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九劫真仙免費閱讀(秦宇軒雲中曦在一起了嗎)小說

九劫真仙免費閱讀(秦宇軒雲中曦在一起了嗎)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4作者:秦宇軒 標籤: 雲中曦 現代言情 秦宇軒

秦宇軒,一個資質平庸的普通少年,卻突然被雲家的大小姐看中,成為其替身未婚夫,這其中,倒底有何秘密? 原本應該在雲家倍受欺凌,甚至早就死於非命的秦宇軒,卻奇蹟般的依靠父母留下的乾坤戒,改天換命,逆襲成功這乾坤戒中,究竟蘊藏着什麼奧妙? 請看一位普通的修仙少年,從…

九劫真仙

推薦指數:10分

《九劫真仙》在線閱讀

第2章 開靈

神州大陸東南部,蜀國清河鎮以東一百餘里的黑風森林。

此時正是十月,秋風秦瑟,寒風吹拂着落葉在空中飛舞。在黑風森林外圍的一棵大樹下,一名身着黑色皮甲,外面還裹着一層披風,年約十六七歲,容貌絕美的少女正半閉着眼睛凝望着前方,似乎在等着誰。

沒過多久,官道上卻傳來了一陣馬蹄聲,一輛馬車以極快的速度向黑風森林馳來,然後穩穩地停在了這少女的身邊。

「阿三、阿四,找到那人了嗎?」這少女柳眉一蹙,對着趕車的馬夫凝聲問道。

那兩個叫阿三、阿四的馬夫一起點了點頭,然後從車廂的貨架上拖下來一個麻布口袋。

這麻布口袋內不斷蠕動,還發出一陣呻吟聲,看來裏面裝了一個人。

那叫阿三的馬夫,解開了麻布口袋上系的繩子,然後從裏面倒出了一位身穿青衣的少年。

這少年被人用麻繩捆綁着,所以顯得有些神情狼狽。他年約十五六歲左右,皮膚白皙,眉清目秀,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眸閃爍着驚詫的目光,相貌頗為俊美。

不過,由於被人裝在麻袋裡這麼久,現在不知道身處何處,也不知道綁架者對自己有何企圖,讓這少年的一張俊臉上卻是露出一絲恐懼之色。

他這時抬起頭,一眼便望見了面前的美麗少女。

少年的眼中露出了一絲驚異之色。這少女身材非常高挑,只比自己略矮一點,看起來歲數也和自己相仿,但衣着和氣質那卻是顯得非常雍容華貴。

她裹着一領鑲白狐裘的披風,裏面穿的卻是黑色的鑲釘皮甲,烏黑的秀髮用皮冠束住,一雙嫵媚的大眼睛鑲嵌在潔白的瓜子臉上,更顯得她明眸皓齒,嬌艷照人。

她的腰間還斜挎着一把長劍,這一身頗有武士風格的勁裝,給她秀美的外表憑添了幾分英氣,透露着一股與尋常女子不一樣的英姿颯爽。

「你是誰?想要做什麼?我家裡可沒什麼錢哦!想要綁票勒索的話,恐怕你們是找錯人了!」這少年眨巴了一下眼睛說道。

他從抓自己的阿三和阿四兩人,在這少女面前大氣也不敢出的模樣,就知道這位美麗的少女才是真正主事之人。

少女此刻卻並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突然出人意料地大聲道:「秦宇軒,十六歲,清河鎮大夫秦永安的長子,母親早亡,家中還有一個十三歲的妹妹秦紫嫣。一家三口全靠替人治病、配製藥物為生,我說的可有錯?」

少年聽聞之後,頓時面露驚色。因為這少女說的一分不差,看來她對自己的資料已經摸得很清楚了,根本不可能綁錯人。只不過,秦宇軒實在想不出,綁架自己這樣一個只是粗通醫術的少年,對這位一看就知道是大戶人家的大小姐有什麼用處。

這時,那位絕美的少女方慢悠悠地說道:「秦宇軒,就算你不問,我也會告訴你,為什麼我要找你來……先告訴你本小姐的身份吧:我姓雲,叫雲中曦!是秀山城雲家家主雲定興的女兒,我有一件事需要你幫忙……」

「秀山城雲家?」秦宇軒聽到這裡,心中又是一驚。

這方圓千里之內,誰不知道秀山城雲家啊?他們是這附近最強大的勢力之一,聽說族中很多人都有一身高強的法術神通,斬妖除魔,呼風喚雨,無所不能。

只不過,要想擁有那些大神通,就必須是修仙者才行,這可不是一般凡人能夠做得到的。

而雲家就是這樣一個修仙家族,這附近方圓千里之內,都是雲家的地盤,自然也就包括了他所住的清河鎮。

可以這麼說:雲家的人跺跺腳,清河鎮的人都要抖三抖。他以前也曾親眼見過,在清河鎮隻手遮天的鎮長,遇上雲家的一位低級執事,是如何的低聲下氣。而現在,堂堂雲家的大小姐竟然就在自己面前,還說要自己幫忙!?可自己一個小小醫師之子,能幫她什麼忙?

