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家有戲精妻:然少,我寵你免費閱讀(余玥和鑫淼)小說

家有戲精妻:然少,我寵你免費閱讀(余玥和鑫淼)小說

時間:2022-04-07 18:33作者:芫荽薄荷腦 標籤: 楊淼淼 現代言情 程昱

上輩子紀深深傻逼了一輩子,所嫁非人還被親妹妹從33層頂樓推下去摔死重生後,擁有兩輩子記憶的她決定,自己的老公自己選老公家世不夠?沒事,她掙錢養家,他負責霸道的花!老公不寵?沒事,她寵!戳心的寵!至於其他人,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就比誰戲精!要多辣有多辣!但是慢慢…
第3章 我是你老婆

看了一眼樓層數,顯示12。

紀深深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側站在門邊,右手食指一直扣着10層鍵。看到對面反光板上略有蒼白的臉上一派平靜,唯有呼吸稍稍泄露了急促。

身上淺粉的單肩斜線高定長裙褶皺污漬血跡亂作一團,唯有凹凸有致的身材與挺直的腰讓她沒有輸了氣場。

楊凌是意外,是救命恩人也是合作對象,她賭贏了,安穩離開1665,而不是隔壁1666,她已經算是擺脫上輩子的噩耗開端。

從今往後,她死都不會再像上輩子那樣,祈求得不到的東西,瞎了眼的一再傷害愛自己的人,甚至一味的白痴信任。

他們不是說自己愚蠢嗎?不是說自己骯髒嗎?

以後,要把她們齊整的放在腳下,碾壓。

眼底愈發冷靜深沉,不見仇恨,只有殺氣騰騰。

叮……

紀深深扯出一抹笑意,冰凍入骨頭的刺往身邊散開。

我,紀紀深深……回來了。

十分鐘後,B城酒店10層宴會大廳門邊沒人注意的大理石柱後,紀深深冷眼看着不遠處在門口接待人的家人和朋友,大家都很開心。畢竟攀到了B市首富程家,怎麼可能不高興?

就連她那看走眼的未婚夫,也在門口,偶有眼光落在杭淺身上,偶有兩人親昵對視,兩個字,很好。

紀深深看了十分鐘,看夠了虛偽的臉,想要離開,這個婚,畢竟太精彩。

突然感覺身後有風,紀深深立刻警覺轉身,卻看到了他。

「沈……居然……」

臉上是不及二十八歲時的冷峻堅毅和霸道,可好看的眉眼間依舊是擔心和傲嬌,她心口一酸,甚至想哭。

她眼中有過一瞬間的戒備,隨後眼底瞬間濕潤,緊緊抿着唇一臉的委屈模樣,沈居然還是第一次見着她這樣。

心底一沉,她受了什麼委屈?誰欺負的她?

如若不是,她以往見着自己,半分眼神都不肯分給自己的,全部都要自己逼着。

今日她訂婚,本不想來,可他還是不甘心的想來看看,再者,十分鐘前有人給他打了電話,只說了一句,你別後悔!

他便來了。

再見沈居然,紀深深萬千感慨,甚至想抱抱他,可是……

只見紀深深屈於本能,飛快的撲過去極其短暫的抱了一下沈居然,然後再回到原位,伸出白嫩的小手遞給他。

「沈居然,你手機給我……」

「啊?」

沈居然愣住,剛剛她抱了自己?怕是幻覺吧!

「手機!」紀深深一臉的不耐煩,可眼裡還是酸酸的。

在她的催促下,沈居然木訥的從褲兜里掏出了自己的手機遞給她,只見她飛快搶走,當著他的面就上了網,進了貼吧、微博,一系列操作下買了十萬的水軍,才把手機還給沈居然。

某位女明顯的水軍還沒開始,這一次,送她頭條高高掛起。

十秒鐘不到,沈居然手裡的手機全是電話和短訊,他看着面露高深莫測的紀深深,依舊不懂,又聽得她說。

「我決定了,我要嫁給你沈居然,所以,他們找你要錢,你先替我給,以後我掙錢養你!」

沈居然對於她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只是眉毛微挑,問她:「你認識我?」

紀深深懵了,她差點忘了,沈居然是在她大學畢業那年才表白的,之前都是暗戀,兩人也沒有多少的交際。

「記住,我是你未來老婆,你要是敢喜歡上其他人,我……」紀深深手刀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意思明確。

