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極品仙師免費閱讀(楊帆乾靈子)小說

極品仙師免費閱讀(楊帆乾靈子)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4作者:楊帆 標籤: 乾靈子 楊帆 現代言情

富二代楊帆性福致死,卻被凌霄界魂穿而來的乾靈子靈魂佔據肉身,並讀取了楊帆記憶 從此乾靈子頂着楊帆的皮囊和名號步步崛起,征伐江湖,縱橫天下的另類人生

極品仙師

推薦指數:10分

《極品仙師》在線閱讀

第6章 你行你上

「啊!大膽妖孽,怎麼跑到我夢裡來了!」

充滿誘惑的粉紅色房間里,突然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尖叫從豪華大床上炸響。

「楊少,您是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那不着寸縷的一邊說著,水蛇一般的身軀頓時就貼了過來。

乾靈子猛地一個哆嗦。

不……不是做夢?!

啊!

該死!

咻!

一個激靈,連忙從女人身上跳了起來。

女人全身上下沒有衣服。

再看自己,果然也是不着寸縷。

目光向下……

那骯髒的傢伙似乎也知道犯錯一般,耷拉着腦袋,晃晃悠悠。

破……破身了!

老子竟然破身了!

辛苦修鍊了千載的童子身啊!

千年根基毀於一旦……

那女人似乎毫不介意乾靈子看到她的身體。

徑直從床上爬了起來,整個人又要往乾靈子身上貼去。

本能地想要躲開,突然腳下一個踉蹌。

糟糕!

這下不僅沒有躲開,反而迎面向女人撲了過去,直接將她撲到了床上。

「咯咯!楊少是想再來一發嗎?還等什麼!來吧!人家都等不及了!」

女人那嬌媚的聲音讓乾靈子腦子短路,陷入了短暫的失神。

咦……

我怎麼感覺我的速度和力氣都大不如前了?

難道,是破了童子身的原因?

沒道理啊!

是了!

我明明正處在突破的重要關頭,怎麼會出現在一個女人的床上?

順着這條思路,乾靈子發現這房間裏面的任何東西他都好陌生。

特別是正在……

啊!

又來!

意識到女人又在撩撥自己,乾靈子頓時一聲慘叫。

自己的根基毀於一旦,功力所剩無幾,連忙又從床上跳了下來。

「楊少,你是怎麼了嘛,把人家火挑起來了又不滅!」

看着女人幽怨又充滿誘惑的眼神,乾靈子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一分鐘之後,一個衣衫不整,甚至外套都還在手上抱着的女人被乾靈子一把推出了門外。

砰!

將門關上,乾靈子連忙想要找門閂。

咦……

門閂呢?

門閂在哪兒?!

算了!

想到那女人已經走了,乾靈子還是鬆了一口氣。

直到這時,他才開始認真打量着這間陌生的房間。

好大的床!

咦?

好奇特的燈……

竟然倒掛在屋頂,不怕漏油嗎?

啊!

乾靈子忽然發出一聲慘叫。

頭!好疼!

轟!

有好多東西紛至沓來,突然塞進自己腦子裏面。

隨即,腦海之中一片空白,直接暈了過去……

「你是說,楊帆那小子突然開始胡言亂語,更把你趕出來了?」

在別墅另外一個房間裡頭,剛被乾靈子趕出來那女人此刻已經穿戴整齊,恭敬的站在一個男人跟前。

男子眉頭緊鎖,語氣十分凝重。

女子點頭,小心地說道:「吳爺,我已經很努力的誘惑他了,而且那葯他也吃下去了,確實硬了那麼一會,不過很快就……」

「楊帆那傢伙,還真是扶不起的阿斗呀!哼!這麼重的劑量,竟然就那麼一會?」

「等等,你說他胡言亂語,該不會是劑量太重,刺激到腦子了吧?不行,我得去看看!」

吳爺就要起身,女人連忙攔住他。

「吳爺,那楊帆剛剛把我趕出來,要是你這麼快趕到,他很可能生疑!」

「對對對!你倒是提醒了我!」

吳爺一拍腦門兒,讚歎道。

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女人尚未褪去紅潮的臉上,立即笑起來。

「哈哈,小寶貝兒,那現在七上八下的吧!」

女子嚶嚀一聲,頓時滿室皆春……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乾靈子從迷迷糊糊之中蘇醒過來。

他使勁的搖了搖昏昏沉沉的腦袋,扶着床從地上艱難地爬了起來。

「罪過呀!罪過!這麼好的床,道爺竟然睡在地板上面……等等!什麼是地板?」

等坐到床上,乾靈子的腦子才清醒了一點。

咦?

不對,我叫楊帆……

怎麼回事?!

腦子裏面突然有兩個人的記憶……

乾靈子……

楊帆……

楊帆……

乾靈子……

兩股記憶不斷衝擊,終於融為一體。

好一陣,乾靈子才接受了這個事實。

一個是活了千載的乾靈子,另一個就是這身體的主人不到二十的楊帆。

乾靈子本是上霄宮首席弟子,修鍊千載,眼見就要功德圓滿,卻在突破的緊要關頭走火入魔。

本該神魂俱滅,誰成想陰差陽錯的穿越到了楊帆的身上。

這個楊帆準確的說其實已經死了,而且死因倒也奇特,竟然是興奮死的。

說白了,就是死在剛才那個女人的身上。

樂極生悲,無外乎此!

