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假婚真愛免費閱讀(陸勤 怡安)小說

假婚真愛免費閱讀(陸勤 怡安)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4作者:肖琳 標籤: 肖琳 陸安怡 霸道總裁

【精品力薦】這個世界上,有那麼種人,他陪伴過你人生中最好的時光,也見證過你人生中最糟的時刻他要麼成為你親密無間的愛人,要麼,永隔心牆,即便費盡心力,亦無法到達彼方 向天歌活到今天,一直對一句話記憶深刻,並深表佩服——「發財致富找項目,不如找個二代來靠譜」

假婚真愛

推薦指數:10分

《假婚真愛》在線閱讀

第2章 誰先跟誰說話誰就是豬(2)

這個世界上,有那麼種人,他陪伴過你人生中最好的時光,也見證過你人生中最糟的時刻。他要麼成為你親密無間的愛人,要麼,永隔心牆,即便費盡心力,亦無法到達彼方。

——向天歌

……

向天歌就站在原地,看那個手裡捧着鮮花的男人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

沒有任何遲疑,他說跪就跪。

「我會為我們的將來努力奮鬥,也會給你這世上最好的一切,我愛你,天歌。」

她吃驚地捂住雙唇,周圍都是駐足輕叫的人們。

明晃晃的日頭下,她甚至都沒來得及去看清他臉上的表情,風雲變幻中,又聽他說:「天歌,我們離婚,求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走吧!好嗎?」

周圍的人開始鼓掌叫好,而她只能睜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男人。

他的面容在她的眼裡變得模糊,起初只是五官的一點歪斜,到後來突然扭成一團,眉眼跟鼻尖都錯位了似的。

向天歌嚇得大叫,不過剛剛向後退開,那男人突然衝上前來,用力一把將她給扣住。

她驚恐地睜大了眼睛,看着他站立的地方變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漩渦的中心有一個向下墜落的坑洞,將他跟她都攪進去的同時,也順帶了周圍所有面目模糊的人們。

她開始大聲呼救,嗓子里卻好像被什麼東西給堵住,不只發不出聲音,甚至連她的臉也開始變得扭曲。

男人緊緊地抓住她的手,在她耳邊大聲呼喝:「這怎麼會是踐踏?我們只是分開三年,三年以後再回來,我們一樣可以重新結婚!」

他又說:「我知道自己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沒用,可是時間能夠證明一切,最多三年,我一定回來與你復婚。」

我一定回來與你復婚……

與你復婚……

婚……

……

向天歌駭然從床上坐起,已是沁了一身冷汗。

同一個噩夢反反覆復做上一個來月,實是令人疲憊。

剛抵達雜誌社就接到陸安怡的電話,無非是告訴她所有工作人員都已到位,就連遲到大王肖琳都來了。可是肖琳把婚紗試了又試,怎麼都不滿意,肖琳的經紀人則更是難纏,明明只要一個背影,她卻總在那嫌男主角難看。

「男主角是模特經紀公司給定的,原先說好就只要一個背影,所以對方找來的這位還真就是個背影殺手,後面世界無敵的帥,前面看一眼都肝顫。」

向天歌:「……」

「眼下這要怎麼辦?向姐,肖琳和那位京城杜三少的婚禮,城中熱門,這時候她最是敏感,再加上屬性是顏狗,她經紀人也是顏狗,兩個人都鬧開了,說不換男主角不拍。」

「那你就給她換一個吧!」

「可是向姐,現在都幾點了,模特經紀公司從來都要提前一天預約,她這次留給我們的拍攝時間本來就不夠,我就算現在去約,替補的模特最快也要明天才能過來!」

「拍攝時間能不能改?」

「她說不能,而且現在又在那鬧呢!要炒燈光師和化妝師,說我們請的這幫人都不行,非要用她指定的,可我剛才打電話去問,這些人的約都已經滿了,最快也要下周才能安排得過來!」

陸安怡的聲音里全都是焦急。

向天歌僅隔着個電話,都能感受到那邊現場的混亂。

明星拿喬耍大牌的事情她早就見怪不怪,之前還有為了一碗油潑面就不拍照不接受採訪,在現場發脾氣辱罵工作人員的,所以肖琳的公主病她多少還是能治一治。

「那就叫她不要拍了!馬上給我聯繫關係好的模特,隨便來個誰,讓她立刻到現場頂替肖琳的位置,其他一切照舊,等我來的時候必須要見到成品照,其他廢話就別跟我扯了!」

「可是婚紗的主設計師指定要肖琳來拍……」

「兩句話。一句你幫我帶給那位設計師,說這期的新品推薦我免費幫他做了,模特的錢我也掏了,只是不用肖琳好不好?第二句,你幫我帶給肖琳,說她如果今天乖乖地幫我們把這期封面拍了,等到她離婚的時候,我再送她一組離婚照,保證把她拍得既風光且漂亮。」