「雲大小姐,我實在想不出來,以您的身份和神通,竟然還要我這樣一個普通大夫的兒子幫忙。而且,我想就算你們雲家有人生病,恐怕也不會找我來醫治吧……」秦宇軒一臉疑惑地問道。

雲中曦並沒有馬上回答他的話,而是饒有興趣地打量了一下他,然後方微微一笑道:「不錯不錯!秦宇軒,你見了我沒有被立刻嚇趴下,而且說話依舊不卑不亢,對答流利!足見遇事不驚,勉強算是可造之才了……也罷,你先上馬車。咱們邊走邊說,從這裡到秀山城還有不少距離呢!本小姐就在車上跟你說說吧,找你來是什麼目的……」

聽到一位和自己歲數差不多的美麗少女以如此老氣橫秋的語氣跟自己說話,秦宇軒也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他很清楚自己目前的處境,是完全無法反抗的。不要說那位雲家大小姐,就是那兩個叫阿三阿四的下人,也絕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所以,他自然只能苦笑了一聲,然後被阿三阿四押上了馬車,開始聆聽着雲中曦的話。

……

這輛馬車十分豪華,其內十分寬敞,紅木製成的車廂,帶着淡藍色精緻鏤刻的壁板,車廂里還有一張很大很舒服的白色軟榻,散發著一股淡淡的清香。其內還有兩個蒲團和一張小桌子。

在兩側的車廂壁板下含有夾層,裏面盛放着一些諸如書籍、樂器、棋牌,文房四寶,以及美酒、蜜餞、水果等食物,而在車子的廂壁處,都嵌套了一層鐵板,以防有人行刺。在車窗位置則是兩排紅色綿緞織成的窗帘。

「雲家的馬車果然不同凡響,可比鎮長家的馬車華麗和大氣多了!」秦宇軒掃視了一下車廂內的情況後,心中不禁感嘆道。

這時,雲中曦也吐語如珠,講述了來找他的原因。

原來,由於雲家是一個強大的修仙家族。族中的慣例便是:實力強大者,在家族中便能得到別人尊敬,家族也會非常看重,進行重點培養。

而實力弱小者,自然就會被別人輕視,家族也不會關注,只能勉強維持生活。所以,雲家的子女,全都勤於修練,渴望有朝一日出人頭地。

雲中曦在雲家的年輕一輩中,便是靈竅資質最強的一個,也是被視為雲家最有可能的下任家主接班人。但因為她是女子,如果想當家主,結婚時就必須找一個願意入贅的男子為夫才可以,而且他們生的兒女也必須跟女方姓雲。

可這樣一來,她的婚事便成了個大難題。因為雲家可是秀山城方圓千里最大的修仙家族之一,家主之女婚配,怎麼也得講究門當戶對,不可能隨便找個男人就嫁了,至少也得找個同樣是大家族的修仙者,才能保證後代的靈竅資質。

可與雲家實力相當的修仙家族子弟,也都是有着不弱的實力和一身傲氣的,他們怎麼肯入贅別的家族,還讓子女跟着妻子姓呢?所以這樣一來,原本在秀山城追求者甚多的雲中曦,一下子成了燙手山竽,無人肯娶。

後來,雲中曦的爹爹,也就是雲家家主雲定興,好不容易才託人在兩千多里外的酉陽城,找到了另一個修仙家族沐家的旁系子弟沐誠。此人十七歲,比雲中曦大一歲,雖然他也是修仙者,且出身修仙世家,但靈竅資質低,實力很差,在家族中也是經常被其他子弟欺侮的。

