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借婚試情:高冷首席寵上癮免費閱讀(吳珂林七一)小說

借婚試情:高冷首席寵上癮免費閱讀(吳珂林七一)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4作者:吳珂 標籤: 吳珂 林七一 霸道總裁

三年前失去了青梅竹馬的戀人,傷心欲絕,一度發誓這輩子只會守候這一個女人,在父母幾次的安排相親自己都選擇置之不理但是,自己母親重病,幾番糾結之下,男主打算借婚,在兩次巧遇林七後,將目標鎖定,從此這場交易開始,但不知什麼時候,這個鬼靈精怪的女孩子,將自己的整顆心都…
第5章 計劃成功

「你好,不要走在這裡等我一下。」一輛車斗然的停在林七的面前。

今天林七剛剛從銀行出來,頹然的坐在銀行門口的大獅子旁邊的台階上,準備好好的感嘆一下自己悲催的人生時,不曾想突然停下一輛車,說了這麼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便開走了。

天啊!現在的騙子都已經這麼明目張胆的了嗎?林七一個激靈,馬上抬起屁股準備走人,但是剛起來走了兩步,突然剎車停住了腳步。

等一等,剛剛那個說話的人開的車好像是路虎吧!開路虎的人會騙自己?說出去連林七自己都不相信,不過剛剛那個人長什麼樣子,林七都沒有看清楚,卻記住了他看的什麼車,林七嘲笑的拍拍自己的額頭,真是小小年紀就已經被錢搞得酸臭了,不過林七一想,自己現在的情況,就算被騙也沒什麼可騙的了。

於是憑藉著路虎的魅力,林七鬼使神差的又坐了回來。

「你好。」這時林七的視線里出現了一雙男人的皮鞋,擦到增光發亮的。

這麼有磁性的聲音,林七有些緊張又抑制不住的好奇抬起了頭去看,一個渾身散發著淡淡冷漠氣息的男人背光而站。他低着頭似乎是在看着林七。但林七剛剛迎着下午的並不算刺眼的陽光看過去,卻也被晃瞎了眼,在陽光的照耀下,那男人簡單帥氣的板寸發頂上居然還映着一圈兒很漂亮的亮光。凜冽桀驁的眼神,細細長長的單鳳眼,高挺的鼻樑下是兩瓣噙着驕傲的薄唇。這樣的外貌和神情,第一眼,就讓人覺得他太鋒利,有一種涉世已久的尖銳和鋒芒,但是,現在的林七確實看不出他到底是什麼年紀。

慢慢的林七適應的光線,那男人的臉孔也便清晰的浮現在林七點眼前。他擁有彷彿精雕細琢般的臉龐,英挺、秀美的鼻子和櫻花般的唇色,但是這一切卻看不出他的秀氣,只能說明他的生活條件優渥,他嘴唇的弧角相當完美,似乎隨時都帶着笑容。這種微笑,似乎能讓陽光猛地從雲層里撥開陰暗,一下子就照射進來,溫和而又自若。一股濃濃的屬於成熟男人的荷爾蒙,就這樣被林七嗅到。他欣長優雅,穿着得體的黑色休閑西服,身上再無其他首飾裝飾,整個人卻依舊帶着天生高貴不凡的氣息

厲害了我的哥啊!這個男人長得太特么的帥了,簡直人神共憤。

這是林七見到吳珂成的第一面,腦海里蹦出的第一句話。

林七想到,不知是哪門課的老師曾經在自己睡覺的時候,講過這樣一句話,正好進入了林七的耳朵,現在用上正好:上帝關上你的一扇門的時候,就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

「你……你好。」林七馬上將自己剛剛坐乾淨的那一塊台階,讓出來給吳珂成,林七也作出了像是在自己家裡一樣的在招待着吳珂成。

吳珂成遲疑了一秒鐘,也沒有客氣的和林七坐在了銀行門口的台階上。

林七總覺得哪裡不對,卻又覺得好像就是這樣吧!

糟糕,電視劇上,男女主不都是在咖啡廳或者什麼高檔餐廳里嗎?這正下班的銀行門口是怎麼回事,這位帥哥人家剛剛從路虎車上走下來,自己卻招待着坐在了石獅子旁邊,不過看到吳珂成很自然的坐着,林七也就接受了,也對吳珂成的印象更好了一些。

「這是我的名片。」吳珂成將一張名片變戲法一般的放在林七的手裡。

這樣的動作對於吳珂成來說,似乎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對於還是學生的林七來說,卻不是這麼一回事。

「吳珂成,風宇集團設計部總監。」林七乖乖的讀着名片上的信息,因為林七實在不知道,現在自己該怎麼接吳珂成的話,對於一個高三的學生林七來說,只知風宇集團是H市最大的龍頭集團,卻不知吳珂成到底是多大的官兒,林七想來,一個部門的總監?還好吧,職位也不是很高。

在林七讀名片的時候,吳珂成才細細的打量着這個女孩子,及腰的長髮被隨意的束起,留下些許青絲凌亂的在她白皙的脖頸上。頭上並沒有什麼裝扮,只有那一個黑色的髮夾攀着那些青絲。

眼睛大而有神,但是現在又顯的呆萌。

白色的高領長衫隨意的套在身上,顯出其慵懶性格,和她隨意的坐在這石獅子旁邊的氣質倒是很搭。藍色的緊身牛仔褲突顯出腿的長而細條,腳穿一雙白色帆布鞋,舒適而輕盈,洒脫又帥氣,看得出身上的這一身衣服已經穿了很長時間,好在很乾凈。

「你坐在這裡做什麼?」這是吳珂成的第三句話。

這麼直接?看來這人一點也不怯,這個節奏是隨便大街上找一個人嘮嗑啊!應該是職場受挫?正好林七現在也心情不好。

「哦……我錢包丟了,手機也丟了,剛剛來這裡掛失銀行卡。」林七實話實說。不要跟我比慘。

「「丟了多少錢?」吳珂成又問。

林七想:果然是來嘮嗑的。

「卡上的錢還在,錢包里有五百塊的現金全丟了,公交卡了還有四十三塊多,身份證不在身上,所以現在銀行卡也補辦不了。」這可是林七這個月剛剛從家裡拿來的未來這學期的三個多月的生活費,這下慘了,高三的生活已經夠苦逼的了,生活啊,能不能不這麼拿她開涮。

