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追婚總裁:傲嬌小妻請深愛免費閱讀(言歡第五十二章)小說

追婚總裁:傲嬌小妻請深愛免費閱讀(言歡第五十二章)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4作者:言歡歡 標籤: 沈雲祁 言歡歡 霸道總裁

黑絲,蕾絲,情趣內衣…… 各種撩漢手段輪番上陣 居然還搞不定一個沈雲祁? 言歡歡沒有想到自己一覺醒來變成18歲小少女 從此走上了勾引未來老公的艱難道路 言歡歡:「沈雲祁,你給我站住」 沈雲祁:「言歡歡,你到底想怎麼樣?」 言歡歡:「我想提前行使我作為老婆的權利…
第3章 香艷的大活人

「唔,老公,你輕點。」

安靜的寢室里,突然傳出一聲銷魂的淺吟。

接着,又傳出一聲嬌俏的呢喃:「討·····」

一個千迴百轉的厭字還沒有說出口,言歡歡就被一個枕頭結結實實的砸在了臉上。

她一個激靈,彈了起來。

「靠······你們要嚇死我啊。」

床邊,三個腦袋整整齊齊的冒了出來,正津津有味的圍觀着做春夢的言歡歡呢。

為首的是安歌,她拿着一根黃瓜咬的嘎嘣脆,一張清純的臉上掛着極其猥瑣的笑意。

「言歡歡,這可是這個星期的第三次了啊,今天可才星期三。需要姐們的黃瓜來拯救你嗎?」

旁邊的杜若也跟着起鬨:「是啊,你連個男人手都沒有牽過,哪裡來的老公。快,老實交代,你夢裡的那個男人是誰?」

言歡歡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有些頭疼。

這件事情還要從三天前說起。

她,言歡歡,今年28歲。

結婚五年,有一個極其寵她愛她的老公,可是一場莫名其妙的車禍之後,她再次醒來居然回到了18歲。

這對於一個被寵壞的米蟲來說,簡直是天大的噩夢。

在徹底的迷茫了三天之後,言歡歡此時此刻終於做了一個偉大的決定,她要去尋找她的老公。

想以前,自己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第一時間遇到沈雲祁,現在既然回到了十八歲,那就彌補一下當年的遺憾吧。

言歡歡沒有理這群損友,穿好衣服準備出門的時候,被寢室長佳月叫住了。

「歡歡,馬上要考試了,你幹嘛去啊。」

言歡歡揮了揮手。

「你們去吧,我今天不考了。」

安歌一臉迷妹的神情看着言歡歡的背影:「哇撒,學霸就是不一樣,說不考就不考了。」

佳月點了一下安歌的頭。

「拜託,以前的言歡歡連遲到都是大忌,你們不覺得三天前她撞了腦袋之後就有點神神叨叨的嗎?」

「對哦,你說她不考試能幹嘛去呀。」

佳月聳聳肩:「誰知道呢。」

不考試的言歡歡當然去尋找老公去了,她出校門之後直接打了一輛車到了沈氏集團樓下。

跟沈雲祁在一起五年時間,她對沈氏集團的人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的。

言歡歡輕車熟路的走進了沈氏大樓,跟前台妹子親切的打了個招呼。

「嗨,安妮。早啊!哇撒,你皮膚看起來好好哦。不過,你怎麼跑前台來了。」

她跟沈雲祁在一起的時候,安妮就已經晉陞成為秘書長了,所以現在嫩嫩的安妮出現在前台的時候,言歡歡還有點恍惚呢。

安妮一臉莫名其妙的看着自來熟的言歡歡,五秒鐘之後攔住了言歡歡的去路。

「你找誰?」

言歡歡笑盈盈的說道:「我能找誰,當然是找沈雲祁啊。安妮別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說。」

