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追婚入室:男神總裁請帶回免費閱讀(丁凝林單)小說

追婚入室:男神總裁請帶回免費閱讀(丁凝林單)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5作者:丁凝 標籤: 丁凝 林單 霸道總裁

"第一次見面,他被人強吻,第二次見面,他強吻回去既然已經奪了他的初吻,那麼就別想再去吻別人"遇到她之前他有嚴重的抑鬱症,相親、獵艷、約會卻沒有一個女人能激發起他的男人本能;她在結婚當天被通知結婚對象突然自殺,出國讀心理學逃離傷心地 四年後她學成歸來,在飛機上錯…
第3章 果然和外面的妖艷jian貨不一樣

縷縷陽光透過窗紗慢慢的嵌入這個充滿着浪漫的房間,隱隱傳來的風鈴聲,包裹着陣陣的暖意和濃濃的幸福味道。

白色梳妝台前端坐着今天的主角:丁凝。一身蕾絲婚紗,將她的曼妙身材一覽無遺,微卷的髮絲透露着些許俏皮,嫩白的肌膚看着就滑嫩無比。

一雙還帶有稚氣的雙眼被長長的睫毛隱藏的若隱若現,一張小嘴在口紅的渲染下顯得更加嬌艷欲滴,高挺的鼻子讓她顯得像個西歐混血一樣性感誘惑,抬起頭看像鏡子,莞爾一笑如艷陽中的新柳,也如盛夏綻放的花。

今天是丁凝二十歲生日,也是她和從小一起長大的洛洋結婚的幸福日子。嫁給洛洋是丁凝從小的夢想,而今終於如願以償,她覺得她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距離婚禮還有一個小時,丁凝自己看了看妝容,傻傻的笑又再一次揚起。她看了看掛鐘,正當她要把頭紗輕輕蓋上時,門被推開了。

「丁凝,你個小婊砸,竟然一聲不吭就敢結婚了。」進來的人正是丁凝最好的閨蜜林單,只見她身着伴娘服,臉上卻是喜悅的表情。閨蜜就是,即使嘴上老是唾棄你,但總會在你最重要的場合從不缺席。

林單是丁凝從小到大最好的玩伴兼閨蜜,在剛剛大學畢業後就急忙出國了,也不知道是為什麼。丁凝看到是林單,立馬站起身來抱住她。

「你好壞,沒事跑去美國那麼久幹嘛?」丁凝小聲的抱怨,但還是很開心。

「我才去了美國三個月好嗎?什麼叫去了那麼久?」林單175的身高足足比丁凝高了10厘米,所以現在的她抱着丁凝就像安慰一個小孩子一樣。從小林單就特別疼丁凝,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不過丁凝這個小女娃確實是招無數人的喜歡。

「哼,我剛才還怕你趕不回來了,害得我白白難過一場。」丁凝還假裝吸了吸鼻子,以此證明她剛才的話一點也不假。

林單,也不說什麼話,只是緊緊的抱住丁凝,像是抱住一件寶貴的物品一樣。其實,沒有一個人比她更希望丁凝幸福。

兩人一直在房間鬧了許久,差不多到時間時,房間卻被推開了。進來的是丁凝的媽媽潘景安,只見她一臉的眉毛緊皺,臉上毫無笑容,看起來心情似乎很差。

丁凝看見自己的母親這樣,連忙拉過她的手以為是母親怕自己嫁出去後就沒有時間陪她了,於是很乖巧的說:「媽媽,怎麼了嗎?我就算嫁給洛洋哥哥,也還是有時間回來的啊。」

「伯母」林單也站起了身,一聲伯母從她略沙啞的嗓子吐出。帶動了整個房間的沉重氣氛。

潘景安一臉的哀傷看着丁凝,深深嘆了一口氣之後,才慢慢的說出了一個對於丁凝打擊很大的消息。

「阿凝,洛洋……他,自殺了。」潘景安說完這句話,整個人都軟了下去,沒有一個人能比媽媽更希望自己的女兒幸福。

「媽,你開玩笑吧?今天可是我的大喜日子,今天我就要和洛洋哥哥結婚了,很快我就會變成那個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丁凝邊說邊扯了扯嘴角,希望潘景安說的只不過是一句玩笑。丁凝不相信洛洋真的會自殺,他那麼愛她昨天晚上他還打電話給她,叫她今天不用緊張的。「不可能,這不是真的。」丁凝說完整個人也軟了下來,她知道媽媽從來都沒有騙過她。

