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馬甲神君免費閱讀(張三丰那人)小說

馬甲神君免費閱讀(張三丰那人)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7作者:張雲庵 標籤: 其他小說 張三丰 張雲庵

  一代道尊張雲庵,留下徒兒張三丰,坐化昆崙山巔,穿越魔紋世界,重生天才蕭揚之身……  雷劫滅,道飛升!  異世不滅,馬甲不息!  一個兩個三四個,五個六個七八個……百個千個上萬個……  異界之行,化身千萬,不一樣的能力,走出一條全新的強者之路  境天之下,唯…

馬甲神君

推薦指數:10分

《馬甲神君》在線閱讀

第一章:渡劫升仙,附身天才

精彩節選

  茫茫林海之中,樹影婆娑,鬱鬱蔥蔥,參天大樹林立,不可視物。

  張雲庵悠悠轉醒過來,愣一睜開眼睛,眼前視線晃悠不定,他馬上想動,身體卻不受自己控制,向前奔跑着。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張雲庵所在的唐朝,沒有電視機,如果有,他就可以形容現在這種狀態。看着電視畫面向前奔跑,只是現在他的狀態是,更加先進的全系模擬,能感覺到身體的運動。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就是飛仙?」張雲庵非常的悲哀的發現,羽化升仙就是現在的情景,附身在別人身上,完全不能夠控制別人。

  「怪不得說,神仙不理人間事,把起手來坐上觀。」作為一個得道的有神論者,張雲庵現在知道為什麼滿天神佛傳說無數,沒有見到一隻神佛現身了。

  眼前景象飛快掠過,張雲庵顧不得打量四周陌生的環境,首先他想要的是想辦法控制身上的身體,隨後才能夠搞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叢林之中百年大樹,千年巨木林立,一個人影奔跑其間,奔跑於樹叢之間。

  這裡可能不是自己所在的空間,即使在唐朝,也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多,如此大的大樹。

  耳邊風聲呼呼作響,疾風急刺臉頰,張雲庵看不清所寄居之人的樣貌,剛剛嘗試控制此人的行動無果之後,毫無辦法,作為一個羽化飛升的得到高人,也唯有接受眼前的事實,另想辦法。

  驟然,一陣喊殺聲打斷了張雲庵的思緒。

  聲響一起,景色突然加快,向著聲源之處,迅速接近。

  眼前景色飛速向後,張雲庵估計着身體本人的實力,速度還算可以,動作也算迅速,實力還過的去,馬馬虎虎,不強不弱。

  人影奔走一刻鐘,跳出了樹林,眼前是一片空地,其中進行着一場廝殺。

  張雲庵一眼就看出,眼前廝殺的雙方實力並不對等,一方人多攻擊,強攻不下,一方只能被圍在中間勉強守住攻擊,如果不是守方悍不畏死,估計早被攻破防禦,身死魂滅的下場。

  「住手!」張口就是一聲歷喝,張雲庵發現他自己連聲音都不能夠控制。

  空地上突然一頓,防守雙方霎時一頓,進攻一方看清來人,卻好像發條一般,瞬間爆發,攻勢更勝此前。

  頓時,場地上光影綽綽,暴起各種光芒閃爍。

  張雲庵頓時來了興趣,他現在還一頭霧水,對於這個世界完全沒有了解,對於自己的現狀也是沒有了解。

  「都說神佛只因天上有,哪管人間紅塵事。莫非修成大道,成仙成佛就是這種狀態?」他現在被困在一個人得身上里,可以感覺到,可以獨立思考,卻不能影響附身之人的思維,控制他的身體。能夠有感覺,都是被動的束縛在別人身上,猶如一個牢籠,被困住。