要不是乾靈子的靈魂正好穿越過來,填補了這具身體靈魂上的空缺,楊帆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楊帆是個富二代。

準確的說,應該是個落魄的富二代。

他老爹才因為涉嫌一起經濟案鋃鐺入獄。

老媽現在則是將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變賣成錢,到處拖關係打官司想要把楊帆的老爹撈出來。

作為獨生子的楊帆,從小過慣了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就算老爹入獄了也一天天渾渾噩噩的過日子。

直到他遇到了一個叫吳爺的人。

甚至,就在楊帆生前那兩分鐘裏面,他還特別感謝這個吳爺。

因為他改變了自己的命運,做了一回真正的男人。

這又牽涉到了一個不是秘密的秘密。

全永州的人都知道,楊帆不行!

這也是楊帆最難以啟齒的地方。

用了不知道多少辦法都沒能讓小楊帆成功站起來。

直到吳爺給了他那種葯,然後將那個叫小倩的女人送到自己房間。

很快,楊帆這輩子第一次感受到了男人的雄風。

但是,不到三分鐘的時間,在一聲尖叫聲中,意識全失。

此刻正好穿越過來的乾靈子的神魂才代替了他。

楊帆呀楊帆,你也真夠倒霉的,一輩子也就挺了不到三分鐘!

哎!

乾靈子,你更倒霉。

堅守了千載的童子身,竟然被別人三分鐘破掉了!

好吧!

現在兩個都是我。

楊帆啊,你既然死了,那就安心去吧!

反正眼下這副身軀的童子身也沒了,你這輩子沒有享受過的,貧道會為你享受的。

無量那個天尊!

說干就干。

第一步當然是整理和消化楊帆的記憶。

以後,他就是楊帆了,可不能露出破綻。

唔!

那個吳爺很可疑呀!

所謂當局者迷。

在死那個楊帆眼中,吳爺對他簡直有再造之恩。

可是,現在結合了乾靈子靈魂之後,楊帆發現,這吳爺的目的絕對不單純呀!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這又是送葯,又是送女人的,難道真的不圖點什麼?

楊帆有什麼?

他老爹的通泰集團……

好吧!

這會兒法院已經強制破產清算了。

剩下的,只有一大筆債務。

傻子才願意接手!

楊帆的車?

的確不錯!

可惜,早已被老媽賣了打官司去了。

如今,真正還在楊帆名下的,也就現在住這棟別墅和楊帆無聊時候開的假日酒吧了。

看來,應該是衝著酒吧來的!

哼!

道爺我倒要看看,那個化名吳爺的傢伙下一步想做點什麼!

既來之,則安之。

找到自己的定位之後,乾靈子……

哦,不!

現在應該叫楊帆才對。

楊帆,我就是楊帆,楊帆就是我!

他已經決定努力的扮演好楊帆這個角色了。

至少,在恢復功力,擁有自保之力前,乾靈子這個身份將會被深深的埋藏在心裏。

當楊帆做好了心理上的準備的時候,門正好被敲響了。

「誰呀?」

楊帆懶洋洋地問道。

「楊兄弟,是我,老吳呀!」

外面一個諂媚的聲音響了起來。

「原來是吳老哥呀,我馬上給你開門!」

已經消化了所有楊帆對於這個世界的所有記憶,這是一個完全有別於自己之前所生活的世界。

電燈?

防盜門?

互聯網?

一系列未知而又熟悉的東西讓楊帆的心裏產生了一種極度的矛盾。

不過,很快這種矛盾就消失了。

再大的心理矛盾,能大過讓一個人相信自己穿越了嗎?!

連穿越都能接受,這種世界觀的轉變反而是小kiss了。

將門打開,一張帶着猥瑣笑容的臉出現在楊帆面前。

楊帆強忍着心中的鄙夷。

尤其是,在這個吳爺身上,明顯還帶着那個女人濃濃的味道。

楊帆露出一絲真摯的微笑,熱情地招呼道:「吳老哥,快!快裏面請!」

吳爺看着屋子裏面的一片混亂,楊帆身上胡亂套上遮羞的衣服,滿意的點着頭。

來到茶几邊的沙發上坐下之後,吳爺臉上的猥瑣更甚。

「楊兄弟,今天爽不爽呀!」他問道。

楊帆臉上露出一絲靦腆但又色色的笑容,搓着手說道:

「吳老哥,你那葯實在太神奇了!說起來,我還要感謝你呢!你讓我真正體會到了什麼是男人!」

「哈哈,當男人的感覺很奇妙吧!老弟啊,話說想不想一輩子都做真正的男人?」

楊帆立馬點頭,用力的吸着嘴上的哈喇子:

「吳爺,當然想呀!做夢都想!我可不想就爽這一次!你有什麼好辦法,快說說,趕緊說說!」

「哈哈,我們可是好兄弟,做哥哥的當然不會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好兄弟承受男人都不能承認的痛苦!」

楊帆連忙點頭:「哥哥,我的好哥哥,快點再給我那個葯吧!食髓知味,我還想狠狠地來一發!」

他口裡這樣說著,心裏越發的噁心。

一想到這副軀體的童子之身就是被這傢伙使壞破掉的,就氣不打一處來。

不過,他也很佩服自己,說著昧良心的話竟然臉不紅心不跳的。

拿這個世界的話來說,這是能得奧斯卡小金人的演技啊!

