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九域天尊免費閱讀(葉辰星辰訣)小說

九域天尊免費閱讀(葉辰星辰訣)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5作者:辰哥 標籤: 現代言情 莫星雲 辰哥

十萬年前,大千位面爆發百族混戰,人族也未能倖免,慘烈的戰鬥致使大千位面秩序崩潰,天道坍塌,致使十萬年來無人能夠成神證道 十萬年後,元陽大陸風雲人物莫星雲進入震界神碑之境尋求證道,卻意外隕落,於百年後重生,再度開啟一場精彩絕倫的逆天之旅

九域天尊

推薦指數:10分

《九域天尊》在線閱讀

第4章 阻攔

夕陽如血,從天空傾灑而下,整個皇城宛如披上了一層血色薄紗。

肅穆莊嚴的玄武元帥府內,莫辰躺在青石地板上,他渾身血跡,氣若遊絲,雖然已是彌留之際,但那尚顯嫩稚的臉上卻還帶着憤恨和不甘。

倏然間,莫辰蜷縮一團瑟瑟發抖,他只感覺大腦如同灌鉛般沉重,整個身軀猶如被萬蟻噬骨般疼痛不堪,在這痛苦不堪的折磨下,他終於昏死了過去,神色亦逐漸安詳。

當他再次醒來之時,他的目光已經恢復清澈,瞳孔深邃如星辰。

「回來了嗎?」

莫辰眼眸中泛着微光,微微側頭看向大廳,「元陽曆一萬一百年,沒想到我星雲大帝已隕落百年。」

星雲大帝莫星雲,百年前元陽大陸的風雲人物,年不過五十便已是銘武魂三道巔峰強者。

百年前,他橫空出世,以戰成名,挑戰大陸無數強者,從大陸帝臨榜一百位,一路戰至第七位,無一敗績,有如彗星般,耀眼一時。

然而就在這時,他卻獨闖大陸禁地,震界神碑,意外身隕其中,獨留無盡傳說。

他的隕落,震驚天下,卻也讓無數人鬆了口氣,這堪比戰魔的狂人終於消失了,但也有無數人惋惜不已,錯過了帝臨榜前六之爭的曠世之戰。

「百年回歸,我星雲大帝最終還是回來了。」莫辰微微咧嘴輕笑,這具身軀原主人的記憶也逐漸融合起來。

十年前,天雲國五軍元帥之首,青龍元帥莫震山被傳叛國,莫家滿門抄斬,軍中大臣聯名上書,保住了莫震山一兒一女,也就是莫辰和他姐姐莫紫凝。

莫紫凝被帶往皇宮,名為撫養,實則軟禁,莫辰則被流放皇城,看似仁義,實為監禁,一旦展示天賦,恐怕就會被皇室扼殺在搖籃之中,且終身都難以踏出皇城一步。

而他在皇城還有一個響亮的外號:叛之子,叛將之子!

命運多舛,家族巨變,身邊的事物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所有人都遠離了他,就連兒時的玩伴也逐一離去。

「莫辰,對不起,我們已經不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了。我的男人,必須是這個世界頂天立地的男兒,將來的元帥,一國棟樑之才,可惜你連皇城學府的考核都過不了,我們……一刀兩斷吧……」

年幼時青梅竹馬的女孩,那個曾經說過:莫辰哥哥,只要你將來能打敗我,我就嫁你為妻的女孩,最終也離他而去,他的世界,一片黑暗,當真是可悲的命運。

就在這時,一道傷心欲絕,悲痛萬分的哭叫聲響在莫辰耳旁。

「辰哥啊,胖子我對不起你啊,沒能為你求得一枚保命丹藥。你這一走,胖子可就沒了同道中人,今後只有我一個人去偷看妹子變吞吐黃瓜的戲法了。你常說分享才是王道,胖子我現在是無人分享了啊。」

「還記得上次我下半身沒能忍住,擦槍走火捅破窗戶,要不是你擋在我前面,胖子我就得橫屍當場了,這救命之恩只有下輩子還了。」

一名橫向縱里相差無幾的小胖子撲在莫辰身旁,很勁的捶打着地面,一把鼻涕一把淚,越哭越傷心,不知情的人,還以為他死了爹呢。

「死胖子,玄武府可不是你哭喪的地方,別打擾諸位大師為韓元帥商議驅毒之事。那乞丐武魂已碎,神仙也救不了他,趕緊將那乞丐的屍體拖走。」

一名侍衛橫在胖子身側,想要將其驅趕出去。

胖子痛哭流涕以及侍衛的話,讓莫辰腦海中的記憶徹底融合了起來,他終於知道自己為何會命懸一線,出現在玄武府內。

原來自記事起,莫辰便不甘命運,為救出姐姐,替父昭雪,他從十二歲起便參加皇城學府入學考核,然而有人卻暗做手腳,連續三年都未能通過考核。

今日,他又前去參加第四次考核,也是他最後一次考核機會,因為皇城學府招生的最高年齡便是十六。

結果可想而知,考核依舊失敗,惱怒之下,莫辰再也無法壓抑內心的憤怒,出聲質疑學府,卻遭來一頓毒打,險些被活活打死,不過最終他也沒能堅挺過來,一命嗚呼,被莫星雲恰逢事宜的附體重生。

而這名小胖子夜子軒,乃是莫辰的死黨,也是從貧民窟出來的寒門弟子,是他將莫辰從人堆中搶出來,想為莫辰求的一枚保命丹藥。

莫辰武魂破碎,但夜子軒卻並未帶他前往武魂殿,因為天雲國的武魂殿乃是皇室的勢力,豈會救治莫辰,他只求能在銘紋師手中求得一枚保命丹藥便可,但奈何今日,玄武元帥邀請皇城所有銘紋師為其療傷,故而夜子軒只好帶着莫辰來到這裡。

莫辰在貧民窟倒是有幾個死黨,但唯有這胖子軒敢在皇城學府搶人,並大鬧元帥府,經此事件,莫辰倒是看清了他那些死黨的反應,毫無疑問,唯有這胖子軒是最鐵的一個,也是唯一的一個!

