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仙擎免費閱讀(明宇雲遙城)小說

仙擎免費閱讀(明宇雲遙城)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7作者:明宇 標籤: 雲遙城 明宇 武俠修真

    「人之一生,真就不外乎名利長生嗎?」明宇問天問地,也問自己  鍊氣、築基、金丹(人仙)、元嬰(地仙)、化神(神仙)、天仙、真聖  且看主角明宇如何一步一個腳印,乘風破浪,踏上九霄之巔,成一方仙擎......  ........  PS:敬請關注,不一樣…

仙擎

推薦指數:10分

《仙擎》在線閱讀

第一章 東勝神洲

精彩節選

  浩瀚的宇宙星空一角,九顆絢麗的行星環繞着中心處的恆星靜靜的轉動着,就像漂浮在無垠大海里的扁舟。

  藍水星,是這九顆行星里唯一的生命星球,星球上有一塊廣闊無垠的大陸,叫東勝神洲。東勝神洲方圓百萬萬里,山河錦繡,物華天寶。

  在東勝神洲之外的汪洋大海中,傳說還有三島十洲,對於三島十洲,東勝神洲的百姓,鮮有人知。

  東勝神洲的北部,那是一片無垠的雪域高原,這裡常年積雪,只有到了夏天的時候,雪域高原的南部邊緣地帶,才會有大量的冰雪融化。融化的雪水衝出高原,匯聚成了一條波瀾壯闊的大江----滄瀾江。

  滄瀾江綿延數千萬里,最窄的江段也在百里開外,是名副其實的東勝神洲第一大江,它和東勝神洲南部的最大山脈橫斷山脈一起構成了東勝神洲東西域的天然分界,東部是大漢王朝,西部則是大楚帝國,因此,東勝神洲的百姓又稱之為楚河漢界。

  ******

  雲遙城,位於東勝神洲南部地域橫斷山脈的支脈雲夢山外,受大漢王朝雲舞郡轄制。雲遙城緊靠雲夢山,物產豐富,早在數萬年前的大周王朝,便有神洲先民在此開墾定居,現在雲遙城的人口已有數十萬,這還不包括往來的商賈。

  雲遙城數十里外,生長着一大片紫竹,時而山風拂過,紫竹枝葉追逐着山風,上下翻飛,遠遠望去,宛若朵朵紫色的浪花,在紫色的大海里翻騰。

  紫竹,顧名思義,就是紫色的竹子。

  紫竹在東勝神洲雖然不是什麼稀罕之物,但也是不可多見的,只有紫稀土的地方才能孕育出這種竹子,而雲遙城外這小塊地域的土壤正是那紫稀土。

  關於這裡的紫竹,雲遙城的原住民,也流傳着一個傳說。相傳在很久很久以前,這裡是沒有竹子的,土壤也不是什麼紫稀土,後來,有位『紫雲仙子』路過此地,被這裡的美麗風景吸引,便在這裡定居,在這裡親手種下她從家鄉帶來的青竹,許多年後,這裡長出了一大片竹林。

