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劇本系統免費閱讀(唐禹生林師妹)小說

劇本系統免費閱讀(唐禹生林師妹)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5作者:唐禹生 標籤: 唐禹生 林師妹 武俠修真

碌碌無為的大學生,驚奇異常的穿越,神秘的劇本系統,瑰麗的修仙世界,從此唐禹生踏上按照系統安排一次次完成劇本任務的生活...

劇本系統

推薦指數:10分

《劇本系統》在線閱讀

第二章:首次任務

精彩節選

  唐禹生被系統傳送的地方是玄元大世界南部,一個叫月照山脈的外圍地區。

  月照山脈因此地一種特殊的洗月樹而聞名,據說每當滿月之時,月光照耀在洗月樹上,洗月樹會發出和月光相似的淡白色光芒,與月光相映成趣,文人墨客稱之為「月灑霜林」,是玄元大世界十分有名的一處景色。

  要是時間合適,唐禹生還真準備看看這等奇觀,可惜不湊巧的是滿月才剛過去三天,要等下一次滿月,可就要十幾天了,對於迫切地想要見識到玄元大世界的唐禹生來說,簡直是不能忍。

  唐禹生一邊趕路離開月照山脈,一邊根據知識採集些藥草,雖然他不是煉丹師,連最低級的丹藥都練不成,但是不妨礙他先採來存着。

  就像前世在地球上玩的遊戲一樣,前期看起來沒什麼用的材料,到了後期可能找到你哭,甚至傾家蕩產都買不來。

  就這樣走着停着,偶爾唐禹生還摘些野果打幾個野獸充饑,那些看起來兇猛的野獸在他鍊氣期修為的氣息壓制下連逃跑都不會了,直接匍匐在地上等着唐禹生來殺,倒是讓他覺得好生沒趣。

  其實也不知道該說唐禹生運氣好還是差,由於他處於月照山脈的外圍,加之此地又是玄元大世界有名的風景地區,常年有修士到此遊覽,能殺的妖獸大多都被殺了。

  就算還剩下的漏網之魚,要麼沒有什麼攻擊性,要麼見人就跑,根本不敢出現在人前,所以導致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讓那些野獸在山中作威作福了。

  一腳把眼前一隻腦袋像劍齒虎身體卻像豹子的野獸踢開,唐禹生四處看了看,風景不錯,趕了半天路,太陽都快落山了,索性在這裡休息一下。

  唐禹生伸出左手,只見五根手指上有蒼白的火苗在跳動,五指一張一合,火苗合而為一,躍至空中懸浮着。

  這是唐禹生在萬千大眾秘籍中找到的比較實用的一種功法,名叫《離火焚湮術》,最大的特點是能將火焰的破壞力封鎖起來,在玄元大世界廣為流傳,相傳是某位散修所創,死後留下手本,不知為何人所得,最終流傳開來。

  《離火焚湮術》威能不俗,能將修鍊出來的離火打入敵人的體內,然後一下子爆發出來,據說功力深厚之人能夠一瞬間就將敵人化為飛灰,只不過這種說法連那名散修本人都沒做到過。

  像唐禹生這般使用是非常奢侈的,不僅要不斷輸入法力來維持火焰,而且還需要耗費精神去維持,消耗遠遠大於實戰,其他修士通常堅持不了半柱香的時間就會法力枯竭,而且還指不定會在法力枯竭前就耗盡精神力陷入昏迷,完全是賠本的買賣。

  但是架不住唐禹生開掛啊,爐火純青的熟練度讓他能夠最大限度地控制住法力的逸散,基本上所有真氣都供給火焰作燃料。

  若是仔細地觀察,就會發現火焰散發的光芒一直都在中心三丈以內,不曾多一尺,亦不少一寸,這一手估計也只有唐禹生才能玩,整個玄元大世界誰能敢說能在鍊氣期做到這種程度?