由於他在家中過得非常窩囊,便很想逃離沐家,免得老被家中其他弟子毆打和凌辱。

因此,雲定興在找到他,說明來意之後,他便一口答應同意入贅雲家。

秦宇軒聽到這裡,卻是有些驚訝。望向雲中曦的眼神,亦是有了一絲輕視之意。

他心中暗忖:這雲中曦美則美矣,卻是權力欲太強了。為了當家主,便要委身下嫁一個窩囊廢。換了是他,恐怕也不願意娶這樣一個工於心計的女人。

雲中曦是何等聰明之人,瞬間便從秦宇軒的眼神中,看出他在想什麼。

「秦宇軒,你可別想歪了。我雲中曦當然不會隨隨便便找個男人就嫁了!至於那沐誠,也只是權宜之計。我爹和他約定,會先付給他一筆不菲的酬金,讓他在外人面前充作我的丈夫,待三年後的家族大會上,我順利成為家主繼承人後,便會和他一刀兩斷!」雲中曦俏眸一瞪,隨即便澄清道。

她也覺得自己的話突然讓人產生岐義,於是便又連忙補充道:「我們約定的可是同房不同床,我才不會讓那窩囊廢碰我一下呢!」

秦宇軒這才恍然大悟,正想再說幾句時,卻突然想到現在是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還是順着她的話說為好,這樣自己也可少吃點苦頭。

於是,他方乾咳了兩聲道:「我就是說嘛,象雲大小姐這樣美麗而又聰明的女子,眼光應該都很高的!」

雲中曦看他目光閃爍,便知道他這話十有八九是為了討好自己而說的。但卻依舊感覺一陣舒服,畢竟女人都是喜歡聽讚美之詞的。

「這小子倒是透着一股機靈,不是個木魚疙瘩。如此一來,接下來的計劃也就好安排一些了!」她心中暗忖道。

隨後,雲中曦方幽幽道:「秦宇軒,我雲家家主繼承人的位子很多人都盯着,雖然我的呼聲最高,但我的堂兄雲中鶴也不是善茌,他對這個位子亦是虎視眈眈。原本我對當家主之事並不熱衷,可我那位堂兄人品卻是太差,在經營管理上更是搞得一團糟。雲家若是交到他手中,只怕很快就會衰敗下去,這是我和爹爹決不能容忍的……」

「所以,為了雲家的未來,爹爹便要求我必須去爭奪下任家主之位!」雲中曦輕嘆道。她那一雙秋水般的美眸中,透出一絲無奈之色。像她這樣的大家族之女,婚姻早就不能由自己作主了。

而秦宇軒望着她的一雙俏眸,亦是心中生出一絲憐憫之情。

接着,雲中曦又繼續說道:「可是,雲中鶴自然不會讓我輕輕鬆鬆的接任家主之位。他也知道,如果上場比試,是絕對打不過我的。所以便只能從阻止我嫁人這方面下功夫……雖然去找沐誠之事進行得十分隱密,卻還是讓他知道了。於是,他便在途中設下了埋伏,派人將沐誠在半路上殺死了!」

說到這裡,雲中曦的語氣也有些憤怒了。得知沐誠在秀山城附近被殺後,她便以最快速度趕到了現場,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象劫財殺人,沐誠的物品散落了一地。但以她的聰明才智,難道還猜不到是自己的堂兄下手嗎?只是苦無證據而已。

……

秦宇軒仔細地聽着她的話,心也是怦怦直跳。他已經隱約猜到雲中曦的目的了。

雲中曦這時方轉過頭,睜大着一雙美眸凝視着他道:「現在要再找一個象沐誠這樣門當戶對的修仙家族弟子,又願意入贅我雲家的,已經幾乎不可能了!如果我找不到願意入贅的丈夫,在三年後的家主繼承人推舉大會上,就沒有參選的資格……不過阿四卻給了我一條線索,他稱在清河鎮的秦氏醫館裏,發現大夫秦永安的兒子秦宇軒,和死去的沐誠長得幾乎一模一樣,兩人身高也差不多,只是歲數上秦宇軒比沐誠小一歲而已。」

秦宇軒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那阿四他看着面熟,感情是來過自家醫館的。

此刻,雲中曦正色道:「秦宇軒,在見到你之後,阿四便驚訝地發現,你不但和沐誠長得象,而且還有靈竅,雖然只是最差的一靈竅,但也算是有靈竅之人了,可以成為修仙者。」

「雲大小姐,你該不會是想叫我冒充沐誠吧?」秦宇軒聽到這裡,不禁不寒而噤。

「呵呵,說對了!我正有此意!反正沐誠和你一樣,都是一靈竅資質,而且長得也象,身高也差不多,應該能夠瞞天過海!」雲中曦笑靨如花道。

按理說,冒充這樣一位身份高貴,實力強大,容貌又絕美的大小姐未婚夫,聽起來是很不錯,有些香艷。可秦宇軒卻非常清楚,這裏面的危險性太大了。

如果萬一自己裝得不象,身份被揭穿,只怕十有八九性命難保。

雖然這事他可以供稱是雲中曦指使的,可人家是堂堂雲大小姐,雲家的人絕不可能把她怎麼樣,只會把怒氣發泄到自己身上。

而且,就算自己扮得象,騙過了所有人,雲中曦的那位堂兄依舊不會放過自己。他既然之前已經派人殺了一次真沐誠,那再次出手殺自己這個假沐誠,也絕對沒有任何心理障礙。

自己又不可能一天十二個時辰一直呆在雲中曦身邊,到時豈不是死路一條?

