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特工穿越:霸道鬼王絕寵妃免費閱讀(上官婉兒)小說

特工穿越:霸道鬼王絕寵妃免費閱讀(上官婉兒)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4作者:陌清璃 標籤: 上官皇后 現代言情 陌清璃

嫡妹惡毒,懦弱小姐皇宮杖斃 冷酷特工王者重生,虐繼母,毀嫡妹,欠下的債,誰敢不還! 下毒?迫害?賜婚鬼王?上門找死,豈能不送你一程! 「本王看上的就是你!生同床,死共衾」 「要麼讓我殺了你,要麼離遠點!」 鬼王快鬆手,本妃要休夫!
第一章 秀女慘死

精彩節選

「啪!」膠皮鞭子再次抽向陌清漓,嬌嫩的肌膚上,泛起一道道猙獰的傷痕,原本就勉強遮住胴體的衣衫,更加殘破不堪。

這種撕扯皮肉的疼痛,生不如死。

「不,不要!」陌清漓本能掙扎着,氣若遊絲:「臣女是冤枉的……是冤枉的……」

在選秀開始之前,她喝了妹妹陌芷言送來的一盞蜜露,皇后的鳳駕來時,她莫名的失去理智,居然突然發了瘋病,當場撕扯自己的衣服。

上官皇后怒不可遏,當即以失儀之罪,要將她杖斃。

鞭子繼續狠抽着,陌清漓漸漸失去最後的清醒,努力回想今日的一切。

闔上眼睛的最後一瞬間,她看見站在秀女之中的陌芷言,嘴角勾起的那抹譏諷淺笑,頓時心中清明,倔強地不肯咽下最後一口氣,怨怒的目光似要將這蛇蠍心腸的女人撕個粉碎……

「皇后娘娘!」顧嬤嬤試探了一下陌清漓的鼻息,「陌小姐已經斷氣了……」

「嗯!帶她下去。」端坐鳳椅上的上官皇后只是淡淡的一瞥,並未將陌清漓的死放在心裏。

兩名小太監將事先備好的席子往陌清漓身上一蓋,準備抬走。

「好疼!」席子下露出的素手微微顫動一下,陌清璃只覺得腦袋昏沉,輕微動彈,身體都是巨疼。

她強行睜開沉重眼帘,環顧四周,身邊怎麼儘是一些受了驚的古裝女子?

她記得自己接到上峰的命令,潛入毒梟組織追查毒品販賣網絡,子彈穿過胸膛的一剎那,就知道,肯定活不成了。

現在這個情況,是穿越了?

陌清漓四肢癱軟,試着坐起身子。

「啊!」周圍的秀女,看見陌清漓真的在動,紛紛驚恐後退。

上官皇后畢竟是見過風浪的,母儀天下的威嚴令她看起來分外沉靜,目光冷清,吐出的言語讓人不容忤逆:「既然沒死,那就繼續用刑!」

突然,腦中湧入大量不屬於自己的陌生記憶,陌清漓雙眉緊擰,瞬間明白了自身處境。

好不容易再活一回,轉眼就要被人活活打死?呵!

「且慢!」陌清漓鏗鏘道出兩字,飛快整理,她努力抬起頭,眸中厲色微現,「臣女殿前失儀,皇后娘娘要杖斃臣女,那也是應當,但容臣女為芊芊公主治好頑疾,再將臣女治罪可好?」