當然,跟自己演對手戲的傢伙也是最佳男配角的選手。

只見他嘴角微微上揚,臉上卻露出一絲為難,貌似艱難的吐出兩個字,微微還拉長了聲音:

「不過……」

「不過什麼!哥哥你儘管講!」

有了配角的烘托,楊帆自然而然地進入飆戲狀態。

果然!

他越是表現的急切,吳爺心裏越是樂開了花。

魚兒,上鉤了!

吳爺說道:「兄弟你也知道,能讓你煥發男人雄風,其實是個很困難的事情。那葯無論是材料,還是煉製都很困難,這資金方面有些緊張……」

楊帆立即說道:「錢這方面好說,我爸雖然倒了,不過我還有兩萬塊錢零花錢,我全部都給哥哥你!」

吳爺差點沒有被楊帆這句話給噎住。

兩萬!

你當打發叫花子呢?!

自己大費周章,更是和這個腦殘落魄少爺虛與委蛇了這麼幾天,怎麼可能只要區區兩萬塊錢?!

「老弟呀,你還不知道兩萬塊錢也就半副葯的分量呀!不然哥哥怎麼會為這事兒發愁?」

楊帆故作吃驚地說道:

「那怎麼辦,我也就只有兩萬塊錢現金了呀!」

吳爺伸出右手,食指在茶几上面不斷地敲打着。

過了好一陣,他才嘆息地說道:

「我倒是有一個辦法,也不知道老弟你能不能接受!」

「哥哥有什麼辦法儘管說!只要弟弟我能辦到的,一定竭盡全力,絕不推辭!」楊帆心中冷笑,戲肉來了。

吳爺沉吟道:「給哥哥我提供葯的那個人,有意來永州發展,弟弟那假日酒吧他非常看好!」

說到這裡,吳爺不再說話。

楊帆心裏已經明了。

好個吳爺,果然衝著假日酒吧來的!

見楊帆竟然也不說話,吳爺頓時急了。

連忙從身上的挎包裏面掏出了一份紙質合同。

「老弟你看看這個!」

楊帆接過手一看,頓時氣樂了。

「果然是我的好哥哥呀,竟然還給了我百分之一的分紅權,以我那酒吧的生意來看,一個月還能分個兩三千塊錢呀!」

吳爺臉上掛着笑意道:「那是當然,你可是我的好兄弟呀,我怎麼能讓你吃虧呢,而且這下面可是附加條款的,只要完成了股權轉讓,那位會不限量的給老弟你提供那種葯!」

「這的確是個不小的誘惑呢,百分之一的分紅權,可不是股份,意思是我想要拿到這個分紅,其實還要看那個人的意思是吧?」

吳爺眉頭一挑,正義凜然地說道:「老弟,那位可不是言而無信的人,這方面根本無需擔心!」

「這方面確實無需擔心,因為等股權轉讓成功之後,就根本沒我什麼事了,大可以把我這個落魄少爺扔到湖裡餵魚,你說是吧馮李吳先生?」

楊帆的聲音裏面帶着一種奇特的誘惑力。

馮李吳不自覺的點頭道:「就是如此,我們只要拿下那假日……」

說到這裡,馮李吳猛地一頓,原本迷茫的雙眼之中閃過一絲精芒。

隨即,他臉上露出一絲不敢置信的神色。

「楊帆,你……你怎麼知道這些!還有,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楊帆嘴角微微一翹:「吳爺,哦不!馮爺,你真當我傻嗎!就算化名都要弄個自己名字裏面有的字,真當我那麼好騙?」

馮李吳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逝,冷笑一聲,翹起腿道: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和你賣關子了。你老子倒了,那假日酒吧可不是你一個無權無勢的小子能把持的。乖乖交出來,我念在兄弟情誼上面保你一世太平!」

楊帆眉頭一挑,冷冷地看着馮李吳:

「這些都是王永盛那傢伙讓你說的吧?嘿嘿,這下圖窮匕見了吧!馮爺,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呢!」

王永盛其實只是永州市區的一個老混子,要沒關係沒關係,要背景沒背景。

唯一的亮點就是敢打敢拼,有一股子悍不畏死的狠勁兒。

一次偶然的機會,結識了當時還處於永州上流圈子頂層的紈絝少爺楊帆楊大少。

後來被楊帆收到手下做事,從此風生水起,得了個黑狼的綽號。

一般人見了,都要稱一聲狼爺。

王永盛倒也是個人才。

在楊帆龐大資金和人脈的支持下面,硬是打造出了一個全永州人氣最火爆的酒吧——

假日酒吧。

這或許是這個一無是處的富二代這輩子最成功的一次投資了。

每個月竟然能給楊帆帶來十幾萬的純利潤。

不過,現在楊帆的老子倒了,他自然成了無根的浮萍。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以至於以前自己養的惡狗竟然都變着法的想從自己身上咬下口肉去。

吳爺並沒有回答。

楊帆此刻卻意興闌珊地道:

「回去告訴王永盛,這筆帳少爺有空了慢慢去假日酒吧找他算。現在,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聽到這話,馮李吳怒火中燒,當場就要翻臉。