安妮毫不客氣的叫來了保安。

言歡歡一看這架勢立刻慌了。

「喂喂喂,安妮,你不認識我了嗎?你仔細看看我,我是你們老闆娘言歡歡啊。」

「噗!」

這下不只是安妮,就連趕過來的保安都笑了。

這年頭迷戀他們少東家的女人多了去了,不過敢這麼口出狂言的這位學生妹還真是頭一個。

「小妹妹,我勸你還是回學校多讀點書,別在這裡添亂了。」

言歡歡被兩個保安架住,立刻着急了,一着急言歡歡就就忘記自己現在已經不是28歲的少奶奶,而是一個18歲的學生妹了。

「你們放開我,我是沈雲祁的老婆。」

「小妹妹,你要是沈雲祁的老婆,那我就是沈雲祁的老舅了。趕緊出去吧,別耽誤我們幹活了。」

這要是被少東家看見,他們就可以收拾包袱走人了。

俗話說的好,說曹操曹操到。

電梯門緩緩打開,裏面走出三個人。

言歡歡看見來人,眼睛立刻亮了幾分。

簡直激動的要哭出來了。

「老公,老公,我在這裡,我是歡歡。」

聽到這邊的聲音,沈雲祁的眉頭微不可查的蹙了蹙。

他神色清冷,一張好看的臉上明顯有些不悅。

言歡歡注意到了沈雲祁身邊還有個女人,那個女人身材高挑,五官精緻,看上去跟沈雲祁挺親密的。

媽蛋。

沈雲祁不是說以前他都沒有交往過女朋友的嗎?

那這個女人是誰?

眼看着沈雲祁就要出去了,言歡歡情急之下喊道:「沈雲祁,你給我站住!!」

被言歡歡這嗓子一吼,沈雲祁果然站住了。

他的目光淡漠的落在了言歡歡的身上,言歡歡的心跳立刻加快了。

哇嗚。

她老公不管是十年前還是十年後都是如此的迷人。

就在言歡歡意亂情迷想着如何跟沈雲祁解釋自己就是他五年後的妻子時,沈雲祁冷冷的開口了。

「把她丟出去!」

丟出去!!!!

沈雲祁居然叫人把她丟出去!!

她可是他的老婆,是他在床上都捨不得用力的女人,他怎麼可以這麼對她。

言歡歡坐在地上委屈的揉着自己的屁股,恨恨的看着那輛豪車在她面前呼嘯而過,居然不爭氣的哭了。

可是冷靜下來之後,言歡歡終於不得不面對這個現實。

現在的她已經回到了十年前,連蘋果手機都還沒有出現的十年前,沈雲祁不認識她也挺正常的。

「誒!」

言歡歡嘆了一口氣,可是只要想到沈雲祁她還是很心塞啊。

三天前,他還抱着她寶貝前寶貝後的。

三天後,兩個人就變成了陌生人。

言歡歡真是有苦都說不出。

不行,她要快點俘虜沈雲祁的心,這樣生活才會回歸正常。

言歡歡回學校的時候,正好碰到了班上一個男生。

「學霸,你今天沒來參加考試,咱們都要全軍覆沒了啊。」

言歡歡有氣無力的回了一句。

「考試有什麼用了,還不如趁着現在趕緊多買幾套房。」

那男生聽了,笑道:「我覺得你說的挺有道理的。」

等到那個男生走遠了,言歡歡這才回過神來。

咦,剛才那位不是後來他們陵城有名的房地產商嗎?

納尼,莫非是自己開啟了他的致富之路?