芊芊公主是上官皇后親生的,說她有頑疾,不如說是隱疾,只是狐臭這東西,是想隱也沒法隱的,皇后為了這個,傷透了腦筋。

上官皇后聽聞這句,果然遲疑起來。

陌清璃繼續道:「臣女曾與芊芊公主一樣,多虧了雲遊高僧贈予的方子,才能斷去根源。」

「你可知欺騙本宮是什麼後果?」上官皇后隱着嚴厲,道出這句。

「臣女不敢妄言。」陌清璃臉上顯得自信滿滿,看起來,全然有辦法將這個宮內御醫、宮外名醫皆束手無策的問題解決了。

上官皇后很滿意,微微點頭:「好,若你的方子管用,本宮饒你失儀之罪。」

陌芷言聽聞皇后娘娘要饒恕陌清璃的罪責,哪肯罷休,內心敲定一番,裝得溫柔乖巧,上前道,「皇后娘娘明鑒,姐姐從未習醫,打小也沒有患過隱疾,更沒有什麼偏方,她的癔症擾了今日選秀,此時又稱要給芊芊公主治疾,請娘娘念在姐姐病了才會瘋言瘋語的份上,饒過姐姐性命吧。」

陌清璃冷笑着瞥了陌芷言一眼,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這仇不報不爽。

陌清璃輕笑言道:「妹妹說得甚是,打小我就沒有瘋癲癔症,怎會選秀時發作,是不是那碗蜜露有着什麼?當時可是妹妹給的,我不曾多想,現在那碗還在屋裡,內里乾坤,皇后娘娘定能明察秋毫。若是屋裡還有什麼殘餘藥粉,皇后可讓御醫一同辨別,便可測知。」

陌芷言大驚,哪曾想,素來懦弱無用的陌清璃竟然性情大變,在這大殿之上直指她的蜜露有毒,還要皇后當場驗證!不會的,瓷碗早就處理了,皇后也不會聽信她的去搜屋子。

陌清璃心內篤定,此時的陌芷言定然心內慌張,再拍打幾下,她必然越發心驚膽戰,露出馬腳,引人猜疑!

眾人看着跪在地上的陌芷言額際開始有些細汗,而陌清璃則淡定從容,事情好像向著另一個放向發展,只等着皇后娘娘決斷!

大殿上一片肅靜,而殿內琉璃嵌寶石屏風後的清雋男子則截然不同,他一襲桃紅錦緞袍子,看似慵懶地靠在椅上,執起案上杯盞,小酌一口清酒,嘴角翹起一個弧度。

有意思!

剛才那陌清璃卑微求饒,轉瞬功夫就換了個人,不但讓皇后消去杖斃的意思,還指出陌芷言是讓她發瘋失儀的嫌疑人。

他一揮手中摺扇,邁出步履,來到頤容殿的中央,他想看看,這個陌清璃到底是個什麼女子!竟敢妄下海口向皇后保證治好芊芊公主的頑疾!

「崇王殿下到!」靜默的殿內突然響起一聲高唱,緊接着一個帶着淡淡嘲諷的男聲傳來。

「會不會醫術,何必勞師動眾的,陌小姐既然無需望聞問切便能為芊芊公主看病,那麼這殿內皆是人,可有瞧出誰人會有病症?又有什麼隱疾?」

陌清璃揚眉看去,但見對方着一襲桃紅錦緞袍子,高貴不凡,心下不禁冷笑,竟是風流聞名的廢材崇王君赦蒼。只可惜白長了這麼一副好皮囊了,無用不是罪,無用還要出來丟人現眼,惹人討厭,就是罪了!

「臣女見過崇王殿下,王爺是否腰酸腿軟常抽筋?臣女瞧着王爺的面色蒼白,似漆柴,暗沉無光,定是日夜太過操勞才是,王爺可要愛惜身子才是,多吃些補腎益精的蓮子、枸杞子與人蔘燉雞方能緩解。」

這話一出,君赦蒼面色微變,這女子好大膽子,一出口就說他腎虧!還當著這一屋子的女人,是個男人怎能不怒?