雖然秦宇軒不是很想頂撞雲中曦,可這性命悠關的大事他卻不敢含糊。

「雲大小姐,我可以拒絕嗎?」他盯着雲中曦的一雙美目,小心翼翼地問道。

「可以!」雲中曦面色轉冷,但卻是認真的點了點頭。

秦宇軒總算鬆了一口氣,看來這雲大小姐還是蠻講道理的!不愧是方圓千里有名的修仙家族,大戶人家的小姐,修養和氣度就是不一樣。

「不過,你已經知道了我這麼多秘密,所以我也只好殺你滅口了!」雲中曦一字一句地說道:「只有死人,我相信才能完全守口入瓶!」

她的聲音十分清脆悅耳,可語氣卻是冷漠無比,完全沒得一點商量。秦宇軒離她還有一尺遠,都隱約感受到了一絲淡淡的殺氣。

他相信,如果真的拒絕雲大小姐的計劃,那明年的今天就會是自己的祭日了。

對雲中曦那宛如仙子般的好感,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這位容貌絕美的大小姐,在他面前頓時成了一個女魔頭。

「現在再問你一遍:願不願意?」雲中曦轉過身,用冷冰冰的眼神望着他道。

秦宇軒立刻感到一股強大的氣壓撲面而來,宛如千斤巨石壓在他身上一般,讓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這就是修仙者的力量嗎?的確是凡人不能比的……」他勉力支撐着。

「雲大小姐,你覺得我還有別的選擇嗎?」秦宇軒只能苦笑道:「我願意……」

「你還算是個知趣的人!」雲中曦神情一松,收回了散發出去的靈壓。

秦宇軒感覺自己身上的壓力驟然消失,他總算可以重新坐直身子了。

這時,雲中曦方又道:「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裏,阿三會交給你一些沐誠的資料,讓你熟記住。沐家裏面該認識的人都配有畫像,這是絕對不能搞錯的!至於我雲家的人,倒還好說,因為你還沒有來過雲家,不認識也在情理之中,不過我待會我也會給一些人的資料,那是雲家之中,你要重點提防,可能會對你造成威脅的人……從明天開始,阿三阿四便會向你演示沐誠的走路姿態、說話習慣,你要給我牢牢記住:現在你不是秦宇軒了,而是沐誠!」

秦宇軒聽得心中一凜,只得忙不迭地點頭,他此刻卻是突然想起一個問題,忙小心翼翼道:「雲大小姐,如果我長時間不回家,我爹爹和妹妹會着急的,他們肯定會到處找我的……」

「這點你放心好了!我已經派人給他們留了一筆錢,說資助你去蜀都學習醫術了,將來學成回來,就會成為我雲家高薪聘請的家族醫師。你爹爹和妹妹聽後都挺高興的,認為你可以出人頭地了!」

秦宇軒聽罷只能心中苦笑,這雲大小姐做事還真是滴水不漏,她和自己同歲,但思維卻甚為慎密,難怪雖然是女兒身,但云家家主卻是極力推崇由她接任下任家主,倒也不全是因為她是自己女兒之故。

「不過,在教導你如何學習當沐誠之前,我先要為你開靈!」雲中曦這時卻一臉凝重地說道。

「開靈?這是什麼?」秦宇軒一臉驚奇地問道。

雲中曦這時方耐心地解釋道:「秦宇軒,你雖然有靈竅,具備了成為修仙者的條件,但卻一點修為都沒有,依舊只是凡人,並不是真正的修仙者。而那沐誠卻是貨真價實的元神期三層修為的修仙者。」

「所以,你至少也要達到元神期一層修為,才能冒充得了他!至於相差的兩層修為,我們可以說你是來雲家途中修練時,練功出了岔子,所以修為才掉落了下來,這樣便能矇混過關了……可修仙者就算掉了修為,也絕不可能連元神都沒有。所以,開靈是必須要完成的!」

