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最後一個陰靈師免費閱讀(高睿何巫)小說

最後一個陰靈師免費閱讀(高睿何巫)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5作者:高睿 標籤: 何巫 現代言情 高睿

諸水合流,是為「同流」 我是一名廣告文案人員,和朋友有着自己的工作室 可是自從朋友從外地旅遊回來後一切都變了,我在樓道監控里看見我大半夜自己給自己燒紙,朋友辦公室里莫名其妙有棺材…… 我以為是朋友拖我下水,可實際上,是我把朋友拖下了水
第1章 門口的紙灰

精彩節選

我睡醒的時候,嗅到了一股香蠟味。

奇怪的是,今天既不是初一十五,也不是什麼該燒紙錢的節日,哪兒來香蠟?

我在家裡里里外外看了三圈,都沒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線索。

昨天晚上我就是覺得疲憊睡得很早,只是今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依舊是有那種疲憊感。想要早上抽支煙冷靜一下,放在書房的打火機卻是不見蹤跡。

最後,居然從我的睡衣口袋裡找到了。

牆上的時鐘提醒着我該去上班,那股香燭味開始減弱。我用最快的速度洗漱穿戴,拿上公文包就是出門。

一打開門,我見到我的門前有一攤灰色的紙灰和燒完的香燭。

開門帶風,那紙灰還順着風向飄了一段距離,但是大部分依舊停留在原地。

那一瞬間我有點懵。

這是什麼意思?有人在我的門前燒紙?那那股香蠟味……這不是惡作劇吧?

我抬起頭看了看過道里的監控,第一反應就是想要去找保衛處查監控看看。

客戶的一個電話詢問我什麼時候能把成片給他,我一下子也沒有空閑時間去管理這麼多,只想着今天忙完了回來再去看看。

我叫何巫,有一間和朋友合作的廣告工作室。這日子雖然很忙,但是我們一直笑稱是自己給自己打工,所以應該不算太慘。

到了工作室,見到已經有不少員工已經開始工作,我倒是把早上有人在我門口燒紙錢的事情給淡忘。再加上我離開家後那股香蠟味道散了不少,也沒太在意了。

忙碌起來的時間讓我無心管其他事,一方面與客戶交談,另外又是在安排廣告拍攝,忙得頭暈腦脹的,等着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一點。

我朝着隔壁的辦公室看了看,想着今天高睿為什麼沒有來上班?而且連電話都沒給我打。順帶一說,高睿就是我的合作夥伴。

雖然那傢伙才過完年假。更是和妻兒出去旅遊了一番。要說一周前就回來了,後來給我突然來了個電話說家裡有事這幾天都來不了。好不容易到他該上班的時間了,人影都沒有見到,總不能消極罷工吧?

我拿出手機正準備給他打電話詢問一番,沒想到剛走出辦公室就是見到高睿沒精打采地出現了。

不能說是沒精打采,有氣無力應該更適合。

亂糟糟的頭髮,有很多皺紋的白襯衫,他的臉是老了許多,眼睛更是凹陷了下去,最重要的是,他見到我的那一瞬間下意識就是退後了幾步。

退後的同時,露出了十分恐懼的眼神。

「你怎麼了?」我看着他問道。「你不是年假出去旅遊了一圈,怎麼回來成這得行了?」

高睿強笑着看着我,聲音沙啞地說道:沒事……沒事……

這渾身上下就是說明了有問題,他居然還敢說沒事?我本來準備繼續追問下去,沒想到高睿自己開口道:這幾天,工作室沒有什麼大問題吧?

我回答道:沒有,還接了幾個大單子。你快點回來上班,這幾天有些忙不過來的。不過看你的樣子……算了,你還是在家繼續休息幾天吧。我現在出去吃飯,你要不要一起?

高睿點點頭,說了一句:行。

一路上我都是有一句沒一句地和他閑聊,知道他旅行去了泰國,我就是問他在那邊感覺如何之類的問題。他說一切都好,只是臉上又是露出不安的表情。

隨便在快餐店點了一些吃的,就自我準備動筷的時候,高睿突然說道:何巫,我家最近出了點事。

「什麼事?是大事嗎?需要幫忙嗎?」我追問道。

高睿連忙擺擺手,嘴裏重複着「不用不用」。等到他想了半天,他才是開口說道:沒什麼大事,就是最近需要用錢。你放心吧,我可以解決好的,我的意思就是,我可能還需要幾天空閑時間,這幾天工作室就麻煩你多花費心思了。

我點頭答應道:沒問題。

送走王睿,我就是繼續忙着手裡的事情。還好那天下班挺早,我回到家的時候,想起來還有幾個快遞沒拿。去物管拿快遞的路上,我倒是遇見了鄰居王婆。

她牽着她的孫子在外面遛彎,見到我也是主動和我打招呼。就在我與她擦肩而過的時候,王婆突然叫住我說道:小何啊,最近你家裡是不是有什麼白事啊?