不過,轉念想了想,還是絕了立馬動手的心思。

這楊家現在正捲入一場龐大的經濟案子裏面,各方面都十分關注。

要是這時候楊帆在自己家裡被打了,說不得又會引起一場軒然大浪。

「楊帆,我們走着瞧!」馮李吳冷笑一聲,惡狠狠地撂下句話。

「靜候佳音!」

楊帆翹着二郎腿,淡淡地來了一句。

放狠話又被噎了回來,馮李吳有種拳頭打空的感覺,憋得難受。

他一秒鐘都不想多待,冷哼一聲,快速地離開了。

等馮李吳走了,楊帆這才來到大床邊上猛地彈起,然後任由身體自由落下,落在柔軟的床上。

此刻,他根本沒有把馮李吳……或者更準確地說,是馮李吳背後的王永盛放在眼裡。

他想的是接下來的日子到底該怎麼過。

首先,第一大目標,當然是找到回凌霄界上霄宮的路。

雖說這個花花世界的各種娛樂體驗充滿着新奇與誘惑,比上霄宮日復一日讓人想吐的修鍊不知道強了多少倍,但是對於他來說,上霄宮好歹是自己的家。

俗話說得好,金窩銀窩,不如自家的狗窩。

至少在完全失去希望前,更準確地說,是在完全從形從神從認知等等各方面將自己帶入到這個楊帆這個角色之前,回家都是他的唯一目標。

當然,這個目標任重道遠。

不說現在楊帆還毫無頭緒,就算有了頭緒,估計沒有逆天的實力也不能再次穿越時空的。

所以看起來是第一目標,其實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男人更應該考慮的是襠下……呃,是當下的事情。

而當下的事情就簡單的多了。

活下去!

如果有人讓他不快-活,那他一定讓他活不了!

目前來說,這個楊帆好歹是生理健康的人,多多少少也有點存款,生理需求已經得到滿足了。

接下來的就是安全問題了。

現在楊帆的處境的確有點堪憂。

想當初,頂着永州第一民營企業家公子的光環,楊帆可是得罪了不少的人。

如今,楊家倒了,大多數人除了隔岸觀火看笑話以外,也不排除有些傢伙正虎視眈眈的準備落井下石。

在過氣的老虎屁股上面踹上那麼兩腳,甚至乾脆將他狠狠地退下深淵。

想到這裡,楊帆不僅開始緬懷起那個已經魂歸西天的前任了。

該死的!

死了也就死了,竟然給道爺留下一這麼個爛攤子。

若自己還是上霄宮的乾靈子,靠着元嬰期的實力,楊帆倒是可以在這個位面走上所謂的人生巔峰。

可惜的是,魂穿過來,一身實力煙消雲散不說,這具皮囊竟然早已經被酒色掏空了。

什麼?

那方面不行就沒有色?!

難道看看摸摸就不行嗎?

在一個修士的眼裡,這具皮囊簡直就是千瘡百孔,毫無修鍊的可能。

若是還有選擇,乾靈子寧願重新選擇一個人奪舍。

然而,這是能使想想也就算了。

如今不僅沒有那個修為,就連神魂也在穿越中受了重傷,根本沒有重新奪舍的可能。

經過了百般糾結,他發現自己還是只有在這具千瘡百孔的身體上面下功夫。

起碼得有點自保的手段吧!

能夠修鍊到元嬰期,楊帆當然不是迂腐的人。

否則,也不會在穿越來之後第一時間就把馮李吳給趕了出去。

在趕人的時候,楊帆也能想到馮李吳的退卻只是暫時的。

這傢伙不達到目的,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說不定此刻別墅外的草叢裡就蹲着幾個彪形大漢……

試着修鍊了一下上霄宮首席大弟子才能得到的修真功-法《上霄訣》。

兩分鐘之後,楊帆的臉上露出一絲微笑。

沒有想到竟然這麼快就感應到了靈氣的存在。

照這個速度下去,築基之日指日可待!

噗!

一聲劇烈的屁響傳出。

泄氣了……

楊帆所有的美夢頓時給震的支離破碎。

媽蛋!

說好的築基呢?

這身體簡直就像是一個渾身都被針扎過的皮球!

剛剛充滿的靈氣,瞬間化為烏有。

再仔細的感應了一下,剛才吸收的靈氣果然已經蕩然無存……

想我乾靈子乃是堂堂上霄宮首席大弟子,作為門派重點培養對象,有繼承宮主之位的可能,竟然落得如此地步!

看來想要重新開啟修鍊,必須先把這具身體至少復原到正常人的水準才行。

最後經過深思熟慮之後,楊帆發現,自己的肚子餓了。

這具皮囊可比不上原來那具早已經辟穀的元嬰期肉-體。

出門左拐,下了樓梯,找到廚房。

還好,楊家雖然落魄了,但是冰箱裏面儲存的東西還算豐富。

大塊朵頤一番之後,楊帆重重的打了一個飽嗝。

「這地球的東西果然不錯,雖趕不上上霄宮的靈食,不過也比那些外門弟子的伙食強上不少了!」

他拍着脹鼓鼓的肚子,自言自語地說道。

吃飽了就有了幹勁,習慣了元嬰期強大的修為和實力,現在楊帆已經迫不及待想要恢復修為了。

恢復修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將這具千瘡百孔的身體進行重塑。

還好,之前楊帆並不是單純騙馮李吳的。

他的銀行卡裏面確實有兩萬塊錢,倒是可以取出來一解燃眉之急。

說干就干!

