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萌妻難逃:腹黑江少別過來免費閱讀(江辰林清音)小說

萌妻難逃:腹黑江少別過來免費閱讀(江辰林清音)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4作者:葉清 標籤: 葉清 江辰 霸道總裁

她的唇剛剛好磕在他胸口凸起的位置,一切,曖昧地剛剛好 猝不及防就被撲倒的江辰一:「……」他冷了臉,沉默地看着趴在他身上不動彈的女人,渾身繃緊,「該死,你摸夠了沒有?」 「你喜歡什麼類型的?」葉清不放棄,無所不用其極 卻被江辰一無情推開……
第3章 報復

端午時節,江家家宴。原本該是歡慶節日,一家人歡歡樂樂吃個飯的時候,卻因為一紙離婚協議書,鬧得家宴的氛圍頗為僵硬。

「葉清,我們該離婚了。」江天一冷着臉,看着葉清沉靜無波的臉蛋更是不悅,「省得我成天還要對着你這張晚娘臉,看着就倒盡胃口。」

葉清是一個渾身上下洋溢着書香氣的女人,此時她面無表情地將落在腳下的離婚協議書撿起來,翻也沒翻就放在一邊,側首掃視了一圈,江家的所有人,都毫不掩飾他們的嘲諷和惡意,怕是就等着看她的笑話。

葉清眸光也冷了些,她冷然地看着風騷無比的江天一,歪着頭,似乎是不解,「你一定要在今天和我處理這件事?」

江天一當眾宣布要和她離婚就算了,併當着上下所有人的面,將離婚協議書甩在了她臉上。更可笑的是,江家所有人冷眼旁觀,沒有一個人為她說句話。

這就是她三年的婚姻,嫁入豪門,嫁給了一個花心浪,盪、一無是處的老公,她身為江家二少奶奶,就連表面的光鮮都不曾有。

江母見葉清還敢還嘴,直接摔了筷子,冷哼一聲,「早點離婚了也好,那會兒我就不同意你娶這麼個一無是處的女人回來,還不是你犟得很,非得娶這麼個女人進門!」

這話看似是訓斥江天一,可是無意不是貶低着葉清,江家的人聞言,更是順着江母的話,對葉清百般嘲弄。

葉清微微揚起下巴,垂眸,對她們的諷刺都聽而不聞,只是淡淡地看着江天一,唇齒微動,一張一合,無聲道:「葉子心!」

她在別人眼中一向是恪守隱忍、腹有詩書的優雅女子,不喜與人爭鬥,但是這卻並非代表着她不擅與人爭鬥,被觸到底線之後,葉清亦會變成亮出利爪的狼。

江天一自然是看懂了葉清的唇形狀,頓時眼神一沉,瞪着葉清的眸中冷漠狠辣,牙關都緊緊咬着,「葉清,你最好識相一點!」

葉清毫不示弱地回瞪回去,她和江天一之間,從來就是這樣的相處模式,不似夫妻,以前倒是像陌生人,現在,大概是像仇人吧。

三年前,剛畢業的她因為母親重病,急需一筆昂貴的治療費用而選擇下嫁給豪門闊少江天一,同學和熟人都說葉清是個拜金女,一到要面臨社會壓力的時候就傍起了富二代云云。

彼時,葉清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她,會相信她的人總是會相信她的,那些惡意中傷的人,她沒有必要搭理。

只是,婚後的江天一對葉清並不好,花天酒地,將已經是他妻子的她視若無物,甚至直接帶女人回家過夜。三年里,發生過無數次這樣的荒唐事,葉清也並不在意。

在她心底,她和江天一的婚姻本來就是一場扭曲的交易。

但是,這不等於她會一味忍讓江天一的肆無忌憚和無理取鬧。就算是離婚,也不該是她葉清在這麼狼狽的情況下被掃地出門,有錯在先的人,分明就是江天一。

江母一見兩人竟然就這麼無聲杠上了,對葉清更加厭惡,她怒斥一聲,「像什麼話呢你們!」她涼薄的目光從葉清臉上落到離婚協議書上,直接道:「葉清,既然天一已經厭煩你了,那你也別糾纏了,趕緊簽了離婚協議書,咱們都痛快。你嫁進江家三年,也沒有給江家添個一男半女……」