接下來的幾天,言歡歡都過的食不知味,她也試過去公司外面堵沈雲祁,也嘗試過去他家裡找他。

可是都毫不例外的被無情的驅逐了。

甚至她都快上了沈氏集團黑名單了,現在別說是接近沈雲祁了,就是看一眼他都比登天還難。

言歡歡眼看着自己就要出師未捷身先死了,現在真是分分鐘都有種生不如死的感覺。

「歡歡,今天有籃球賽,你不是要去當拉拉隊的嗎?怎麼還在寢室裏面啊。」

言歡歡趴在桌子上,哀怨的說了一句:「我這把老骨頭了,還當什麼拉拉隊啊,還是你們這群年輕人去吧。」

佳月湊過來,伸手摸了摸言歡歡的額頭。

「天啦,你該不是發燒了吧,怎麼整天說胡話呢。」

這時,杜若推門進來了。

她有些抱怨的扔下自己的包包:「煩死了,本來要去看籃球賽的,可是兼職的酒店那邊突然打電話來讓我去加班。」

佳月轉過身問道:「怎麼這麼突然,那你不能請假嗎?這可是咱們校草的最後一次打比賽啊,錯過多可惜。」

杜若努努嘴:「我也想啊,但是經理說什麼沈氏集團的少東家要入住我們酒店,他又是出了名的挑剔,所以才喊我過去的吧。」

聽到沈氏集團幾個字。

言歡歡立刻精神了:「杜若,你是說沈氏集團的少東家?」

杜若被言歡歡嚇了一跳:「是啊。」

言歡歡從椅子上跳起來,立刻抱着杜若在她臉上吧唧一下親了一口。

「寶貝,我真是愛死你了。」

杜若一臉驚嚇過度的樣子看着稍微有些不正常的言歡歡,臉上赫然出現了一個單詞。

WHAT?

言歡歡抓起自己的包包,也顧不得跟她們解釋。

拉開門揮了揮手。

「我去給你代班,你們愉快的看校草去吧。」

啊哈哈哈,本來還在愁沒有機會見到她老公呢,看來老天爺還是待她不薄的。

酒店呀,姐姐我來了。

嘿嘿。

鮮花,紅酒,燭光晚餐!

再加上一套誘人的黑絲誘惑,她太了解沈雲祁的身體和品味了。

只要先上床,所有的事情都好說嘛。

「歡歡,你神秘兮兮的把我叫出來幹什麼啊?」

言歡歡兩隻眼睛盯的安歌有些毛骨悚然,佳月和杜若說的沒錯,言歡歡這小妮子果然像是腦袋撞壞了的,老是神經兮兮的。

「你要是再不說話,姐們我可要去約會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呀小歡歡。」

言歡歡突然嘿嘿一笑。

安歌在她們宿舍裏面可是感情經歷最豐富的一位,交過的男朋友那是十個指頭都數不過來的,所以言歡歡覺得這種事情找她准沒錯。

「咳咳,那個,安歌,問你個事啊。」

「問就問唄,你搞的這麼神秘幹什麼。」

言歡歡雖然骨子裏面住着28歲的靈魂,可是從頭到尾只談過一場戀愛的她說起這種話題還是有點小羞澀的好嘛。

「你能不能幫我弄一點東西啊?」

「噗!」

安歌笑出了聲,還以為是什麼事情呢,在她的認知里,宿舍最小的言歡歡除了吃就是學習。所以不是讓她幫忙帶吃的,就是帶複習資料。

「沒問題,說吧,要弄什麼。」

言歡歡雙手絞在一起,臉漲的通紅。

媽蛋,真的好難為情啊。

可是今天晚上是絕佳的機會,錯過她絕對會悔死的。

言歡歡醞釀了一下,終於期期艾艾的吐出了四個字:「情···趣···內···衣···」

「噗,咳咳咳!」

原諒安歌沒有忍住,她實在沒想到一個看電視劇有接吻鏡頭都會閉上眼睛的學霸,怎麼突然腦迴路這麼奇怪了。

「你要那玩意幹什麼?該不是參加了什麼cosplay的社團吧,不是,也不帶玩的這麼重口味的呀。」

言歡歡心裏那個苦啊。

也是。

在這群室友眼裡,她這個剛剛18歲的小丫頭還是個不知情滋味的未成年。

說她要去勾引男人,估計得把她們嚇死吧。

見言歡歡扭扭捏捏的樣子,安歌也不問了,半個小時之後,安歌果然給她帶來了一包好東西!

「吶,你要的東西我全給你帶來了。」

安歌十分霸氣的把包裏面的東西一件件的拍在桌子上。

然後如數家珍的說道:「蕾絲的,透明的,捆綁的,皮質的都有,還有這個,振動棒,各種型號的都有嘿嘿,是不是夠姐妹。」

言歡歡簡直是要膜拜安歌了。

「你這是要去開情趣用品店嗎?」

安歌曖昧得笑道:「咱們的小歡歡好不容易對這些東西感興趣了,我得給你做好掃盲工作啊。」

言歡歡滿臉黑線的將這些東西一股腦的扔進自己的包裏面跑了出來,隔得遠遠的還聽得到安歌誇張的笑聲。

她一個28歲的老女人,居然還不如人家一個22歲的嫩妹子。

情何以堪。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酒店的總統套房裏面格外的安靜,言歡歡躺在被子裏面,小心翼翼的等待着,有一個詞怎麼說來着。