  「自己被困住了,到底是羽化飛升成神成仙了呢?還是飛升出現了問題,自己靈魂被困在了另一個人得身上?」

  「喝!」不管張雲庵心中如何去想,注意力再次被吸引,沖了上去,周身同時爆發出極其耀眼的光芒。

  戰場上此時已經稀稀拉拉倒下許多人,張雲庵現在算是看清楚場中的情形。

  場上許多人身上閃爍着光芒紋路,,玄奧光影組成一幅紋路,符咒一般的符號出現在別人身上。遠處更有人虛空描畫,虛空之中光影紋路也是隨着描畫不斷出現。

  「畫符念咒,虛空畫符?」張雲庵看出來一些門道,畫符念咒雖不能說是他的什麼強項,但作為修道之人,會這兩下子,那是基本功。

  黃紙硃砂,狗血毫筆他接觸的不少,遠處的虛空畫咒他會。近處的體生紋路,他就沒有聽說過了,那些人全身閃爍出玄奧光紋,就好像打了雞血一樣,攻擊瞬間變得勇猛起來,威能爆發。

  身體之中流淌的力量,張雲庵不熟悉,附身全身紋路閃爍,拳腳大開大合施展,實力還算湊合,但是,顯然不是自己全盛時期的對手。

  干翻包圍之人,身影迅速左閃右避,進入了被圍堵的最裏面。

  「揚少爺!」被圍堵的中心,此時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滿身是血,躺在地上,嘴上叫着,張雲庵看見他眼瞳彌散,顯然已經危在旦夕,估計命不久矣。

  「蕭伯伯!」少年有氣無力的微笑着說道,睜開眼睛目視前方,望着張雲庵所附身之人。

  張雲庵本就觀察者少年,正當少年睜開眼睛,兩人四目相對之時。

  突然,少年身上紋路流光乍現,發出耀眼的光芒。

  「啊!」一陣驚悚靈魂的痛楚傳入張雲庵的腦海,令他靈魂都慘叫起來。

  轟隆!他腦袋一陣轟隆巨響,隨即靈魂超脫,出竅之感傳來,隨即感覺翻天覆地天旋地轉,飄飄欲仙……最後降落了,緊接着張雲庵幸福的暈了過去,不醒人事。

  一間古樸的房間之內,幾個人圍着一張床,床上正平躺着一個臉色蒼白的少年,模樣還算俊俏,只是毫無血色的病態臉龐出現在一個正當青蔥年華的少年身上,卻是感覺有些怪異,讓少年看上去有點邪乎。

  「揚兒沒事吧?」暈暈沉沉的幽幽夢中,張雲庵聽到有一聲虛無的聲音傳來。

  他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求道修仙闖下偌大的顛仙人名頭,夢到徒兒張三丰太極精進,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夢到自己修仙練境界,手執豪筆墨走龍蛇,肆意揮墨擎天觀,好不逍遙。留徒張三丰,在崑崙之巔羽化之際,電閃雷鳴,天劫降臨。

  作為得道高人,為人師表,張雲庵卻沒有師傅的知覺。本該一排宗師氣派,誨人不倦的高人,他卻時常欺負徒弟張三丰。

  有一次,和徒弟張三丰討論太極,兩人意見不同,遂拿出師傅派頭,罰了張三丰砍柴挑糞三個月。

  最後,張雲庵發現原來自己錯了,拍着少年張三丰的肩膀說道:「徒兒啊!為師是為你好,不吃苦中苦,哪能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一副苦口婆心的樣子。

  張三丰望着容貌與自己差不多的容貌,屁顛屁顛的跟在張雲庵的後面,頓感師傅的話靠譜,慚愧的低下頭,舉手對他信誓旦旦保證道:「師傅,我錯了,我以後一定會努力。」感動涕零,才有了後來的絕世成就。