這句話倒是把我給問懵了,我家裡最近一切都好,什麼毛病都沒有啊。我搖搖頭,說沒有。

王婆臉上的表情有些為難,就好像是有些話不知道該說不該說。我皺了皺眉頭,盡量放輕語氣說道:王婆,咱們都是鄰居,您有什麼事就和我直說就行。我要是做錯了什麼肯定改,有什麼不對的事情我們協商也可以處理的。

聽到這句話,王婆倒是一种放松的態度說道:那個小何啊,燒紙錢什麼的其實不是壞事,就是你為什麼要在你家門口燒啊?

我忽然明白王婆的意思了,要知道早上我上班趕時間根本就沒有空閑去收拾那攤紙灰。我正想要解釋,沒想到王婆繼續說道:你平時想要燒紙錢下樓燒就行了,你就在自家門口燒,風一吹,那不是整個樓道都有紙灰了嗎?其他鄰居的意見挺大的,而且……咱們清潔工阿姨也不敢去掃,你說對吧?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只是那堆紙錢真的不是我燒的,我今天早上睡醒了就發現了那堆東西,我……我先去查查監控!回去的時候我一定把那東西處理好!」我着急地說道。

王婆點點頭,倒是有些欣慰地說道:誒,這就對了嘛。

我已經沒有要去取快遞的想法,只想着快點去查監控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還好我和保安關係不錯,所以我說出自己的想法後,保安大叔直接就是把我帶去保衛處。說明情況,那些保安也挺同情我的。

「現在的人啊,連點素質都沒有。你說在別人門口躲着燒紙的人能有多大出息?這種人啊,找到了就直接報警,不要有任何猶豫。誒,你哪一棟的來着?」幫我找監控的小夥子問道。

我笑着回應他,同樣是覺得這些他說得沒什麼問題。

按照我說的時間,昨天晚上我大概是在八點過左右回家的,他自然就是把時間調到了晚上八點。正好過道里有一個監控攝像頭可以直接拍攝到我家門口,這應該算是最幸運的事情了。

本來最開始看熱鬧的人還挺多的,但是就看着那些監控上的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不少人已經沒了耐心。後來更是到了他們吃飯的時間,索性只留了一個值班人員,就是讓我自己繼續看着。

我坐在電腦前安安靜靜地等待着,只是覺得太慢,索性就是往前快進。

九點、十點、十一點、十二點……

當屏幕上的數字跳到晚上十二點時,我突然見到了一個人影。我急忙摁了暫停,又是退回去重新查看。

我見到有人從我家走了出去,正思考着難不成我昨天喝多了還跑出門了?我不甘心,仔細看了看,的確,那就是我。我的睡衣我自己還認得!

就在我還在驚嘆昨天我什麼時候做了這件事情的時候,從另外一個監控屏幕里看出,那個時候電梯門開了。

就好像是早就商量好的行動,有人從電梯里遞了東西出來,而我接過了那一袋東西。我本想着要去找電梯里的監控,卻發現電梯里的攝像頭被人擋住了。

這還真是有備而來。

我心裏越看越緊張,放在鍵盤上的雙手更是在微微顫抖。電梯里的人把東西送到過後就是離開了,而且他從頭到尾都沒有取下擋在監控上的東西。就算是最開始他進去的時候,同樣是把臉捂得嚴嚴實實的,根本沒有任何線索。

再看看我這邊,我一個人大半夜地就蹲在過道里安安靜靜地整理着香燭,若無其事地拿出了打火機將所有東西都點燃。彷彿那個時候我都能聽見打火機所發出的聲音!

我先燒香燭,後來便是開始燒紙錢。這些東西分量不多,只不過是一兩分鐘就是全部搞定。

全程監控里的「我」都是背對監控攝像頭,我看不見自己的表情,更是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反應。只是等到這些東西都燒光後,我站起身來身子。

「我」轉過頭,用餘光瞟了瞟監控攝像頭,接着便是轉過半邊身子,衝著攝像頭露出了一個極度詭異的微笑。

我猛地按着快進,額頭上已經是冷汗直冒。我完全不記得自己有做過這件事情,我更是不可能會做這樣的事情!

我特么可是自己再給自己燒紙錢啊!

我用了一分鐘的時間冷靜,接着又繼續摁下播放鍵。看得出來,我昨天把這些事情弄完後就是回了屋子。只是有一個細節讓我印象深刻,那就是我燒完這些東西,把打火機放到了自己的口袋裡。今天早上,我可就是在自己口袋裡找到的打火機啊。

此後,我家門口就沒了動靜。除了有清潔工阿姨和王婆早起去買菜什麼的路過了我家,從她們的表情里我都看出了嫌棄和躲避。

直到八點,我推門而出,看着門口的那一灘紙灰,我一臉懵逼。

最後一個陰靈師

最後一個陰靈師

作者:高睿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諸水合流,是為「同流」
我是一名廣告文案人員,和朋友有着自己的工作室
可是自從朋友從外地旅遊回來後一切都變了,我在樓道監控里看見我大半夜自己給自己燒紙,朋友辦公室里莫名其妙有棺材…… 我以為是朋友拖我下水,可實際上,是我把朋友拖下了水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