徑直回到房間,楊帆隨便找了一套衣服穿好。

來到鏡子面前習慣性的想要甩一下自己飄逸的長髮,才發現這傢伙是個短髮。

不過,若是不看內里的話,這具皮囊其實還是不錯的。

五官端正,唇紅齒白……

若是做點上崗培訓,絕對是能靠臉吃飯的主。

堂堂楊家大少出門什麼時候不是美女相伴,香車相送?

不過,那已經是過去式了。

美女去找別的有錢人了,車也賣給別的有錢人了,此刻楊帆也只能靠自己的十一路公交車,權當鍛煉身體。

剛剛走出別墅區,楊帆就不得不停了下來。

外面確實有彪形大漢蹲守。

只是,沒有蹲在草叢裡,而是直接站在不遠處叼着煙等着他。

看到楊帆出來,幾個大漢將手中或長或短的煙蒂狠狠地扔到了地上,統一的用腳尖攆熄,氣勢洶洶的衝著他走了過來。

楊帆見狀,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道爺雖然功力盡失,但豈是幾個凡夫俗子就能威脅的?!

他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昂首挺胸迎了過去。

「幾位好漢,有話好說啊!」

幾個大漢都差點被楊帆的膽量給感動了,聽到他接下來說的話卻差點沒有腳底打滑不戰而敗。

「你就是楊家那小子,楊帆?」

為首的大漢率先回過神來,瓮聲瓮氣地說道。

「不才,正是在下!」

楊帆臉上洋溢着真誠的微笑。

「才你麻痹,就是他,兄弟們給我上,吳爺交待只要沒有打死都行!」

我擦!

居然不按套路出牌。

那貨看的電視裏面,這種情形歹徒不都應該嘲諷主角幾句?

就算要動手,都會殺出一個高手保護主角才對啊!

咻!咻!

拳頭帶着破空聲,看身材這些傢伙可都是混跡於健身房,頗有點身手的。

這一拳可不輕。

不說能打死牛,打死現在這個狀態的楊帆卻綽綽有餘。

哎呦!

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楊帆的腳下突然一滑。

這一滑,整個人都滾落在地。

隨即,快速的往旁邊滾去。

剛才楊帆所站的那個位置,此刻卻是一片混亂。

嘭嘭嘭!

幾個大漢擠到一起,卻已經失去了目標。

「幾位,你們慢慢玩,少爺現在有事,就不奉陪了!」

說完,楊帆腳底像是抹了油一般,溜之大吉。

等那些大漢反應過來,楊帆卻已經不見蹤影了。

這別墅區本就在郊區,楊帆隨便往那個林子里一鑽,他們就失去了目標。

「特么的楊家小子難道是屬泥鰍的?跑這麼快!」

「海哥,這該死的,把我們都耍了!要我抓到他,一定好好收拾一頓!」

「哼!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識相的最好現在回來……」

楊帆當然不會傻到真正的回去。

正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

打得過就打,打不過就跑。

這可是克敵制勝,保全性命的不二法門。

以那幾個大漢的實力,要是真被抓住,就算不死,都會蛻成皮。

這不是他懦弱。

話說明知不敵還要硬抗,那才是實實在在的蠢貨!

整整跑了十分鐘,楊帆這才停了下來重重的喘着粗氣。

道爺好歹也是上霄宮的首席大弟子,哪裡是你們幾個小癟三能抓住的?

哎呀!

這副身子真不行,這麼一會兒,真累死個人咯!

雖然身體上很累,可是楊帆那閃爍的眼神中卻可以看出他十分的興奮。

上霄宮的日常除了修鍊就是修鍊,接觸凡塵的機會少之又少。

就算偶爾下山到凌霄界的凡間走上一遭,一旦亮出身份,走到哪裡不是受萬人敬仰,高呼上仙?

本來就叛逆的乾靈子早就渴望凡塵中的生活了。

可惜,身為首席大弟子,背負着振興門派的重任,唯一的任務就是修鍊,哪裡有那些時間和一些凡人玩一些小把戲?

休息了好幾分鐘,楊帆重重的吐出口氣,這才重新直起腰桿,找了個方向朝着市區走去。

這楊家好歹也是永州排的上號的富豪啊,怎麼房子就買的這麼偏僻?!

可累死道爺了!

整整花了近一個小時時間,楊帆才終於見識到了記憶中的車水馬龍。

寬敞的白色道路……

嗯,那貨的記憶中,這應該叫做馬路。

那馬路上面四處馳騁的鐵皮,是地球人代步的法寶——汽車。

……

楊帆好奇的打量着看到的任何東西,腦海裏面風起雲湧,正掀起一陣風暴。

屬於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來自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的記憶,正在快速的融合……

比起真正的親眼所見,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絕對比單純的記憶來得具有衝擊力。

唔!

那是銀行,存取貨幣的地方!

倒是跟凌霄界的票號異曲同工……

認準了銀行,楊帆連忙沖了過去。

幾分鐘後,看着手上厚厚的一疊紅紙,這玩意竟然就是貨幣,可以換取任何東西。

好神奇!

手裡拿着兩萬塊的人民幣現金,楊帆在人們看神經病一般的注目禮下,在這個比前世認知中最繁華的城市還要繁華的城市裏面閑逛着。

突然,楊帆的眼前一亮。

啊!