想到這裡,林七再一次,把那個不開眼的賊,上下五千年的祖宗都罵了個遍,天下有錢人那麼多,偏偏偷她一個窮學生的。

吳珂成嘴角抽抽,五百塊錢就把這孩子逼成這樣了:「所以你現在沒有錢了?」

「對,卡上現在還有二百多,但是取不出來,我現在只有這麼多了。」林七說著,從牛仔褲里掏出兩張十塊的紙幣和三個一元硬幣,這些錢只夠吃大餅和泡麵的,而且一天只吃一頓,應該還能再撐過一周不成問題,林七盤算着。

吳珂成看着林七手裡的這些錢,她現在的全部身家,自己車裡隨處掉下的自己不想撿的零錢,也該有她的十倍都不止了。

「那你剛才我叫你等一下,你就真的等了?你就不怕我是壞人?」吳珂成轉移了話題。

林七也趕緊回神,將錢收好裝回口袋裡:「哦,我想你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吧!反正我是抱着善意在等待的,相信你也沒有帶什麼惡意吧!」

睜眼說瞎話,尤其是說動聽的瞎話,林七最拿手了,自己明明是看在路虎的面子上的。

吳珂成嘴角咧着一笑,很自然的從外套口袋了掏出煙,剛剛準備點時,有拿了下來,問道:「介意我抽支煙嗎?」

「……那我要是介意的話,你會不抽嗎?」林七驚訝於吳珂成會詢問她的意見,在意她是否介意。因為在學校里,那些男生抽煙都是為了耍帥,才不會問你介意嗎?只會問你我帥嗎?再有老師和家長更加不會在意她是什麼看法了。

「我不抽了。」吳珂成真的又把煙裝回去。

「你抽吧!沒關係……」林七又馬上說。

「……為什麼?」吳珂成挑了一下眉,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林七,這孩子真有意思。

「我介意的話,你都可以包容我,不抽煙了,那我也去可以包容你抽煙,一般在我的世界裏,如果是這種時候,我都會選擇,是我包容別人。」林七解釋道。

「為什麼?」吳珂成想這應該是自己第一次想要探索一個剛剛認識的人吧!

「很簡單啊,我對別人包容,總可以給自己換來些好運吧!這個世界不就是不等價的交換嗎?」林七攤攤手,卻不知這個動作在吳珂成看來,可愛極了。

「那你怎麼不想把好運讓給別人呢?」吳珂成笑笑。

「他得到了我的包容,好運應該輪到我了吧!所有的順利都給一個人,卻冷漠了另一個人不好吧!」林七皺皺眉,似乎真的在思索這個問題。

想到自己的遭遇,林七嘆了口氣,好像還真的是這樣的,自己不就是給了別人包容,到頭來還沒有好運的人嘛!想到錢包丟了,林七就想找到那個賊,痛扁一通。

「你幫我一個忙吧,我讓你以後不愁錢花,我們做等價交換怎麼樣。」吳珂成雙手作出平等的手勢,等待着林七的反應。

「我能幫你嗎?我以後都會不愁錢花嗎?是等價交換嗎?」林七一時被吳珂成的話震驚到,覺得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所以多剛剛吳珂成的那句話的每一個字都產生了疑問。

「對,你沒有聽錯,從現在開始,到你上大學,以後的工作,一切你都會順順利利,直到我們的交易結束。」吳珂成認真的說。

林七就這樣怔怔的看着吳珂成,自己可以相信嗎?能答應嗎?真的都會順利嗎?到底是什麼交易,林七在種種質疑之後,又想到這樣是不是父親就可以不用在炎炎烈日之下背大石塊了,媽媽是不是就可以不用再為幾斤肉,幾塊錢的菜斤斤計較,只為能省下錢給她們生活費了,關鍵是自己現在把這個學期的生活費都給丟了,又不能跟父母再要了,因為林七清楚的知道沒有了,家裡很難再馬上拿出那些錢,可是自己還得活下去啊!現在吳珂成的條件對於林七來說誘惑力真的是太大了。

林七家姐弟三人,林七正好在堂姐妹里排老七,父母方便就直接叫小七,還沒來得及給林七起個上學用的名字,所以就直接寫了林七,家中世代都是農民,父親沒有太高的文化,母親上過大學,但是沒有上完,具體什麼原因她也不知道。林七的父母卻和其他的村民不一樣,他們無論自己怎麼辛苦,依舊堅定的要她們三個上學,希望她們出人頭地。

林七即使成績不太好,但是,也是高中生了,尤其今年要考大學了,在她們那裡算是高學歷了,林七的父母依舊驕傲。

想到這些,林七做出了決定。

「好,我答應,你說吧什麼忙?」林七眼一閉心一橫的說。

「你不用那麼誓死如歸的,我……先給你講一個故事吧!」

吳珂成深吸一口氣,這是埋藏在自己心底不能與外人道的痛楚,那張面孔似乎又浮現在了吳珂成的眼前。千帆過盡,水靜無痕,你漸漸的遠離,淡出了我的視野,我為你傾覆所有的柔情,或許是蛻變太痛苦,或許是你根本不在乎,使我終究沒能化繭成蝶。那座一起長大的院子,再也沒人溫暖我的等候,你走過我的窗口,單車后座上的佳人帶着嬌羞的微笑。

一切塵埃落定,等待輸給了結果,結果敗給了歲月。然而我拿什麼拯救我的心痛?我的愛人,這一場風花雪月的愛情你演的不夠浪漫,不夠逼真,或許這樣的無語別離,決絕如風,也不是你我當初約定時想要的永恆。

吳珂成無數次對着天空說過:你是我今生不變的等候,我依然站在這裡等你。等你……,但是現在還是無法就這樣實現自己的諾言,活着的人還有牽絆,還有挂念,希望你在天上看見後,理解我,原諒我。