  後來,『紫雲仙子』為情所困,終日以淚洗面,最終香消玉殞,她生活的這片土地和竹林彷彿受到了她的痴情淚感染,一夜之間,變成了紫色。

  當然,傳說僅僅是個傳說,雖然雲遙城的原住民們津津樂道,但卻沒幾個外來人會信以為真。

  ******

  這一日,紫竹林外,一個華衣少年帶着一個青衣僕從,鬼鬼祟祟的東張西望了一會後,便一頭扎進竹林,消失了蹤影。

  「少爺,咱們還是退出去吧?明宇少爺好像折回來了,要是被他發現,我們死定了。」

  「少廢話,你不就是怕他那破陣法嗎?你且看少爺我今天怎麼破他的陣法,鍊氣五重天可不是他一個鍊氣一重天的小子能比的,紫竹桃,本少爺志在必得。」

  一身青衣的明小言,亦步亦趨的跟在那個華衣少年明光的身後,他那略顯蒼白的面孔,時不時的轉動着,很是不安的打量着四周。

  這片竹林,明小言已經來過幾次,時至今日,第一次的不堪遭遇仍歷歷在目,彷彿就發生在昨日。

  主僕二人一前一後,約莫走了一刻鐘,明小言忽然戰戰兢兢的對前面的明光小聲說道:「少爺,情況好像有些不對……」

  明光回過頭,惱怒的掃了他一眼,罵道:「你個廢物,你要怕死,就給我滾回去,從此以後別在我面前出現了。」

  「我……」明小言見明光惱怒,欲言又止,他只是明氏收養的孤兒,地位低下,現在出去就意味着背叛,等待他的將是明氏嚴苛的家法,到時不死也要重傷。

  兩人又走了一會兒,明光忽然停下,詫異的說道:「我們不是剛經過這兒嗎,怎麼又回來了?」

  「少爺,咱們一路來都沒遇到陷阱,明宇少爺這回布置的該不會是幻陣吧?」明小言一臉無奈的望着才發現狀況的少爺,提醒道。

  明光聞言,立馬忿忿然的嚷道:「怎麼可能!他那半吊子的功夫如何布置得了幻陣,你以為他是明玄那老不死啊?」

  只是他話剛說出口,心咯噔一下的一沉,不禁暗罵自己蠢笨如豬,眼前如果不是幻陣,那又是什麼?難不成普通的一片竹林還能讓他堂堂鍊氣五重天修為的人迷路不成?要知道,雖然他現在還沒能開闢出靈識,但是感知能力比那些經驗豐富的世俗獵人都要高出許多,區區竹林又怎能迷惑得了他的感知。

  明光雖然只有十六歲,卻有鍊氣五重天的修為,心智自然不會差到哪去,經明小言一提醒,便發現自己可能是受了幻陣影響,在竹林中繞圈子。

  但見他若有所思的望了眼四周鱗次櫛比的紫竹,然後低頭沉默不語,放佛在想些什麼。

  明光就這麼思慮了半晌才抬起頭,只見他眼眸中閃過一絲精光,整個人忽然開心的笑了。

  只見他右手輕輕一抖,一柄泛着淡淡金光的長劍憑空出現手中。

  「哼,幻陣嗎?給我破吧!」

  明光轉身,手持長劍狠狠的劈向身邊的紫竹,長劍鋒利,只聽得一陣嘩啦聲,幾株紫竹便被斬斷了。

  一旁的明小言見少爺已經動手,隨即也取出了自己的長劍,劈向身邊的紫竹,只是他的長劍黯淡無光,品相比之華衣少年的卻是寒磣了許多。

  明小言羨慕的掃了眼明光手中泛着金光的長劍,心中不由想道:「有個好爹好出身就是不一樣,鍊氣五重天便擁有中品靈器。」

  一會兒功夫,數十株紫竹被斬落在地,周圍頓時空出了一大片空間。與此同時,一圈圈隱隱可見的透明氣流朝四周散了開去,幻陣似乎真被他們就這麼破了去。

  「少爺,好劍法!」

  一路來受了不少責罵的明小言見此,急急忙忙送上好話,生怕錯過了重獲華衣少年好感的機會。

  果然,明光聽得明小言的讚美,神色飄然,心情也變得大好,見他揮了揮手中的長劍,緩緩說道:「這件靈器可是爺爺賜下的中品靈器,價值兩千兩,用來破這蹩腳的幻陣,那是綽綽有餘。哼,再精妙的陣法,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也只是一張廢紙。」

  「走,幻陣已破,我們速速取了紫竹桃便離開,明宇那小子本少爺倒是不懼,可要被他發現,招來他大哥明恪,那就是個麻煩事了。」明光說完,手握長劍,朝竹林深處沖了進去,一路上二人劈斷了數以百計的紫竹。