對,近鄉情怯。

她現在心裏面有些小期待,可是更多的是小緊張。

以前在這種事情上,都是沈雲祁主動的,她通常是被動享受的那一個。

沈雲祁也婉轉的透露過自己的想法,想要看她更妖嬈的一面,可是那個時候言歡歡總是覺得沈雲祁欲求不滿而拒絕了他。

沒想到當她終於主動時,居然是這樣的情景。

夜很靜。

靜到言歡歡只能聽到自己微弱的呼吸聲。

她穿着一身黑色蕾絲睡衣,凹凸有致的身材被包裹的格外性感誘惑。

不知道她的老公看見了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會不會覺得很驚喜呢?

言歡歡覺得好像勝利的曙光就在前面向她揮手。

想着想着,言歡歡甜絲絲的睡著了······

「咔!」

寂靜的夜裡,傳來一聲輕微的開門聲,一道身影被走廊里的光拉得修長。

一張完美的沒有絲毫瑕疵的臉漸漸的從黑暗中剝離出來。

只看一眼,便會讓人終生難忘。

以前言歡歡總是看着他那張臉感嘆,老天真是不公平,給了他那麼好看的一張臉,居然還那麼有才。

不過讓她竊喜的是,就是這樣一個完美的人,居然成了她的老公。

而且日日夜夜把她捧在手心裏。

只是現在······

好吧,言歡歡表示很憂鬱。

沈雲祁進門沒有開燈,他隨手將外套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隨後一顆顆的解開了襯衫的扣子。

言歡歡本來就有些緊張,所以睡眠很淺,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聲音這才悠悠的醒了過來。

她將被子掀開一條縫,正好露出一雙烏黑如琉璃般的眸子,流轉着微微興奮的光芒。

哇!

脫衣服了。

言歡歡跟沈雲祁做了五年的夫妻了,對他的身體絲毫不陌生,可是當她看到他脫衣服時,還是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

她的老公真是絕色啊。

真是賞心悅目啊。

瞧那性感的喉結,健碩的胸肌,平坦的小腹。

啊啊啊啊。

不行了。

再往下看,言歡歡真的快要把持不住自己了。

言歡歡感覺到一陣口乾舌燥,她吸了一口氣又睜開了眼睛。

色眯眯的想,不知道現在還是小鮮肉的老公跟五年後有什麼區別呢。嘿嘿,反正人都是她的了,看一眼那啥沒什麼的。

言歡歡的視線順着那六塊腹肌往下移動······

「咕嚕。」

又咽了一口口水。

嗷嗷嗷,人魚線。

好性感。

言歡歡面紅心跳,眼睛順着兩條人魚線的溝繼續往下。

啊咧咧,啊咧咧,好緊張!

「······」

媽蛋。

關鍵地方居然打了馬賽克,她的視線被一個桌子無情的被擋住了。

哭!

沈雲祁剛剛應酬完,喝了些酒,有些微微的醉意,他脫掉了衣服壓根不知道房間裏面還有一個色女正虎視眈眈的看着他。

很快,浴室裏面傳來了水流的聲音。

言歡歡也跟着開始心猿意馬了。

她現在是不是應該跑到浴室門口擺一個妖嬈性感的POSS呢?

還是在床上等他,然後順其自然的發生點什麼少兒不宜的畫面。

言歡歡想的十分美好,這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乾柴烈火鐵定是一碰即着的。

但是言歡歡很顯然忽略了一點。

雖然沈雲祁是她老公,兩個人同床共枕嘿咻了那麼多年,可是現在18歲的她對於沈雲祁來說,卻是個徹徹底底的陌生人。

哦。

不對。

不是陌生人。

是有點神經質的陌生人。

畢竟言歡歡已經騷擾過沈雲祁很多次了。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浴室的門終於開了,言歡歡躺在床上似乎都感覺到了一股氤氳的水汽迎面撲來,帶着點曖昧的氣氛。