「這胖子倒是很鐵的兄弟啊!」

莫辰看着這一幕,心中趟過一道暖流,沒想到再度重生,第一時間便遇到這般鐵兄弟。

「辰哥啊,胖子我是沒什麼本事,如今救不了你,不過我可以在此發誓,將來如果胖子我能翻身農奴把歌唱,我拼了這條命也會為你報仇。胖子我可是很記仇的,今天動手的那些傢伙我可都記着呢。」

「死胖子,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啊?」莫辰輕輕笑道。

「冤枉啊辰哥,我怎會……」

胖子軒全身心投入在自己的痛哭之中,忽然,如同松球的身軀猛然一顫,駭然的抬起頭來,望着正一臉笑意看着他的莫辰,頓時愣神了好幾秒,慌亂的擦拭眼角的淚花,定睛再看,驚愕道:「辰哥,你的傷好了?不對啊,你已經命懸一線了,怎麼可能好的這麼快,難道……」

忽然,夜子軒面色狂變,蹭蹭後退數步,驚恐的嚎啕大哭道:「辰哥啊,你不會是詐屍吧,嗚嗚,想你生前,弟弟我也待你不薄,你可不能出來害我啊。」

「詐屍?害你?死胖子,你腦洞還能再大點嗎?」

「咦,受了這麼重的傷竟然還沒死,還真是命大啊。」那侍衛驚疑的看向莫辰。

確認莫辰未死,胖子軒瞬間露出驚喜的笑容,急忙起身想要朝內滾去。

那名侍衛面色微變,伸手攔住了他,厲喝道:「玄武府可不是你們寒門乞丐鬧騰的地方,趕緊滾蛋。」

胖子不服的撇了他一眼,朝內喊道:「諸位大師,我兄弟已經醒了,並非無藥可救,還望諸位大師幫忙看看。」

「胡鬧!」

大廳內,十餘名銘紋師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至始至終都沒有理會這邊,一名二階銘紋師終於忍不住面色一沉,很是不快的瞪了過來,冷道:「玄武元帥危在旦夕,我們哪有時間管你們的爛命,趕緊滾蛋,別再打擾我們思索驅毒之法。」

「穆法大師息怒,我這就將其驅逐出去。」

那名侍衛冷汗淋漓,銘紋師發怒,後果可不是他能承擔的。他雙拳緊握,化凡七重元氣流轉全身,「寒門乞丐,速速滾出玄武府。」

「怎麼?還想動手么,你以為胖爺我怕你不成?」

夜子軒不屑冷笑,渾然不懼,「玄武元帥是人,我兄弟就不是人嗎?今日不為我兄弟療傷,胖子我和你們沒完。」

「這是你自找的。」那名侍衛怒極,雙拳直接揮出,有如一座小山般狠狠的砸向夜子軒。

夜子軒毫無所懼,即便境界差了對方一重,卻未退後半步,因為他的身後,還有他重傷的兄弟。

「住手!」就在這時,莫辰忍痛站了起來,胖子軒連忙攙扶,後者微微一笑,示意自己無事。

「怎麼?要自己滾嗎?」侍衛冷笑連連,半眯的雙眼極為不屑,渾身的氣勢毫不收斂,想要震懾莫辰兩人。

莫辰紋絲不動,淡淡的看向對方,後者心中猛然一顫,感覺莫辰的眼中似乎閃過一道含笑的光芒,讓他泛起一股莫名的無力感,就好被餓狼盯住的綿羊,那種無力感讓他如墜冰窟。

「怎麼回事?這小子的目光……他竟然在笑?這怎麼可能?他武魂已碎,絕不可能讓我心神失守……」侍衛臉上的駭然之色瞬間消散,本能的想要開口呵斥。

莫辰卻搶先道:「聽說韓戰元帥在六年前的一場國戰中身中千屍萬毒掌,六年來遍訪各界,卻無一所獲,今日邀請皇城所有銘紋師,想必已是危在旦夕了吧。不巧,我正好有救治之法。」

剎那間,現場如同死一般寂靜,大廳內十餘名銘紋師頓時停止交談,看向莫辰的目光充滿愕然,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難道莫辰腦袋被打出翔了?在這胡言亂語?

胖子軒掏了掏耳朵,又使勁的揉了揉眼睛,確認眼前的一切不是虛幻,這才面色大變。自家兄弟的腦袋是不是出了問題,在這玄武府說這樣的話,就不怕腦袋搬家?

他們求丹沒問題,但拿韓戰的性命開玩笑,那可是在玩火啊。

「辰哥,你剛才在做夢吧。」夜子軒急忙拉過莫辰,小眼睛使勁的眨了又眨,再也顧不得求丹,拉着莫辰就欲往外跑。

他可是十分清楚莫辰有幾斤幾兩,雖然天賦比他強一些,但韓戰身中千屍萬毒掌劇毒,六年來武道不進反退,就連壽元也被侵蝕,如今已是強弩之末之態,整個天雲國上下都無計可施,全城銘紋師都素手無策。

一國之力,全城銘紋師都無可奈何,莫辰想救治,無疑是天方夜譚,胖子軒可不想看到好不容易醒轉過來的莫辰,稀里糊塗就被玄武府的人拍死在此。

「放心,我清醒的很,不會有事的。」莫辰淡然的看着胖子軒,眼中閃過一縷風輕雲淡般的含笑光芒,讓得後者心中莫名悸動了一瞬。

「怎麼回事?辰哥的目光……我可是化凡六重武者,辰哥武魂已碎,原來也只是化凡五重而已,怎麼可能被他一個眼神看得心驚肉跳!」胖子軒微微失神,莫辰的氣勢,給他一股看不清摸不透的感覺,就好像換了個人一般。