江母說到這裡,諷刺地看着葉清的肚子,不屑道:「我能忍到今日,已經是極限了。你們的婚姻,我也不會允許再繼續下去。所以,你還是識相一點,別死纏爛打的,弄得大家都不痛快,臉上也不好看。」

葉清看着此時的江母如同一隻驕傲的母雞,不分黑白地護着自己的兒子,還要俯視鄙夷着她這個一無是處的兒媳婦。她心底真是想笑,若是江母知道了江天一為什麼急着要和她離婚的原因,她想,江母大概才會真的知道什麼叫『臉上不好看』!

「我並不打算糾纏……」葉清倒是沒有想要和他們爭吵,江家的人都等着看她的笑話,看她狼狽的,模樣,可是葉清偏偏就這樣淡然處之,刀槍不入。

江天一冷笑着,盯着葉清的眼神愈發不悅。

江母挑眉,「說的真是比唱的還好聽,你瞧瞧你那模樣,臉上就寫着不甘願。」

餐桌上的江家人都紛紛附和,諷刺着葉清死纏爛打。

葉清:「……」她真的冤枉!這人都是什麼眼神?

江辰一站在門口,冷眼看着餐桌上惹人心煩的一幕。他不過是遲來了一會兒,來的時候就看見葉清被眾人嘲弄,好好地一個端午家宴,又是這樣烏煙瘴氣。

江辰一心中厭煩這樣的氣氛,大步走過來,直接沉下臉,冷斥一聲,「吵什麼?」他掃視一眼,釋放冷氣壓讓所有人都噤了聲,就連江天一都在自家哥哥面前蔫兒了。

江辰一冷眼看着垂眸不語的葉清,皺着眉又看了眼她手邊擺着的離婚協議書,沉着臉瞪向江天一,不悅道:

「大過節的,你又在鬧什麼?」

江天一臉皮一僵,當著所有人的面被江辰一這麼教訓,面子上更是覺得過不去,再想到葉清方才說的那個名字,他又看了眼沉着臉釋放冷氣壓的江辰一,直接『蹭』地一下子站起來,怒聲道:「鬧什麼鬧。誰鬧了,我就離個婚,還礙着別人什麼事兒了?」

「不吃了,晦氣!」眼看着江辰一怒意難掩,江天一咬牙,終究是不敢和江辰一對上,乾脆踢開椅子,罵罵咧咧的離開。

一頓家宴,一場鬧劇,誰也沒有了吃飯歡聚的心思。

有了江辰一的壓陣,桌上連吃飯都是鴉雀無聲的,安靜得過分。家宴過後,眾人紛紛離去,各自忙自己的去了。葉清卻並不急着離開江家老宅,即使這裡並沒有待見她的人,她也沒有必要一定要跟着江天一離開。

想到今天在江家江天一給她的羞辱,葉清愈發決心必須藉著家宴的機會,把自己收集的證據偷偷交給了江天一的哥哥、葉子心的未婚夫——江辰一。

所幸,江辰一飯後並沒有立刻立刻,葉清偷偷跟着他到了後花園,耐心地等着他打完電話說完公事才現身。

「我有話想跟你說。」葉清收集了江天一和葉子心兩人偷,情的證據,此時手中抱着的文件袋裏面裝的就是她今晚的籌碼。

江辰一冷漠地看着攔在他身前的優雅女子,他的弟妹,一個沒有什麼存在感的女人。

「讓開!」

他跟她並沒有熟到有什麼話需要私下說的地步,江辰一向來並不喜歡在無關人士身上浪費多餘的時間。

葉清將江辰一的不耐和淡漠看在眼裡,見他抬腳就要走,想起江家人都對他忌憚萬分,心中咯噔一聲,連忙軟了聲音,急急道:「等等!」

她抿着唇,似乎是有些緊張,也顧不上優雅措辭了,「你的未婚妻和我老公上床了。這個……」葉清咽了咽口水,還是有些不習慣和江辰一這麼面對面說話,太有壓力。她在江辰一頗具壓力的眼神中將手中的文件遞過去,盡量冷靜道:「是我搜集到的證據。」