「那我要如何做,才能開靈,成為修仙者呢?」秦宇軒這時可來了興趣,畢竟修仙者在他心目中,可是有着大神通之人。

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今生也能邁入修仙者的行列。

雲中曦微微一笑,方開始向他講述修仙的原理。

她侃侃而談道:「修仙之道,在於精、氣、元、神。所謂修仙,便是將天地間的靈氣吸入體內,再轉化為修仙者獨有的靈力的過程。」

「修仙者和凡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修仙者有元神,而凡人只有靈魂。從凡人突破成為修仙者,就是一個鍊氣化神的過程。

需要將體內的真氣,和自身的靈魂結合,把精氣和靈魂合二為一,誕生出可以調動靈力的元神……所以,修仙的第一個階段便叫做元神期。」

「元神一成,即能調動靈力,成為修仙者,正式踏上修仙之路,修仙者的法術神通變幻莫測,各種法寶陣法層出不窮,凡人中最強大的武林高手也無法與哪怕是最低級的修仙者抗衡……」

聽着雲中曦的介紹,秦宇軒也露出了一臉嚮往的表情。

按照這位雲大小姐的說法,從凡人到修仙者的最關鍵一步——便是凝結元神。如果沒有正確的功法和修仙者在旁引導協助。哪怕就是有靈竅,也會有一半的人失敗。一些散修,甚至要半年以上才能自己摸索到一點門路,但離開靈卻還差之甚遠。

而如果有正確的功法和有經驗的修仙者從旁引導,則只需半日便能成功。

這時,雲中曦拿出一本微微有些發黃的小冊子,遞給秦宇軒道:「這便是一本叫青雲決的修練功法,可適用於所有屬性的修仙者修鍊。你仔細看看,然後按照上面交待的方法進行凝結元神。我也會將靈力注入你體內,為開靈助你一臂之力!」

秦宇軒接過小冊子,只見上面用頗有古風的小篆字體寫着——青雲決三個大字。字形看上去頗有幾分陰森的感覺,讓人感覺有些寒意。

他翻看了第一頁,開始仔細研讀起來……

這小冊子其實只是青雲決的上冊,記錄的是元神期的修練方法,據說還有下冊,記錄的是靈液期的功法。不過現在他肯定用不上。

如今,他着重看最前面的凝氣化神的篇章。

他一邊讀着,一邊不由自主地按照功法上的介紹,將體內的微弱真氣,從四肢及全身各處經脈,引導進入丹田的識海之中,開始了凝聚元神的關鍵一步……

隨着一絲一毫的微弱真氣,持續不斷地向識海。而原本就在識海內的淡綠色靈魂,隨着這些發著淡淡白色光芒的真氣加入,漸漸和它們融合起來,它的光芒也逐漸從綠色變成了白色……

不過這過程進行到一半時,秦宇軒卻覺有些氣力不支,畢竟他從來就沒修鍊過,連世俗的武功也不會,身體本就有些單薄。

別人凝結元神,都是要花好幾個月時間作準備,把身體和精力都調整到巔峰狀態才進行。他可是倉促之間趕鴨子上架,自然很快就遇上了瓶頸。

雲中曦一直就在旁邊觀察秦宇軒身體的變化,見他有些體力不支,立刻便伸出一雙白嫩的玉手,按住他後背,然後將自己的靈力灌注入秦宇軒體內,協助他繼續進行凝結元神的過程……

終於,三個時辰後,秦宇軒只感覺體內「轟隆!」一聲……

他向自己體內觀察,只見在黑暗的丹田識海之中,淡綠色的靈魂終於吸收融合完了體內的元氣,轉變成了一小團如同米粒大小的氣體狀白色元神。雖然它很微小,發出的光芒更是黯淡,但卻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元神。

鍊氣化靈,凝結元神!這是無數凡人夢寐以求的成仙之道,秦宇軒終於邁出了修仙路上的第一步,成為了一名貨真價實的修士。

世俗凡人,包括所謂的武功高手,感覺外界的都是五感,即視覺、聽覺、、嗅覺、味覺和觸覺。

而修仙者除了上述五感比凡人要敏銳得多外,更產生了依託於元神而出現的神識。

神識的感應則突破超出了身體的範圍,延伸到了修仙者體外的世界,突破了五感易被阻擋的局限,能夠直接感知外界的情況。

秦宇軒現在端坐在車廂內,閉着眼睛卻能發現,方圓五丈距離內,任何細微的動靜,就連車廂頂上有一支螞蟻在爬動他都能清楚地感受到。

他看見了在自己身後,雙手按在自己後背上的雲中曦,如今的她,俏臉卻是現出一片暈紅,足見靈力消耗過度。

秦宇軒心中暗忖,如果自己一直修鍊下去,元神越來越強,修為越來越高,神識應該還能夠感知到更遠的地方。

這時,雲中曦見秦宇軒已經突破,方將手從他的背上拿開,她臉頰上已浮現一些細微的汗珠。顯然有些疲累。

「沒想到助你達到元神期一層竟如此困難!」雲中曦這時睜開了一雙美眸,輕嘆道:「不過也難怪,你連尋常武功都沒練過,加上又無丹藥服用,以恢復開靈時中途消耗的真氣,自然比一般修仙者突破時更難一些。」