「哼!好大的口氣,竟敢妄言救治韓戰元帥,寒門乞丐,你可知千屍萬毒掌是何等劇毒嗎?又可懂什麼叫銘紋之道嗎?」穆法冷然喝道。

大廳內,十餘名銘紋師亦是怒目直視莫辰,當真有如十餘頭飢餓猛虎盯着一頭溫順的小羊。

「有何不知?有何不懂?」十餘名銘紋師的怒火被莫辰視若未見,他漫步而入,風輕雲淡般悠悠而道。

百年前,他可是聞名大陸的三道巔峰強者,普天之下,怕也沒有幾個敢在他面前擺譜。

大廳內忽然寂靜,旋即冷笑不斷,彷彿聽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話般。

那穆法放下茶杯,冷聲道:「既如此,那你說說千屍萬毒掌到底是何等劇毒,若是說不出來,你們兩個寒門乞丐就永遠消失吧。」

十餘名銘紋師冷笑不斷,一個個眼中充滿了戲謔之色,做出一副看好戲的姿態。

回過神來的胖子軒並未丟下莫辰,幾步滾了過來,擔憂道:「辰哥。」

莫辰回頭報以淡然的笑容,旋即悠然開口,「千屍萬毒掌乃是提煉屍氣,並混合無數劇毒修鍊的一種掌法,掌風中自然帶着霸道的毒性,毒性屬陽,威猛霸道,可對?」

「毒性屬陽?」

大廳內一片寂靜,旋即爆發出哄堂大笑。

「哈哈,這小子腦袋秀逗了吧,我真懷疑是不是玄武府安排來逗我們的?」

「哈哈,看他那囂張淡定的模樣,我還以為他有兩把刷子呢?毒性屬陽?虧他說的出口。」

「千屍萬毒掌提煉屍毒,這可是實打實的陰寒劇毒,怎麼可能屬陽?」

胖子軒聞言,萬分擔憂的看着莫辰,隨後瞥向大廳,冷笑道:「我說你們這群銘紋師,想了幾年都沒想出好法子,我辰哥提點不同的建議你們就要撲滅,莫不成你們是不想有人救治韓元帥,想要韓元帥死啊。」

別看胖子軒張着一副大大咧咧的樣子,實則精明的很,這帽子一扣下去,這群銘紋師還真不敢直接動手。

莫辰對周圍的嘲諷辱罵置若罔聞,繼續道:「屍毒的確屬陰,但千屍萬毒掌不僅提煉了屍毒,更融合了無數劇毒,萬千劇毒碰撞在一起,產生的毒性變幻莫測,且十分剛猛,毒性已不再是陰寒之毒。」

「切,胡說八道,我等為韓元帥驅毒數年,對這千屍萬毒掌的劇毒十分熟悉,怎麼可能不是陰寒之毒?」

「小子,我看你是怕死,所以在胡言亂語吧?」

「就是,就連銘紋公會楓月白會長都確認此毒乃是陰寒之毒,難不成你比楓大人更懂銘紋之道?」

「沒錯,更何況我等還對症下藥,將千屍萬毒掌的劇毒成功壓制了數年,你說這不是陰寒之毒,那我等又為何能夠成功將其壓制這麼多年?」

各種嘲諷不屑之聲響起,看向莫辰的目光充滿了鄙視,甚至還有一絲憐憫。

那名玄武府的侍衛只感覺冷汗淋漓,讓一群銘紋師動怒,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啊,他全身氣勢牢牢鎖定着莫辰兩人,只要這些大人開口,他絕對會第一時間將他們拿下,不再給絲毫機會。

莫辰笑道:「千屍萬毒掌本就不是致命劇毒,想要壓制其毒性又有何難。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們是利用陰風石為藥引,結合寒霜蓮等陰寒藥材煉製了一些丹藥,用其來壓制韓戰體內的劇毒吧。」

「呵呵,還敢胡言亂語,我看這小子就是這裡有病。」一名銘紋師輕輕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憐憫道。

「哈哈,寒門的生活壓力讓他精神失常了吧,想一舉成名想瘋了。」

「小子,實話告訴你,我們用的乃是冰晶原液,根本不是什麼狗屁陰風石。」

「冰晶原液?」莫辰淡然的臉上忽然一凝,冰晶原液寒性太強,雖然可以冰封一絲毒素,但同時也能凍壞人體機能,難怪韓戰生機流逝,原來是這般,真是一群白痴啊!

莫辰的神色落在穆法眼中,他冷冷嗤笑道:「小子,銘紋之道博大精深,不是你這種寒門弟子能夠窺知的。念你們年幼,趕緊滾蛋,否則真的沒人救得了你們。」

「給我滾出去!」穆法話音剛落,那名侍衛凌冽的威壓便籠罩而下,雙掌齊出想要拿下兩人。

「想動手了?胖子我可不怕你。」胖子軒橫跨一步,將莫辰護在身後。

忽然,一聲斷喝從屋內傳來,讓緊張的大廳頓時安靜了下來。

「都給我住手,他說的沒錯。」

一位男子從裡屋走出,伴隨着一股強烈的勁風四散開來,整個空間頓時充斥着一股霸道的威壓,讓得所有人駭然的面色大變,特別是準備出手扣押莫辰的那名侍衛,更是面色蒼白如紙,幾近滴血。

