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暖婚:蕭少撩寵小嬌妻免費閱讀(趙曼琴簡介)小說

暖婚:蕭少撩寵小嬌妻免費閱讀(趙曼琴簡介)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6作者:趙曼 標籤: 蘇旗 趙曼 都市小說

  有一個學心理學的妹妹是什麼感覺?  挺好,不擔心壓力沒處排解,不過有點瘮得慌,經常感覺自己被掃描了  那有一個學外科的死黨呢?  可以接受,最起碼看病有保障了,只要不拿常着手術刀威脅我就行  如果學外科的死黨勾搭上學心理的妹妹呢?  不是吧,身心雙重打擊,…
第一章 花開堪折

精彩節選

  吱吱吱,吱吱吱,連着幾天的降雨帶走了一絲夏季的暑熱,但不間斷的蟬鳴給潮濕的空氣中又憑添了一絲焦躁。郵差騎着三輪車穿梭在老街上,清脆的鈴聲每每響起,總是能引來一些人家期盼張望,7月的B市,許多人家都在等着同一件東西,一件輕飄飄卻重要的東西——錄取通知書。

  老城牆下,年過半百的大爺們搖着蒲扇,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着。

  「嗡」,輕微的震動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一個胖乎乎的老人摸出手機看了一眼,抿了一口搪瓷杯里的茶水然後站起身。

  「誒,老蘇,這就走啦」一個頭髮花白的老爺子問了一句。

  這老頭平時不是都要呆到天黑嗎?

  「回了,明個再聊吧」老人背對着揮了揮手,搖搖晃晃的往家裡走

  「這老頭的日子過得真舒心啊」

  「老蘇這是有孫女萬事足」,一個關係好的老人笑眯眯的解釋

  「誒,她家丫頭回來了,不行我得去找時間看看!」

  ……

  離開的老人沒理會老夥計們的議論,摸出又震了一下的手機看了一眼,短訊就三個字「煩,速回」,署名是丫頭。呵呵一笑,倒是沒急着回家,溜達着到街上的水產店,稱了二斤皮皮蝦,這才不急不忙的往回走。

  輕手輕腳的推開家門,一道視線輕飄飄的看過來,接着就聽見廳里的說教和埋怨聲。

  「你厲害了,還敢自己改志願,氣死我了!我選的專業你就這麼看不上嗎?啊?」趙曼氣哼哼的指着坐在沙發上的女兒數落

  「消消氣,消消氣,你倒是聽聽孩子怎麼說啊」丈夫蘇旗一邊旁低聲勸着媳婦,一邊給女兒使眼色。

  客廳里,難得回來一次的兒媳婦口氣不算好的指着孫女說教,自己的兒子無奈的勸着,而孫女端正的坐在沙發里,雖然面無表情但是老爺子敢保證這丫頭的心思肯定早就飛了。

  有意思有意思。

  本着看熱鬧的心態,老爺子決定暫時「隱身」。

  「這是沒全瞞着你」趙曼瞥一眼蘇旗,看丈夫心虛的別開視線,再度炮轟女兒「我讓你學管理是為了什麼啊,現在工作這麼難找,你學這個專業畢業後我還能給你使使勁,找找關係,幫你一把,你倒好自己悄么聲的就把專業給改了,還改成個什麼心理學,咱家在這方面一點人脈都沒有,你以後出來打算幹什麼!」趙曼越說越急,她的聲音本來就不是那麼圓潤,現在一急更顯得尖銳,有些得理不饒人的意味。

  家裡的空調已經打到24度了,夏季的傍晚,這個溫度已經有些涼了,但是看着風口吹出的冷風,趙曼心裏的火氣絲毫壓不住。

  心理學,聽着好聽,整天研究別人的心思累不累?天天面對一堆心理問題也不怕把自己給弄得心理變態。

  「媽」蘇泠悠悠的開口:「爺爺回來了,你注意控制音量哈」平靜的聲音夾雜着一絲揶揄

  「沒事沒事,我這兩天耳朵不太好,聲音大點聽得清楚」見大家的視線轉移到了自己身上,老爺子笑眯眯的開口「兒媳婦啊,到底怎麼了?」

  「爸」趙曼緩和了口氣「這丫頭私自把志願改了,這麼大的事不提前說一聲,都是您平時慣的。」說到最後聲音里透出一絲無奈。

  丈夫工作一直都忙,女兒出生不到2個月自己換了工作,正是是奮鬥期,所以孩子那段時間沒養在自己身邊,這兩年等到自己工作穩定下來,想要管孩子了才發現已經插不上手了。

  「你說,為什麼私自改志願」平復了一下情緒,趙曼再次開口問女兒。

  「不喜歡而已」蘇泠依舊是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盯着面前的茶几,連眼皮都沒抬一下「順便說一下,這事爺爺知道,算不上私自」最後壞心眼的把一旁看戲的爺爺拖下水。

  聽到老爺子知情,趙曼差點氣背過去,敢情全家就瞞着她一個人。看老爺子沒反駁女兒的話能看出這事他確實知情,有老爺子撐着今天這事肯定是不能對女兒怎麼著,想到這,帶着一絲埋怨看着老爺子,在看到一副和女兒如出一轍的「這沒什麼大不了」的表情之後,她突然覺得自己的牙根痒痒好想咬人。

  蘇旗看閨女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又看老爺子沒啥異常,再看媳婦的面色不對,趕忙起身和老爺子告辭,然後拽着趙曼就走,趙曼倒也順從,起身道別,臨出門又瞥了一眼女兒那依舊沒打算解釋一句的表情,突然覺得自己的手也很痒痒。「呼,終於走了」隨着大門關上,蘇泠輕呼一口氣,斜靠進實木沙發,剛才端着的高冷范轉瞬不見