林單急忙上前扶着丁凝「伯母,現在洛洋在哪間醫院?」林單看起來格外的淡定,她知道這一天對洛洋來說一定會來到,但她沒想到會那麼快,更沒想到,他會選在今天這個大喜的日子。

「剛才洛爸爸打電話過來……說他們現在正在市人民醫院……叫我們不要擔心。」潘景安說完,已經泣不成聲了,畢竟洛洋是她從小看到大的孩子,而且現在還要成為她女婿的人。

林單正準備要跟丁凝說些什麼,一轉眼,丁凝就已經跑出了房門。

市人民醫院內,搶救室前站滿了今天的賓客,丁凝撥開人群,一路踉蹌地走到了洛爸爸面前「伯父……」丁凝眼裡的眼淚一直強忍着不肯掉下。她多想忍住這曾經她很不屑的眼淚,洛兵祥那張瞬間蒼老的臉上,在看到丁凝時,眼淚便再也藏不住了。哽咽的聲音斷斷續續地說著剛才的情況。

「洛洋,他昨晚還好好的……今早我見他一直沒起床,我還以為他是昨晚忙婚禮的事太累了,所以也沒敢叫他。」洛兵祥說道這時,眼淚再一次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兒子的突然自殺,令這個年過半百的男人忍不住的潸然淚下。

「誰知我一推開他的門……就見地板上散落着許許多多的安眠藥……」洛兵祥已經說不下去了。彷彿今天推開門的那一瞬就發生在他眼前。

丁凝聽着聽着,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淚如開了閘一般,一點也收不住,到最後,直接就暈了過去。還好此時林單來到了,一把扶住了暈過去的丁凝。

等丁凝醒過來時,天已經進入了黑暗的世界,她卻像換了一個人一樣。不哭不鬧,不喜不悲。

林單拿着丁凝平時最愛吃的瘦肉粥進來時,正看見站在窗口的丁凝。嚇得她趕緊把粥放下。

「丁凝,你要幹嘛?」林單一把把丁凝拉到懷裡,這是林單第一次那麼凶的對丁凝說話。

「我看看風景。」丁凝一臉茫然的看着氣勢洶洶的林單,放佛她剛才就真的只是看風景。

「嗯,沒事就好。」天知道,剛才林單有多緊張丁凝一想不開就做些事傻事。這些年,林單經歷過太多的不如意,丁凝一直在她身邊陪伴着她們的關係不是親人勝似親人。

丁凝窩在林單的懷裡,許久才開了口「他怎麼樣了?」

林單一直在找委婉一點的說辭,可發現腦中什麼詞也找不到,只好訥訥的開了口「不行了。」林單默默的在心裏說:「阿凝,對不起,對不起我沒能早點告訴你。」

懷裡的人身子明顯得僵硬了「真的嗎?」林單感覺到自己的後背已經被丁凝抓得要出血了,可是她還是選擇了實話實說「嗯。」

丁凝一直沒有任何動靜,知道林單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肩膀濕了一片後,才拍了拍丁凝的後背「大聲哭出來吧。」

丁凝一聽到林單的話,再也忍不住了「為什麼?為什麼?……」她的小手一直拍打着林單的背。一陣淘淘大哭後,丁凝再一次暈過去,臉上的妝容早已花掉,長長的睫毛沾滿了晶瑩的淚珠。看得惹人分外的心疼。

從那天以後,直到三天之後的葬禮,丁凝都沒再流過一滴眼淚,她以洛家兒媳婦的身份為洛洋守孝,在追悼會上,她面對別人的安慰只是露出苦澀的一笑。沒人能理解她的的痛苦,但她卻要假裝自己不在乎。

林單看在眼裡,嘴上不說,心裏已經為丁凝十分擔心。一般將死之人,不都是這樣像看破紅塵似的,不悲不喜,不吵不鬧嗎?