此人正是銘紋公會會長,整個天雲國第一銘紋師。

「終於有個識貨的傢伙了,看來天雲國的銘紋師也並非全是白痴嘛。」

莫辰面色舒展開來,似乎鬆了口氣,他迎面望去,暗暗打量對方,「咦?靈府九重武者,雖然武道天賦垃圾了點,但這銘紋一道還算勉強可以,三階元境銘紋師,而且還是元境後期,若是機緣足夠,成為銘宗銘皇還是有機會的。」

若是讓楓月白知道莫辰對他的評價,不知又會怎麼想。他似乎感受到了莫辰的目光,心下微微有絲詫異,默然的掃視四周,這才開口說道。

「他說的沒錯,為韓戰元帥驅毒的主材料的確選用的是陰風石,而且經過我的診斷,發現這千屍萬毒掌的屬性也的確屬陽。只不過這些情況對於你們來說還難以理解,所以我就沒有告訴你們,而是集思廣益,任你們出謀獻計。」

整個大殿頓時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震驚的無以復加,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神色,駭然而又怪異的看着一臉風輕雲淡的莫辰,就好像一個乞丐,忽然變得比天下第一首富都還要有錢。

夜子軒頓時張大了嘴巴,兩顆眼珠子瞪得比銅鈴還要大,他艱難的咽着口水,駭然道:「乖乖,辰哥還真是深藏不露啊,難道他還是個銘紋天才。看來這衝動也不一定是魔鬼啊!」

那侍衛的腦袋直接當機,張着嘴巴,只感覺渾身的肌肉都僵硬的難以動彈,探出的手掌再也無法放在莫辰的身上!

這乞丐,竟然說對了?

楓月白也很是詫異,一開始他也是選用的冰晶原液,後來查探到韓戰體內的生機也因此流逝,這才想出利用陰風石的辦法,而千屍萬毒掌的毒性,他更是前不久才診斷出來,但一名貧民窟的寒門弟子卻能夠了如指掌,當真讓他震駭不已。

他內心不由一動,「莫非這寒門小鬼對銘紋之道喜愛有加,早已博覽群書,正好知曉千屍萬毒掌的屬性,掌握了解毒之法。」這個想法的冒出讓楓月白心跳驟然加速,若真是如此,那韓戰元帥豈不是有救了。

他期待般抬頭看向莫辰,卻發現後者正含笑看着他,那目光就好像一名宗師在觀察自己弟子的根骨般,頓時讓他心中一震。

「好小子,這目光……竟能讓我心神剎那失守,他真是寒門弟子?」

楓月白瞬間便恢復正常,面色微微一沉,嘴角掛起一抹冷笑,「寒門小鬼,你剛才的話我都聽聞了,既然你敢闖進元帥府毛遂自薦,那我就給你個機會。若是你能說出驅毒之法,從今以後你便是韓戰元帥府和我銘紋公會的貴賓,若是說不出來,哼!就別怪我將你打入天夢林,以免你繼續招搖撞騙,禍害他人!」

「嘶!」

「天夢林,皇城禁地,那可是皇城地獄啊,就算是靈府境武者進去都得脫層皮啊。」

「哈哈,還是楓會長厲害,還以為楓會長會放了這小子呢,看來楓會長因為韓戰元帥的傷勢心情極差,故意要整這小子啊,還真是撞在風口上了。」

「嘿嘿,那也是他活該,剛才那般狂妄,我都想上去給他兩腳。」

「嘿嘿,整個天雲國所有銘紋師都毫無辦法,他一個寒門乞丐能有什麼辦法,今天他是死定了。」

「貴賓?天夢林?呵,好一招恩威並施啊。」莫辰搖頭嘆息,對楓月白的手段感到無奈,若是恢復巔峰,這大陸任何地方他都無懼,但此刻的他,卻是實力低微的很。

他的神色被楓月白盡收眼底,誤以為他是恐懼,那一絲期望瞬間化為失望,暗想自己竟然對一個寒門小鬼抱有期望,真是可笑。

就在楓月白暗自嘆息的同時,莫辰卻是毫不思索的開口問道。

「我且問你,韓戰元帥的神庭、上星兩大穴位是不是在辰午之時都如萬蟻噬骨,疼痛欲裂?」

楓月白暗淡的眸光瞬間明亮,驚道:「沒錯!」

「而每當子夜亥時,曲鬢和陽白兩大穴位是否也如寒霜侵蝕,遍體生寒?」

「沒錯!」楓月白呼吸急促了起來。

「而他的丹田是否被一層寒冰纏繞,每天都有好幾個時辰不敢運功,一旦運功便會感覺寒冰侵入,丹田欲裂!」

楓月白忍不住倒吸口冷氣,神色驚愕的瞪着莫辰,因為對方所言完全正確。

隨着莫辰的講述,現場寂靜的詭異,所有人面面相覷,神色愕然,因為莫辰所說的癥狀連他們都不曾知曉,可楓月白的反應卻證明這少年絕非胡言。

難道他真的是銘紋天才,有解毒之法?

「寒門小鬼,你真的全部說中了,這麼說你真的知道解毒之法了?到底如何才能解除韓戰元帥體內的劇毒呢?」楓月白激動的難以自持,眼眸中精芒大盛,哪還有半點強者的味道,完全是一副渴求的模樣。

所有人都驚得眼珠子碎了一地,獃獃的看着楓月白,這還是那個高高在上,天雲國第一銘紋大師嗎?

莫辰卻是翻了翻白眼,聳肩道:「抱歉啊,我只是寒門小鬼而已,懂的不多,剛才也就隨便問問,如若對號,純屬巧合,你別往心裏去。」

寒門小鬼四個字,莫辰加重了語氣。

全場愕然,吃驚的看着莫辰,他們從未見過有人敢在楓月白面前擺譜,無論是五大元帥還是當今皇室,這莫辰絕對是第一人。

楓月白也是一愣,隨即卻是不以為然道:「怎麼?貧民窟寒門弟子是什麼人不用我說吧,沒叫你小乞丐已經算不錯了,再者我比你年長許多,叫你小鬼怎麼了?難不成還喊大鬼?」

莫辰一臉的悠然,淡然道:「你可以叫我……辰少。」

咚!