「小豆,是我的女朋友,我們是一起青梅竹馬長大的,從小我就認定她是我的人,我們本來是打算大學畢業就結婚的,三年前,她在和同學的一次出遊中出車禍了,我沒有參加他的葬禮,直接在學校報名參軍入伍了,當了兩年兵,所以到現在我都覺得她還是活生生的一個人,我不相信她離開我了,呵……但是他們都說我瘋了。「吳珂成真的開始向林七講述這個故事,緊皺着的眉頭,手不自主的捂着自己的心口,林七可以看出他痛苦的樣子。

「現在我父母覺得我不應該為了她一直單下去,這一年來,一直在給我介紹形形色色的女孩,可……我和她二十幾年的感情怎麼能忘,我吳珂成怎麼能忘了她,我拒絕過,反抗過,無視過,但是……我母親一個月前查出嚴重的心臟病,這個月她瘦了十斤,是真的瘦了好多,我一生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一個已經走了,還有這個我真的承受不來,所以……」

「所以你就在大街上轉,然後順眼就看到了我,就匆忙決定要和我假裝談戀愛,讓你母親放心?」林七接過吳珂成的話。

「你說對了一點,我不是隨便看見你的,我之前見過你,奇蹟般的對你竟然有印象,今天再見到就是緣分。「吳珂成看着林七的眼睛。

「你這麼隨便?」林七語出驚人。

「哈哈,還有一點,不是假裝談戀愛。」吳珂成微笑過後又正色道。

「那是什麼?」林七剛剛覺得自己接過吳珂成的話,接下來劇情就應該這麼發展的啊!難道不是?是自己多想了?頓時臉紅。

「是假裝結婚。」吳珂成一字一句的說道。

「什麼?結婚?我才高三,我……」林七現在的驚訝程度,一點都不亞於自己今天發現錢包丟了,畢竟這是真正的人生大事啊!

要是一天交易結束,那自己好端端的就成了二婚了,吳珂成永遠不知道,這一刻林七點腦洞已經開到那裡去了。

「你成年了嗎?」吳珂成只關心這個。

「我身份證上滿十八歲了,但是實際年齡小一歲。」林七老老實實的回答,被吳珂成這麼轉移話題,林七也瞬間就忘了剛剛自己的震驚。

「那就行,那你身份證丟了嗎?」吳珂成突然想到,她剛剛說錢包丟了。

「沒有,因為要高考報名,身份證上周剛剛交給班主任了。」林七也這才想到這件事情,自己也開始慶幸。

「那你發了以後,我們就去領證吧!」吳珂成似乎是沒有商量的語氣。看着林七準備拒絕,吳珂成馬上又開口:「我和她就是因為一直這樣等着,就在快要到約定的時間了,卻發生那樣的事情,所以我就養成了習慣,想做的事情馬上就要付出行動,不喜歡等待。」

林七也就將自己快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去我車裡吧,我給你東西。」吳珂成站起來,也邀請着林七。

剛剛是兩個大街上碰到的隨便嘮嗑的人,現在就要是和自己領證的人了,這麼迅速的角色轉換讓林七一時適應不過來,誠惶誠恐的站起來跟着吳珂成走。

兩人到車裡之後,吳珂成關上了車窗戶。

「這是一張銀行卡,裏面還有幾萬塊,以後每個月我都會按時往裏面打錢,密碼還是初始密碼,你自己改吧!」吳珂成遞過來一張卡。

「……我這算是被包養嗎?」林七緩緩接過那張卡,出口便問道。

吳珂成看着林七,現在的還在還真是什麼都知道:「不算,你可以理解為交易而已,就是你一旦答應,交易期間可能都不能好好談個戀愛,小小年級就會是有夫之婦,還有替我保守秘密,融入我的家庭,等等這些,換來你再也不用愁錢,優越的生活而已。」

「聽起來,對我而言,還真的是件非常划算的交易,就是幾年與你有名無實的婚姻,然後就是考驗演技。」林七依舊盯着銀行卡喃喃的說道。

「對,不能讓我父母知道我們就是今天這麼認識,我們之間要達成一致的,我會說我們在一起半年了,只不過你還小我本來是不打算讓我他們知道的,但是他們催我結婚,你又馬上要考大學了,所以才決定告訴父母的。我們的相識你隨便杜撰都可以。」

吳珂成已經想好了說詞,因為剛剛吳珂成似乎看到了,她媽媽派着一直跟着他的人,所以今天他和林七一起這麼長時間,他媽媽那邊說不定就已經知道了消息,吳珂成想到母親為了他的婚姻大事真是無所不用其極,他也不得不出此下策了。

「我明白了,可是還有一件大事。」林七終於有些回過神來。

「什麼事情,我會盡全力做到。」

「就是我父母那邊啊!他們辛苦工作就是想讓我能考個大學,以後上大學有出息的,但是我這高考還沒考呢,就說要結婚,我怕……我怕我爸爸會打折我的腿,到時候……」林七想像着那激烈而血腥的場面,就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你父母會打你?」吳珂成和林七的點顯然不是一個。

「……也不會啦,總要恨鐵不成鋼的泄泄憤,人之常情人之常情。」林七想到怎麼能在外面就隨便毀壞父母的形象呢,但是話一出口,只能這麼補救了。

吳珂成挑眉笑着看林七,到底該說她是天真呢,還是傻呢。

「那你父母想讓你考上大學,有出息,不就是想讓你一個好工作,將來能嫁個好人嗎?這些完全沒有問題的,只不過是你……提前做到而已。」

「你說的也對……哈哈……我怎麼覺得你是傳銷組織那樣的,剛剛我還不害怕呢,現在反而有些緊張了呢!」林七呵呵的說著。

這傻孩子,那個傳銷組織能告訴你實情啊!

「你現在是分數大概是多少?」吳珂成聽到林七的疑問,這個孩子還是要給她看着點實實在在的東西,她才相信吧!