葉清微微抬着頭,心底緊張,也做好了江辰一看過文件之後大發雷霆的準備。

可是……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江辰一卻沒有像葉清想像的一樣暴怒,而是頓住腳步,低頭,眼神諱莫如深,瞳孔黝黑,冷然反問葉清道:「你,有什麼目的?」

江辰一的聲音是很好聽的那種低沉嗓音,獨屬於男性的低音炮,是現在網絡上流行的聽了就會讓人懷孕的嗓音,在這樣寬闊又寂靜的空間里,葉清漸漸覺得自己的小心臟也有些受不住了。

小女人一時呆愣,沒有料到江辰一是這種反應,傻了吧唧地回了一個音符,「啊?」

江辰一皺眉,見她如此反應,臉上終於露出了冰塊之外的第二種神色,一種叫做『生氣和鄙視結合』的神色。

不再理會此時反射弧有些長的女人,他打開葉清給他的文件夾,淡淡掃了幾眼,材料很完備,艷照,包括曖昧通信記錄都有。

「你的目的……」江辰一隨手合上文件,似乎裏面是再正常不過的商業合同一般,看過就放下,反而是對於這個問題比較執着。

在江辰一看來,雖然綠帽這種事情不能忍,可是葉清的舉動也讓他心中不爽,一個方才在家宴上被江天一當眾要求離婚的女人,現在拿着他的未婚妻葉子心和她老公江天一出軌的資料給他江辰一看,此中心思,最為江辰一所厭惡。

另一方面,江辰一對於葉子心和江天一的事情不感興趣,更何況葉子心身後是財大氣粗與江,氏實力相當的葉氏,他也犯不着為了這個大動干戈,左右也不是什麼重要的女人。這樣的艷照對於他來講,形同於看了幾張陌生人的『好事』罷了。

不過,葉子心頂着自己未婚妻的名頭和自己的弟弟廝混,身為男人,江辰一要是說一點想法都沒有是不可能的。

可是……

現在並不是計較的時候。

葉清呆愣半晌,這才從江辰一超乎常人的淡定中回過神來,驚訝道:「你不介意?」

她身為江天一的妻子,即使心底對他沒有感情,在看到他赤,身光,體地和葉子心滾在一處的時候,心裏都免不了有點膈應,外加震撼江天一的大膽。

這個看似心思深沉、厲害得不得了的江辰一,聽到自己被帶了綠帽子,居然還能忍?

江辰一淡漠地掃她一眼,將葉清的驚訝看在眼底,眸中微寒,冷笑一聲,微微眯起眼睛,並不打算回答葉清的問題。

葉清因為嫁入江家三年都未有身孕而被江家父母刁難,近期又在跟江天一鬧離婚,江辰一也是知道的,他只當葉清這次是想要報復江家,所以打算不作理會。

至於江天一和葉子心,等往後自己再慢慢設法收拾這兩人。不必急於一時。

江辰一的冷笑聲讓葉清心底毛骨悚然,忽然覺得自己來找江辰一,想要給江天一一個教訓,應該是一個錯誤的決定。葉清心裏猜測,江辰一大概是因為喜歡葉子心,才不願意相信這件事,畢竟是深愛的女人,他一時接受不了,不願意相信也是正常的。

「既然你不在意,就當我沒說過吧。」葉清也微微蹙了眉,心底也沒了底氣,拿過文件就打算往回走,還是早點遠離江辰一的冷凍範圍,她的壽命或許會長一點。

江辰一冷眼看着葉清轉身,忽然漠然道了一句,「葉清,收起你的小心思,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說罷,他便轉身,朝着和葉清相反地方向離開了,也不在乎葉清此時怔愣又挫敗的神色。