她這時緩緩起身,一臉鄭重地說道:「秦宇軒,如今你既然已成為了修仙者。我也把一些修仙常識跟你說說,免得你在說話之中不小心露了餡。要知道,沐誠作為沐家的旁系子弟,也算是出身一個大修仙家族,對修仙常識可是非常清楚的……」

說罷,她方將一些修仙界的知識,向秦宇軒一一道來。

按照雲中曦的說法,修仙者之所以要孜孜不倦,歷經艱辛的修鍊,其目的便是希望能得道成仙,追求永生。

而要從凡人羽化成仙,便需歷經九劫,方能飛升仙界。

不過,這九劫想要順利渡過,卻是極為不易。

第一劫便是秦宇軒剛剛經歷的「凝結元神」。這是九劫中最容易渡過的一劫,一般人在渡過此劫之後,便算是從凡人正式邁入了修仙者的行列。

渡過第一劫,體內產生元神的修仙者,便被稱為元神期修士,壽命可達百年。

而修仙路上的第二劫,便是「靈氣化液」,修仙者在元神期大圓滿時,便要將體內的靈氣液化成靈液。這一劫沒有生命危險,但卻是極難渡過。一百個元神期修仙者,有九成以上都渡不過此劫。

如果僥倖渡過第二劫,便可稱為凝液期修士,壽命可達兩百年。此時修仙者體內的靈氣都已液化成了靈液,法力大增,能夠騰雲駕霧,御劍飛行。凡人見了,也會恭恭敬敬的尊稱一聲「上仙」。

而修仙路上的第三劫,則是「壓液為晶」。在修仙者進入凝液期巔峰時,體內的靈液便會進一步壓縮,固化為晶石。法術神通更為強大,壽命也增長到了五百年。

不過,這一劫卻是比過去兩劫都要兇險。如果說之前「凝結元神」和「靈氣化液」兩劫沒有生命危險的話,「壓液為晶」這一劫就非常兇險了。

因為修仙者在衝擊瓶頸時,很容易走火入魔,造成經脈寸斷。不少凝液期修士就是在這時身死的。

而衝擊不成功的修士,就算僥倖活下來了,也大多因經脈斷裂而成了廢人,連元神期修士的實力還不如,受人唾棄。

渡過第三劫後,修仙者便正式成為了一名化晶期修士,在修仙界也算是高階修士了,不少人在這個時候就開始開宗立派了。

而至於第四劫,便是結丹之劫。化晶期修士修鍊到大圓滿時,便會開始在體內凝結金丹。雖然這一過程比「壓液為晶」還兇險,但一旦順利渡過,修仙者的壽命便將達到千年。並且也可真正稱為一方霸主了。他們是走到哪裡,都受人仰望的結丹期修士。

而第五劫,則是「碎丹化嬰」之劫。結丹期修士修鍊到大圓滿境界時,想要再有所突破,便要先粉碎自己苦苦修鍊的金丹,再用其碎末在體內生成一個狀如嬰兒的分身,俗稱元嬰。

此元嬰可在修仙者肉體毀滅後,依然存活下去,並奪舍重生。這時,修仙者的壽命便可達到兩千年。他們也將成為傳說中的元嬰期大修士。

至於第六劫到第九劫,以及元嬰期以上的修仙者是什麼狀況,連雲中曦都不知道,因為她從家族典籍的記載看,貌似神州大陸上就從未出現過超過元嬰期修為的人。

除了元神期細分為一到九層外,靈液期、化晶期、結丹期、元嬰期都分為初期、中期、後期和大圓滿四個小層次。

而修仙的方式,則分為鍊氣和煉體兩種修鍊方向。

鍊氣是主流的修仙方式,修鍊的便是經脈和真氣。絕大部份修仙者都是選擇的鍊氣,它的好處是可以驅動靈力使用眾多的法寶,可以御劍飛行,可以煉製丹藥,可以操作陣法,可以掌控靈獸……總之,在修仙的道路上,如果能夠選擇鍊氣這條路,是沒有一個修仙者想選擇煉體的。