「王爺飲酒了?臣女覺得王爺還是多飲些鹿鞭、虎鞭這等對您有益的藥酒,若王爺能夠清心寡欲,必然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氣爬上十層樓塔,氣也不喘了。」陌清璃講到這邊,還故作惋惜的嘆口氣,「不然王爺若成了他們那樣,別怪臣女醫術淺薄,哄騙了王爺。」

她的雙眼此時是水汪汪的,望着旁邊的小太監儘是惋惜表情。

君赦蒼大怒,明擺着說他馬上要成太監,孰可忍孰不可忍,「想不到陌小姐竟有這等本事,對本王甚為了解,難不成陌小姐對本王早已傾心相許,擔心本王日後無福臨幸你不成?」

「臣女不敢,如今戴罪之身,已是將死之人,其言也真,娘娘英明,讓臣女將功贖罪,洗清冤屈!」陌清璃這句一出,又將重心給繞了回來。

你這個廢物王爺想佔便宜?沒那麼容易!

上官皇后有些頭疼,好端端的選秀,竟然那麼麻煩。這陌清璃的樣子,似乎很有把握將太后的病治好,不過……她還是有些顧慮,此事要慎重才是。

此時君赦蒼似乎又想發聲,上官皇后揉了揉額際,「夠了!陌清璃,今日是選秀,你已壞了規矩,已沒資格留下。」她道完,朝顧嬤嬤使去一眼。

顧嬤嬤領會,來到陌清璃身邊,而陌清璃面顯沮喪,眼角垂下兩滴清淚,看似很傷心很無奈地被顧嬤嬤領出了大殿,然後灰溜溜地讓人打發出了皇宮。

她的心裏其實早就笑開了花,為前身報仇,也要留住性命才行,現在目的達到,且還不用關在那皇宮牢籠,正合心意。

因着身上的傷口,她回府的步履很吃力,加上一身行頭華麗,又顯得狼狽,引來不少行人的注目。

她可不管這些,出了皇宮,就用身上僅有的首飾兌些銀錢,而後直接進了成衣店,買了件新衣裳,再採購一些所需的藥品,這才往城南陌府走去。

就在她拐過街巷,遠遠看着陌府大門前,停着一頂宮裡的暖轎,陌芷言正從上頭下來。

陌清璃挑挑眉,這架勢,說明陌芷言是中選了?

這時候,在門前迎女兒的宋氏也看見了陌清璃。

「她還有臉回來呀?」陌芷言向宋氏埋怨道。

「你爹與我正等着她呢,你瞧着,你爹哪可能輕饒了這個丟人現眼的賤人?」宋氏拉着女兒的手,話語雖然狠戾,不過面上卻風輕雲淡的,再自然不過了。

陌芷言覺得母親定然早準備好了,今日宮裡沒有讓她喪命,回府後,定要扒了她這層皮!

這母女倆的嘴臉,陌清璃看得一清二楚,若不是有傷在身,她不會現在回到這裡!抬步徑直越過宋氏母女,陌清璃就要往府內走去。

宋氏見她無視自己,氣不打一處來:「你還敢回來?」

陌清璃站定,冷笑道:「為什麼不敢?我一落選,你就不讓我進門,傳出去,陌府更有臉面么?」現在沒力氣跟她們計較,她掃了母女倆一眼,徑自朝破落閨房的走去。

那記目光看似隨意一瞥,卻猶如刀鋒利刃,扎在陌芷言心口一緊:「娘親,她還敢瞪咱們。」

宋氏也發覺陌清璃的不同,周身有着一種冷意,令人不寒而慄。

「走,去找你爹。」

陌清璃自然聽見了這兩句,還當她是原來的軟柿子么?她加快腳步,速速回到房裡,將那些葯給藏起來。

才放置妥當,嘭,房門就被人一腳踹開!

特工穿越:霸道鬼王絕寵妃

特工穿越:霸道鬼王絕寵妃

作者:陌清璃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嫡妹惡毒,懦弱小姐皇宮杖斃
冷酷特工王者重生,虐繼母,毀嫡妹,欠下的債,誰敢不還! 下毒?迫害?賜婚鬼王?上門找死,豈能不送你一程! 「本王看上的就是你!生同床,死共衾
」 「要麼讓我殺了你,要麼離遠點!」 鬼王快鬆手,本妃要休夫!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