。」劉五緊張的點了點頭。

「那行,走吧,今晚你是東家,但是水上的事情,你的聽我的。」說完之後,師傅示意我提着馬燈站到了船頭,他要開篙子行船了。

這年頭很多艄公都轉行了,船上安了柴油機小馬達,人不怎麼使勁,但是我們船耗子不一樣,有些東西不是這些機器能夠管用的。

師父撐着船沿着江道前行,四周是濃濃的霧氣,我揚了揚手中的馬燈,看到師傅手中的篙子拍在江面上嘩啦啦的作響。

撐船大概順水走了個把鐘頭,那劉五一直在船艙裡邊,就在這時候,冷不丁的站到了我的身邊,身上那股腥臭味道一個勁兒的往我鼻子裡邊鑽,我厭惡的看了他一眼。

「快要漲水了啊。」我身後傳來了劉五的聲音。

我低頭看了下,船舷上的吃水線果然開始變了,船身也在晃悠。

「今天是二十五,應該是快十二點了。」這船上就我們倆個人,行船的時候,師傅一般是不說話的。我順口和他聊着。我們這一帶的人大多行船,這潮漲潮落的時間大家都懂。農曆二十五,漲水大概是在夜裡十二點左右。

不知道怎麼的,說完這個快十二點了,我心頭突然瘮了一下,感覺有點哆嗦,因為就在剛才,不經意間,我突然看見,那劉五的眼睛中閃過一絲猙獰,看上去猩紅無比,就像要吃人一樣,他的嘴還不停的聳動着。

「老九……」劉五張了張嘴正打算和我師傅說什麼呢,船身卻猛然一晃。本來船是順水而下的,可是這會兒突然就停住了,而且直接往江心裏邊奔去,緊接着在我和劉五驚恐的眼神中,船不可思議的定在了江中心,打着漩兒,但是四周的水依舊在流動,只有我們的船死死的定在了這裡。

「該不是撞在什麼東西上了吧?」劉五臉色蒼白穩住身形,探出頭想要看看,身子卻在不停的顫抖。

「滾回來!」就在這時候,師傅臉色一變一把拉住他的脖子把他提着甩回船裡邊去,隨即抬起手中的篙子對着水面用力的抽去。

我看到師傅手腕連抖,一連七杆子抽下去,江面恢復了平靜。

這時候劉五回過神來了,他先前被摔的七葷八素的,這會兒似乎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有點慌神了,踉蹌着身子走到我的身邊,緊張的問我師父,「是不是碰上什麼髒東西了?」

師傅抬起腿用力的踢了一腳船舷,隨即水下一震,似乎什麼東西離開了我們的船,我這才稍微鬆了口氣,扭過頭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卻發現師傅的臉色似乎不大對勁,死死的盯着劉五。

「水鬼抱船,劉五,你老實告訴我,你和我說的去老龍溝找的那個女人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了師傅的話,劉五臉唰的一下變的蒼白,眼睛中露出了無盡的恐懼,顫巍巍的伸出手,指着我。

不對,是我的身後!

猛然間我背後生寒,全身寒毛立了起來,我扭過頭瞥了一眼,僅僅是一眼,就讓我倒吸了口涼氣。

還沒等我做出別的反應,我身邊卻傳來了師父的沉喝,「劉五,你敢!」

緊接着,我就感到我的脖子被什麼東西抓住了,死死的掐着我,讓我喘不過起來,我掙扎着扭過頭去,看到了臉和鼻子歪歪斜斜的劉五,他的七竅裡邊在往外淌血,那血腥臭無比。

這下我明白了先前聞到的那種腥臭從哪裡來的了。同時我疑惑的想着,劉五突然變成這樣,那我們這次出船恐怕……

我似乎感受到了一種未知的恐懼。

陰魂未散

陰魂未散

作者:劉五類型:奇幻玄幻狀態:連載中

簡介:師傅講過我八字刑殤重,渡過百陰才活命
七年前從汶川地震中活命,七年後長江沉船中再次死裡逃生
我來為你親身講訴我在長江上做船耗子這段經歷,血夜吃人,青棺賭命,百年殘蠱,獨臂旱魃,香屍艷鬼,鸞匠陰神……. 九幽十八密,陰山葬世人! 從黃河詭事開始,那沒有解開的謎,在我行走的世界裏,我為你講訴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