正在幻想一舉成名的夜子軒,頓時栽倒在地,臉上的笑容瞬間變成驚恐絕望之色。

辰少……

讓天雲國第一銘紋大師喊少爺,即便是皇室子弟都不敢,這不是老壽星上吊不想活了么。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摸了摸額頭的虛汗。

楓月白臉色頓沉,全身的氣勢轟然綻放出來,一步步向著莫辰邁入,每邁出一步,滾滾威壓便拍打在莫辰身上。

「寒門小鬼,敢在我面前稱少,莫非你不想活了?」

夜子軒急忙拉了拉莫辰的衣角,忙道:「辰哥啊,這可是天雲國第一銘紋師,快給楓大師道歉啊,好不容易看到點轉機,兄弟我真不想稀里糊塗的就死在這啊。」

楓月白來到莫辰身前,目光猶如滾燙的刀子,在莫辰身上來回掃動。周圍那些銘紋師感受着這股霸道的威壓,雖然極為難受,可眼中還是帶着一絲幸災樂禍的神色看着莫辰。

強大的威壓讓得莫辰面色泛白,但他卻毫無畏懼,整個人如同萬古星辰般毫無波瀾,只是靜靜道:「靈府境武者,元境銘紋師,竟要威脅一個小孩嗎?」

呲!

全場駭然,面面相覷,這小子當真不想活了么?竟還敢嘴硬!

寒門亦如何,即便身為寒門弟子,也當有尊嚴,如論是寒門小鬼還是叛之子,莫辰都要將其除去。

「哈哈!」

楓月白忽然氣勢收斂,大笑起來,輕輕拍着莫辰的肩膀,「有趣,真是有趣。一個寒門小鬼竟有這份氣魄,在我的威壓下還能泰然自若,果然有風範。好,辰少便辰少,以後我就稱你為辰少。」

「咚!」四周摔倒一片,一個個驚愕的看着楓月白,什麼時候楓會長也這麼好說話了?

夜子軒長呼一口氣,彷彿全身的力道都被抽空般,整個人聳拉了下來,拍着胸脯後怕道:「好險,真是嚇死寶寶了。」

那名侍衛更是戰戰克克起來,看向莫辰的目光充滿怪異。

楓月白拍着莫辰的肩膀,笑道:「辰少啊,你還未曾見到韓戰元帥,就能知曉他的病情,想必一定有解毒之法吧?」

莫辰面色逐漸迴轉,道:「其實解毒之法並不難,只不過你們一開始的方向就錯了,要知道驅毒就如治水,疏更利於堵,而你們竟然利用冰晶原液將毒素冰封鎮壓在體內,唉!」

楓月白訕訕一笑,感覺一陣汗顏,四周不少銘紋師都羞愧的垂頭,一聲嘆息當真比一個耳光打得還要響亮。

「不過好在你及時改用了陰風石,否則即使是我也回天無力。如今之計只有先淬取一些炎陽草穩固韓戰元帥的身體。」

楓月白瞳孔一凝,脫口道:「炎陽草雖然屬火,屬於陽性藥材,但它本身並沒有驅毒的功能啊。」

不僅是他,四周的銘紋師也是一副狐疑的模樣,大部分人的臉上都帶着一副求解的渴望神色,哪裡還有半點先前那股傲然的樣子。

夜子軒和那名守衛看得目瞪口呆,這些銘紋師平日里高高在上,傲得無邊,何時有過這般模樣。

「誰說我要用它來驅毒了?」

莫辰解述道:「炎陽草的確帶有火屬性,但甚少有人知道它卻是屬土,中土克北水,我是用它來溶解韓戰體內的冰晶原液。」

「原來是這樣!」楓月白一臉激動,「那接下來又該如何?」

莫辰目內帶笑,道:「想知道答案就帶我去見韓戰。還有,麻煩楓會長立馬淬鍊三株炎陽草。」

楓月白面色一正,忙道:「我身上正好有炎陽草,辰少請隨我來。」

所有人看着楓月白一把拉住莫辰,而後者又拉着一臉震駭的夜子軒,三人風一般向著裡屋走去,一個個都驚愕的面面相覷,有點回不過神來。

「還真是邪門了,一個寒門乞丐竟然也懂銘紋之道。」穆法喃喃自語,轉身看向另一名男子,「譚耀,這件事你怎麼看?」

譚耀正是另一名二階靈境銘紋師,實力比穆法還要強一些,乃是靈境後期銘紋師,整個銘紋宮之中,也僅次于楓月白。

他輕輕搖頭道:「一個寒門乞丐而已,連銘紋學徒都不是,難道你還相信他的話不成?」

「話是這麼說,可那小子真的說了一大堆東西,而且看楓會長的樣子似乎也對他抱有很大期望啊。」穆法的眸光閃動不一,這一切讓他也拿不準。

譚耀冷笑道:「哼!不過是看了些雜七雜八的書本罷了,楓會長多半也是素手無策,才讓他試試。我現在擔心的是,這寒門乞丐若是讓韓元帥出了意外,這後果即便是銘紋公會怕也難以承擔啊。」