她屏住呼吸,左等右等,還是沒有等來沈雲祁。

言歡歡有點坐不住了,她又偷偷的從縫隙裏面瞄過去,這才發現沈雲祁似乎喝醉了。

跟沈雲祁在一起的那五年,沈雲祁幾乎很少喝酒。

因為答應過她。

更別說喝醉了。

所以言歡歡這還是第一次看見沈雲祁喝醉的樣子。

他眉頭緊鎖,似乎有些難受。

言歡歡有些心疼,不過心疼之後就釋然了,喝醉之後更好辦事嘛。

嘿嘿。

言歡歡幾乎是數着秒針的,這種千年等一回的滋味還真是銷魂。

以後她也要這樣折磨折磨沈雲祁。

嗯,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等啊等啊,沈雲祁終於往床邊走來了。

「砰!」

言歡歡前一秒還聽着沈雲祁的腳步聲緊張的等待着他揭開被子那一刻的驚艷。

下一秒就感覺到一堵肉牆砸了下來,床上凹陷下去一片。

接着就傳來了沈雲祁均勻的呼吸聲。

言歡歡靜靜的等了幾秒鐘之後,終於發覺一個問題。

所以······

他就這麼睡著了?

她這麼一個大活人躺在床上,他都沒有發現?

而且,是這麼香艷的一個大活人好嗎?

情趣睡衣誒。

她言歡歡活了兩輩子都是第一次穿這個玩意誒。

就這樣赤裸裸的被忽視了?

拜託。

言歡歡真是欲語淚先流。

行,既然敵不動,就只能自己主動了。

反正她也算是有五年床上經驗的情場老手了好嗎。

言歡歡翻了一下身體,才發現自己的胳膊被沈雲祁壓着了,根本就無法動彈。

「沈雲祁!你醒醒,你丫的壓着我的手了。」

言歡歡掀開被子,搖了搖沈雲祁的身體。

他居然睡得比豬還死。

言歡歡喊了幾句就安靜下來了,雖然從十年之後回到十年之前,不過短短的一個星期時間,可是對於言歡歡來說,就好像經歷了滄海桑田的變化。

就這短短一個星期的分別,早已經讓言歡歡受不了了。

她現在才明白什麼叫做相思最苦。

比相思更苦的大概就是單相思了吧。

言歡歡看着沈雲祁的臉,心裏百感交集。

一顆淚順着眼角滑落下來。

「沈雲祁,你個混蛋,就是你說什麼如果有下輩子一定要讓我追一次你,現在好了,沒有等到下輩子老天爺就把我給拽到了十年前的現在,你滿意了吧。」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每天做夢都在想你。可是你這個混蛋呢,身邊居然有個那麼漂亮的妹子,你不是跟我說你從來沒有過異性朋友的嗎?那每天跟在你身邊的那個女人是誰啊。你這個騙子,我要是不回來還不知道呢。」