這幾天,林單一直不敢讓丁凝獨處,她知道丁凝有多愛洛洋,這些年來,她是唯一見證他們從青澀愛情到現在要結婚的人。她很清楚丁凝二十一歲以前的生活中心和生活目標從來都只有一個人,那就是洛洋。現在洛洋的突然離世,無疑是完全打亂丁凝的人生,讓丁凝一下子就沒有了活下去的勇氣。

葬禮終於結束了。一切都散了,就好像洛洋的逝去只不過是人們生活的一個小插曲一樣,潘景安和洛兵祥兩人這段時間以來,頭上早已布滿了白髮臉上儘管十分憔悴,但確實一直睡不着。因為他們要時時刻刻的看着丁凝,他們都均已離異,雙方都只有一個孩子,如今洛洋已經離去,他們絕不會再讓丁凝出任何的意外。

丁凝似乎也感受到了來自他們的擔心和憂慮,所以每天都揚起笑容的對着他們,於是一個月後,丁凝找到了林單。

「林單,你是我這輩子最好的朋友,我想求你件事。」

林單看向丁凝,她沒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只是靜靜的看着丁凝。

「幫我照顧好我媽和洛叔叔」丁凝抬起頭看向林丹,以前單純無比燦爛的雙眼此時已經染上了一縷憂傷。

「你想幹嘛?」林單攪了攪咖啡,一臉的不在意,她心裏在賭,賭丁凝活下去的勇氣。

丁凝看向了窗外「想去一個沒有憂傷的地方。」窗外正有一個男人在面對一個女人的靠近時憤怒無比,看得丁凝都覺得有點搞笑了,因為那個男人的眼裡不是簡單的對女人厭惡還藏有一點恐懼。

「我不會答應你的,你回去吧」林單直直的看着丁凝,她多想知道這個女人腦中想的是什麼。

丁凝也許知道了林單誤會了她的意思,於是又說了一句「林單,我想去美國,短時間應該是不會回來。」

「去美國幹嘛?」

「洛洋,他以前就夢想着要去美國學心理學……我想替他去看看。」她眼睛裏又在放空了,剛才在窗外的男人已經不見了。其實沒人知道丁凝真正要做的是什麼。她自己都不知道。

三月的美國還略帶絲絲寒意,今天更是下起了綿綿的下雨,丁凝面前的導師傑妮芙一直在不停的說:「why?」

「noreason.」丁凝面對喋喋不休的傑妮芙的追問,只簡單的回了一句,便再也沒有多餘的話了。丁凝一身的黑色修身西服,四年的時間已然將她從一個懵懂可愛的女生變成一個遇事沉穩謹慎的女人,也許這就是傳說中的,蘿莉變御姐吧!

說實話,她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回國,也許她是真的想媽媽了吧,或許她還是很想去見見他。來到美國已經四年了,她沒回過一次國,雖然媽媽和洛兵祥一直說他們很是想念她,但她還是一直都鼓不起勇氣踏上回國的征程。可她知道,她必須放棄過去重新開始了,也許林單說得對,很多事也許是上天註定了的既然無法改變過去,那麼就只好做好現在了。