  「呦,丫頭不端着了?」老爺子敲着自己的大茶缸打趣道

  「也不完全是端着啊」蘇泠懶洋洋的回了一句,「本來我就不喜歡解釋,而且就剛才那個狀況您覺得我媽聽得進去嗎?」

  雖然不在身邊長大,母女倆的關係也沒有特別親近,但是畢竟是自己的媽,她的性子還是了解的,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氣頭上什麼都聽不進去,只能等氣消了再慢慢哄。

  不過,今天老媽在自己這憋了一肚子氣,這回去只能委屈老爸幫忙放氣了。

  「也是,估計你媽也就是氣你瞞着她」老爺子點點頭「不過你剛才就這麼把您爺爺出賣了真的好嗎,早知道老爺子我就不幫你保密了,連帶着我也受埋怨!」貌似後悔的搖了搖頭

  「誰讓你磨蹭了那麼久才回來!」斜了一眼「我媽今天回來,足足嘚嘚了我一個小時,簡直要煩死了。」

  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歡啰嗦,還拖這麼久,什麼可能這麼容易放過你!

  「爺爺這不是給你買蝦去了嗎!」老爺子討好的笑笑「給你壓壓驚,今個晚上給你做爺爺最拿手的椒鹽蝦!」

  老爺子摸摸鼻子,轉移話題。

  本來以為晚點回來能看到這丫頭炸毛的樣子,可誰知道這希望還是落空了,可惜了可惜了,一點都不可愛!

  雖說是給孫女做的蝦,但是大半還是進了老爺子的肚子。

  沒辦法,孫女孝順,把蝦剝好了送到碗里,不吃不合適不是?

  回頭看着孫女在廚房裡洗碗的背影,老爺子欣慰的笑笑,想到剛才飯桌上的情景,心裏鬆了下來,沒往心裏去就好。

  其實要說往心裏去,老爺子還真是想多了,依蘇泠的性格,趙曼這通脾氣發的估計在她這就是左耳進右耳出,掀不起一點脾氣。

  蘇泠是個什麼性格呢,最籠統的概括:淡定!

  這是所有人對她的第一感覺,先不說心裏是不是真的很淡定,最起碼面上看起來是這樣的。其實這有一部分要歸功於老爺子,蘇泠小的時候老爺子特別愛看詩經,不光自己看還帶着孫女一塊看,後來老爺子煩了,但是蘇泠對古風的東西的興趣算是培養起來了,國畫,琵琶,古詩詞一個接着一個的學,雖說不上精通但也都有模有樣,久而久之,自然腹有詩書氣自華了。

  至於另外的一部分原因,蘇姑娘表示,她只是覺得淡定的看着別人火冒三丈着實是件特別有意思的事情,所以,呵呵不解釋。

  清風半夜鳴蟬,凌晨3點

  蘇泠從床上坐起,掀開床帳,摸着黑走到窗邊,想了想還是沒有推開。她的房間裝的還是那種老式的對開的木窗,連個紗窗都沒有,這在現在是很少見的,當時裝修的時候蘇泠用一個「破壞古典格調」的理由駁回了安裝推拉窗的設計,但是估計沒人知道,要不是考慮到冬天的風太大,她就把窗子上的玻璃都換成窗紙了。現在她很慶幸自己沒有這麼做,要不然這大半夜的醒了,連個月亮都看不到。

  其實吧,說起改志願這件事,蘇泠還真不是一時衝動。當初網上填報是趙曼一手操作的,也沒多關注,畢竟對各個專業了解都僅限於皮毛,也談不上什麼喜不喜歡,再說了當媽的還能害了自己的閨女不是?

  但自從知道了老媽填的學校是在T市,也就是她工作的城市就有點不願意了。

  為啥?

  不太想在老媽的眼皮子底下受約束!就這麼簡單!

  相信不少高考的學生都有這麼一種感受:好不容易熬出頭了,想要多一點自由。

  所以說改了志願的原因並不是嫌棄專業,而是嫌棄學校的位置。

  蘇泠回過頭扭開檯燈,暖黃色的燈光,月亮也看的不太真切了。

  還記得改志願的那天也是個半夜,也掛着一彎上弦月,也是半夜睡不着,在改不改志願的想法之間猶豫了好久,心情煩躁,草草的翻了兩頁詩集本想靜下心,然後就沒什麼猶豫的把志願給改了

  原因是兩句詩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現在想想,蘇泠還是挺佩服自己臨時的發散思維的,人家明明是勸人們珍惜時光的意境硬是讓她斷章取義成了抓住機會當機立斷的意思,也不知道原作者會不會被氣死。

  掃了一眼桌子上的座鐘,蘇泠果斷的決定再去眯一會然後就起床晨練,無論怎樣新的一天都該有個新的開始。

暖婚:蕭少撩寵小嬌妻

暖婚:蕭少撩寵小嬌妻

作者:趙曼類型:都市小說狀態:連載中

  有一個學心理學的妹妹是什麼感覺?
  挺好,不擔心壓力沒處排解,不過有點瘮得慌,經常感覺自己被掃描了
  那有一個學外科的死黨呢?
  可以接受,最起碼看病有保障了,只要不拿常着手術刀威脅我就行
  如果學外科的死黨勾搭上學心理的妹妹呢?
  不是吧,身心雙重打擊,這感覺簡直不要太好
小劇場:
  圖書館旁的小路上,帶着耳機的蘇姑娘一頭撞進了出國交流回來的蕭公子身上
  蘇姑...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