「老公,嗚嗚,我好怕。我現在什麼都不會了,我已經被你你寵壞了,我怕我畢不了業,怕我再也不能跟你在一起了。怎麼辦!」

「你不是一直想要我主動的嗎?」

言歡歡把自己的手扯了出來,一翻身坐在了沈雲祁的身上。

他剛洗完澡,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內褲。

言歡歡一坐上去,渾身一顫,一股熱浪從小腹處迅速的湧上來。

她俯下身體。

封住了沈雲祁的唇瓣。

熟悉的感覺襲來,讓言歡歡恍惚又回到了十年後,她動情的嚶嚀了一聲。

輕輕叫了一聲老公。

沈雲祁似乎有些難受,眉頭緊緊的鎖着,他的嘴剛剛張開,言歡歡的舌頭就像一尾靈活的魚遊了進去。

一時間,房間裏面的空氣變得炙熱起來。

言歡歡見沈雲祁沒有反應,也越發的大膽了。

她的手落在他的身上,往下滑動。

纖細的手指像一塊玉,溫柔而又細膩,緩緩的落在他的褲頭上,輕輕一勾。

他們此刻的距離。

不過是一層薄薄的布料。

只要突破了這層防線,沈雲祁這樣有責任心的男人,一定不會丟下她不管了。

她相信,很快。

她和他的生活就會回歸正常了。

因為她的動作,沈雲祁的身體慢慢的有了反應。

言歡歡非常敏感的察覺到了,自己身下的那個東西正在一點點的蘇醒,變得堅挺無比。

她抱着沈雲祁,輕聲在他耳邊耳語:「老公,我愛你。」

或許是本能反應。

沈雲祁翻身將言歡歡壓在了自己的身下,那一處的炙熱正頂着她的小腹。

下一秒。

他們就能進入彼此的全部。

只是······

言歡歡媚眼如絲的躺在沈雲祁的身下,雙手像藤蔓一樣勾着他的脖子,月光順着落地窗傾斜進來,落在她瓷白的肌膚上,越發襯得她明媚動人。

特別是她眼角的那顆紅色淚痣,徒增了幾分性感的滋味。

就在她準備迎接他的到來時,她發現沈雲祁的表情有些不對勁。

接着他臉色一變。

「嘔!」

沈雲祁翻了一個身,吐了!

吐了!!!

本來十分旖旎的場面,就這麼徹底的煙消雲散了。

言歡歡坐起來看着滿地狼藉,以及躺在床上睡得像死豬一樣的男人。

整個人都月光下凌亂了。

於是,本來浪漫的夜晚,性感女郎言歡歡變身成為了清潔工,收拾好房子之後,言歡歡又端茶倒水的伺候了沈雲祁一夜。

直到天色微涼。

言歡歡才腰酸背痛的躺了下來。

雖然很累,雖然該做的事情都沒有做,言歡歡心裏還是有一種莫名的滿足感。

她像貓兒一樣蜷縮在沈雲祁的懷裡,閉上了眼睛。

言歡歡是被一陣疼痛給驚醒的。

醒來之前,她正做着夢,夢裡她跟沈雲祁兩個人坐在沙灘上正在度假,旁邊還有一個可愛的小糰子,好像是他們的孩子。

結婚五年言歡歡和沈雲祁的感情一直很好,只是遺憾的是兩個人一直都沒有懷上孩子,所以言歡歡做夢都想跟沈雲祁生一個小寶寶。

醒來之後······

言歡歡美夢破碎了。

她七仰八叉的倒在地上,身上蓋着一床被子。

似乎,她被某人從床上直接給踹下來了。

腰上還有點疼。

要不是地上鋪着一層毯子,估計這個時候已經廢了。

言歡歡揉了揉自己的腰,有點委屈,眼淚一下子就冒上來了,以前的沈雲祁什麼時候凶過她了。

可是這幾天,真是從天堂一下子掉到了地獄。

「又是你!」

一聲冷凝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下來,帶着疏離和厭惡。

言歡歡抬起頭,看着沈雲祁的臉。

明明還是那張她熟悉的臉,此時此刻卻顯得如此陌生。

言歡歡張了張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沈雲祁已經穿戴整齊,冷冷的居高臨下的看着言歡歡,像是看着一個毫無生命的木偶一樣,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到底是誰派你來的,你接近我有什麼目的?」

一字一字,字字珠心。

「說!」

言歡歡從未見過沈雲祁如此嚴肅的樣子,她被他的聲音吼得怔了一下。

然後立刻搖頭。

「我,我是你······」

老婆兩個字還沒有說出口,言歡歡就已經咽回了肚子里。

現在說是他的老婆他也不會相信,只會覺得自己是個神經病。

言歡歡的眼神暗淡了幾分,自己到底是該慶幸老公的不近女色,還是該為自己感到悲哀?

「我沒有目的。」

「滾出去,別再讓我看見你。」

言歡歡委屈極了。

她跌跌撞撞的站起來,身上還穿着昨天精心準備的情趣內衣,現在卻像是一個笑話,見證着她的不自量力。

她撿起自己的衣服,披在了身上,然後看着沈雲祁。

「沈雲祁,我知道你不記得我了,我也知道你現在覺得我很不可理喻,但是我還是要告訴你,我喜歡你,我想嫁給你。我這輩子註定了是你的女人,再過五年你就會娶我的。」

言歡歡說完這番話,空氣突然安靜下來了。

「呵!」

一聲不屑的冷笑從沈雲祁的嘴裏溢出來。

他拿出錢包,抽出一打錢,直接扔在了言歡歡的身上。

「我最後說一次,滾!」

鈔票打在言歡歡的臉上,然後輕飄飄的落在了她光潔的腳邊。

言歡歡縮了縮腳。

心裏已經不是滋味,沈雲祁把她當做什麼了?