這次回去,她一個人也沒告訴,也許她還是沒想好該怎麼面對他們,該怎麼面對前年就已經在一起的媽媽和洛兵祥。這樣的關係實在是讓她覺得有點小尷尬了。

傑妮芙見丁凝這般態度,她就知道她說再多也沒有用了,丁凝表面上看起來毫無主見,但其實是個十分有主見的女人,並且在認定一件事後,她便不顧後果的去做。所以作為她的導師,傑妮芙是強烈要求丁凝能留在美國幫助她的,畢竟誰不希望自己身邊有一個得力的助手呢,但傑妮芙一向尊重他人的決定。

登記時間終於到了,丁凝推着行李廂慢慢隨着人群進入了安檢,她這些年來到美國差不多都是傑妮芙照顧她。所以面對這次離別,她也是極大的不舍的。

在進安檢時,丁凝揮起手向傑妮芙致意,她說不出對傑妮芙的感謝,她只能這樣默默離開。

傑妮芙嘴裏大聲說著「Whenyouneedme,Iwillbeherewithyou.」

「thankyou,thanksalot.」丁凝也大聲回道。

再見吧,這個居住了四年的國度,再見吧,過去的一切!

由於是臨時決定回國的,加上機票比較緊張,丁凝只好花了比平時的貴一半的價格訂了張頭等艙的機票。這還是她苦苦哀求了售票小姐得來的,因為不知道是那個土豪神經病的包了頭等艙。

不過丁凝現在已經過了當初為了錢而小心翼翼的年紀了,雖然在刷卡的時候她的小心臟還是忍不住的跳了一下,但比起以前來說已經好了很多了。畢竟現在的她在美國已經算得上是一個小有名氣的心理諮詢師了,收入絕不會太低。

上機不久,整個頭等艙就她和另一個男子,丁凝猜測:難道他就是那個土豪神經病?

找到位置坐好後,丁凝才發現原來他們的座位那麼近,旁邊就是那個已經閉上眼的男子,丁凝看着男子青黑的黑眼圈,便知道他肯定很長一段時間都沒有睡過。雖然對男子土豪的行為感到很不爽,但丁凝還是很小心翼翼的放東西,她怕吵醒了這個熟睡的男子。

空姐很快就在丁凝坐下不久後來到,丁凝見到空姐微啟的雙唇連忙伸出食指放在雙唇,示意她不要大聲說話。

空姐也很聰明,小聲的問着丁凝要不要杯飲料。

丁凝輕鬆說「不用了,一個小時以內不用來這邊。」

丁凝從包里掏出最近林單新出的書《不能讓你知道》,五年來,林單已經成為了國內小有名氣的網絡作家,作為林單最好的閨蜜,只要一出書,丁凝都會將新書看上幾遍。以此來默默地支持着林單熱愛的事業。

一個小時後,丁凝聽着音樂看着書好不悠哉。可昨晚就沒有好好睡覺的丁凝卻還是犯困了手上還拿着那本書,眼睛卻是困得睜不開了眼。

「你是誰?」一道低沉渾厚,富有磁性的男性聲音輕輕的飄在只有兩個人的頭等艙里。只是這樣好聽的聲音丁凝卻將它完全的屏蔽,只因為她的耳朵塞上耳機,丁凝的世界現在只剩下了音樂和書的內容,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喬越澤站起身來,走到丁凝面前,輕輕摘下丁凝的耳塞。他承認,這個女人就算在他身邊他也不覺得反感。

然後來一句「誰讓你來的?」冷漠的聲音和剛才溫柔的動作截然相反,讓人根本無法相信他就是那個剛剛會輕輕的幫丁凝摘下耳塞的人。

丁凝被這突然而來的舉動和聲音給活活震住了,她長長的睫毛一眨一眨的,臉上寫滿了疑惑,還有點剛睡醒的懵懂。

「洛洋……?」眼前的男子長得怎麼能那麼像洛洋,丁凝丟掉書,直接站起身來抱住了喬越澤。她是不是在做夢呢?這些年來,除了第一二年洛洋經常會出現在她的夢裡後,之後就再也沒在夢中見過他。