但是,吳珂成不不清楚自己只是見到林七才兩面,就認定自己要和她做這個交易,其實,現在找個愛錢的女人,只要錢到手,誰都不會有這麼多顧慮,直管演好自己的戲。

吳珂成想可能是因為那些女人,讓吳珂成想起來就覺得厭惡,但是對於林七來說,自己絲毫沒有這種感覺,反而很有耐心。

可能因為她還是個孩子吧!對一定是這樣。

林七抬頭看着吳珂成,這人怎麼也問成績,俗:「我嗎?現在考試成績五百不到吧!但是我們老師說了,這最後一學期非常重要的,只有還沒有到高考的考場,再努力的每一分鐘都是又用的!」林七仿若要上戰場一般的宣誓。

「那具體是多少分,我給你估一估,你想上那個大學?」吳珂成繼續以大人的身份問道。

「就……就三百多一點。」沒想到吳珂成是個這麼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林七才吞吞吐吐的說出來。

「三……三百多?你確定你在學校認真學習了嗎?你確定你參考過H市,或者是其他大學的錄取分數線了嗎?」吳珂成差點一口氣呼不出來,

「我知道很少,所以我這學期是打算要好好學一把的,沒想到這剛開學沒多長時間錢包就丟了,我還哪有好心情去學習啊!」林七嘟囔着嘴,心裏發愁。

「暫時你父母那邊可以先不告訴,我母親那邊我有辦法說服的,你放心吧!現在不用擔心了,好好繼續之前的計劃,這學期好好學一把,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優秀。」

林七感慨,不得不說吳珂成的話確實比爸爸媽媽永遠的那幾句嘮叨動聽一些,也讓自己心裏踏實了許多,林七突然發現這個突然闖進自己人生的男人,現在和他做的這個被稱作交易的事情,即便真的是傳銷組織,林七也心甘情願的一頭栽進去了,說自己太年輕也好,太衝動也好,人生中總是會有這樣那樣的契機,讓你的人生有個轉折點,你期許也好,抗拒也罷,但它真正來到你的手邊時,就要抓住。

兩個人終於達成一致,吳珂成發動車子要送林七回學校,林七也默默的收起了吳珂成給她的銀行卡,不管怎樣,她剛剛想到的包養也好,吳珂成所說的交易也罷,不過都是各取所需,他需要一個可以人,能讓他的母親安心,而她需要錢,自己能夠活下去,也想幫助自己的家裡,為父母減輕些負擔。

那個不開眼的小偷,這個神奇的下午這世界上的事情似乎都是有因果關係的。

不知不覺就已經到了學校門口,林七也沒再逗留,向吳珂成點點頭後,便下了車,自己徑直走進校門,不敢再向後看。

林七一直在深呼吸,告訴自己這都是真的,不是自己的幻覺;自己的決定是對的,只不過的各取所需;吳珂成是個好人,不會騙自己的;爸爸媽媽到時候也會支持她的,不會打折她的腿。

吳珂成看着林七離開的背影,左臂靠在車窗上,扶着自己的下巴,眼前的人卻已經不是林七。

「我這麼做你能理解我的對吧!我媽媽身體不好,你應該比我還要着急吧!上次叔叔阿姨也在說服我趕緊去相親,認識別的女人,我知道他們都是為了我好,我知道你已經走了,不回來了。

但是我還是說服不了我自己,我也知道我這麼做可能對那個女孩子不公平,但是我已經跟她說清楚了,到時候大家也不會互相傷害,即使是再離開,我的心也不會這麼痛,小豆,你懂我的是不是,你也同意我這麼做的是不是。「

你走了這麼久,我一直在拒絕與等待之間抉擇。無數次的痛苦輪迴之後,終於明白:有時候,拒絕是通向幸福的起點;有時候,等待是生命精緻的風景。

總有一種愛,註定不能完全的擁有。因為缺憾,所以心永遠年輕!也許,這是一種與現實徹底悖離的愛。因為沒有實現,所以避免了與現實碰撞的可能,避免了看着愛生長,再看着愛在平淡生活的消磨中逐漸麻木甚至消失的悵然。也因為沒有實現,自己等待的那個人,才能永遠鮮活地生動暗夜的夢想!

這就是吳珂成不願意再放開心接受另一個人的原因,也是吳珂成慢慢接受小豆已經離開自己的事實。思念有了方向,心事就永遠有着春天的味道。於是,喜歡一輩子都在奔向愛的路上,喜歡沉淪疼痛的相思;喜歡平靜對視下內心的波濤洶湧,喜歡淡淡牽掛與疼愛中默默隱藏的刻骨柔情。

現在的吳珂成已經不回淚流滿面,而是微笑着面對,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心,而且小豆也是心痛他的,在他思念她的時候,就會到他身邊,吳珂成時時刻刻都能感受到小豆在自己的身邊,只是其他人覺得他瘋了而已。

從那天下午過後,這一周以來,林七都要懷疑那天下午的事情,也許只是自己上課睡覺做過的一個春意盎然的夢,怎麼會有那樣的好事落到自己的頭上,像吳珂成那樣的大帥哥,怎麼會隨便在大街上看見她,就給她錢,還跟她結婚?但是看着那張真實存在的銀行卡,林七才敢確認確實是真的。

「快看題,要提問了。」同桌即使的在林七大腿上擰了一下,才將開課十分鐘,就已經思想拋錨三遍的林七再一次提溜回現實。

數學老師也是林七的班主任,現在已經氣紅了臉在課堂上,好像是因為一道大題,在上周的班級測試中,全班沒有一個人答上來而發飆。

「不會做,不會做難道一點都沒有理解嗎?都是我講過的內容,怎麼就記不住,楊樂你來告訴我,你看到這道題後,你的理解,該帶哪個公式。」

林七和同桌同時發出要死的嘆息,同時也可隱隱的聽到其他人放下心來的嘆口氣,因為這個班主任點名的方式一直很有規律,就是他點誰的名,那麼這堂課上就會以橫排的方式以此叫下去,這一次是從中間叫的,那麼要是他回答不上來,林七就是第四個。