  張雲庵之巔,並不是癲狂,而是一種隨性而為的不少世俗約束,所作所為遠不僅僅這些……

  得道高人,憑藉修道本領,連武林高手都能過十幾年,上百年保持容顏不衰老,張大仙人得到高人……,更勝他們。

  年輕俊俏模樣,嬌妻美妾無數,各地名媛,郡主,公主對他死心塌地,更有甚者,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嬌妻美妾欺負起徒弟張三丰來,也是花樣百出,層出不窮,為張三丰這個徒弟以後打破常規思維,創下太極打下了「堅定的基礎」。

  雖說修道之人能夠娶妻生子,但是像張雲庵這樣的,放蕩不羈,隨性而為的卻是細數整個唐朝,獨此一人。

  張雲庵出了名的放蕩不羈,不受世俗道德約束,他的癲,是不安常理出牌,兩個字形容,很顛!三個字,非常巔。

  可能真因為他如此秉性,暗合道家隨性而為的道義,才會崑崙之巔烏雲密布,電閃雷鳴,天劫臨身,渡劫脫苦海!

  最終破虛飛升,踏上仙途大道。

  夢境一轉,一個少年朗聲笑臉,飛揚跋扈,周圍天才慶賀之聲此起彼伏,得意非常……名為蕭揚。

  「嗯!」陽光刺進微微張開的眼睛,張雲庵猶如昨日醉酒剛醒,頓感頭痛。他一仰頭坐起來,搖晃着腦袋,用手掌拍了拍欲裂的腦袋,隨後他睜開眼睛,一張臉龐映入眼帘。

  頓時,張雲庵感覺自己的眼睛有點發澀,熱淚想要湧出來,嘴張了張,卻一時之間不知道要說什麼。

  眼前是一張蒼白帶着皺紋的臉,頭上白髮稀疏可見,眼中隱現精芒,瞳孔卻暗淡無光,只有張雲庵才知道發生在他自己身上的事情,他和少年的記憶融合了,參糅在了一起,眼前憔悴的男人,就是少年的父親蕭戰雄。

  「蕭揚,你醒了。」蕭戰雄蒼白的臉展露開來,滿是喜色,坐在床頭,對着張雲庵說道。

  張雲庵本是修仙之人,講究的是隨性而為,但是能夠修成大道必定是心智堅定之人,同時也是一個固執的人,雖然融合了少年的記憶,卻一時沒有把父親二字就叫出口。對蕭戰雄叫出那兩個字,以張雲庵的心性而言是沒有心理障礙。

  當年,張雲庵和張三丰亦師亦友,某些的特別的時候,張雲庵會有違尊長禮儀道德,叫張三丰一聲響亮的師傅,也是家常便飯的事情,比如和張三丰討論太極看法不同時,而張三丰有特別的新領悟的時候,比如口腹之慾上來,比如嬌妻美妾急切想要談人生的時候,張雲庵都會大叫一聲:「張師傅!徒弟……」怎樣怎樣,云云!

  這在尊師重道的時代,叫自己的徒弟師傅,張雲庵的心性而言,沒有任何心理障礙,但在別人看來卻是難以想像,離經叛道的事情。叫蕭戰雄一個小輩父親更是如此,要問憑什麼要這麼做,蕭揚的身體,記憶融合,這就是成為理所當然的舉動。

  張雲庵之巔可想而知,放蕩不羈秉性,隨性而為。

  他一愣之後,已經大概了解發生的事情,得道高人容顏不老,能夠嬌妻美妾無數,此時自然知道如何應對。

  「我,我沒事,就是累了。」張雲庵看着眼前的蕭戰雄,口中不自覺的想叫出父親二字,卻生生制止之後說道,隨後平躺下來,緩緩的閉上眼睛,裝作睡着。

  「你先好好休息!為父一定會找出此次刺殺你的幕後主使,為你報仇雪恨。」見蕭揚蒼白的臉色,蕭戰雄難掩臉上遺憾,兒子曾幾何時有這般凄慘模樣,緊緊的握緊拳頭,眼中殺機一閃而逝道,隨後留下兩個婢女,轉身離開。