沒想到這地球上,竟然也有修真者。

莫非是和我一樣穿越過來的……

趕緊過去看看再說!

一方五尺小桌,當中擺着一個八卦,邊上插着一面旗子,上書四個大字——人定勝天!

桌子後方,一位身穿道袍,白面銀須的道士坐在那裡,看起來倒也有那麼幾分仙風道骨。

看到一個二-逼青年竟然抱着一沓人民幣朝自己走來,道士眼前頓時一亮,眼珠子快速的轉動着,正在想着怎麼把這筆錢全給騙過來。

豈料,對方當頭便是一句:

「道友好大的口氣,我等修真人士雖做的是逆天改命的事情,但卻也生存在這天地間,所食所居所樂皆是上天恩賜,又何談人定勝天?!」

道士張大着嘴巴,顯然還沒有從楊帆的一番搶白中回過神來。

我擦!

這小子莫非是仙俠小說看多了,都走火入魔了?!

乾脆我就將計就計!

既然你相信修真,那麼貧道就好好的教你修真,不怕騙不來你手裡那些學費!

打定主意,道士臉上露出一絲微笑,打了個稽首:「無量壽佛!這位道友,貧道這廂有禮了!」

雖然對方人定勝天的口氣狂妄,但遇到同道中人,楊帆自是喜不自勝。

他連忙還了一禮,這才坐到了道士桌子對面擺放着的椅子上面,壓低聲音問道:

「這位道友,莫非你也是凌霄界穿越而來的?」

那道士感覺一陣頭痛。

這傢伙看來中二病病得不輕呀!

不僅看仙俠,還要看修真小說。

「道友昨晚是熬通宵了吧?」道士小心翼翼地問道。

他心想,眼前這位年紀輕輕出現這種幻覺,想必是熬通宵看小說所致。

而且看樣子,也是一副亞健康狀態,更印證了這種猜測。

楊帆眼前一亮,讚歎道:

「道友真乃神人也,昨晚我正處於突破的緊要關頭,奈何……哎!」

說到這裡,楊帆忍不住一聲嘆息,已然說不出話來。

道士臉上立即露出一絲微笑。

按照套路,他都知道這個中二病青年接下來要說什麼了。

「道友肯定是走火入魔了吧!導致修為盡失不說,還靈魂穿越到了這個靈氣稀薄的世界來了吧!」

楊帆眼睛瞪得賊大,激動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最後,只得伸出手比出一根大拇指。

他鄉遇故知呀,他鄉遇故知啊!

吾道不孤,吾道不孤也!

道士一看,心中狂喜。

果然,自己還真是猜對了!

「嘿嘿,道友你要慶幸遇上了我呀!」道士壓低聲音,高深莫測地說道,「我這裡正好有九轉大還丹一枚,正好可以解道友你的燃眉之急呀!」

楊帆一愣,微微皺起眉頭:「什麼,九轉大還丹……」

「當然!」那道士眉頭一挑,自顧說道,「可以生死人肉白骨,道友區區修為盡失,半枚就可以治好,順便還能讓你的修為更上一層樓!」

楊帆此刻想要殺人的衝動都有了。

剛才看到這傢伙一身裝扮,還以為真遇到同道中人了。

誰成想,竟然是個騙子!

再一結合楊帆的記憶,才發現這種擺個檯子打着替人算命的旗號騙財甚至騙色的假道士其實不在少數。

「怎麼樣道友?看在同道中人的份上,這九轉大還丹我不要你八萬八百八十八,只要你一萬塊錢!」

那道士還吹的唾沫橫飛,卻沒發現楊帆此刻已經拿着自己桌上擺着的毛筆和黃紙正筆走龍蛇快速的寫畫著。

「道友,你看如何……」老道這才注意到楊帆的動作,微微一愣,「啊!原來道友還會畫符……我這裡有九階避雷符,可以讓你安然度過天劫,八百塊錢一張,來幾張嗎?」

楊帆此刻真想狠狠的給這個假道士一個大衛生眼。

就算吹牛,也應該有點底線吧!

楊帆不動聲色,淡淡地說道:

「道友真乃神人也,竟然還能畫九階避雷符,我這只是一階引火符,道友給我指正指正!」

道士嘿嘿一笑,接過楊帆遞過來的符,隨意地說道:「道友天賦異稟,奈何修為尚淺呀!」

「疾!」

楊帆嘴巴微動,吐出一個字,引動了符篆中的靈氣。

轟!

一道爆炸聲以道士為中心傳了出來。

熾熱的氣流來的快去的也快,彷彿已出現就立即消失無蹤。

再看那道士,一頭銀髮被燒的亂七八糟,臉上黢黑。

好在這引火符確實是最低級符篆,根本傷不了人。

不過就算傷不到人,此刻假道士精心營造的仙風道骨形象也蕩然無存。

楊帆嗤笑一聲:「道友修為如此精深,又何以會被一階符篆所傷?」

那假道士此時還是一臉蒙圈狀態,喃喃地說道:「道友這符篆真乃返璞歸真,貧道一不小心……」

不等那假道士把牛吹完,楊帆已經拍着桌子跳了起來,厲聲道:

「好你個假道士,竟敢還在這裡胡言亂語!」

此刻,楊帆心裏已經氣了殺心。

還是怪自己太年輕,竟然如此輕易就將自己穿越而來而且是修真人士的秘密給暴露了出來。

不過,看到那假道士還一臉蒙圈的樣子,楊帆原本濃烈的殺心又漸漸淡了下來。

畢竟,這是一個法制社會,如今自己又沒有實力,若真是殺了人,那就真玩完了。

聽楊帆罵自己,那假道士也理直氣壯的拍桌子大罵:

「你說我胡言亂語,你不也是胡言亂語嗎?又是修真又是穿越的,我看你丫就是看小說看多了吧?!」

一聽這話,楊帆心中大定。

敢情這傢伙是以為自己是看小說看多了!