  唐禹生心裏估算着時間,大概還有一天半的時間就能走出這座山脈,遇見有人煙的地方了,這幾天看山看水看木頭都快看吐了。

  果然還是花花世界適合我啊,唐禹生心裏由衷地想着。

  甩了甩腦袋,把雜念拋在腦後,唐禹生準備打坐修鍊一下,有化氣露的幫助,在鍊氣期的修鍊可謂是一馬平川。

  這幾天趕路的同時也沒耽誤修鍊,到現在為止只消耗了一滴化氣露,境界卻像是坐火箭一樣躥升到鍊氣期三層。

  玄元大世界的修士等級由低到高分別是鍊氣期,築基期,金丹期,元嬰期,化神期以及通天境,其中鍊氣分為十層,是初步的煉精化氣的過程,築基期,金丹期,元嬰其和化神期分為前期、中期、後期、圓滿四個境界,通天境修士則是已經超脫了人的範圍,達到了與天地同壽,與日月齊輝的境界。

  ……

  正當唐禹生準備提起法力準備運行一周天的時候,遠處突然有一絲火光閃現,隨後一聲巨響轟然爆發,震得周圍的樹葉簌簌地往下掉,驚得唐禹生差點真氣倒流,幸好他對功法的也是十分熟悉,才沒有導致莫名其妙就被震傷。

  被人無意地陰了一記,唐禹生直接憤怒地破口大罵:「我去你妹的,還有沒有公德心了,玄元大世界的人都是這麼沒素質的嗎?丟雷樓謀啊!」

  被人攪鬧了一番,唐禹生也沒心思修鍊了,熄滅了火焰就往聲響傳來的地方趕去。

  ……

  在唐禹生還在趕來的路上時,戰鬥已經接近白熱化了。

  一名白衣男子手中捏着法印,顯露出嫻熟的戰鬥技巧,隨着法印落下,一道道升騰的火焰把在場除他以外的五個人都包圍了起來,並且火圈還在慢慢收縮。

  那白衣男子似乎並不着急着殺他們,否則就直接催動火焰燒過去了。

  被包圍在裏面的人有一男四女,有幾個都是身穿淡綠色的長袍,看起來像是一個門派的弟子,此刻正結成陣勢苦苦抵擋。

  為首的是一名身着水色長裙、姿容秀麗的女子,有着鍊氣期七層的修為,在她的四周有一層淡淡的水幕,用來防禦白衣男子的火焰圈。

  波光映照着火光,折射在她冷靜而又蒼白的臉上,額頭上緩緩低落的汗水,顯示出她的狀況並不樂觀。

  剩下的三人雖然都有鍊氣期三層到四層的修為,但是他們並沒有出手幫忙,只能站在為首女子的水幕內干著急。

  唯有一名看起來只有十三四歲的女子,站在為首女子的身後,雙掌貼着她的後背,為她輸送法力,只是那女子的修為才鍊氣期四層,能提供的法力有限,她的臉上泛起紅暈,漸漸地有些不支了。

  眼見着形式越來越不利,沒有動手的三人有些坐不住了。

  「蝶師姐,怎麼辦,我們快守不住了,不如我們直接跟他拼了!」其中一名女弟子焦急地喊道,她在所有人中年齡最小,看起來只有十歲左右,最是禁受不住這樣的壓抑。

  聽見她的話聲,正在一旁也急得團團轉的女弟子連忙攔住她:「林師妹,噤聲,不要打擾蝶師姐,蝶師姐會想到辦法的!」

  「李師姐說得在理。」站在前邊的男弟子也回過頭來,安撫道:「我等三人皆修習木屬性或風屬性功法,火遇木則旺,火遇風則漲,功法屬性上已被克制,況且桓蒼岳已是鍊氣期十層圓滿,實力更是超出我等一大截,如若出手,非但不能幫助蝶師姐與姬師妹,反倒助長了桓蒼岳的威勢,得不償失。」

  被叫做林師妹的女弟子聽了一陣泄氣,眼見着自己師姐和強敵交戰,自己卻只能龜縮在師姐的背後,什麼也做不了,提的主意也被方師兄駁得一文不值,頓時感到滿腹委屈,正要哭出來發泄,突然情況生變。