「你是回來了嗎?我就知道你只是跟我開了個玩笑而已,我就知道,你怎麼可能放下我一個人……」丁凝一直以為在夢中,她在夢裡可以隨心所欲,她真的太想洛洋了。

喬越澤被突然撲上來的丁凝弄得有點無措,差不多十年了,沒有一個女人敢這樣抱着他。他剛想要把丁凝拉開,丁凝的淚水卻把他又弄得手足無措了。

「洛洋,這些年,我一直在逃避,可是為什麼還是忘不了?」丁凝把自己的腦袋深深的埋在喬越澤的懷裡。她真的不願從這個美夢中醒過來。支支吾吾的又說了一句:「可是這次回國後,我打算把你忘了,我不想再讓他們擔心了,也許這樣對你很不公平……」丁凝越說越小聲,似乎是又睡著了。

喬越澤越聽越不對勁,敢情這個女人把自己當成替身了,於是他一用力就把丁凝給拉開了自己的懷裡。

「別耍這些小把戲,說,你到底是誰?」喬越澤那雙黑得能照出人影的雙眼直直的盯着淚眼婆娑的丁凝,不知道為什麼,喬越澤在看到丁凝那張布滿淚水的小臉,心竟然會感到陣陣的心疼。

丁凝茫然的看着這個像洛洋的男子,傻傻的笑着「我是丁凝啊,洛洋。」原來洛洋也不認得她了,丁凝心裏不知道為什麼悶悶的。

「我是喬越澤,不是所謂的洛洋,小姐,你認錯人了。」喬越澤越過丁凝,正欲走向自己的座位,就在這時,他的右手卻被一隻溫軟的小手一把拉住了。

「唔」喬越澤被丁凝給親了,奇怪的是喬越澤卻一點也不感到噁心,反而覺得想要獲取更多。

禁慾了近十年的喬越澤就這樣被丁凝淺淺的一個吻給弄得下部分強硬起來。

丁凝痴痴的看着喬越澤,又是傻傻的笑,她的小嘴似乎也因為剛才的那個吻變得格外的紅潤起來。

「這次就算吻別吧,以後我只會把你放在心裏的深處,不會再把你當我的全部了。」丁凝說完眼淚竟是又忍不住的要掉了下來。

似乎不受控制的那樣,喬越澤就又吻上了丁凝,這次,他不再局限淺淺一吻,而是慢慢的深入,他溫柔的從丁凝的唇來到她的舌,然後慢慢的在一個奇妙的世界裏帶着丁凝一起舞蹈起來。喬越澤在心裏默默地做了個決定:這個女人他要了。

那麼多年來,只有和她一起親吻不讓他感到絲毫的噁心,只有她才能喚起他禁錮已久的渴望。

丁凝則是一心一意的把喬越澤當成了她最愛的洛洋,她親吻的經歷少之又少,就連和洛洋在一起時,他和她也只是輕輕一吻,丁凝哪經歷過這般深吻,於是過了三分鐘,丁凝就已經把小臉憋得通紅通紅的。

喬越澤覺察到丁凝的異常,才慢慢的放開那讓他愉悅的地方,他看着丁凝大口大口喘氣的樣子,竟不自覺地露出了寵溺的目光。

「記住,我是喬越澤。」喬越澤輕輕的拍着丁凝的背,他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丁凝有可能把他認錯人了,心裏就莫名的生出一股不知名的氣來。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叫洛洋的人以後會成為他得到丁凝的最大障礙。

丁凝聽到喬越澤的話後,全身立馬僵硬了起來。她那個被傑妮芙認為聰明至極的大腦快速的轉了一下。「她不會真的認錯人了吧?」丁凝急忙掐了自己一下「啊」還真的疼,不會真的認錯人了吧……

丁凝,趕緊說了一句「先生,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間。」說完快速的就朝着洗手間走去,丁凝忍不住的罵了自己一聲「丁凝,你個智障,大白天還以為自己能做白日夢呢?」「嗚嗚,怎麼辦,怎麼辦?剛才好像還是自己主動的……」丁凝看着鏡子中的自己,真的恨不得把自己打死。

