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團寵小郡主:我有預言夢免費閱讀(徐敬豐元止凜)小說

團寵小郡主:我有預言夢免費閱讀(徐敬豐元止凜)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9作者:八月初八 標籤: 元止凜 其他小說 徐敬豐

人人都說,西涼王府的小郡主投了好胎上至君王下至百姓,無人不知她寵冠京都 但只有千尋自己知道,這是上天對她前世慘死的補償…… 後來,有個昳麗陰鬱的少年郎問她:「你吃過苦嗎?」 千尋懵了——咱倆有仇有怨嗎?難道你想給我苦頭吃? 少年郎將她捧在掌心,傾盡溫柔:「以後…
第一章 重生

精彩節選

冷寂的冬日,冷宮裡萬籟寂靜。

千尋渾身冰冷,奄奄一息地躺在冷宮角落的一間宮室里。

沒有人來救她嗎?

原主的記憶里,她是個被全家人嬌寵的小姑娘。

但千尋從這具身體里重生,剛恢復意識的時候,她竟發現自己被捆縛住了雙手雙腳,在隆冬日裏,僅穿着單衣,被綁在冷宮的角落裡!

是什麼人存心想要她死?

「來人啊……救命啊……」

五歲小姑娘的聲音本就細弱,凍了太長時間,喉嚨也已經嘶啞。

千尋拚命想呼救,卻只能聽見自己的迴音和鳥兒鳴叫聲。

就在這渾身都要被凍僵的痛楚中,千尋腦海中,屬於原主的記憶卻越發清晰。

出身西涼王府,百年來西涼王府的第一個女娃,受盡爹娘和祖父嬌寵。

就連皇帝,都對她寵愛有加,破格封她為懷宜郡主。

這泡在蜜罐里的小姑娘,到底得罪了誰?

上輩子身為女孩,她生下來就差點被溺死。

受盡了苦楚,千辛萬苦供弟弟讀了大學,又被原生家庭抽血吸髓,活活把她逼死。

這輩子,難道剛要有個好的開始,就要被活活凍死?

一片寂靜中,不遠處忽然傳來瓷罐滾落到地上的破碎聲。

「砰」的一聲,將鳥都給驚的亂飛。

有人在附近嗎?

「找到了!找到郡主了!」

外頭忽然傳來雜亂的腳步聲,千尋微弱地呼吸着,用最後的力氣睜開眼睛,看見一隊狂奔過來的人馬。

下一秒,她落入溫暖的懷抱中,平日不苟言笑的西涼王世子徐敬豐抱着奄奄一息的女兒,連眼睛都紅了。

他長劍挑斷綁在女兒手腕腳腕上的粗麻繩,小心翼翼地將千尋抱入懷中,語氣極為溫柔:「千尋不怕,爹來了,爹帶你回家……」

原來,這就是父親嗎?

千尋昏昏沉沉地暈了過去。

半夢半醒間,她被安置到了一處溫暖的宮室里。

「敬豐,此事朕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大人們的交談聲在千尋床邊響起,一雙溫暖的手摸了摸千尋的額頭,千尋聽見自家爹爹憔悴痛苦的聲線。