葉清挫敗至極,還被江辰一一番警告,心情異常糟糕,回到她和江天一所謂的家裡,打開卧室,很是意料之中的,江天一又沒有回來。

「唉!」葉清進了浴室簡單洗漱一番便站在床邊,微微皺眉,眼前浮現出了那天在這張大床上看到的香,艷場景:

卧室的門虛掩着,證明裏面的人並不怕被發現,有些肆無忌憚。葉清一身素蘭色的長裙襯得她面頰如玉,身材纖長,端的是一個素雅女神范兒。

「親愛的,我真是要死在你身上了……」

卧室里傳來她名義上的老公熟悉的嗓音,她平靜得原本想要轉身就走,可是隨之應聲的女人的聲音,卻是讓她站住了腳步。

「你真討厭!」

葉清愣住,忍不住伸手揉揉自己的耳朵,仔細聽了聽,這才發現那個躺在江天一身下和他赤,身光,體地火熱糾纏着的女人,可不就是江天一的哥哥的未婚妻葉子心嗎?

葉氏千金葉子心和江辰一的訂婚典禮,她也有出席,有印象,那是一個很漂亮精緻的女人,對着江辰一的時候,眼底分明是毫不掩飾的愛慕。此時卻和江天一廝混在一起……

葉清想到江辰一淡漠又疏離的神色,還有他不怒自威的氣勢就替江天一捏了一把冷汗,原本想要悄無聲息離開的腳,無意中碰到了半掩着的門,然後就在三人怔愣的眼神下,門慢慢打開了……

海藍色的大床上,糾纏的男女慌忙蓋上被子,葉子心嬌美的臉上還有化不開的春色迷離。

唔,這就有點尷尬了!

江天一與葉子心兩人偷,情被葉清窺破,葉清表現冷淡也不吃驚,只是淡然地站在門口,淡然地看着床上警惕又憤怒的一對男女,淡然道:「哦,不好意思,打擾了。」

她也不是有意要擾人好事,對於葉清來說,江天一帶誰到這裡過夜廝混都與她無關,結婚三年,她早就見怪不怪。

三年前,葉清剛剛畢業時,就因為她需要江天一的錢救自己母親,江天一則是因為內心憤憤不平葉清在學校曾經拒絕他的事情而想要報復。所以答應了娶葉清為妻,並出錢治療她的母親。

協議婚姻的背後,江天一肆無忌憚地帶着形形色色的女人進出這間卧室,環肥燕瘦,應有盡有。只是葉清並不被江天一的舉動所動,這樣的無所謂反而更讓江天一心中憤怒,越發的不知收斂起來。

如今,竟然玩到了自家人頭上,葉清真是佩服江天一的膽子大得厲害,江辰一那樣的閻王爺都敢惹。

「額,你們繼續!」葉清努努唇,準備關上門,非常體貼。

反而是一臉陰沉的江天一開口,嘲諷葉清道:「葉清,你這個虛偽的女人,給我站住!」他衝著這個再學校沒給他好臉色、最後卻不得不嫁給他的校園第一才女諷刺道:「你裝什麼無辜,既然故意地闖進來,你就說清楚再走。」

葉清漠然,掃了一眼對她表露出毫不掩飾的怒意的葉子心,心底嘆息,這兩個人還有力氣盛氣凌人地指責她,被她發現姦情到現在一點羞恥感都沒有,不得不讓葉清佩服。

「江天一,你和女人廝混,我一向不屑於摻和,這一次……」她挑眉,「也不會例外。」

葉子心聞言,臉色青白交加,在被窩裡的手暗暗掐了一把,倒不是她吃醋,她和江天一原本也就是各取所需。只是這樣的情景下,被葉清當面抓包,還說明了這張床上躺過無數個女人,高傲如葉子心,心裏有些膈應。