喬越澤看着丁凝突然起來的閃躲,和她彆扭的小身影,竟不自覺的笑出聲來。

「丁凝。」輕輕的念着丁凝的名,喬越澤慢悠悠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開心的拿起一本商業雜誌津津有味的看起來。

只是,她怎麼會出現在頭等艙呢?這不得不讓喬越澤懷疑起丁凝的目的,但他心裏卻又希望她不是他想的那樣,他可是好不容易才碰到一個讓他感興趣的女人。

丁凝足足在洗手間待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還是沒想好該怎麼去面對喬越澤,總不能說自己認錯人了吧?也不能說自己就是這樣豪放……怎麼辦、怎麼辦?丁凝繼續窩在洗手間,哪個知道此時竟然有人來敲門,嚇得丁凝趕緊開門。

「便秘嗎?」喬越澤一臉笑意的看着丁凝,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好想逗一下她。要知道喬大boss在平時可是高冷得就像住在天上的那種人,什麼時候開始有了這種凡間的想法了?

丁凝聽到喬越澤的話,臉上頓時成豬肝色。這男人懂不懂跟女孩子說話的,和一個女孩子說話怎麼能這樣的簡單粗暴呢?他不會是沒談過戀愛吧,不過丁凝一想到這個可能直接就立馬放棄了這個想法。

丁凝看也不看一眼喬越澤,直接越過他,只是嘴上還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你才便秘,你全家都便秘。」

「怎麼?還會害羞了?剛才不會還挺hao放的嗎?」喬越澤看着從自己面前走過的女人,好吧,喬BOSS第一次對一個女人那麼熱情,要是被沈白他們知道了,那就要笑死了。

喬越澤見丁凝沒回他,也就直接跟着丁凝的後面也回到了座位,只是丁凝沒坐在他的旁邊的位置,而是坐在離他位置最遠的一個位置。

他並不着急,而是回到自己的位置,花了半個鐘的時間快速處理好文件,便隨手操起一本雜誌來到了丁凝的旁邊。一靠近丁凝,喬越澤便揚起他自認為最帥的笑容看着丁凝,哪個知道丁凝連半眼都不給他。

尷尬了吧,喬boss的笑臉也有人敢不看。喬越澤對此很生氣,這個女人是不知道他是誰嗎?頓時被氣炸,boss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但他還是很隨意的坐在丁凝旁邊的位置,用他那個低沉性感的聲音問了一句:「小姐,是在躲我?」

丁凝本來就覺得超級尷尬的,又加上喬越澤這樣一問臉又不自覺的紅了起來,但丁凝也不是個單純的小姑娘,那麼多年的美國生活,儘管她不算開放,但她接觸的人可不算保守。

於是她淺淺一笑「先生,你覺得我有必要躲你嗎?」丁凝一直在心裏想,這個男人感覺是要撩她的節奏啊,可是丁凝也不是那麼好撩的,雖然已經決定了要忘記洛洋了,但她卻並沒有打算立馬就開始下一段戀情。

「哦~」喬越澤饒有趣味的看着丁凝,彷彿她就是一道美味的餐點。他的眼睛一直盯着丁凝那紅潤的小嘴剛才的觸感確實不錯。

丁凝不理喬越澤那火熱的眼神,而是低下眉眼輕輕掃了掃喬越澤手中的雜誌,不禁莞爾一笑「喬先生的趣味就是這樣的嗎?」說完她的眼睛停在了喬越澤手中的雜誌,他手上赫然拿着一本《男人裝》,封面是充分展現軀體的一個女人。女人的姿態實在容易使人想入非非。

喬越澤隨着丁凝的目光來到自己的手上,看了一眼,「我以為丁小姐是個開明脫俗之人,這眼光怎麼也如此cu俗。」說完喬越澤把雜誌放在桌子上,現在的他其實對其他女人的軀體是非常厭惡的,別說這一個小小的封面了,就算是他的眼前就擺放着一具真實的軀體,他也不會多看半眼。