陸安怡微微一愣,「離婚照……你可真損,向姐,你太損了。」

向天歌掛斷電話直接就進了辦公室,問前台要了一張車行的名片。

早上出門的時候,她那輛二手捷達被人給撞了,本就已經一步三搖,這下真是可以直接下崗。

把手頭的工作簡單處理了一下,等組裡的其他編輯以最快的速度把肖琳的訪問稿發過來,向天歌只用了一個小時,便將肖琳同杜三少的故事寫好,從戀愛到結婚,總之花式虐狗。

反覆檢查了幾遍,又做了整體的梳理,等到將稿件交給負責組版的編輯時,才聽後者說陸安怡那邊到現在連樣片都還沒有拍好。

「怎麼回事?」

「我剛才給陸安怡打了電話,說是那邊又出了新的幺蛾子。設計師那邊堅持要用肖琳,加錢都在所不惜,誰叫人家剛剛拿了影后,人紅啊!陸安怡她們被逼得沒有辦法,正在拚命協調模特經紀公司,以為給她換個人就行了。誰知道這肖琳,居然又有了新的目標,也就出去上個廁所,回來就說看上了隔壁的男人,欽點非他不拍,給她換任何人都不要。」

向天歌聽得一頭霧水,「什麼隔壁的男人?」

「就是我們拍攝的那個攝影棚隔壁,有個兒童活動中心,中心裏有個什麼教練……什麼教練來着?反正就是前面帥後面也帥,關鍵還渾身上下都是英氣,腿長臉也好看,肖琳只看他一眼,就蘇得路都走不動了。」

「說重點。」

「重點就是現在所有的工作進度都因為這個男人被拖住了。陸安怡說她也過去看了,那什麼教練還真是帥,穿個衣服前襟大開,而且胸肌還會動,啊啊啊……」

「你確定這不是遇到流氓了?」

「這怎麼可能會是流氓?她把偷拍那男人的照片都發給我了,真是性`感得不得了!」

向天歌低頭去看組稿編輯的手機,立刻整個人都不好了。

抬頭便問:「他們今天定的哪個攝影棚?」

「就是咱們寫字樓對面那個,正好對着你那個位置的窗戶的那棟樓。不過你那個位置應該也看不到他們,因為他們是背光向另外一面的。」

向天歌迅速回到自己的位置,貼住窗口。

巨副的落地玻璃窗對面,正對着同樣是全景落地窗的寫字樓。

此刻同一個樓層的位置,應該正是教學展示時間,一位上身穿着純白對襟道衣,下着黑色裙褂,身材頎長的男子,正好一個小手反加肩取四教投。

只見他將第一個人給送出去後迅速回身抓住第二個人的手,來了個天地投。長腿忽然抬起猛的一踹,飛出去第三個人的同時,反手便制住了第四個人……

向天歌目瞪口呆,本來拿着文件過來找她簽字的組稿編輯突然一聲尖叫,衝到落地窗前指着對面:「是他是他,就是他了,那個行走的荷爾蒙!」

她一尖叫便引來一群好事群眾,全都是工作時間不好好工作,見着帥哥便掉了節操的。

也就瞬間,向天歌的窗前烏壓壓擠了一大群人。

而更誇張的是,對面也不知道是哪個開竅開過了頭的,正好在這時候抓住了「那位」的對襟道衣。

拉扯之間,白衣崩散,大好胸肌外露,腹肌簡直呼之欲出——

耳邊一聲驚叫,向天歌渾身一顫,表情都還來不及扭曲,已被群眾瘋狂地推離了窗口。

頭髮大亂,形象氣質全無,向天歌簡直懵逼。

恨恨轉頭從人群縫隙中去望對面的情況,正好那邊的應用技展示已經結束,一群臭不要臉的穿着道服,在對面不停地揮手和展示身段。而自己身邊的這群,或尖叫或歡呼,簡直堪比迷妹的追星現場。