她衝著疼得齜牙咧嘴的江天一冷哼一聲,「哼!你可真是好樣兒的。」

江天一被葉子心掐了一把結結實實地,疼得耳膜都不舒服了,頓時對葉清的火氣更大了些,「葉清,你裝什麼清高淡定,今天你站在這裡是什麼目的,你自己清楚,你這種自命清高的女人被我這麼欺壓,是覺得心裏不舒服了,今天刻意來找麻煩的吧?」

畢竟葉子心的身份,和以往的女人不一樣,葉清從前對他和別的女人都是置之不理的,今天卻意外地現身,不得不讓他多想。

葉子心聞言,臉色沉了下來,看着葉清冷聲道:「葉清,我勸你最好把今天看到的都忘了,否則,我可不會顧忌你江家二少奶奶的身份。」

這樣的威脅在葉清看來十分可笑,她並不打算做什麼,對於豪門之中的骯髒事情,她早就看得透徹,葉清這樣的身份,她自己有自知之明,事不關己,一向是高高掛起。

「葉小姐,你想太多了。我並未想要如何。」

江天一最討厭的就是葉清這一副高高掛起的態度,當即愈發火了,「葉清,我警告你,不要動什麼不該動的心思,你當初嫁給我,也不吃虧,咱們是公平交易,要不是我,你那個病懨懨的母親現在還能活蹦亂跳的嗎?恐怕早就陪你那個短命的爸爸去了。」

他瞪着葉清,不顧及女人愈發清冷的眼眸,攬着葉子心明目張胆地親了一口,嘚瑟道:「若是不想你那個病罐子媽有什麼事情,我勸你放聰明點。」

他說這話,其實也是說過葉子心聽得,是對懷裡的女人的一種安撫,不動聲色,但是有效。葉子心聞言,果然臉色舒緩下來,她願意和江天一上床,不過是一晌貪歡,對於江辰一,她卻是勢在必得的,不允許這樣的事情被捅破,所以對葉清也沒有什麼好臉色。

葉子心一開口就是順着江天一的話冷嘲熱諷,「原來是為了錢才嫁過來的,你們這樣的女人社會上真是太多了,為了錢什麼都肯干,打着孝順的名號嫁入豪門。聽着都讓人倒盡胃口,你爸在天有靈,一定會以你為恥。養不教,父之過,他要是活着,也會被你氣死吧?」

葉子心對葉清冷怒的臉色視而不見,嗤笑一聲,「你媽要是知道自己的女兒就是個不要臉的妓,女,到處賣身,會不會氣得再住到醫院去?你下一次,還想要賣身給誰?」

葉子心被葉清捉姦在床,心底不止沒有愧疚和羞恥,反倒是戳破這一切又對不識好歹的葉清憎恨不已,這樣的女人有心機還要藏着噎着,裝着單純無辜的模樣,好似她是多麼純潔高雅,而她葉子心又是多骯髒一樣!

不得不說,葉子心這是典型的病態扭曲心理,自己做了錯事太過骯髒污穢,偏偏還怨恨別人太高潔,襯得她更加污穢一樣。

葉清雙拳悄然攥起,她面無表情地看着床上一唱一和地男女,本想一貫的漠視待之,可是江天一言語越來越過分,葉子心幫腔嘲諷,兩人辱及葉清已亡的父親和自己母親,這讓葉清無法接受。

她放開門把手,走近來,乾脆將兩人暴露在眼底,眸中清冽,牙關緊咬,「你們不要欺人太甚!」

與江天一結婚的這三年,江天一一直變着法的想要折辱葉清,葉清都能忍,可是對於辱及父母的言論,葉清忍不了,所有堆積的情緒一朝爆發,牙尖嘴利的反諷兩人:

「江天一,你玩女人都玩到了自己哥哥頭上,還敢這麼明目張胆地往家裡帶,你可以當我葉清是死的,但是就是不知道江辰一知道了,會不會也能如你所願,善罷甘休?」她目光諷刺,滿意地看着江天一臉色沉怒,恨不得撲過來將葉清暴揍一頓,若是他此刻穿了衣服的話。