沈居然這才看到她身上粉色禮服亂七八糟、血跡斑斑,手上還有流血的趨勢,甚至還非常勉強的貼了個……難以啟齒的大型創可貼。

紀深深順着他的眼神看了手裡的衛生棉,解釋了一下,「時間太趕,我半路好不容易找了個女生要的,我說好了,你沈居然是我紀深深的老公,這一輩子,說好了……」

說完後轉身進場,走了兩步還是猶豫,重新折回來,踮起腳尖以自己165的身高,親了一口185的沈居然。

「蓋章了啊!」

紀深深神色匆匆的前往訂婚宴,徒留沈居然一人站在原地莫名其妙天降老婆,手上手機依舊響着,片刻回神後,他接了電話回了短訊,給她付了錢。

直到眼前多了一個熟悉的人,沈居然抬眼瞬間立刻凌厲,全身上下再無先前的溫和霸道,只剩隨時碾壓震懾旁人的氣場與那隻需要一記眼神就能看透內心的凌厲眼神。

「人,這一次我不要,下一次,直接準備去大概撈灰!」

楊凌鐫刻般的眉頭一皺,並不發表任何意見,只能接受。

……

訂婚宴大廳,人員已經基本來齊,新娘始終沒有出現,工作人員開始着急,找了一次又一次的休息室,依舊沒有找到,電話不通只能到程董面前道歉。

這時,大廳門被人推開,一身狼狽的紀深深終於出現,她的裙子上全是血跡,髮型亂七八糟,衣服褶皺已看不出原本的版型。

眾人驚訝,還未有議論,只見紀深深赤腳衝上前,上前就用自己傷了的手給了程昱一記耳光。

清脆不帶任何猶豫,一臉憤憤不平。

「程昱,我知道你不愛我,如果不是伯父和爺爺的要求,我也不可能嫁給你,但是你竟然找人給我下藥,給我找男人,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

原本是委屈得要哭的紀深深此刻淚水刷刷的落下,比質問口氣還要嚴重的是她說的話。

「你說什麼?」

程昱咬牙切齒,他還從未被人如此誣衊,眼底難以置信,他何曾找人侮辱她?

紀深深才不管他說什麼,徑自撲回目瞪口呆的紀女士懷裡,幼孩般受傷的神色,摻雜着她本質的語氣,「媽,我不嫁了,我不嫁程昱,他們告訴我,程昱喜歡的……愛的,是小澄,說我如果不是因為杭家的身份,程昱怎麼會想要和我訂婚?媽,他愛的是我的朋友,為了她,程昱他根本不把我當人看,我要不是遇到了楊先生,我就根本就不可能安全的回……」

順着紀女士的懷抱,紀深深癱在了地上。

「深深?」

紀女士愣了一下,看看程家看看自己老公,這才忍着大眾目光把女兒抱在懷裡,上演了看到女兒受傷的悲情母親角色。

沒人看到紀深深閉眼的最後一眼刻意看的是同樣穿着粉色晚禮服站在程昱身邊的程澄。

好朋友喜歡程昱,她一直都知道,但最為重要的一點事杭淺能夠拿到她休息室的鑰匙,能夠捏准她失蹤的時間內沒有任何的問題,陳澄功不可沒,這麼一想,她上輩子喝醉之後抱着的那個CC的禮物,分明就是她和程昱。

上一世她什麼都相信,這輩子,慢慢來,欺騙自己的,全部都慢慢來。

家有戲精妻:然少,我寵你

家有戲精妻:然少,我寵你

作者:芫荽薄荷腦類型:現代言情狀態:連載中

上輩子紀深深傻逼了一輩子,所嫁非人還被親妹妹從33層頂樓推下去摔死
重生後,擁有兩輩子記憶的她決定,自己的老公自己選
老公家世不夠?沒事,她掙錢養家,他負責霸道的花!老公不寵?沒事,她寵!戳心的寵!至於其他人,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就比誰戲精!要多辣有多辣!但是慢慢的紀深深發現,自家老公好像有點奇怪,家裡保險箱里除了一打支票外,竟然還有特殊物品,難道她養的小狼狗根本是野生藏獒?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