「譚兄說的極是。」穆法閃動的眸光恢復正常,溫怒道:「我穆法一定會將他調查的一清二楚,如果他真是虛有其表,我定繞不了他。」

楓月白帶着莫辰二人快步來到內屋。

屋內正站着一人,他面色如冰,氣若山嶽,給人一種深沉如海的威嚴,正是天雲國五大元帥之一的玄武元帥韓戰。

「哈哈,韓兄,天無絕人之路啊。這位是辰少,他有辦法解除你體內的劇毒。」剛一進屋,楓月白便忍不住喜道。雖然他比韓戰小上幾歲,但兩人卻是至交,沒有人比他更關心韓戰的傷情。

韓戰面色微微動容,大廳的情況他自然也是知曉,但能走到他這個高度,涵養絕非常人能比。他目光雖然帶着期盼,卻並沒有激動的失態。

「暫且稱呼你辰少吧,你可知這些年來有多少人打着為我驅毒的旗號想要暗害我,但很遺憾,目前為止還沒有一人能夠活着走出這個房間。」韓戰強忍着內心那股激動,目光如刀般盯着莫辰,似乎想將莫辰看穿。

那凌冽的目光讓旁側的夜子軒都忍不住渾身戰慄。

然而莫辰卻是淡淡一笑,「韓元帥放心,我今日出手,只是想償還你當年的些許恩情,並無加害之意。」

「恩情?本帥何時對你有恩了?」韓戰滿臉狐疑。

忽然,韓戰面色驟變,驚駭的盯着莫辰,驚道:「寒門!辰少!你,你是莫元帥之子莫辰!?」

莫辰悠悠一笑,算是承認了身份。

韓戰整個人激動不已,大步走上前,雙手拍在他的肩膀上,激動道:「你真是莫辰,哈哈,太好了,莫元帥若是能看到你長這麼大,一定會很高興的。」

韓戰原是莫辰之父的副將,當初為保下莫辰和莫紫凝,他可是出了很大的力,若非有他,恐怕莫辰姐弟早已命喪黃泉了,也正因如此,莫辰才決定出手。

莫辰道:「韓元帥,現在可否讓我看下你身體的情況?」

韓戰的臉色有些複雜,暗暗嘆息一聲,道:「好,那就麻煩辰少幫我看看了。」這一聲辰少出自肺腑。

莫辰微微點頭,手指輕輕搭在韓戰的腕脈上,雙眼半眯,開始診斷起來。他的神識凝為一線,順着腕脈一路遊走,一路探查起來。

屋內寂靜了起來,楓月白眼中帶着濃濃的期待,而夜子軒到現在都還沒有緩過神來,靜靜的呆立在一旁,今天莫辰給他帶來的震驚,絕對比他十幾年的震驚加起來都還大。

「嗯?」莫辰睜開雙眸,眼中帶着一絲凝重。

韓戰眉頭一皺,問道:「辰少,如何?」

莫辰幽幽的看向楓月白,責備道:「你們給他用了多少冰晶原液,情況竟然比我想像的還要糟,可以說沒死已經是個奇蹟了。」

楓月白一臉後怕,還帶着一絲愧疚,道:「辰少,事已至此,你可有把握治好韓兄?」

若是讓人看見天雲國第一銘紋師被一名十幾歲的少年責怪,非但沒有一絲怒火,反而還一臉愧疚,不知會不會驚掉所有人的大牙。

莫辰輕輕敲了敲腦袋,微微思索一番,道:「雖然比我想像中的麻煩點,但辦法也不是沒有。我先溶解你體內的冰晶原液,讓你生機恢復正常,緩解神庭、上星兩大穴位的痛楚,就連曲鬢和陽白穴位的冰寒氣息也能得到壓制,讓你和正常人無異。」

「什麼?辰少真的有辦法為我驅毒?」韓戰再難壓制內心的激動,平靜的眼眸中徒然射出一道精芒,如同黑暗中看到一道明火,讓他看到了生的希望。

韓戰緊盯着莫辰良久,見對方不似玩味,這才沉聲道:「可有把握?」

莫辰道:「十成把握不敢言,但我會全力以赴。」

韓戰的神色複雜起來,最終浮現出一抹果決之色,「我的情況已經這樣了,即便只有一絲希望也不會放棄,辰少,你儘管大膽施展。」

莫辰對韓戰的氣魄也很是讚賞,道:「冰晶原液消散之後,再利用陰風石為藥引,煉製一些火龍丹,每日服用一枚,可以逐漸減少你體內的劇毒,雖然不能徹底根除,但至少可以讓你逐漸好轉,等我實力足夠之後,再煉製玄陽碧晶丹,為你徹底驅毒。」

「玄陽碧晶丹?」楓月白微微凝眉,他將腦海中的信息都過了個遍,也沒有這玄陽碧晶丹的信息,不由的狐疑問道:「辰少,這是什麼丹藥?屬於幾階丹藥?」

莫辰沒好氣的道:「當然是解毒丹藥了,不然我煉它幹嘛。至於等階嘛,是三階丹藥。」

「三階丹藥?」

楓月白一臉苦相,為難道:「辰少,那個,雖然丹方都是銘紋師各自的底蘊,楓某本也不應該開口,可韓兄的傷勢已久,而你的銘魂之力又……我怕韓兄等不到那個時候啊。所以我希望辰少能拿出丹方,由我來煉製,至於條件,辰少儘管開口,我和韓兄絕不還價。」

莫辰輕輕一笑,道:「即使我交出丹方你也無法煉製成功,因為你的武道實力不夠,至於我嘛,半年時間足以煉製出玄陽碧晶丹了。」

嘶!

韓戰和楓月白頓吸一口冷氣,駭然的目目相覷,半年限制成功,難不成他想在半年內突破到三階元境銘紋師,老天,他以為修鍊如喝水般簡單么?