「葉清,你別給臉不要臉。」

「你要先有臉了,才有資格和我談論臉的事情。」葉清眸光一轉,對上滿目高傲的葉子心,眸中也是不屑和諷刺,「葉家大小姐不甘寂寞,在和江家大少爺訂婚之後,居然勾,搭上了自己未來的小叔子,暗度陳倉,真是好一個人人艷羨的第一名媛,葉清出身鄉野,對於你們這樣的豪門作風,真是不敢苟同。」

「葉清!」

葉子心冷目相對,下意識就想要衝過來好好教訓一下葉清,可是身子剛剛一動,被子就滑落了一下,胸口、肩膀上都是鮮紅的穩痕,顯示着兩人激烈的床事。

涼意傳來,葉子心一愣,這才不甘不願地縮回被窩裡,藏起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咬牙切齒道:「你以為我不敢撕爛你的嘴嗎?你給我小心一點。」

葉清冷笑,忍無可忍,「你們這對熱衷於豪門亂,倫遊戲的男女,我懶得多沾染,還怕惹得一身騷。」

江天一和葉子心沒有料到一向溫婉隱忍的葉清會忽然發飆,如此伶牙俐齒。頓時面面相覷,有火沒有地方發,兩人都說不過她,只能吃癟。

葉清冷眼瞥過,像是害怕多看一眼就侮辱了自己的眼睛一般,轉身帶上門,高貴無比地離開了。

從那之後,江天一和葉子心時不時地找她麻煩,越來越沒用底線。終於,葉清也不想再忍,心中開始謀划著報復。葉清花錢找人調查江天一和葉子心的出軌醜聞,她原本是想要藉著江辰一的手收拾這對狗男女,沒想到最後倒是她自己吃了癟,誰讓江辰一這個男人的腦迴路和別人不一樣。

葉清此時漠然地看了會兒卧室里的大床,忽然轉身關上門,去了客房睡一晚,看來明天又要換新的床單被褥了。若不是每一次江天一都會惡趣味地故意帶着女人睡在葉清睡着的床上,不管是卧室還是客房,只要頭一天晚上葉清躺着的床,第二天那裡躺着的就一定是江天一和另外一個陌生的女人,葉清也不會忍受在這張大床上睡覺,總是會有心理陰影的。

可是折,騰過幾回以後,葉清幾乎將別墅里所有的房間都睡了一個遍,最後發現江天一的惡趣味之後,乾脆最後還是選擇了最舒服、最有格調的卧室,反正每一次江天一用過之後,她大不了勤快一些,換掉床單被褥就行了。

只是,今天,葉清忽然就不想待着江天一和葉子心待過的地方了,影響情緒。

……

時光流逝,自從家宴以後,江天一和葉清的關係已經可以用打不破的萬年寒冰來形容,江天一花樣百出的羞辱,葉清都照單全收。漸漸地,江天一已經覺得折辱葉清很枯燥,又屢次因為葉清而被自己父母念叨,所以更加堅定了跟葉清離婚的念頭。

這一天,他原本剛剛打算回別墅和葉清敲定離婚的事情,卻接到了葉清的來電。

「喂,寶貝兒,是不是又想了?」江天一的語氣輕佻,對待葉子心這樣深閨寂寞又要裝淑女名媛的豪門大小姐,他自有一套法寶,否則也不會讓一直心繫江辰一的葉子心拜倒在他的西裝褲下,和他廝混在一處。

葉子心張口卻是一頓大罵,「江天一,你不是信誓旦旦地跟我保證你老婆不會插手我們的事情嗎?呵!我還以為你有多大的能耐呢,真的能整的你那位高傲不凡的妻子閉口不言!你這個窩囊廢,若是事情敗露了,誰也別想好過。」