  張雲庵閉上眼睛,當然並沒有睡去,他躺在床上,整理着腦中記憶。

  「這次自己是借屍還魂了?附身在一個十五六七歲的少年身上。」通過記憶,張雲庵發現自己名叫蕭揚,第一次蘇醒的那個身體主人叫做蕭一鳴,蕭家的管家,而現在並不像第一次附身在蕭一鳴身上那樣,卻是可以控制,估計和蕭揚見到自己的時候已經快要死去有關係。

  「天才!」張雲庵嘴角上揚,記憶中蕭揚是個天才。

  「天才身份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夠頂!」此次蕭揚一命嗚呼,張雲庵猜測多少和這個名頭有點關係。如果是他,自己的敵人中有個潛力無限的天才,讓威脅死在襁褓之中,那是必然的舉動。

  作為一個修道之人,張雲庵從來就知道,逆天大道,其實是順逆應有數,物極必反的道理。

  前一世,我是張雲庵。

  這一世,我是蕭揚。

  「我以後就是蕭揚?」逆天一生,最後羽化飛升,卻來到這個世界。還融合了蕭揚殘留的記憶,張雲庵決定順應天意一回,取自然合一之道——重生。

  「從此做這蕭揚,他的家族就是自己的家族,他的親人就是自己的親人,逍遙快活於這個世界,繼續那逆天人生,問鼎巔峰豈不快哉,豈不快哉!哈哈!」隨性而為,張雲庵認為如此做人,才夠痛快,既來之則安之,既然已經滄海桑田變化,那麼唯有抓緊時間適應這個世界,才是當今的重中之重,才是接下來要走的正途。

  茫茫宇宙寰宇,無奇不有。

  通過不完全的記憶,張雲庵知道這是一個魔修的世界,魔修是一群修鍊魔紋的修士,分為體修和術修兩個分支。

  蕭揚是這個世界的天才,他之所以擁有天才之名,是因為他的魔紋名斑虎魔紋,在成千上萬億種魔紋之中,排名第三十名的厲害魔紋。

  天生斑虎魔紋,隨着魔體紋的慢慢成熟,蕭揚必將成為一名非常厲害的魔修,張雲庵了解到這裡,他馬上來了興趣,按着蕭揚記憶之中運轉魔紋的方法,……感應着。

  這個世界的魔紋各異,魔修根據不同的魔紋,成就魔紋戰士或魔紋術士。

  闖過魔紋塔,即可獲得相應的星數,蕭揚就是一個已經闖過三層魔紋塔的三星魔紋戰士,是同齡之間的翹楚,在東臨鎮之中的天才,魔紋世界有希望成就實力強大的強者青年。

  不久,仍然不見反應。

  天才的光環廢了!

  身上下根本沒有什麼紋存在,張雲庵全連一絲力量都難於感應到。

  張雲庵巡視遍全身上下,都沒有發現一絲魔紋的痕迹,摸摸自己胸口一個疤痕,發愣。

  胸口一個疤痕一般的大圓圈,可以硬拉着和魔紋靠上一點邊之外,其他並沒有魔紋的一絲蹤影。

  「不會那麼廢吧?這個傷疤,別說就是自己的魔紋!這也是一種紋路?疤紋,這也是紋?胸紋?要不,紋胸?」無奈之下,張雲庵只能對着自己胸口的傷痕,硬與魔紋扯上點三姑六婆般的關係,自娛自樂的調侃道。

  

馬甲神君

馬甲神君

作者:張雲庵類型:其他小說狀態:連載中

  一代道尊張雲庵,留下徒兒張三丰,坐化昆崙山巔,穿越魔紋世界,重生天才蕭揚之身……
  雷劫滅,道飛升!
  異世不滅,馬甲不息!
  一個兩個三四個,五個六個七八個……百個千個上萬個……
  異界之行,化身千萬,不一樣的能力,走出一條全新的強者之路
  境天之下,唯我無敵!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