  在名叫桓蒼岳的白衣男子強大的攻勢下,本就岌岌可危的兩名女子終於堅持不住,「噗」地一下吐出了一口鮮血,無力地倒在了地上。

  桓蒼岳攻破了他們一行人的防線後也不乘勝追擊,雙手背負在身後,用俯視的姿態看着他們,彷彿已經把他們吃定了。

  「蝶師姐!」

  「姬師妹!」

  李師姐和方師兄大驚失色,林師妹也顧不得哭了,連忙跑過去查看她們二人的情況。

  那李師姐和方師兄雖然衝到進前,但只是幫忙扶起二人,並沒有動手治療,反而是由年幼的林師妹出手,倒是讓人奇怪。

  不過在一旁看戲的桓蒼岳並不感到奇怪,正是因為這姓林的小妮子有這種特殊的潛質,才能夠讓自家少爺看上,命令他動手找機會將她帶走,現在看來,少爺交待的事情快要完成了。

  恆蒼岳往前一步,嘿然笑道:「我勸你們還是省點心,把那小丫頭交出來,免得白白丟掉了性命,我桓蒼岳不願多造殺孽,只要你們把她交出來,我願對天發誓,放你們四人回清平宗,絕不追擊,如何?」

  聞言,清平宗無人一顆心沉到谷底,雖然一臉氣憤難平,卻改變不了實力的差距。

  剛才他們對付桓蒼岳都十分勉強,現在最強的蝶師姐都受傷了,哪還是他的對手,但是要他們親手把林師妹交出去,眼睜睜地看着桓蒼岳帶着她離開,那是萬萬做不到的,他們知道這意味着什麼,他們不能把林師妹送進地獄。

  受傷的蝶師姐在師妹的攙扶下站了起來,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跡,又輕輕地攏了一下耳邊的秀髮,四周閃耀的火光照映在她蒼白的臉龐,彷彿有一種驚心動魄的美,令桓蒼岳一陣失神,但這些雜念一會就被他壓了下去,不再亂想。

  一陣沉默過後,蝶師姐緩緩開口了:「桓蒼岳,你本為散修,卻投靠梁家,替他們干那些陰暗見不得人的勾當,做他們的走狗,為世人所不齒,我等師姐妹雖然敵不過你,但是玉石俱焚卻是不怕的,你想要帶走林師妹,只怕是妄想!」

  說完便閉上了雙眸,心中升起一股後悔的情緒,本來此次她出來是為了採摘月照山脈的一種特產藥草,正巧師弟師妹們想要出門遊歷漲漲見識,於是她便帶他們一起上路。

  按照常識月照山脈是沒有危險的,哪想到還是出了差錯,早知今日會有性命之憂,當初便不該帶他們出來。

  清平宗的弟子不知她心中所想,只聽到了蝶師姐的語氣斬釘截鐵,毫不畏懼,清平宗一行人聽了只覺得熱血上涌,哪怕現在是面臨死亡,也不是那麼害怕了。

  等來等去沒想到等到這個結果,桓蒼岳自嘲地笑了一聲:「真是不該給你們考慮的機會啊,不過沒關係,把你們殺了,我自己動手就是了,你們放心,我會把你們燒成灰燼,絕不讓野獸來玷污你們的屍體!」

  話音未落,恆蒼岳就結起了手印,一條條火舌沖向除林師妹的另外四人,被火舌鎖定的四人絕望地閉上了眼睛,甚至能提前感受到被火舌撲到身上的那股灼燒感。

  就在清平宗弟子千鈞一髮之時,早就來到在一旁看熱鬧的唐禹生接到了一條系統任務。

  「叮,宿主遭遇隨機支線任務。」

  「任務名稱:救援。」

  「任務內容:清平宗的弟子在蝶夢惜的帶領下離開宗門遊歷,一行人因最小的師妹林佳寧天生木靈,被梁家家主獨子梁翎看中,並派遣門客桓蒼岳上前劫殺,現在清平宗弟子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命懸一線,劇本已經寫好,愚蠢的宿主啊,快使用本系統所授的絕技,風騷的擊敗對手吧。」

  「任務目標:擊退桓蒼岳,若目標死亡則判定任務失敗,清平宗弟子死亡一人則判定任務失敗。」

  「任務獎勵:鍊氣期六層修為,身法秘籍:風雲隱。」

  「失敗懲罰:直接抹殺宿主。」

  唐禹生無語地看着這任務,什麼叫愚蠢的宿主,自己什麼時候風騷了,還有這尼瑪的一言不合就抹殺宿主是怎們回事,社會什麼時候變得那麼險惡了?