「老師,我還是不回。」

「下一個。」

「老師我也不會。」

「……下一個。」班主任的怒氣逐漸攀升。

當依次站起來的同學還說不會的時候,林七差一點就奔潰了,因為自己的同桌什麼樣,林七清楚的很:要死啦,我上課睡覺不會做題,你們一個個的也在睡覺嗎?怎麼就沒有一個人會呢!算了他們都說不會那我也說不會算了。林七腹誹着。

「老師我也不會。」林七同桌起來後拿着試卷顫抖的回答。

「下…一…個。」

「老師我也不會。」林七站起來,也模仿者前兩位同學的話說到,其實準確的是,老師我也不知道你現在講的是哪一道題。

「林七,你看看你的成績,還好意思說你也不會?什麼叫你也不會,你不會就是不會,也什麼也,你不會難道跟前面的人有關係嗎?你少睡一會兒覺,也不至於現在站起來給我恬不知恥的說你也不會……」

就這樣林七成為了這堂課的炮灰,被轟炸到下課。

「你們都說了我也不會,都沒事,怎麼就輪到我了,生那麼大的氣,為什麼就針對我一個人啊!死變態,大家都不會就講題唄,沖我發什麼神經,有那個時間題都講完了,我們這都高三了,還這麼浪費課堂時間,自己都不害臊,肯定這兩天又要霸佔我的體育課講數學題了,都是套路……」林七在下課後喋喋不休的聲討着班主任。

「林七你看。」聽着碰了一下林七提醒道。

正在罵人的林七,馬上機警應該是班主任來了,同桌提醒自己,所以立刻精神起來,拿起筆就開始在試卷上寫寫畫畫,還作出認真思考的模樣,完全不見了剛剛氣勢洶洶的樣子。

「哎呦,不是班主任,你看教室門口的那個帥哥。」同桌笑到。

「林七,外面有人找。」正在這時門口的同學也看了一聲林七。

林七抬頭一看,這是誰?這麼帥的帥哥是找我的?為什麼這麼眼熟?

林七馬上敲了一下自己的腦袋,這不就是吳珂成嘛!還真的是被數理化折磨瘋了,自己這一周上課都不睡覺,思想拋錨不就是在想那天和他的事情,這人在眼前了,反而不認識了。

「你怎麼來了。」林七跑出去問道。

很多學生都趴在窗戶上看着,看着吳珂成,在學校很難見到這樣優質的帥哥,尤其高中時期的妹子們,各個都激動的很,更甚是文科班的孩子們。

大家都沒想到是他竟然是來找林七的,林七的家庭狀況,學習狀況,同年級的人都是很清楚的,而且也不是長的最漂亮的,怎麼就和這樣的帥哥有關係了。

「來看看你,吃的怎麼樣,學的怎麼樣,不過剛剛看見你的表現好想不是很好啊!」吳珂成很自然的說道,後面一句話,又嫌棄的皺皺眉頭。

「呃……那個……」難道他看見剛剛課堂上自己挨批了?好丟臉。

「不過看你氣色很好,應該是睡眠質量不錯,我也就放心了。」吳珂成故意開着林七的玩笑,和這個小姑娘在一起,總還是覺得自己也年輕了不少,而且現在又在學校里。

「那……那也不是我故意睡覺的,我也是和周公做了很長時間的對抗,耗時耗力的,最後體力不支才休息休息的,總得攢足精神才能繼續和周公做對抗啊!」林七手舞足蹈的為自己找到一個無懈可擊的答案。

「哦,確實是這個道理。那你繼續養精蓄銳,我還惦記着,前幾天有人告訴我這學期要好好學習,所以我來給你送個禮物。」吳珂成拿出自己帶着的禮物袋。

「禮物?還有禮物?」林七確實是鮮少有這樣的待遇,高中也有幾個不開眼的追求過林七,但是林七生活費里自己養活自己都是問題,哪有閑錢談戀愛?要麼就是男生在她正在補覺的課間時間,自然被林七暴躁的起床氣嚇走,從此就再沒有人敢招惹林七。

林七開心的接過吳珂成手裡的袋子,打開,馬上變了臉:「你腦子是不是有病,哪有人送禮物送這個的?」

林七看見裏面清一色的高考複習資料,高考百分百,考前衝刺,幾年高考什麼的,禮物不都是讓人開心的嘛!不都是投其所好的嘛?這傢伙這不是存心給自己添堵嗎?

「這就是你現在最需要的,你前幾天不是還發誓要好好拼一把嗎?難道我現在送個睡枕你就開心了?」吳珂成完全沒有在意林七剛剛出言的不遜,林七剛剛的那句話,反而讓隔牆的人聽起來兩人已經很熟悉了,說話很隨便很自然了。

「可是……」

「林七怎麼回事都站在門口。」這時班主任走來,高三生都應該沒有課間休息,才是老師們看起來正常的,所以現在的的樣子自然讓班主任不高興。

「哦,老師,是那個……」

林七還沒說完,班主任馬上換了一副嘴臉:「吳總,您怎麼來到我們學校了。」班主任在看到吳珂成時,震驚,畢竟這座學校有風宇集團的資助,所以金主自然要認識。

「你好老師,我今天不是吳總,是家長。」吳珂成很謙和的伸出手和班主任握手。

「啊……」這倒是讓班主任錯愕,自己班級里的學生,都是了解的,誰也不是和吳家扯上關係的啊!

「我是林七的未婚夫,今天公司正好沒什麼事情,她也高三了,過來看看她學的怎樣,您要是不來我還打算等會去找您,了解一下她的學習情況。」吳珂成繼續微笑着,摟過林七。

這句話出口,便聽到各種抽氣聲,林七什麼時候有了這麼優質的男朋友,不,是未婚夫,高中生,已經到談婚論嫁的地步,確實震驚了不少人。

也包括當事人林七,吳珂成這又是抽什麼瘋,來學校這麼說,那讓她以後……以後……還怎麼睡安穩覺。

班主任更是驚掉了下巴,為什麼……偏偏是……林七,十幾分鐘前,在課堂上自己剛剛逮着林七出氣了,這吳珂成就來了,還是以林七未婚夫身份來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吳珂成知不知道,會不會替林七出頭,那自己的工作,想到這裡班主任馬上驚出一身冷汗。