而對面「那位」,自然也在人群之中。

雙手叉腰霸氣側漏,似乎正與什麼人說著話。

說話的間隙,他轉頭來望——

向天歌不自覺渾身一個激靈,總覺得「那位」目光如炬,好像穿透兩棟樓的全景玻璃窗,也穿透人群,直接投向自己所在的地方。

低頭就掏出手機狂按。

想到早上被撞得凹陷的車門,再想到「那位」臨走時硬塞給她二百五的模樣,向天歌只覺得一股急火攻心,嘴裏分分鐘就能噴出火來。

這邊放下手機那邊便拿了起來。

「他在看什麼?!」

「好像是有人給他發信息!」

「啊啊啊……他叫什麼名字?我好想要他的手機號碼啊!」

耳邊都是「迷妹們」的叫聲,向天歌搖了搖頭,只覺得辣眼睛。

對面「那位」放下手機,向天歌的這邊立刻響起短訊進來的鈴聲。

她低頭正見自己剛剛發出去的那條消息:「公然在我對面耍流氓是吧?」

而他回過來的只有一個字:「豬!」

呵呵呵,真是日了狗了!

向天歌放下電話,扭頭就走。

等趕到對面的拍攝現場,果見所有工作人員都擠在少兒培訓中心門口,而拍攝工作已經暫停,正對着的門口裏面,那邊竟然一個人都沒有!

「都站在這幹嘛?」

所有工作人員被嚇了一跳,紛紛轉頭望向怒目圓睜的向天歌。

「向姐?向姐你可算來了!那邊那位,就是最高最帥的那位,就是肖琳姐看上,非要他的背影才肯拍攝的那位!」

「行了,都別說了!我想知道浪費時間究竟是誰的主意?」

楊美麗這時候轉頭,「不是我們要浪費時間,而是肖琳又在那作妖,趕走了我們的髮型師,現在全組人都在等她調自己的人過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向天歌瞪大了眼睛。

自從加入了「戰略發展部」,楊美麗成了雜誌社裡一道行走的風景線,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說白了就是職場里的高壓線,誰踩誰知道,誰碰誰曉得,保不齊她到老董事長跟前一陣哭訴,你連工作都有可能不保。

所以有了「阿富汗」的這道加持,她公然在雜誌社裡好吃懶做,根本不會有人喊她也不敢喊她做事。

向天歌一副奇了怪的表情,楊美麗立刻湊到前者的耳邊:「我不是聽說今天要拍肖琳,專程過來看看她么?」

「你是認識她還是追星?」

「我既不認識她也不追星,我就是想來看看,她是使的什麼手段,才會搭上杜三少還要嫁入豪門……喂喂喂天歌你別走啊!我話都還沒說完你這是要上哪去?我在社裡閑晃的時候你說我不思進取,怎麼現在我這麼銳意進取、好好學習,你卻不理我了啊喂?」

向天歌找到人群中的陸安怡。

「攝影棚每一分鐘都要錢,你就這麼乾等?」

陸安怡還沒來得及說話,已經追上來的楊美麗道:「『那位』什麼脾氣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但凡他不想乾的事誰能夠勉強?」

「既然你在現場,為什麼不幫忙上去勸說,就這麼在這乾耗?」

楊美麗兩手一攤,「我怎麼沒去?我纏得他都快打我了,可他就是不答應,我有什麼辦法!」

向天歌一見「那位」便氣不打一處來。

尤其是這會兒他們一群人在門口眼巴巴地向內望時,「那位」真是淡定得不得了。

「那位」適時轉頭與她對望,顯然並不意外她會出現在現場。

向天歌百爪撓心,又得賠着乾笑。

「那位」抬眸,眼都不眨,便繼續與周圍諮詢教學的家長說話。

向天歌怒了,「就沒講多給一點錢讓他答應?這等等等的得等到什麼時候?」

陸安怡接道:「講了,可人家回說這就不是錢的事兒,還說我們影響到他的正常教學了。今天是開放日,很多家長來為學生報暑假班,他要忙着展示,還要向家長講解,所以讓我們不管有什麼話要說,都得等到他工作完了以後。」

等問清楚了原因,向天歌才曉得,原來所有工作人員幾乎輪番上陣,就連肖琳都親自出馬了,也沒能將對方說動。

明明是名利雙收的一件好事情,可對方就是不為所動。

假婚真愛

假婚真愛

作者:肖琳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精品力薦】這個世界上,有那麼種人,他陪伴過你人生中最好的時光,也見證過你人生中最糟的時刻
他要麼成為你親密無間的愛人,要麼,永隔心牆,即便費盡心力,亦無法到達彼方
向天歌活到今天,一直對一句話記憶深刻,並深表佩服——「發財致富找項目,不如找個二代來靠譜」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