江天一被葉子心一上來就是一頓臭罵的架勢給整懵了,好一會兒才鐵青着臉吼道:「你發什麼瘋?」

被人罵窩囊廢,是一直生活在江辰一陰影下的江天一最不能忍受的事情,一時之間,他對自己一直都是小心翼翼嬌寵着的葉大小姐也沒了溫柔寵溺,眉頭皺的死緊。

葉子心先是一愣,不可置信地看了眼手機那頭,接着就爆發了,「我發瘋?江天一,除了和女人上床廝混,你還能辦點正經事兒嗎?葉清她派人調查我們,還搜集了許多證據,若不是我無意逮到了跟蹤我的人,現在證據怕是已經到了江辰一的眼前。」

她說著就覺得心有餘悸,愈發覺得葉清不能留,「你趕緊的解決掉葉清這個大麻煩,這件事絕對不能宣揚出去。」

此時的葉子心享受過身體的歡愉之後,只想着能夠掩飾自己的秘密,不讓江辰一知道,卻不知道江辰一早就了解了內幕。怪只怪她過分相信江天一對看似軟弱可欺的葉清的掌控力,也太過輕視葉清的能力,太小看她這個人。

江天一聞言,最初的不悅過去,倒是冷靜下來,他和葉子心的事情捅出去了,對兩人都沒有好處。想打葉清居然敢調查他們,江天一就握緊了方向盤,神色陰鷙,「行了,我會處理好葉清,讓她閉嘴的。」說完,他便掛了電話,腳下猛地一踩油門,車子轟然離開。

葉清原本正在看書,一身簡單的家居打扮很是漂亮養眼,氣氛也是一片寧靜悠然。可是這樣的意境硬生生被陰沉着臉闖進來的江天一打破了。

「葉清,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調查我和葉子心?」江天一衝到葉清面前,奪過她的書扔到地上,臉色愈發難看,「你是不是想死?」

江天一是習慣了葉清的滿不在乎,所以才在葉子心面前信誓旦旦地保證葉清不會多說一個字的。只是,他沒想到這一次葉清卻是不知道吃錯了什麼葯,還敢着手調查他。

葉清被江天一狠辣的神色嚇了一跳,下意識從椅子上站起來,微微後退了幾步,警惕道:「你說什麼?」

江天一已經知道了她調查他的事情嗎?葉清心底有些忐忑,這個瘋子,她不懷疑他方才說的話是假的,他眸中的殺意很明顯。

江天一猛地伸手掐住葉清的脖子,眸中血色頓時冒出來,「你個賤,人還想裝,調查我和葉子心的事情你想做什麼,告訴江家的人還是直接捅破到江辰一面前?葉清,你想報復我,也不先看看自己幾斤幾兩?嗯?」

江天一一向是花花公子的浪,盪形象,今日這般狠辣無情的模樣葉清還是第一次見,她的脖子被江天一捏着,小臉憋得通紅。葉清伸手捶打着江天一的手,瞪着眼珠子道:「江天一,你這個瘋子!」

江天一看着她小臉憋得快要青了,這才一把甩開葉清的身子,葉清猛地摔落在地上,砸的『咚』地一聲,疼得她眼裡都流出來了,更多的是被突然湧入的新鮮空氣嗆得直咳嗽,葉清趴在地上咳嗽得滿臉通紅,形容狼狽,彷彿劫後餘生。

江天一居高臨下,威脅道:「你若是敢說什麼不該說,就小心你母親的小命吧。」

到底是顧忌着葉清手中的砝碼,江天一揚言要殺害葉清的母親,是想警告葉清不要鋌而走險,他知道葉母是葉清的命,否則那時候自命清高的她也不會『屈尊』下嫁。

要知道,江天一當時在學校里為了追葉清這個校園女神可是費盡心機,葉清卻是看都不看一眼,讓他很是沒有面子。

所以,如今只有葉母的命才是威脅葉清的最好籌碼。

果然,江天一話音剛落,葉清方才還憋得通紅的臉就瞬間慘白,她爬起來,衝到江天一面前,焦急道:「你想幹什麼,江天一,我警告你,你別亂來。我媽要是出了事,我就和你拚命。」