「恭喜,恭喜,林七嗎?很乖巧的女同學,高中三年一直尊師守紀,不搗亂不胡鬧,上課也很乖巧,成績也很穩定,您放心吧!。」班主任畢竟見過形形色色的家長,這冠冕堂皇的話簡直是信手拈來。

連林七都羞愧不已,上課當然很乖巧,因為一直在睡覺,成績當然很穩定,一直倒數。

「那就好,只要沒有給各位老師添麻煩就行,成績的問題我都知道,您也不用替她隱瞞什麼,還是能及早發現她的不足,儘早解決的好,也請班主任您多費費心,跟各課老師說一下,多多照顧一下林七,這個學期也是最後一個學期了,我在想要不要做課外輔導,還來不來得及呢?」吳珂成自然沒有拆穿班主任。

林七暈倒,她才不要多多照顧,只要上課提問不再一直叫她就好。

「應該的,應該的,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您今天要是不說我們也會照顧的,我們的希望也是每個學生都能考上好大學,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吳珂成又和班主任含蓄了幾句,上課鈴聲就響了。

「你先回去吧!我要上課了。」林七馬上對吳珂成說道,因為自己實在聽不下去吳珂成和班主任這兩個人的對話。

「好的,現在還有一節課就放學了吧!今天周五,放學我來接你,你就在教室等我。」吳珂成看看手錶,匆忙說道,

林七胡亂答應完就走進來教室。

「林七,你可以啊,一聲不響的就找到這麼一個優質的男朋友,聽他們說是風宇集團的………….」

林七坐進教室後,還在為剛剛吳珂成摟着自己,說是未婚夫的事情心跳加速,同桌在她耳邊的碎碎念完全聽不進去。

這幾天,還正在糾結,那天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吳珂成這個人是不是真的存在,那個交易還當不當真,那這銀行卡里的錢怎麼辦,為了睡覺不被餓醒,林七已經很沒出息的花了點。

今天他就那麼出現了,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承認和她的關係,還那麼寵溺的看自己。林七甩甩腦袋,要不是清楚的記得那天吳珂成給自己講的那個故事,要不是親眼看見他在說道那個已經去世的青梅竹馬是愛戀又難過的眼神,要不是知道他們之間只是為了讓他母親放心而進行的一場交易,要不是手裡緊緊的握着那張銀行卡,林七都快要當真的,都快要真的入戲了。

「啊哈……算了。」林七偏過頭嘲弄的說道。

但是一秒鐘後馬上反應過來自己是在課堂上,抬起頭,果然看見老師背對着他們準備在黑板上寫東西的,現在拿着書,手依舊在黑板上逗留,臉轉過來看着她,教室里的同學們也都靜默的看着她。

林七馬上拿起試卷開始看。

「來大家繼續看黑板……」

這個吳珂成的魔力就是大,這要是擱平常,自己現在估計已經被老師滴溜出去罰站了,現在卻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

「哎,好的董事長夫人,我今天也在的,吳總來給林七送了高考複習資料,順便說今天是周五來接她的,他們的關係很是親密自然的,……對,沒錯……沒問題,是我的榮幸,我一定好好關照林七的,您放心……好好好您先忙。」

班主任回到辦公室還沒好好喘口氣,就接到電話,沒想到是吳太太,顧名思義是吳珂成的母親,專門來打聽今天吳珂成來學校,見到的林七狀況怎麼樣,又還是繼續讓關照,聽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這個林七,平時沒看出來啊,這就變鳳凰了,都未婚妻了,這到吳家這輩子,下輩子都不用愁了。」

「這個姑娘家裡不是情況不太好嗎?怎麼會和吳總在一起了。」

「林七到底是哪個學生啊!下次給我指指。」

「啊……」

班主任剛剛放下電話,就聽見辦公室的老師開始議論,他準備轉身參加進去的時候,嚇了一跳。

這個辦公室本來只有高三年級這一層樓的班級班主任的辦公室,本來只有五位的,但是今天足足有二十個不止,八卦的力量。

本來四十五分鐘的課堂時間,對於不睡覺的林七來說就是時間盡頭,但是今天卻覺得沒幾分鐘就結束了。

自己想到吳珂成讓自己就在教室等他的,所以不着急慢慢的收拾着,簡單收拾了幾份試卷和書本,準備走的時候,卻發現全班同學沒有一個走的,連講台上的老師都還在講台上裝模作樣的收拾着粉筆盒。

「不是放學了嗎?難道我又記錯了?」林七小聲看向同桌。

「沒有啊!已經放學了。」

「那你們怎麼不走,這不是你們的風格啊,周五放學不都是撒脫韁繩的野馬嗎?」林七又把背起的書包慢慢的放下來。

「我們……我們就是……等會兒再走唄!」同桌吱唔道。

林七還想問為什麼的時候,卻看見吳珂成走了過來,然後自己就被一涌而出的人群,擠到了後面。

林七記得理科班大部分都是男生的,為什麼看八卦的時候絲毫不比文科班慢……

終於擠出來的林七,就被吳珂成拉着離開。

在所有人的目送下離開。

「你今天為什麼要來學校啊!」上了吳珂成的車後,林七終於可以好好說話了。

「我母親已經知道了,而且已經知道了你還有你全家。」吳珂成也無奈的說道。

「……」

林七被震驚的話說不出來,什麼叫已經知道了她……還有她全家是什麼意思?吳珂成看到這姑娘估計還得驚訝一會兒,便開了車,直接到了一家餐廳。

林七一路無言的跟着進去,只看看這餐廳的裝潢,林七就知道不一般,從進門服務員清一色美女,各個都穿着旗袍,高高豎起的衣領盡顯纖細的脖頸,似露非露;盤旋扭結而成的花扣兩兩相和,欲說還休;而且兩擺開叉也並不高,顯得保守而典雅,看得出這家餐廳的講究,餐廳里的裝飾也極其素雅,回蕩着古箏的琴聲,像小溪那泉水叮咚,又有着憂傷,好似那山谷的幽蘭,讓人陶醉的、讓人彷彿生臨其境。連林七這樣的瘋丫頭都覺得美妙。

但服務員拿來菜單的時候,才重新把林七拉回現實,看看這裡的氣氛,菜單上的價格估計也是她難以想像的,本來自己心底還有一絲慶幸,這麼好的事情怎就讓自己給攤上了,是不是自己以後能過上有錢人的日子。

但是現在她誠惶誠恐的樣子,不斷加速的心跳,就讓有了些恐懼,有錢人的日子,自己真的適合過嗎?自己真的能這麼甘之若飴,心安理得的得到這些嗎?

