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凰宮:二嫁皇后訓夫忙免費閱讀(沈玉輝福芸熙)小說

凰宮:二嫁皇后訓夫忙免費閱讀(沈玉輝福芸熙)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8作者:凰女 標籤: 其他小說 沈玉輝 福芸熙

她意外身亡,看了一場逼媳代嫁的好戲,本想救人,卻佔了人家的身子,重活一回的代價是替這個身子的主人報仇!二嫁入宮面對的是薄情皇帝、兇殘寵妃!你們竟敢欺負我,我是穿來的我怕誰?讓你們一個個都跪在我腳下,踩死你們…… 福芸熙二嫁入宮,面對皇帝的薄情,面對寵妃的兇殘折…
第8章良宵美景佳麗忙

據卿姑姑所知,福芸熙是沈家庶出之女,近年來才尋回府中,因沈老爺的正室不許她認祖歸宗才一直跟着母姓。這樣的女子本沒有資格入宮,恐怕那沈老爺花了不少銀子疏通吧。

忽然,卿姑姑腦中靈光一現,便問道:「才人是不是恨沈夫人不讓你認祖歸宗,所以才想着儘快上位?如果是這樣,主子大可不必急在一時,憑藉才人的姿色,只要不出過錯總有一天會躋身於妃位,那時便可以讓您的母親風光入沈府了,說不定還可以搬倒沈夫人讓你娘成為正室呢?」

福芸熙反應迅捷,從卿姑姑的話里她聽出了自己的身份,原來沈夫人編造了一個庶出女兒的故事。既然如此,那自己就藉著這個身份存活下去,她要的不僅僅是扳倒沈夫人,她還要讓他們嘗嘗那走投無路的滋味…

卿姑姑輕輕拍着福芸熙的後背,說道:「才人去睡一會兒吧,莫多想,機遇到了何愁上位難?」

福芸熙乖巧的點點頭,躺倒在床上,她側身背對着卿姑姑,不希望她看見自己的淚。然而卿姑姑早已看見她在哭,卻沒有出聲,只是搖頭嘆息。

她來到院子,看着天上一對兒雀鳥掠過,勾起她的二十年前的回憶……

她的第一個主子也是個絕世美人,卻因是庶出,沒能得到一個好的封號最後慘淡收場。福芸熙的處境與她太像了,那時自己沒能力幫助主子,可今時不同往日,她決定幫助福芸熙上位,不想再讓歷史重演。

綠竹向屋內張望了一下,見福芸熙睡了,這才小聲的對卿姑姑說道:「姑姑,是不是想起以前的事了?」

卿姑姑點點頭道:「沒錯,綠竹,你恨不恨我?」

綠竹被問的一呆,茫然的說道:「姑姑何出此話?」

卿姑姑嘆道:「宮中險惡,稍有差錯就會命喪黃泉,我不該帶你入宮。」

綠竹微微一笑道:「綠竹只有姑姑肯收留,感激還來不及,怎麼會恨呢?無論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姑姑都是綠竹的至親。」

卿姑姑欣慰的笑了笑說道:「你呀,還算機靈,不過你那小狐狸性子可別讓人看出來,千萬別耍小聰明,否則會害了主子,也害了你自己。」

「是,綠竹遵命。」

綠竹狡黠地一笑,福了福身子。

卿姑姑淡淡一笑,看那福才人雖然心裏有極大的委屈,卻肯聽自己的勸,不衝動行事,想必也是個城府深的主,若是好好調教一番他日前途無量,只是她也有些擔心,會不會扶持了一隻白眼狼。

這樣的顧慮並非杞人憂天,住在深宮二十幾年,什麼樣的主子都見過,哪個不是踩着白骨上位的,她不想做無謂的犧牲。

三日後,福芸熙的身子大好,她在卿姑姑和綠竹的幫助下整理容裝。身着一身淺藍色紗衣,肩上披着白色輕紗,微風吹過,給人一種飄飄欲仙的感覺。一頭青絲散散披在雙肩上,身上纏着黃絲帶,顯得恬靜淡然。

卿姑姑滿意的點點頭道:「如此甚好,在那些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主子里,您的恬靜定會引起皇上的注意。」