江天一自然不會懼怕葉清這一點威脅力都沒有的話,他冷笑一聲,看着葉清的眼神彷彿是在看一隻待宰的羔羊,「那你就識趣一點,不該說的話別說。否則……」

他挑眉,神色倨傲,「哼!」說罷,江天一便甩手離開,彷彿多看葉清一眼都覺得厭煩。他必須要去找那個調查他們的人,將資料都拿到手,否則他不放心。

眼睜睜看着江天一離開,葉清癱軟在地上,眼淚肆意,眸子通紅。被江天一一番威脅,葉清心中焦急,思來想去,就只能想到江辰一一個盟友。

可是上一次她都拿出了那樣的證據,江辰一都不為所動,葉清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拉攏此人幫她?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葉清愣愣地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腦海里思緒紛雜。最後,她為了儘快拉攏到江辰一這個援助,逼不得已之下,只能選擇色,誘江辰一。

第二天,葉清打扮得精緻又迷人,穿着性,感誘人的米藍色長裙去了城市花園守株待兔。

她知道今天江辰一會路過這裡,進去酒店談生意。

不多時,西裝革履的江辰一便出現在眼帘,葉清打起精神,繞到他的車子不遠處,等待時機。

江辰一跟身邊的助理交代了些什麼,這才上了車,下午有些私事要處理,他放了助理離開,自己開車。

可是車子剛剛看出去不到50米,前方忽然出現了一抹米藍色身影,就這麼猝不及防地倒在車子旁。

江辰一的車速比較快,看着後視鏡里緩緩倒下的身影,江辰一眉心緊皺,掛了擋將車退回去,自己便開了車門,下車,看着坐在地上低頭揉着腳踝的女人,聲音是一如既往的清冷,「你,沒事吧?」

女人被一頭靚麗的捲髮擋住了半邊臉,看着皮膚應該是個美女,可是江辰一一向對女人不感冒,也沒有發現美的眼睛。只是當那女人抬起頭,睜着一雙朦朧淚眼,驚訝地看着他,喊了一聲『江辰一』的時候,江辰一向來寡淡的眼神里划過一絲錯愕。

「怎麼是你?」

他沒有想過這個冒冒失失的衝到他車邊被颳倒的女人是葉清,當即愣了愣,對上她可憐巴巴的眼神的時候,才沉了臉伸手將她拉起來,「你又想幹什麼?」

他看到葉清,就想到上一次在後花園裡她向他告狀,揭發江天一和葉子心的姦情,分明就是不懷好意,以前向來對他避之不及的女人主動出現在他眼前,不得不讓人懷疑。

葉清眨巴着眼睛,淚珠就這麼落下來,順着睫毛,如露珠一般晶瑩剔透,美人梨花帶雨,神色還帶着委屈,雙手攀着他的肩膀,帶着哭音道:「我腳扭傷了。」

江辰一沉着臉,直勾勾盯着她賣可憐的模樣,原本應該要甩開的手,不知為何,忽然就沒有了動靜,就這麼含着陰森氣息地看着葉清,也不說話。

葉清忍住自己想要逃開的慾望,心臟嚇得砰砰跳,還不敢讓江辰一看出什麼異樣來,只好裝可憐到底,「疼!」

江辰一垂眸,掃了一眼她微微有些紅腫的腳踝,眉毛皺的更深了,他不過微微一鬆手,就聽着葉清幾不可聞的吸氣聲,那手便頓住了。

最後,江辰一還是一伸手將葉清打橫抱起,面無表情地把她塞到車裡,送去醫院看了腳傷,然後又抱着她上了車,開車送她回了別墅。

萌妻難逃:腹黑江少別過來

萌妻難逃:腹黑江少別過來

作者:葉清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她的唇剛剛好磕在他胸口凸起的位置,一切,曖昧地剛剛好
猝不及防就被撲倒的江辰一:「……」他冷了臉,沉默地看着趴在他身上不動彈的女人,渾身繃緊,「該死,你摸夠了沒有?」 「你喜歡什麼類型的?」葉清不放棄,無所不用其極
卻被江辰一無情推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