「想吃什麼?」吳珂成問道。

「我沒關係,你點吧,我也不知道這裡什麼好吃,而且我自己也不會點菜。」林七擺擺手,話說的比較好聽,其實自己就是不想看菜單,不想看見下面的價格,或許這頓飯自己還能吃得下去,掩耳盜鈴。

吳珂成沒有再強迫,只是自己很很快的點了幾樣。

林七看着服務員走後,才開口問吳珂成。

「你母親知道的話,接下來會怎麼樣?她真的調查了我……還…還有我家裡人?那她怎麼說?那你今天來學校找我這一出又是怎麼回事?」林七恨不得將自己現在心裏所有的疑問都問出來。

「你很愛問問題啊,而且每次都是連問幾個,這種精神要是放在學習上,我相信你一定會有一個很好的成績。」吳珂成沒有回答林七的問題,反而是笑着說道。

「這件事對我而言很突然,而且你剛剛說的事情不是我可以接觸到的,所以我才會有很多疑問,還有不要把什麼都和學習聯繫在一起好不好。」林七反駁。

「以後繼續保持這樣和我說話的語氣。」吳珂成突然說了句林七摸不着頭腦的話,他總是這樣語出驚人。

「我母親這兩天可能要見你,你要做好準備,之前我跟你說過的事情,我們已經交往半年的事情,你沒有忘記吧!而且就算是見面了,你跟我說話的時候也不要拘謹,還是保持之前說話的語氣,聽起來很自然,這樣就很好,其他沒有什麼要注意的了,你就做自己就可以。」吳珂成說道,但是並不擔心,因為只有一個謊,其他的只需要林七做自己而已。

「這兩天?這麼快?我我我……」林七被一口水嗆到。

「別緊張,我都說了,你就做你自己就好。」吳珂成遞過來餐巾。

「我還有個問題,今天我們班主任叫……叫你吳總,所以你除了是那個風宇集團的什麼部門的總監以外,是不是還有什麼身份,不然他怎麼回對你那麼尊敬。」林七皺着眉,又有些猶豫的問道,因為在她的想法里,自己是跟他有這種金錢交易的合作關係,現在這樣打聽他的身份,會不會讓他以為自己有什麼目的。

「這個問題我可是等了半天了,我以為你今天第一個問題就會問這個,那天給你的名片上的職位確實是我現在在風宇集團的職位,另一個身份就是風宇集團的董事長是我父親,但是,我也是剛剛開始不久,所以只是從我專業的設計開始入睡手,給你的名片上確實是我的真實職位。」吳珂成非但沒有生氣,而是無所謂的挑挑眉說道。

這下林七又被震驚了,自己這是走了什麼狗屎運了,本來以為他就是一個高層,家境比較好而已,因為在H市這樣的家庭並不在少數,但是他卻是風宇集團董事長的兒子,拿他就是下一任的董事長啊!

這在H市絕對只此一家絕無分號,林七頓覺的自己第一次見他的時候叫,雖然他只是簡單的板寸髮型,卻貴在精緻,看起來很硬漢,這可能跟他當過兵有關係,不喜歡太複雜的髮型,而且他身上隨時隨地散發著高貴的氣息。

林七又想到自己今天下午的出神的時候,同桌好像在自己的耳邊碎碎念,就是有關於吳珂成的身份,但是自己當時已經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裏,完全沒有聽到,當時如果能聽到,現在也不用這麼驚訝了,可是為什麼他們都知道,獨獨自己不知道他們身份。

「發獃發夠了沒?」吳珂成的手在林七的眼前使勁晃着。

哇,好漂亮的手,修長有力,骨節分明,甚至可以看清指節上有些繭,林七看不出這是為什麼才會有的繭,但是看上去更有男人味了。

「你這個小丫頭,想什麼呢這麼入神,不會我說話跟你老師一樣,給你催眠了吧!」吳珂成看着林七呆萌的樣子打趣道。

「沒有怎麼可能,你這麼帥!」林七說完馬上看着吳珂成,自己這麼赤果果的讚揚他,不會讓他覺得自己很花痴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

吳珂成的回答讓林七自己打臉,自己明明就是想多了,這樣的男人天生就一副高貴的樣子,又擁有那麼優秀的外形,這種優越感可不是誰想有就有的,他這麼自信也是有情可原。

「我現在一點真實感都沒有,這一周以來,要不是你給我的那張銀行卡被我一直拿在手裡,我真的不敢想像,怎麼天上就掉這麼大一個餡餅,而且就擺在我的面前被我撿個正着,今天我們班主任的表現也出乎我的預料,你還說你就是風宇集團董事長的兒子,怎麼可能,我還小你們別騙我。」林七雙手放在桌子上,緊緊的捏在一起,眉頭皺在一起,都皺成一團了。

「現在在你眼前的都是事實,確實是太突然了而已,沒有什麼要懷疑的,這世界被就不會什麼事情都提前跟你打好招呼,等你做好準備才發生的,就像你那天突然被偷錢包,就像小豆突然離開我,你現在的疑慮和恐慌都是正常的,我這不是三年了,都還沒有緩過來,都不敢相信。」

吳珂成雙手合十放在自己的下巴處,似乎在思考着什麼,又在忍耐着什麼,不過對於林七的問題,還是很認真的解答了。

林七聽到吳珂成的話,看到他現在的樣子,十七歲的林七確實沒有真正的品嘗過愛情到底是什麼滋味,還是從小一起成長的愛情,但是看到吳珂成每每說起小豆這個人是的寵溺,愛戀,溫暖,難過,林七自己都開始佩服吳珂成,這世間竟有如此痴情的男人,那個叫做小豆的女孩一定很幸福,哪怕現在已經離開,那麼她也是了無遺憾的,因為曾經被這樣的人愛過,寵過。