只不過,鍊氣對修仙者的靈竅資質要求比較高,靈竅越佳,修鍊速度便越快;而靈竅很差的話,修鍊速度便是事倍功半,也許修鍊十天,進境還不如人家靈竅好的人修鍊一天的效果。

至於煉體自然便是非主流的修仙方式了,它主要是鍛煉筋骨皮肉內臟。煉體修仙者,其身體遠較普通修仙者堅硬,堪比鋼鐵,號稱銅頭鐵臂。

可是,煉體有一個最大的弱點,那便是無法突破境界。因為從元神期修鍊到靈液期,便是要將體內的真氣從氣體壓縮成液體,從真氣變為靈液。而煉體修仙者根本就不鍊氣,又怎麼可能有那麼龐大的真氣去凝聚成靈液呢?

雖然也有少數煉體修仙者突破到靈液期的,可那也是因為他天賦強悍,同時煉體和鍊氣之故。突破境界時,依靠的還是鍊氣的本領。

而且,煉體修仙者不光在突破境界時有大問題,到了後期與鍊氣修仙者對戰時,也占不了便宜。

畢竟你身體再堅硬,難道還能硬過別人的法器不成?人家用寶刀砍你的脖子,看是你的頸子硬還是人家的刀硬?

就算人家體質不如你強,跑得沒你快,可人家會御劍飛行啊!難道你用兩條腿還能跑得過人家在天上飛的不成?

所以,由於煉體者有這樣那樣的弊端,除了一些自知資質太差,突破靈液期無望的修仙者外,幾乎沒有一個修仙者主動選擇煉體的,就算有人修鍊,也更多的是將煉體做為一種強身健體的輔助方式。

而與修仙者關係最大的兩項資質,便是靈竅和天賦。

其中靈竅分為九個等級。秦宇軒便是最差的一靈竅資質,而雲中曦則是相當罕見的五靈竅資質。要知道,秀山城方圓千里的地盤上,近千年來,資質最好的雲家老祖也只是四靈竅資質而已。

至於天賦,就沒有衡量標準了,純粹是看個體差異,頂多跟人的悟性有些關係。悟性高的人,掌握法術神通就比較容易一些。

另外,修仙界的貨幣也和世俗界不一樣,它不用金銀銅錢,而是用靈石計價。

這「靈石」,顧名思義,便是一種蘊藏了豐厚靈氣的石頭,它所蘊含的靈氣對於修仙者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它不僅可以直接用於修仙者打坐練功,增加修為。還可以用來布設法陣、鑲嵌傀儡。

要發動一個法陣,除了需要陣旗陣盤外,作為動力的靈石,更是不可或缺的。品質上佳的靈石不但可確保法陣的成功,而且威力也會有大幅的增加。

而且,如果修仙者在施展那些厲害法術,體內靈力不足時,便可以直接捏碎手中靈石,吸取其中靈氣,以補充施法時損耗的靈力。

這樣便可支撐修仙者超常發揮,將一些原本無法施展的高等級法術,強行施展出來。

正因為靈石的價值這麼高,讓所有修仙者都求之若渴,所以便成為了修仙界通用的貨幣,並根據品質分為了下品、中品、上品和極品四類。

按照一般的慣例,是一百下品靈石兌換一塊中品靈石,一百中品靈石,兌換一塊上品靈石,一百上品靈石兌換一塊極品靈石。

只不過,由於修仙界對靈石開採過度,消耗過快。現在上品靈石和極品靈石已經很難找到了。就連中品靈石都不多。一般店鋪標價多少多少靈石,其實都是指的下品靈石。

當雲中曦講述完這些修仙界的基本常識後,已經是深夜了。而此時馬車已經來到了另一個鎮上的客棧前。

「下車吧!今晚我們便在這裡休息一晚,明天一早再起來趕路!估計後天下午便能到秀山城了!」雲中曦柳眉一挑道。

秦宇軒只得下了馬車,然後與阿三阿四一起在客棧里吃飯。而讓他感到意外的是:雲中曦並沒有和他們三人一起吃飯,只不知她是另外安排有單獨的晚餐,還是修鍊到了可以辟穀的境界。

吃完飯後,秦宇軒便被阿三阿四押着進了一間客房。

「秦宇軒,今晚你就在這裡休息吧!別想逃跑!否則只會自討苦吃的!」阿三一指房間里的小床說道。

隨即,他便衝著阿四一招手道:「走吧!我們也回去休息,趕了一天馬車,實在累了!」

說罷,兩人便「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門外很快便響起了兩人下樓的腳步聲和說話聲。