丁凝剛想要說些什麼,喬越澤的聲音又響起來了。

「剛才那個是我的初吻,丁小姐是否要給個解釋?」忽然喬越澤十分委屈的看着丁凝,彷彿他是被強的那一個,而丁凝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地主的霸道姑娘。

丁凝剛才還以為他不記得那個吻了,還慶幸自己剛才機智。誰想到這個無賴的男人還記得那麼清楚,並且這架勢好像還要丁凝負責一般。

可丁凝是誰,她可是心理諮詢師,她的專業就是專門看穿別人的心理的。突然冒出來的的喬越澤她還不放在眼裡呢,對於這種無賴。唯一的辦法就是比他更無賴。

「你說是初吻,我就信,是你傻還是你當我傻,這位先生,你看起來可是三十好幾了。」丁凝沒有說完,她深知做人還是要給自己和別人留點餘地的。她的大眼睛正在用一種極不信任的眼神看着喬越澤,彷彿喬越澤就是個大騙子一般。

喬越澤聽到丁凝這樣回答,他沒想到剛才小心翼翼逃去洗手間的那個女人就是現在站在他面前這個伶牙俐齒的小女人。

三十好幾嗎?今年他可是剛剛三十,生日都還沒過呢?難道他真的那麼老嗎?喬越澤開始在意他的年齡了,可別人不是都說女人喜歡比較成熟的男人嗎?像他這種事業有成,顏值絕對高,在P市,他敢說他第一,絕沒有人說第二的男人,不是就應該成群的女人來追捧嗎?怎麼到現在才失去初吻的,這一點連喬越澤自己都不相信。

於是,他很無恥的問了一下「我真的看起來有三十好幾了嗎?」一臉純潔的看着丁凝。這樣的喬越澤自己看到都會覺得不好意思,自己一向走高冷路線,怎麼在這個小丫頭面前就顯得那麼的幼稚呢?

丁凝被這樣的喬越澤看着,臉竟然不爭氣的就紅了起來。支支吾吾的說「當然啦,就是個老男人了。」說完,丁凝撇開臉不去看那張像極了洛洋的臉。她知道自己為什麼老是在喬越澤面前就變得語言組織能力有問題,大腦轉不過來了。

不過丁凝給了自己一個很好的解釋,也許就是因為他長着一張和洛洋相似的臉罷了。

喬越澤見丁凝這樣也不再說了,知道她也許還是把他當作了她口口聲聲叫着的洛洋。他喬越澤從來不屑做誰的替身。

「那你喜歡嗎?」喬越澤突然靠近丁凝,在他的耳邊輕輕吐出一口氣,喬越澤身上清冽的氣息一下子就把丁凝給包圍了,讓丁凝開始大腦有點轉不動了。

丁凝在心中默默的想:也許這就是男神吧,她不否認,喬越澤其實比洛洋好看,洛洋是屬於那種陽光的好看,而喬越澤則是無時無刻都在透露着一種成熟男人的獨特氣質。而這種氣質也更加的吸引着她。

見丁凝不說話,喬越澤繼續說了一句:「不說話?那就是承認了?」既然好不容易有個女人可以讓自己不噁心,那麼他是不是真的就沒有沈白說的那種病了。

喬越澤這些年來一直以為自己是性取向不正常,可是在找了男人後,心裏卻是怎麼也提不起興趣。可說去找女人時,還沒開始靠近身邊,他就已經受不了了。

「沒有,你這個人是不是有幻想症啊?哪有第一次見面就問別人是不是喜歡你的?」丁凝看着喬越澤那雙淡褐色眼睛,一臉的無語。這個人是來搞笑的嗎?以為這世界上還存在一見鍾情?是不是裝得太過了。