「好,我知道了,我會好好消化這件事情的,還有,就是您母親的事情,多少再給我說點,我害怕我看見她,在一緊張就不會說話了,她萬一不喜歡我,這件事情不就泡湯了嘛!萬一再耽誤你的事情,讓你白費功夫就不好了。」林七撓着自己的頭髮,有些不自信的說道。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嘛,就做你自己,什麼都不用多想,就連今天你才知道我是風宇集團的繼承人,這件事情也可以無意中告訴她,我們之間的關係,以後的關係,只要我們自己處理好就可以了,雙方父母見面,領證,舉辦婚禮,都會按照正常的進行,只是你我自己心裏明白就好,所以你不要太擔心會露餡的,只要我們之間的協議,你到現在還不反悔就可以。」

吳珂成看着林七有些迷茫的眼睛,有那麼一瞬間質問自己這個決定是不是正確的,但是事已至此,自己不能先打退堂鼓,為了小豆,為了母親,只能和這位才剛剛見過三面的女孩子說抱歉了,不過自己也給了她想要的,吳珂成便隱隱的壓下自己心裏的疑問。

「那好吧,我們……」林七正要說,服務員們就已經端來了菜,林七便馬上住了口。

等到服務員們上完菜離開,才重新開口。

「你又是怎麼知道的,聽你剛剛這麼說,你也是猜想的你母親知道了我全家了,那你跟她說過了嗎?你怎麼知道她這兩天要見我啊!」

「來吃飯,邊吃邊說。」吳珂成為林七放好筷子。

聽到林七的問題,吳珂成想到一周前,自己剛剛跟林七達成協議。

吳珂成到家後,便看到母親看着自己的眼神顯然跟往日不一樣,吳珂成自然知道是因為什麼,但是他不能先說,自己還要做出一副正常下班的樣子。

「兒子回來了,今天公司加班嗎?回來這麼晚?」吳太太雲舒馬上迎了上來。

「哦,公司一些忙回來晚了,以後我回來晚了你就和爸爸先吃飯,不用等我了。我自己會在外面吃的。」吳珂成拉着母親往餐廳走去。

「臭小子你還知道你媽媽每次都在等你吃飯,還敢回來的這麼晚,我是公司的董事長都沒有你這麼忙。」吳嚴寬在餐桌上已經做好,卻因為兒子沒回來,夫人不讓開飯,現在看着吳珂成回來了,自然要說兩句話。

「你下面有那麼多員工做事,你當然沒有那麼忙了,兒子你以後要是忙,就給媽媽打電話說就可以了,我就不會等你吃飯了,今天沒吃吧,快坐下吧!」雲舒嗆會吳嚴寬,繼續笑臉對著兒子,不知為何今天看著兒子就是特別的高興。

即然夫人發話了,吳嚴寬嘴角抽抽後,自然不敢多嘴,自從小豆走了以後,兒子傷心欲絕,就連夫人也是每日每日都愁眉不展,三年了,今天終於看到她這麼高興,吳嚴寬自然不敢再說什麼。

「兒子來吃紅燒肉……」

「兒子來嘗嘗這個魚……」

雲舒心情好,一頓飯沒吃幾口,全是看着吳珂成在吃,看到自己母親這麼高興,吳珂成更加堅信自己今天的事情沒有做錯,但是在母親不斷的夾菜時,吳珂成第一次懷疑,自己真的沒有做錯嗎?

「爸媽,我吃好了,我還有工作先回屋了,你們慢慢吃。」吳珂成吃完放下碗筷便匆匆上樓。

「好嘞,快去吧!」雲舒歡快的回答。

沒錯就是歡快。

「你今天怎麼了,怪怪的。」吳珂成走後,吳嚴寬看着雲舒一直微笑着送兒子上樓,不禁問道。

「你也看出來了?不過暫時保密,等這個事情全部落實了,我再告訴你,讓你也高興高興。」雲舒說完便有歡快的開始吃飯。

咚咚咚……

「兒子,還在忙嗎?媽媽可以進來嗎?」雲舒端着一杯熱牛奶,敲響了吳珂成的門。

「進來吧媽媽。」裏面傳來聲音。

雲舒打開門,看到兒子的房間還是那個房間,自己似乎又從今天的開心中,回到了現實。

那個房間還和三年前的毫無差別。

純黑色的大床上整潔如初,深卡其的布藝沙發上散亂着幾隻抱枕。不難想兒子眯眼慵懶倚在上頭的模樣。白色的大理石地面折射出水晶吊燈的光線,但是卻沒有開燈,整個屋子只有一處的泛出淡淡的暖黃。最裏面大落地窗前的辦公桌上開着燈和電腦的光,是整個屋子唯一的光線,配合窗外,這個城市繁華的街燈,看着那邊獨自坐着的吳珂成,雲舒可以想像,這些年兒子每次將自己關在這間屋子裡的時候,是怎樣一種孤單的心境。

雲舒又看見了黑色鏡麵茶几上立着一瓶赤霞珠,兩隻晶瑩的高腳杯中盛着未盡的酒液,似乎能嗅到若有似無的醇香,和整間屋子無所不在的合影,這些擺設都是三年前小豆給吳珂成布置的,這些合影都是吳珂成和小豆從小到大,每一次開心的瞬間。

借婚試情:高冷首席寵上癮

借婚試情:高冷首席寵上癮

作者:吳珂類型:霸道總裁狀態:連載中

三年前失去了青梅竹馬的戀人,傷心欲絕,一度發誓這輩子只會守候這一個女人,在父母幾次的安排相親自己都選擇置之不理
但是,自己母親重病,幾番糾結之下,男主打算借婚,在兩次巧遇林七後,將目標鎖定,從此這場交易開始,但不知什麼時候,這個鬼靈精怪的女孩子,將自己的整顆心都抓了去,吳珂成也無奈的寵溺着,敞開心扉,任由着林七在裏面蹦蹦跳跳……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