秦宇軒的五感可比開靈前敏銳了許多,他立刻便聽到阿四的聲音:「阿三,你說這小子真的信得過嗎?他不會將來偷偷逃跑或者跟別人揭穿此事吧?」

阿三這時卻不屑道:「阿四,你擔心什麼?以大小姐的聰明才智,怎麼會想不到這點?早在開靈時,大小姐便在他體內種下了一道心魔印記。只要秦宇軒敢背叛大小姐,違背答應大小姐的承諾,這心魔印記便會立刻發作,他將立刻七竅流血而亡,效果可跟心魔之誓一樣。你說咱們還用擔心嗎?」

阿四這時也方恍然大悟道:「我就是說,大小姐咋會這樣放心他,竟然不叫咱們值守,看着這小子……」

兩人的腳步聲漸漸遠去,秦宇軒卻是背上冷汗直冒。說實在的,他的確在思考要不要逃跑,畢竟跟着雲中曦回秀山城雲家,風險實在太大了。狸貓換太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但聽阿三阿四這樣一說,卻讓他不得不馬上打消了這個念頭。

「難怪雲中曦那麼放心我,敢情是早在我身上種下了禁制啊……」秦宇軒苦笑道:「恐怕這阿三阿四剛才用這樣大的聲音說話,也是故意讓我聽到,警告我不要亂來,以免觸髮禁制身亡,壞了他們的大事!」

既然不能逃跑,秦宇軒也就打消了那些雜念,準備安心扮這沐誠了。他這時拿起了阿三交給他的,關於沐誠的資料,開始仔細看起來。

看了半個時辰之後,他看了看桌上的沙漏,發現已經是子時了,方打了個呵欠,放下了小冊子。

秦宇軒摸了摸戴在自己右手無名指上的黑色戒指,不禁唉嘆道:「看來我的命運始終是這麼顛沛流離……」

輕嘆了一口氣後,他又自言自語道:「不過,能夠踏入修仙界,倒也算是一個機遇,也許能讓我更容易找到爹和娘……」

其實,他並不是秦永安的兒子,只是其養子而已,他的父母另有其人。

不過,秦宇軒並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僅知道自己父親也是姓秦而已。

在他兒時的記憶中,自己似乎是生活在一座山村裡。父親是一個英俊的書生,教村裡的孩子們念書,母親是一位漂亮的少婦,主要做些刺繡的女工活兒,父母恩愛異常,也非常喜歡他,一有空就教他讀書寫字繪畫,一家人生活得其樂融融。

但在他八歲的那年,父母卻是突然急匆匆地將他帶到了數百里外的清河鎮,交給了秦氏醫館的秦永安,要他拜秦永安為義父,跟其學習醫術。

然後,他的父母便匆匆離開了,再也不知去向。而這枚黑色戒指便是母親臨走前交給他的,要他好好保存。

這些年來,他也研究過這枚戒指,看能不能從中找出一點自己身世或者父母去向的線索,但最後都無一例外的落空了。所有看過這枚戒指的珠寶店老闆都說,這只是一枚普通的黑鐵戒指而已,在市場上僅僅只能賣五十文銅錢。

但秦宇軒卻是堅決不信,他不信母親臨走前讓他一定貼身保存,不要弄丟的戒指會只是普通之物。他覺得是自己還沒能研究出這枚戒指的秘密而已。

雖然不管怎麼看,這都是一枚普通之極的黑鐵戒指,但每天臨睡前,他都要摸着它端詳片刻,企盼自己有一天能靈光閃現,突然有所發現。

「今天,我竟然做夢般的成為了修仙者,有了元神和靈力……不知道,我如果將靈力灌注在這枚戒指上,會有什麼結果呢……」秦宇軒自言自語道。

他這時拿起了那枚黑色戒指,然後將靈力灌注了進去……

九劫真仙

九劫真仙

作者:秦宇軒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秦宇軒,一個資質平庸的普通少年,卻突然被雲家的大小姐看中,成為其替身未婚夫,這其中,倒底有何秘密? 原本應該在雲家倍受欺凌,甚至早就死於非命的秦宇軒,卻奇蹟般的依靠父母留下的乾坤戒,改天換命,逆襲成功
這乾坤戒中,究竟蘊藏着什麼奧妙? 請看一位普通的修仙少年,從平凡到天才,從默默無聞到三界至尊,踩遍天下高手,虐盡宇內神魔的崛起歷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