當做小姐了么?

「沈雲祁,你過分!」

沈雲祁嘴角的弧度微微一勾,眼底全是輕蔑。

「嫌少?」

「我根本不是為了你的錢,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的,你遲早會後悔的。」

「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一件事情能讓我後悔的。」

在很久很久之後的將來,這句話將是沈雲祁說過的最讓他後悔的一句話了。

如果他早一點相信了言歡歡的話,或許就不會有那麼多後來的悲劇。

「現在的你怎麼這麼······」

言歡歡真是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詞來形容了。

霸道!

對霸道總裁。

媽蛋,以前他在她的面前就是一隻乖順的小綿羊。

「喂喂喂,你幹什麼,幹什麼!放我下來。」

言歡歡還在神遊中,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輕,被沈雲祁給扛在了肩頭。

她手舞足蹈了一陣子,也不見沈雲祁說句話,終於安靜了下來。

他······會不會是有點動心了?

畢竟,她身材也算不錯嘛。

他這是要把她帶到床上去么?

嗯,或許是自己剛才的話湊效了。

一個念頭還沒有轉過來,沈雲祁已經打開了房門。

下一秒。

言歡歡被華麗麗的丟了出去。

「砰!」

門無情的關上了。

「······」

剛剛還以為沈雲祁良心發現了,真是瞎了眼睛,他怎麼能這麼對她呢。

而且,她的身上穿的也太涼快了吧。

這麼走出去,鐵定被人圍觀好不好。

言歡歡裏面穿着黑色蕾絲的半透明睡衣,睡衣剛剛遮住大腿根部,外面套了一件自己的小外套,還是超短款的那種。

兩條筆直修長的大白腿,就這麼暴露在空氣中,讓言歡歡感覺到十分的不安。

她爬起來。

手腳並用的拍門。

「沈雲祁,你混蛋,你給我開門。」

「聽到沒有,你要是不開門的話,我就,我就······」

「我就報警告你非禮。」

「喂,開門······」

門終於開了,只是一疊鈔票從裏面飛了出來,還有一件浴袍。

接着。

「砰!」的一聲,門又給關上了。

言歡歡氣急敗壞的穿上睡袍,終於算是遮住了春光乍泄的身體。

她真是沒有想到,原來十年前的沈雲祁這麼混蛋。

但是再混蛋,也是她未來的老公啊。

算了,這口氣她忍着。

這筆賬先記着,等她搞定他之後,以後再慢慢調教也不遲。

「沈雲祁,我手機和包包在還在裏面,你給我開門,我要換衣服。」

門裏面傳來一個有些不耐煩的聲音。

「那些錢足夠你換新的。」

「我不喜歡換新的,你給我開門,我要我自己的東西。」

就像重新來一次,她也只想愛他一個人。

哪怕前方困難重重,但是她還是相信,她會是他的老婆,不會改變。

說完這句話之後,房間裏面再也沒有回應了。

沒關係,現在的言歡歡本來就是閑人一個,她多的是時間來征服他。

他總不能一輩子不出來吧。

不過就是等一會而已。

言歡歡昨天一晚上沒睡,靠在牆邊慢慢的瞌睡來了,她打了個哈欠,有些昏昏欲睡。

「你是誰?」

一個清冷的聲音打斷了言歡歡的瞌睡,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眼前出現了一張精緻的臉。

神情略冷。

言歡歡一眼就認出來了。

這就是每次都出現在沈雲祁身邊的那個女人。

她的情敵!