「喜歡上我這種男人不是很正常的嗎?你若不是使了計謀,你覺得你能坐在頭等艙?」喬越澤現在一想到丁凝有可能是像某些外面的女人一樣,心裏不自覺的就多了些厭惡,但他又有點慶幸,因為這樣代表他實驗過後只要給一筆錢就可以打發她了,這也不失是一個好的安排。

丁凝就知道喬越澤把她當成那種心機biao了,一向自尊自愛慣了的丁凝怎麼可能生生的讓別人誤會她的清白。

「怎麼,覺得自己多了幾個臭錢就了不起是嗎?有錢為什麼不直接買自己的私人飛機,幹嘛還來和我這種普通老百姓搶座位。」丁凝一臉不屑的看向喬越澤,她真的是很討厭這種沒錢又充大頭的人。

在未來的日子裏,丁凝會覺得自己很後悔今天說這一番話的,喬越澤,作為P市首富,全國富豪榜排名前三的大BOSS在丁凝面前就只能當成個沒錢充大頭的。

喬越澤看向這個女人這樣說自己,看來她還真的不知道他是誰,不然的話她絕不敢說這樣的話的,要知道得罪喬越澤的人要想在P市待下去的話,那簡直就是比登天還要難。

喬越澤只是看了眼丁凝,也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嘴角輕輕的揚起了,熟悉喬越澤的人都知道,每當喬越澤這樣笑的時候那麼他的心裏一定是在打什麼小九九。

丁凝見喬越澤不說話,她也不是個話多的人,於是兩人開始了沉默。

過了半個鐘,兩人竟然再也沒有開口,到了飯點,空姐很適時的來到他們的身邊,一一諮詢他們的需要。

「小姐,請問您有什麼特別的需要嗎?」空姐甜美的聲音相在諾大的頭等艙中,丁凝禮貌的回了一句「隨便來點吧。」丁凝並沒有為難甜美的空姐,可是看到空姐的雙眼一直往喬越澤的方向瞄時,她內心的邪惡突然就起了惡作劇的心理。

由於喬越澤在的時候就已經說過了,只要給他把咖啡準備好在離他兩米外的餐桌上之後就不要再來打擾他。所以,儘管空姐很想跟喬越澤說句話,但又不敢上前。

「小姐,我和他是那種關係,所以我知道他的一切喜好,等下上餐時要格外給他多加點芥末,不然他吃不到,脾氣很暴躁的,而且這個我不希望你讓他知道,我想給他個驚喜。」丁凝把空姐叫到近身旁,湊到空姐的耳旁輕聲說道。她會讓喬越澤知道,想要她負責,下輩子吧。

空姐果然善解人意,在問喬越澤時,依舊甜美,只是眼神沒有剛才那樣的痴迷了。空姐很知道,雖然客人沒有提要求,但她既然都已經出現,那麼她也要捎帶上問一句的:「先生,對於午餐,有什麼特別的需要嗎?」

喬越澤從一堆文件中抬起頭來「和那位小姐一樣吧。」說完後,喬越澤還不忘再看一眼丁凝。

丁凝也不看他,繼續拿起書,塞上耳塞,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

但丁凝知道,對於這種人,肯定等下會找她算賬的,所以在上餐時,她借故離開了。她可不想再面對這個有點狡猾又有點小單純的大灰狼。

追婚入室:男神總裁請帶回

追婚入室:男神總裁請帶回

作者:丁凝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第一次見面,他被人強吻,第二次見面,他強吻回去
既然已經奪了他的初吻,那麼就別想再去吻別人
"遇到她之前他有嚴重的抑鬱症,相親、獵艷、約會卻沒有一個女人能激發起他的男人本能;她在結婚當天被通知結婚對象突然自殺,出國讀心理學逃離傷心地
四年後她學成歸來,在飛機上錯把長得和前男友極像的他當作昔日情人
看一個超級病患和一個屌爆心理諮詢師如何相愛相殺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