兩人皆是微微搖頭,權當莫辰是年輕,性子急,等吃到修鍊的苦頭他就知道了。楓月白也不再說話,他知道此刻讓莫辰交出丹方是不可能的事,他暗暗下定決心,今後在武道上多花點時間,等突破到元武境再尋要丹方也不遲。

其實半年都是保守估計,以莫辰的想法,說不定三五個月就能達到那等境界,只不過他有自己的計劃。

他沒有在意韓戰和楓月白的目光,只是笑道:「楓會長,先將炎陽草給我吧,我先為韓元帥驅散冰晶原液。」

莫辰接過炎陽草,一股真氣徒然從掌心竄出,猛地將三株炎陽草震成粉末,剎那間漫天飄動。

他探出手掌,輕輕的飄動起來,那漫天的粉末彷彿受到牽引般,在空中有序的飛舞起來,逐漸布滿韓戰周身。

楓月白原本淡然的臉色瞬間一震,莫辰的手法竟給他一種似曾相似的感覺,讓他感覺其中彷彿蘊藏着什麼,卻又抓不住。

「韓元帥莫要妄動神識,我將引葯入體,若是出了岔子,可就回天乏術了。」莫辰手掌輕輕落在韓戰身上,那漫天的粉末有如一條條綵帶,凝聚成線逐一沒入韓戰體內。

韓戰倒是極為配合,如同溫順的綿羊般一動不動,任由莫辰施為,這份魄力,倒是讓莫辰佩服。

「成了!呼!」

盞茶時間後,莫辰收回了手腕,道:「你體內冰晶原液已經徹底祛除,接下來每日服用一枚火龍丹,直到我有實力為你徹底驅毒為止。」

一聽莫辰成了之後,韓戰急忙運轉體內真元,眼中頓時露出狂喜之色,「哈哈,真元果真暢通無阻,而且體內機能也富有朝氣,好久沒有這般隨心所欲的感覺了。」

韓戰一臉激動的看向莫辰,「英雄出少年,莫老元帥有子如此,當真無憾啊,我怎麼就生不出這麼有出息的娃娃。」

一旁的胖子軒終於是徹底鬆了口氣,看向莫辰的眼神也徹底不同了。

莫辰略顯脫力,虛弱道:「韓元帥,我的身份還望能夠保密。」

韓戰一愣,臉上也露出一副瞭然之色,「辰少放心,關於你的身份我們絕不會泄露半個字,不過救命之恩卻必然要報,辰少想要什麼儘管開口。」

莫辰本想拒絕,可目光突然瞥見韓戰腰間的令牌,眼中頓時閃過一道驚喜,「這塊玄武令倒是不錯,韓元帥若是不介意的話,就給我吧。」

「這~」

韓戰面色微凝,這玄武令代表他的身份,擅自交給莫辰,若是出什麼狀況,即便是他也會十分棘手,畢竟莫辰的身份太過敏感。

莫辰見狀,擺手道:「罷了,韓元帥若是捨不得就當我沒說,等本少什麼時候有實力再說驅毒之事吧。」

韓戰頓時內心苦笑,看樣子若是他不給這塊玉牌的話,這傢伙即便有實力為他驅毒恐怕也會找各種理由搪塞。

「既然辰少喜歡這塊令牌,本帥要是再小氣的話可就說不過去了。」韓戰接下令牌,遞給莫辰,卻不忘叮囑道:「辰少,這可是玄武令,想必你知道這是何物吧。」

「知道,不就是快破銅爛鐵嘛。」莫辰隨手揣好令牌,淡淡而笑。

韓戰腳下一滑,饒是以他的沉穩都差點栽倒。小子,那可是玄武令,可以調動玄武軍團,你竟然說那是破銅爛鐵,若真是破銅爛鐵的話,我令願去當拾荒匠,有多少我收多少。

看着韓戰那憋屈的模樣,莫辰忍不住聳聳肩,隨即笑道:「韓元帥這裡可有後門?」

韓戰點點頭,指引莫辰兩人離去之後,神色瞬間變得極為複雜起來,在思索着什麼。

「唉!」

這時,楓月白才從那冥想中回過神來,顯然是毫無所獲,他左右觀望之後,狐疑道:「韓兄,辰少呢,他們走了么?」

韓戰輕輕點頭,神色肅然,「楓兄,關於辰少的身份,還望你能夠保密。」

楓月白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他的身份的確太過敏感,但正因如此,所以這個秘密恐怕我們也守不了多久。」

韓戰道:「或許正因為守不了多久,他才來我玄武府吧。」

楓月白皺眉,狐疑道:「這……怎麼說?」

韓戰嘆道:「皇室沒有斬殺莫家姐妹,一是為了防止莫元帥真的叛變,畢竟莫元帥若真投靠敵國,那麼莫家姐妹便是要挾莫元帥的最大籌碼。其二便是為了反制某些別有用心之人。」

「別有用心之人?」楓月白一驚,「這又是何意?」

韓戰笑道:「楓兄不關心朝野之事,有些事和你也說不明白,不過總有一日你會看清事情的一切原委。」

「真是複雜。」楓月白似懂非懂的聳聳肩,對於朝野之事他向來都不上心,否則以他的實力,在朝野之上的地位絕壁不會比韓戰低。

「複雜么?朝野之事再複雜我都能看明白,但這莫辰我卻無法看透。我體內的劇毒,連你我都素手無策,可他未曾謀面就能說出驅毒之法。」

韓戰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沉思道:「又在六年後我危在旦夕之際才現身相救,他心中又是怎麼想的呢?難道他不知道他的一舉一動都被許多勢力監視着嗎?還是他早已看清一切,能夠抗住局勢的變化?他到底怎想?」

此時,莫辰和胖子軒早已走出元帥府,向著貧民窟而去,路上,胖子軒看莫辰的眼神徹底變了,一個勁的搖頭點頭,對莫辰佩服的五體投地,驚嘆道:「好啊辰哥,連韓元帥的毒你都能解,你沒看見那一群銘紋師眼睛都綠了,還有那楓會長和韓元帥,也被你折服,真給兄弟漲臉啊,胖子我真自豪啊。」