但是,即便如此,卻不能輕易放走他。

看小說是不可能畫出真正有用的符篆的。

他一旦回過味兒來,終究是個麻煩。

眼珠一轉,楊帆立即計上心頭:

「無量天尊!吾乃全真教第一百零八代弟子,道號乾靈子,此次下山就是為了尋一傳人,看你小子骨骼清奇,實乃修道天才。唉!可惜了,你小子卻是一個好高騖遠之輩!」

楊帆說著,不住的搖頭,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

假道士心頭也是一動。

不過,大概是職業病,還是冷笑一聲:「本道行走江湖也有點年頭了,從來都是我忽悠別人,你可忽悠不到我!」

「忽悠嗎,我那一階引火符你又怎麼解釋?」

假道士愣了愣,依舊嘴硬道:「你這個年齡一看就是大學生,誰知道是什麼化學反應!在我面前玩兒花活兒,想得倒美!」

小心駛得萬年船!

這下,楊帆是鐵了心不放這傢伙走了。

抓起桌上的筆紙,冷哼道:

「你給道爺我看好了!」

話音未落,又是一番筆走龍蛇。

「剛才那道引火符你說是化學反應,那麼這你又怎麼解釋?!」

只見楊帆將符篆往天空一拋,陡然化作一個水團。

根據萬有引力定律,水團自由落體,直奔假道士腦袋。

嘩啦啦!

剛被火燒,又被水淋。

假道士此時是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不過,身上的不適假道士卻渾然不覺,他死死的盯着桌上的毛筆符紙和朱沙。

為了能夠騙到人,體現作為道士的專業素養,這些道士必備的東西他倒也準備的齊全。

但是他還從來沒有真正用過。

不想今天竟然被一個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又是變火又是變水的。

假道士愣了半天,猛地抓起毛筆,自己也在符紙上面寫寫畫畫起來。

最後才發現自己的符確實是符,只不過是鬼畫符,半點用處也無。

楊帆嘴角微微一撇,淡淡的問道:「怎麼樣,這下信了否?」

假道士直到遇到高人了,哪裡不信?

他也算福至心靈,連忙欣喜的跪了下來道:

「師父在上,請受徒兒龍一水一拜!」

他這一跪,周圍路過的人立即就是一陣指指點點。

「嘖嘖,你們看看這假道士又搞什麼花樣?」

「現在科學發達了,根本沒人相信他了,估計是在拓展業務吧!」

「這也夠敬業的……」

龍一水卻絲毫沒有不好意思,還是虔誠的看着楊帆。

他是徹徹底底被那兩張符篆折服了。

「算了,大庭廣眾之下,拜師禮就一切從簡吧!徒兒起來,隨師父一起找個僻靜點的地方,師父傳你一道修道法門,當作見面禮!」

龍一水心頭一喜,連忙從地上站起來就要往楊帆身上貼。

楊帆一臉嫌棄的挪開了。

「哈哈,還修道法門呢,龍大仙,我出五百塊錢給我一份唄!」

「賣你這一份就不枉他們兩個在這表演這麼久了,又是打花臉又是澆水的,嘖嘖!」

「哈哈,你當我真是冤大頭呀,我逗他玩的!還修道法門呢,我看要不是蛋蛋太重拖累了,他們早就霞舉飛升了!」

……

一群人還在一邊評頭論足,卻沒有發現楊帆和龍一水已經悄然的離開了。

龍一水為了拿到修道法門,連吃飯的傢伙都丟街上了。

永州市南城某衚衕裏面,龍一水雙手顫顫巍巍的從楊帆手裡接過了修道法門。

簡短的幾句初級修真法決,最多也就能修鍊到築基大圓滿。

楊帆告訴龍一水,修鍊出氣感之後再聯繫他,到時候再教他更高深的修道法門。

龍一水歡天喜地的走了。

看着龍一水消失的背影,楊帆也準備往外面走去。

剛邁出一步,他眉毛突然一挑,鼻子輕輕地抽了兩下。

一股淡淡的中藥味傳來。

煎中藥這個人不簡單吶!

味淡而清香,將藥性保留的同時又將藥味煎除!

順着藥味往巷子深處走去。

在楊帆過往的記憶裏面,卻不知道在永州市區裏面竟然還有個這麼大的宅子。

這絕對是一個能夠當做文物保留下來的老宅了。

左右兩邊柱子上各有四個蒼勁有力的燙金大字——

妙手仁心,神醫無雙!