  只是二人不知道的是,他們前腳剛走,適才劈出的大塊空地,氣流一陣涌動,數十株紫竹又憑空長了出來,將那空地填的滿滿的。

  「該死!」

  「啊!」

  許久之後,在竹林深處傳出了兩聲哀嚎,一聲憤怒一聲凄涼,凄厲的哀嚎聲驚起一群鳥雀,飛上高天。

  ******

  竹林深處,本該是紫竹桃樹的一株果樹就在明光和明小言摘取果實的瞬間,竟然搖身一變,成了一株可怖的巨大仙人球,二人滿心歡喜抓在手中的紫竹桃此時也變成了扎手的刺。

  就在他們哀嚎的同時,四周氣流一陣翻滾,景緻也瞬間變樣。

  二人強忍劇痛,驚恐的望了眼四周,駭然發現自己竟然被關在一個巨大的竹籠里,而不遠處的一座掛有『紫竹軒』牌匾的竹樓里,一名身穿紫衣的少年正躺在搖椅里靜靜的喝着茶。

  「明宇少爺!」明小言望着紫竹軒里悠然自得的紫衣少年,神色變得有些惶恐不安,隨後,他側過頭,眼神複雜的望着一臉怨氣的自家少爺明光。

  此時,明光已經羞憤不已,只見他牙關緊咬,死死的盯着那個紫衣少年,仙人球刺帶給他那鑽心的痛,在這個時候似乎已經算不得什麼了。

  這是第幾次了?他不甘心,眼前這少年僅僅是鍊氣一重天的修為,他算什麼,竟然仗着一些旁門左道三番五次的將他玩弄於鼓掌之中。

  「明光,這是第三次了!你又何苦呢,這紫竹桃還未成熟,你若是想要,大可以跟我說,你我兄弟,犯不着為了個桃子慪氣。」

  竹樓里,明宇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來,輕聲嘆道。

  「哼,你個先天殘疾,就只是會些旁門左道,有本事你就跟我打一場,看我不剁了你!」

  竹籠里的明光怒目圓睜,盯着明宇恨恨的罵道。

  與此同時,那柄泛着金光的長劍也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左手中,他的右手掌扎滿了刺,此時已經握不住劍了。

  只是左手使劍,明光明顯不適應,他剛想揮劍將竹籠劈碎,奈何遠處的明宇早知他要破籠而出,一手拉下身邊的一個手把,困住二人的竹籠頓時騰空而起,明宇竟然主動的放了二人。

  目標落空,氣急敗壞的明光頓時揮動着長劍斬向那株仙人球。

  毫無反抗能力的仙人球頓時被他劈得粉碎,汁液四射,有些消氣的明光恨恨的掃了眼竹樓外的明宇,跺了跺腳,便轉身朝竹林外跑去。

  明小言見明光沒有揮劍撲向竹樓跟明宇拚命,頓時鬆了口氣,只是他正要轉身追趕明光,明宇卻把他叫住了。

  「明小言,那刺可是有毒的,裝些仙人球的汁液回去,凃在傷口上,可以解毒。」

  明小言聞言大驚,瞬即看了眼手掌,駭然發現扎了刺的手掌心多了許多黑絲,只是小會兒功夫,毒素已經開始蔓延。明小言身子顫抖了下,旋即快速的撈了些仙人球汁液塗在手掌上,同時拿出一個瓶子裝了些汁液,這才去追趕明光。

  臨走時,明小言還不忘對着明宇點頭哈腰感謝一番。

  明宇站在竹樓外,望着主僕二人離去的身影,搖頭苦笑。

  二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竹林里,明宇轉而仰頭望向竹林上空,久久不語。

  ******

  東勝神洲,方圓百萬萬里,神洲子民在這片神奇的大地上繁衍生息近百萬年,締造了多元文明。

  神洲先民,為抗拒生老病死,追求長生,法地法天法自然,前仆後繼,歷經漫長的歲月,終於尋到了長生之法----修鍊真元的修真之道。

  修真之人,世人稱之為修士。修士,以天地自然為本,凝真元,學大道,虛極靜篤,大徹大悟,盜天地虛無之真機,頓超直入,齊是非,同人我,入無天無地的混沌境界以修性命,去偽存真,求得真我。