「謝陛下體恤,臣只是想不明白,千尋只是個五歲的孩童,究竟誰會對她下這麼大的毒手……」

皇帝安撫道:「朕已下令,將跟在千尋身邊的婢女們都傳來,當堂審問。」

頓了頓,皇帝也嘆息了一聲:「千尋也是朕看着長大的,玉雪可愛,聰明伶俐。朕知曉她是西涼王府百年來第一個女娃,不會讓你跟老西涼王寒心的。」

千尋模模糊糊地感覺到,皇帝是真心實意說出這番話的。

一碗又一碗滾燙的葯汁被灌進千尋嘴裏,她終於覺察到自己的身子暖和了起來。

太醫絮絮叨叨地跟皇帝稟告:「……小郡主受了風寒,恐怕傷到了根本。郡主年幼體虛,只能用上好的溫補之物慢慢將補……」

皇帝冷哼:「一應藥品,不論貴重,從朕的私庫里出。若是千尋日後身體有什麼毛病,朕唯你是問!」

不多時,外間傳來哭天喊地的聲音。

「奴婢沒有害郡主,奴婢冤枉啊!」

「陛下,世子,奴婢什麼都不知道啊!」

徐敬豐面色冷凝,向皇帝一拱手:「陛下,還請恕臣無禮,臣去審問一番。」

皇帝點頭應允。

病床上的千尋卻忽然掙扎着醒來,手指抓住了徐敬豐的袖子,微弱開口:「爹爹,你抱着我,我要去看看……」

「千尋,你醒了!」

徐敬豐又驚又喜,趕緊安撫地握住千尋的小手,低聲道:「千尋乖,你好好休息,你娘跟哥哥們在家都急死了。爹爹去審問壞人。」

「我要跟您一起!」

千尋固執地不鬆手。

原主是被活活凍死了的。

她借屍還魂,重生到這樣一具小身體里,自然也要為原主報仇!

「這……」

徐敬豐愛憐女兒,心裏又急又亂,還是皇帝發了話:「敬豐,你抱着千尋,說不准她能認出究竟是哪些奴婢作亂!」

「這……臣遵旨。」

徐敬豐咬了咬牙,還是抱起女兒輕飄飄的小身體,走到了堂前。

四個婢女渾身發抖地跪在地上,正是平時侍奉千尋的婢女。

她們怎麼也解釋不了,為什麼四個人都看不住一個小姑娘。

不過是午睡間半個時辰的功夫,千尋從她們四個人的眼皮子底下失蹤,任是她們長了嘴,也解釋不清。

千尋勉力睜着眼睛,自己也在腦海里拚命回憶着。

到底誰要害她?

審問了一會兒,沒有問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皇帝也不耐煩了。

「既然這麼嘴硬,拉下去斬了!小主子都護不住,要你們何用!」

「陛下,奴婢真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啊……」

平日里跟千尋最為親近的婢女忽地衝過來,跪在徐敬豐腳下,看着千尋哀哀哭泣。

「郡主,奴婢平時最疼您,怎麼忍心去害您啊!」

千尋凝視着滿臉淚水的婢女,心頭忽然湧上一股奇特的感覺。

她好像能聽到這婢女心中在想什麼?

「我真冤啊,小郡主在院里午睡,我也就去門口轉了一圈,回來人就失蹤了,真的不是我害的啊!我家裡女兒早夭,我是拿小郡主當女兒疼的啊,怎麼可能去害小郡主!」

這是奴婢的心裏話。

千尋啞着嗓子開口:「皇伯父……不是她,我記得不是她,而且姜嬤嬤平時也很疼我……」

「千尋,不可心軟!」

皇帝顯然心疼千尋,根本不信任這些婢女。

但千尋出乎意料地固執,她不能說出自己能讀到這些婢女心中的想法,只能堅持不是她們害的她。

「陛下,外頭的太監里審出來了。」

皇帝身邊的李公公忽地慌慌張張走來,跟皇帝低聲稟告。

「郡主當時在漱玉宮歇息,漱玉宮裡並無其他人。那小太監說,曾看見三皇子從後門進了漱玉宮……」

三皇子?

皇帝的臉頓時黑了。

他沉聲:「去,將那小畜生押來,審!」

怎麼牽扯上三皇子了?

千尋費勁從腦海中拼湊關於三皇子的信息。

團寵小郡主:我有預言夢

團寵小郡主:我有預言夢

作者:八月初八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人人都說,西涼王府的小郡主投了好胎
上至君王下至百姓,無人不知她寵冠京都
但只有千尋自己知道,這是上天對她前世慘死的補償…… 後來,有個昳麗陰鬱的少年郎問她:「你吃過苦嗎?」 千尋懵了——咱倆有仇有怨嗎?難道你想給我苦頭吃? 少年郎將她捧在掌心,傾盡溫柔:「以後,我也不會讓你嘗到苦的滋味
」 救命啊! 這朵黑心蓮怎麼就對她情根深種了? 但回過神來,千尋覺得自己賺了
畢竟,那可是史書中記載寵妻無度的少年帝王……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