福芸熙淡淡一笑,掩去哀愁,綠竹走進來說道:「才人,時辰到了,我們起身吧,莫去晚了。」

福芸熙站起身,心中雖然充滿不甘,但又無力回天,只能埋怨這個身子太嬌弱了。她現在只期盼宴席上不會被情緒影響,做出傻事來……

卿姑姑沒有跟着,只是囑咐了綠竹几句就目送她們離開才人院。

福芸熙與綠竹到達御花園的時候,御花園裡已經燃起宮燈,因為今夜月華大盛,周圍只點了幾盞宮燈,將一些需要光的地方照亮。

此刻福芸熙已經完全從悲傷中走出來,她知道自己必須過得好才行,否則最開心的會是沈家,她要活得漂漂亮亮的,將來讓沈家的人跪在自己腳下仰視。

抬眸看向前方,戌時不過剛到,設宴的地方已經很熱鬧了。

宴席上,座位分作三排,面北朝南的主位只有一張龍椅。

福芸熙壓低頭,偷掃了前頭一眼,那些女人居然到的都比她早,個個打扮得鮮麗耀眼,此刻正先聊着,誰也沒注意到福芸熙。

福芸熙這一身清淡的妝容反而如百花叢中的一點綠,既襯托出那些女人的華麗又不失優雅。她默默地落座於離龍椅最遠的座位,如卿姑姑所說,今日真不是出風頭的好時機。

片刻後只見宮逸軒剛走進席間,眾人的目光便一齊看了過去。

他穿着一身玄黑色紋龍服,將他身上的王者之氣如數襯托出來,原本話語吵雜的宴席上驀然靜了下來,頓時鴉雀無聲。

宮逸軒坐定,眾女起身齊齊行禮高呼:「參見皇上!」

「免禮,坐。」

宮逸軒的威嚴之聲,一下子散開,敲擊着每一位女子的芳心。

福芸熙偷偷望了一眼上方,只覺那裡燈光刺眼,根本就沒看清皇帝長什麼樣。

綠竹低聲說道:「才人謹慎些。」

福芸熙點點頭,安靜地坐着,再也不敢亂看。

不求有功但求無過,這便是自保,要爭就讓那些女人去爭吧。興許鷸蚌相爭,最後得利的是自己呢!

宮逸軒坐定後宣布開席,宮女整齊步入,手中拿着托盤,每個托盤上放着四碟菜,樣式精美,但一看就是冷的。

白玉酒壺鍍着一層瑩瑩冷光,內里卻盛滿可以燃燒心肺的瓊漿。

福芸熙玉指輕捏,端起酒杯,那杯中的液體似水般清澈,似淚般苦澀,飲入口中又如火般灼着一切,最後焚着心肺,讓人變成沒有感覺的行屍……

喝到第三杯,福芸熙的衣袖被人扯了扯,一回頭看見綠竹滿是焦慮的臉。

她淡淡一笑,今世的身體真不適合喝酒,前世的她為了業務能陪着客戶喝兩箱啤酒而不倒。此刻不過是三杯酒下腹就已經臉紅心跳了。

她吃了幾口菜,卻如同嚼蠟,正如這皇宮一般,外表華麗讓人嚮往,但只有親自進來的人才會知道這裡有多苦,多清冷。

高坐龍椅的宮逸軒早就注意到自斟自飲的福芸熙,她的衣着素雅,妝容清淡,難道她就那麼不希望引起自己的注意?還是清高得不屑於與這些女人鬥豔?

不過他不得不承認福芸熙今日的裝扮勝卻那些女人的金釵錦服,成功的吸引了他的目光,或許這便是福芸熙的厲害之處吧,懂得以退為進。

席間明眸淺笑、風情流轉、華衣翩翩,只為博得龍顏一笑,期盼着良辰美景化春宵!

福芸熙冷眼旁觀,心中煩悶卻又不能離席。耳中是曲樂鶯啼,眼中是亂花迷影,心中是苦楚酸澀。

宮逸軒對眼前的鶯歌燕舞絲毫不感興趣,他的雙眼一直望着遠處的福芸熙。她到底在想什麼?別的女人都賣力地博他一笑,而她卻靜靜地坐在那裡獨酌。

坐在宮逸軒身旁的秦明珠機敏的發現了他的異常,循着他的目光望去,便看見遠處的福芸熙。

她的一縷青絲垂在胸前,薄施粉黛,只增顏色,雙頰的紅扉令她如花般嬌嫩可人,整個人好似隨風紛飛的蝴蝶,又好似清靈透徹的冰雪……矛盾的讓人一眼便刻骨銘心!

秦明珠的心被狠狠撞了一下,恐慌油然而生。

凰宮:二嫁皇后訓夫忙

凰宮:二嫁皇后訓夫忙

作者:凰女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她意外身亡,看了一場逼媳代嫁的好戲,本想救人,卻佔了人家的身子,重活一回的代價是替這個身子的主人報仇!二嫁入宮面對的是薄情皇帝、兇殘寵妃!你們竟敢欺負我,我是穿來的我怕誰?讓你們一個個都跪在我腳下,踩死你們…… 福芸熙二嫁入宮,面對皇帝的薄情,面對寵妃的兇殘折磨,她為保腹中骨肉,忍辱偷生,步步為營,只為能摘得那獨寵後宮的鳳冠……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