  如今,東勝神洲,修真派別林立,真元法訣卻殊途同歸。

  根據修為高下真元多寡,修真的位階分為:鍊氣、築基、金丹、元嬰、化神、天仙、真聖。修士的金丹又稱仙胎,對於金丹修士,多敬稱人仙;元嬰修士,金丹化嬰領悟天地神通,元嬰行走人間,又名地仙;至於化神修士,元嬰升華成就元神,能掌握更多神通,咫尺一步便能飛升天界,是為神仙;而修為到了天仙的境界,又叫大羅金仙,悟得了種種天地神通,超脫一方天地,便要飛升九重天界;至於真聖境界,那是仙業圓滿,與天地同壽,真正的長生不老。

  只是,人間修士追求長生,有違生老病死的輪迴天道,是為逆天而行。逆天而行,大道艱辛,沒有過人的天賦、智慧和福緣,終其一身,也難有所成。在東勝神洲,達到化神境界的修士並不多見,

  明宇、明光、明小言三人修為只有鍊氣境界,在東勝神洲,也是最低境界的修士。鍊氣境界共有九重天,突破九重天的桎梏,便能築基,修為更上一層樓。

  而築基、金丹、元嬰三個境界,則分為初階、中階、高階三個階段;化神境則分為九品,九品最低,一品最高,渡一劫晉陞一品;至於天仙和傳說中的真聖,鮮有人知。

  修真並非人人皆可,沒有天賦,根骨不佳的人,修真也只是蹉跎歲月,到頭來一事無成。

  東勝神洲數以千萬計的真元法訣除了最基本的吐納法門之外無不是借奇經八脈煉化天地元氣凝練先天真元,真元是修鍊諸般術法的根本,沒有真元或者真元不足,是學不會術法的。

  奇經者,是為別道奇行。督脈、任脈、沖脈、帶脈、陰維脈、陽維脈、陰蹺脈、陽蹺脈,凡此八者,皆不拘於經,是為奇經八脈,乃人之先天精氣所在。八脈者先天之根,一氣之祖。人之先天精氣與外界的天地元氣合而為一,可凝為真元。凡人有此八脈,俱屬陰神閉而不開,惟神仙以陽氣沖開,故能得道。

  奇經八脈只得其一者,是為『孤脈』,這種特質,千萬人也未必有一人,而明宇恰恰便是,他只有督脈,其它的七脈,在他體內,根本尋不到蹤跡。

  明宇自幼聰慧,奈何身具『孤脈』,沒有完整的奇經八脈,即便東勝神洲的諸般真元法訣都擺在他的面前,對他來說也是廢紙一堆。他只能練練最基本的吐納法門,更年累月,只為積攢一點點先天真元,只是那點真元根本不足於支撐他修鍊什麼術法。

  在雲遙明氏,如他的同齡人,修為都在鍊氣四重天以上,而明宇只有鍊氣一重天的修為,而且想再進階,那是千難萬難。

  不能修真,對於尋常百姓家來說,那是再尋常不過的事兒,奈何明宇並非生在尋常百姓家。

  明氏是大漢王朝四大家之一,雖然明宇所在的雲遙明氏只是明氏的旁系的旁系,與遠在京城長安的明氏本宗大明王府、洛陽旁系安陽國公府鮮有聯繫,但好歹也是名門之後。

  明宇先祖自從一千多年前從明氏旁系安陽國公府分出來後,便來到了這雲遙城,開枝散葉,歷經千餘年繁衍,如今明氏族人數千,在雲遙城也算屈指可數的大世家,族中現有金丹境人仙三人,築基境修士更是多達一百餘人,比之雲遙城最古老的修真勢力雲家也絲毫不弱。作為千年世家,明氏在雲遙城可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生在世家,本是福分,但對於身具『孤脈』的明宇來說卻是負擔,與其如此,倒不如生在尋常百姓家,娶妻生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只羨鴛鴦不羨仙。

仙擎

仙擎

作者:明宇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人之一生,真就不外乎名利長生嗎?」明宇問天問地,也問自己
  鍊氣、築基、金丹(人仙)、元嬰(地仙)、化神(神仙)、天仙、真聖
  且看主角明宇如何一步一個腳印,乘風破浪,踏上九霄之巔,成一方仙擎......
  ........
  PS:敬請關注,不一樣的精彩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