大門正上方的牌匾上面只有兩個氣勢磅礴的大字:

唐府。

邁腿走上台階,門是虛掩着的。

楊帆也不猶豫,直接推開。

裏面倒是出現了現代化的東西,一個路標指示醫館的方向。

這是一個典型的前店後家的宅子,楊帆徑直朝醫館方向走去。

走進醫館,一個打扮的很是時尚的年輕男子走了過來,熱情的說道:「這位先生,你是撿葯還是看病?」

楊帆一愣。

確切的說,他是來撿葯的。

可是當他要說出口的時候,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要什麼。

以前的楊帆就是個紈絝,更別提這是一個大多數華夏人都已經對中藥不了解的時代。

楊帆腦海裏面更是沒有任何關於中藥的知識。

「你們這有火鐮子嗎?」

年輕人搖了搖頭,深深地看了眼楊帆,笑着說道:

「火鐮子是取火的吧,你應該出了衚衕口去旁邊的商店買個打火機!」

楊帆搖了搖頭。

果然,這地球上的藥物名字和凌霄界並不一樣。

就在這時,又走進來一個人。

唐中見楊帆說不出自己想要什麼,有些不耐煩的道:「下一位!」

來人是個中年人,卻因為一直咳嗽直不起腰,形象如同老年人一般。

「小夥子呀,我這咳嗽半個月了,醫院也上了,葯也吃了不少,就是不見少,聽說這有個神醫,就來了!」

唐中眼睛都沒有抬一下,淡淡的道:「把手伸出來。」

楊帆並沒有急着走,好整以暇的看着這個年輕大夫治病。

性情這麼急躁,倒要看看到底是怎麼煎出那麼好的葯的?

唐中原本雲淡風輕的臉漸漸的皺到了一起。

脈相平穩,不快不慢,不深不淺。

「沒毛病呀!」唐中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意識到了不妥,「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脈象正常,沒有異常!」

「人沒病,吃飽了撐的來醫館找罪受嗎?」

楊帆輕輕地搖了搖頭。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傢伙也就是個半吊子。

唐中飛快地瞪了一眼插嘴的楊帆。

或許是覺得丟了面子,打起精神道:「大叔,張開嘴巴我看看舌苔!」

檢查了舌苔,翻看了眼球,唐山心裏卻越來越急了。

因為這些都沒有任何異常,頂多就是扁桃體因為長期咳嗽有點紅腫。

楊帆在一邊不住搖頭。

唐中看在眼裡心裏越來越氣。

終於,他忍不住來了一句:

「你行你上啊!」

說完,他又對中年人道:「大叔,你先等我一下,我請我爺爺來看一下!」

唐中進裡屋去了,中年人回頭笑着對楊帆道:「這小夥子那麼年輕,我這病大醫院都治不了,他看不出來也正常。」

楊帆不置可否的點頭:「大叔,你這病我倒是看出了點端倪,應該是火毒入肺。我猜,你最近是經歷了一場大火?」

中年人頓時一愣,幾秒鐘後才喃喃自語般地讚歎道:

「小夥子,你不去算命還真可惜了!半個月前我鄰居家起火了,我聽到裏面有孩子的哭聲,就衝進去將他抱了出來。」

中年人說到這裡,停下咳嗽了一會才繼續道:「當天還沒什麼,第二天開始就一直咳嗽!」

咳咳咳!

楊帆點點頭:「不錯,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好人不應該受病痛折磨,我有種按摩手法,大叔要不要試試?」

「對我這咳嗽有好處?」中年人倒也不懷疑。

畢竟,能夠一眼看出自己去過火場,這就不簡單了。

楊帆點頭。

中年人笑着道:「我也知道不現實,不過看你人不錯,幫我摁一下吧,我給你錢!」

竟然被當成騙子了……

楊帆是很無語的。

不過,他相信事實勝於雄辯。

索性也不多說,走上前去。

凝神聚氣,氣納丹田,默默的運轉《上霄訣》。

雖說不能存儲靈氣修鍊,但引動天地靈氣還是可以的。

立即,一層淡淡的靈氣附着在手上。

楊帆直接摁到了中年人的背上。

手指和手掌不斷尋找經絡穴位,有節奏的活動着。

「小夥子,你別說還挺舒服的,你看我咳嗽都沒那麼頻……」

咳咳咳!

中年人話沒說完,又開始劇烈的咳嗽起來。

他心裏面難免失望,剛才那種感覺應該只是錯覺了。

咳咳!

中年人突然感覺嗓子一熱,隨即一口痰被他咳到了嘴裏。

楊帆在身後說道:

「大叔,你最好馬上吐出來,別怕弄髒地面,在嘴裏包太久不好!」

呸!

中年人也聽了楊帆的話,一口將痰吐了出來。

只見這痰呈淡黑色,很明顯不正常。

吐出來之後,中年人感覺自己的喉嚨舒服多了。

就連有點壓抑的胸腔都感覺十分輕鬆。

等了好一會,赫然發現喉嚨並不癢,也沒有咳嗽的衝動。

中年人這才興奮起來:

「誒!真是神了!還真不咳嗽了呢!年輕人……哦,小神醫,我……我這是好了嗎?!」

楊帆早已經收手站回了原地,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火系法術是凌霄界常見的法術,火毒入體的幾率也非常大,所以這火毒的問題還難不倒他。

極品仙師

極品仙師

作者:楊帆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富二代楊帆性福致死,卻被凌霄界魂穿而來的乾靈子靈魂佔據肉身,並讀取了楊帆記憶
從此乾靈子頂着楊帆的皮囊和名號步步崛起,征伐江湖,縱橫天下的另類人生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