這個時候出現在沈雲祁的房間門口,是可忍孰不可忍。

言歡歡不悅的反問一句:「你又是誰?」

姚淑離提着一個高定手包,眼裡划過一絲不屑,整天往沈雲祁身上撲的人多了去了,沒想到這個女人居然不要臉到了這種程度。

她剛想開口趕她走,房間門就開了。

姚淑離臉上立刻露出一抹微笑。

「雲祁。」

沈雲祁看了她一眼,並沒有過多的表示,淡淡的點頭:「你來了。」

這讓言歡歡多少心裏平衡了些。

「雲祁,這個是?」

沈雲祁出門,連看都沒有看言歡歡一眼。

「服務員。」

三個字再配上她這副打扮和地上散落的鈔票,真是讓人無限遐想啊。

姚淑離的目光變得有些意味深長,不屑裏面更多了一份鄙視。

「年紀輕輕的出來做點什麼不好。」

言歡歡:「······」

「小歡歡,你昨天晚上幹嘛去了,嗯?」

安歌湊近言歡歡的身邊,問的一臉曖昧,居然夜不歸宿,看來她們的小歡歡似乎學壞了呀。

言歡歡翻了一個身,一張生無可戀的臉。

安歌看到了她桌子上的一疊鈔票,又看見了掛在床邊的睡衣。

「喂,小歡歡,你不會是被人包養了吧。你一個天才少女可不能像我這樣墮落啊。」

言歡歡倒是想被沈雲祁包養,她都主動送上門去了,可是人家連看都不願意看她一眼。

這大概是她活了這麼多年,最失敗的時候了。

「被包養就好了。」

「那你這麼多錢哪裡來的。」

這目測也有好幾千吧,小歡歡平時雖然不缺錢,但也沒有這麼有錢過啊。

「撿的!」

「卧槽。撿的?」

言歡歡老老實實點頭,對呀,就是撿的,沈雲祁那個神經病丟都丟了,她不撿白不撿。再說了,沒也是她們家的錢啊,就這麼丟了多可惜。

「果然天才少女就是不一樣啊,出個門都能撿到這麼多錢,下次出門記得叫上姐們啊。」

言歡歡知道安歌是說笑的。

安歌在她們宿舍裏面可是妥妥的白富美。

隨便一件衣服都是她們一個月的生活費,後面跟着追她的富家公子哥都能繞地球一圈了。

雖然言歡歡長得也挺好看的,不過跟風情萬種的安歌比起來,充其量就是一朵還沒有長開的花骨朵罷了。

放學時間,去自習室複習的兩個人也回來了。

「好氣哦,蔡依林跟周杰倫兩個人很配啊,為什麼又說他們分手了啊,我覺得他們肯定會在一起的。」

寢室長鄒佳月是迷妹,最喜歡周杰倫了,所以對周杰倫的緋聞也是分外的關心。

言歡歡乍聽到時,還有些好笑。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蔡依林周杰倫呢,早就成過去式了好嗎。

不過轉念一想。

現在才06年啊,那個時候好像真是周杰倫和蔡依林緋聞鬧得正凶的時候吧。

杜若也附和着鄒佳月的話:「是啊,兩個這麼有才的人在一起,以後生出來的寶寶一定也很有才。」

「真希望他們兩個人能結婚啊。」

言歡歡轉頭嘿嘿一笑。

「你們就別指望他們兩個結婚了,杰倫小公主娶了一個混血妞可美了,還生了個小公主,過的不知道多幸福。至於蔡依林嘛,貌似跟一個小弟弟在一起,那個小弟弟現在應該還未成年吧。反正兩個人不可能的,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

言歡歡說完。

看見杜若和鄒佳月一臉看神經病的神情看着她。

她聳聳肩。

知道這群傢伙不會相信她的話的。

誒。

這就是一個通曉未來的人的寂寞吧。

追婚總裁:傲嬌小妻請深愛

追婚總裁:傲嬌小妻請深愛

作者:言歡歡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黑絲,蕾絲,情趣內衣…… 各種撩漢手段輪番上陣 居然還搞不定一個沈雲祁? 言歡歡沒有想到自己一覺醒來變成18歲小少女 從此走上了勾引未來老公的艱難道路
言歡歡:「沈雲祁,你給我站住
」 沈雲祁:「言歡歡,你到底想怎麼樣?」 言歡歡:「我想提前行使我作為老婆的權利而已
」 沈雲祁:「我拒絕
」 言歡歡:「拒絕無效,脫衣,上床,躺好!」 沈雲祁:「……」又被強攻了!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