「對了辰少,你為何對韓元帥的病情這般了解,沒見面就能說出解毒之法?一下子就穩住了韓元帥的傷勢。」胖子軒臉上洋溢着得意的色彩。

莫辰輕笑一聲,「其實我並沒有穩住韓戰的傷勢,真正能夠穩住他傷勢的還得看楓月白煉製的火龍丹,我只是利用炎陽草做了個障眼法,讓他在那一瞬間感覺身體得到好轉。」

「什麼!?」胖子軒笑容凝固,面色驟然大變,驚道:「辰哥,那你真能醫治韓元帥嗎,若是不能的話,我們可都得完蛋啊。」

莫辰淡然的拍了拍胖子軒的肩膀,笑道:「放心,只要楓月白按照我說的做,我就有辦法為韓戰驅毒。」

胖子軒擦拭着額頭的冷汗,感覺又在鬼門關走了一遭般,不由的豎起大拇指,「辰哥,弟弟我真是服了,敢在那麼多銘紋師和楓會長以及韓元帥面前耍花招,棋錯一着可就是萬劫不復啊。」

佩服的同時,胖子軒也暗暗欣喜,莫辰能將這般辛密的事告訴他,顯然也是將他當兄弟的。

兩人來到一條岔路口,莫辰開口道:「胖子,你先回皇城學府吧。」

胖子軒搖搖頭,勾着莫辰的肩膀,笑道:「好久沒回貧民窟了,我也想回去看看。」

莫辰心中一暖,他知道胖子是怕他受了打擊,所以想陪陪他,兄弟之間,很多事不需明言,偶爾一句看似隨意的話,一個簡單的動作,卻總是那麼暖心。

「喲,沒想到這廢物命還挺硬的啊,一群人都沒能將他打死。」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遠遠傳來,三道身影從街角處走了出來,那為首之人一身黑衣,雙臂抱胸,陰冷盯着莫辰兩人。

胖子軒面色驟然一變,微微上前一步,護在莫辰身前,怒道:「周翔,你們想做什麼?」

周翔三人也是皇城學府初生部學員,乃是富家子弟,平日總是看不慣胖子軒這些寒門弟子,今天暴揍莫辰,他們自然也有份。

「做什麼?」周翔咧嘴冷笑,聳肩道:「其實也沒什麼,就是來看看這個乞丐死了沒,若是沒死的話,我們不介意樂於助人,送他一程。」

胖子軒面色瞬間陰沉下來,咬牙道:「周翔,你敢在外行兇,就不怕我告訴教導嗎?」

「教導?」周翔身後的沈凡冷哼一聲,嗤笑道:「教導又如何,我們可是為俞孟老大辦事。胖子,莫非你還想和俞老大為敵么?」

俞孟乃是天雲國大學士俞天合之子,在整個皇城也屬於一流上層人物,普通的教導的確不敢得罪。

莫辰微微凝眉,他知曉學府內肯定有人故意為難他,卻不知到底是什麼人,不過此刻卻能肯定,這俞孟必是其一。

「翔哥,和他們廢什麼話啊,讓我來解決那乞丐。」薛元不屑冷哼,腳下一跺便欺身上前,五指有如鷹爪朝着莫辰喉嚨索去。

「辰哥你先走,我來拖住他們。」

胖子軒面色大變,大步向前跨出,五指緊握成拳呼嘯而出。砰的一聲對上了薛元的攻擊,兩人皆是化凡六重武者,實力也是伯仲之間,一招之後紛紛向後退去。

「哼!現在的寒門乞丐自信心貌似也過於爆棚了吧,竟敢妄想以一敵三,真不知你的自信是誰給的。」

周翔放下雙臂,五指輕輕一握,發出噼啪的清脆聲,一臉傲然驕狂的向前走來,「小胖子,本爺剛剛邁入化凡七重,還沒來得及找人練手,今天就拿你練練手吧,看看七重和六重之間,到底有多大的鴻溝。」

「哈哈,鴻溝就是他們都得玩完。」沈凡和薛元冷笑起來,譏諷的目光似乎已經看到莫辰和胖子軒的滅亡的結局般。

「辰哥快走,他們不敢殺我,胖子我皮糙肉厚,頂多挨頓打而已。」

胖子軒的面色微微發白,咬牙瞪着周翔等人,怒道:「三個傻帽,胖爺和你們拼了!」

「哼!不自量力,那就受死吧。」周翔恥笑一聲,雙臂浮現出淡淡的元氣,有如箭矢般兀然衝出,剎那間便來到胖子軒面前,呼嘯的拳芒帶着凌冽的勁風朝着胖子軒的腦門砸去。

胖子軒心下一顫,周翔的速度實在太快,讓他根本來不及躲閃,六重和七重是中階到高階的坎,之間的確隔着巨大的鴻溝,根本不是胖子能夠抵擋的,他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拳芒不斷放大,彷彿也看到自己倒地不起的結局……

咻!

然而就在胖子感到絕望的時候,周圍猛的傳來一道破風聲,隨即一顆石子重重的撞在周翔的拳頭上,後者身軀一頓,腳步生生的停止了下來。

「想動我兄弟,可曾問過我的意見。」

九域天尊

九域天尊

作者:辰哥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十萬年前,大千位面爆發百族混戰,人族也未能倖免,慘烈的戰鬥致使大千位面秩序崩潰,天道坍塌,致使十萬年來無人能夠成神證道
十萬年後,元陽大陸風雲人物莫星雲進入震界神碑之境尋求證道,卻意外隕落,於百年後重生,再度開啟一場精彩絕倫的逆天之旅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