  生氣歸生氣,唐禹生不準備跟系統皮,看看是不是真的會被抹殺,畢竟他才剛死沒多久,可不想再冒一次險。

  唐禹生來不及多想,正要拔劍衝上去的時候,突然腦海中多了一段東西,略一體會,唐禹生嘴角多出了一絲笑意。

  這系統,明明自己就很騷包,還有臉說我,看着在那操縱火焰的桓蒼岳,唐禹生心中報以萬分之一的同情。

  ……

  「嗡……」

  一陣清脆的劍鳴聲響起,在這凝重的場面中是那麼地清晰,桓蒼岳停下了對清平宗弟子的攻擊,轉身看向聲源處,怒喝道:「是誰!」

  此時唐禹生正按照系統剛才給一份劇本登場,沒錯,就是劇本,剛才系統直接傳到了他的腦海中的東西。

  現在的他已經不是唐禹生了,而是一個演員!

  唐禹生不急不緩地走到離桓蒼岳三十步的地方站定,嘴角叼着一根系統臨時給予的嫩竹枝,左手負在身後,右手執劍斜向下45度,腰掛系統臨時贈品的酒葫蘆,身背冥封劍劍匣,眼中帶着一絲笑意微微仰頭望向遠方天空,活脫脫的一副騷包到流鼻血的劍俠模樣。

  唐禹生輕輕地嘆了口氣,對着眼睛開始冒火的桓蒼岳笑道:「如此澄凈的天空,在此殺人豈不是大煞風景,不如就此罷手,我等坐而論道,方不負這天地造化,閣下意下如何?」

  在桓蒼岳的眼裡,這副模樣的唐禹生怎麼看怎麼討厭,連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雖然他看不穿有系統幫忙遮掩修為的唐禹生,令他有些忌憚,但他就莫名地對唐禹生厭惡,連帶着語氣也十分惡劣:「哪裡來的毛頭小子,簡直不知死活,我不願多造殺孽,我勸你趕快滾,不然連你一起殺!」

  唐禹生微微一笑:「你這等凶頑,當受到教訓。」言罷手中冥封劍瞬間擲出,直指桓蒼岳。

  桓蒼岳冷笑一聲:「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畜生!」

  他手中法決連續發動,周圍的火海瞬間匯聚成一條火焰巨蛇,巨蛇成型後,立馬向唐禹生衝去,想要徹底吞沒唐禹生,同時蛇尾一掃,將冥封劍打至空中,而唐禹生靜靜地看着這一切發生,卻無動於衷。

  一般來說,劍修在修鍊到金丹期能夠御劍攻擊以前,對付法修的方法跟一般體修沒什麼兩樣,都是要趁對方法決沒放出來時盡量靠近對方,想方設法打亂對方釋放法決,否則就會陷入被動,除非法修的法力耗盡,否則自身的情況將十分危險。

  在清平宗眾人看來,桓蒼岳的火焰巨蛇凶戾異常,一招就將那年輕劍修的劍打飛,而那年輕劍修此刻竟然像嚇傻了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接下來肯定逃不過被火蛇吞沒,燒得屍骨無存,眾人感到有些不忍心看了。

  蝶師姐甚至忍不住出聲勸阻:「閣下快離去吧,替我們給清平宗報個信,請師門長輩為我們報仇。」,可惜翻滾的火浪聲音淹沒了她的呼喊。

  巨蛇離唐禹生越來越近,桓蒼岳感覺下一刻火焰就能把他吞沒,讓這個令人厭煩的存在徹底消失在世間,不由得興奮起來。

  就在巨蛇離自己身體還有一丈多遠時,唐禹生動了,只見從他身邊湧起一陣強風,然後整個人直接朝着巨蛇衝去。

  這舉動把其他人嚇了一大跳,這人莫非是被嚇傻了,竟然不跑還自尋死路?

  然而下一刻的景象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只見唐禹生周身風力流動不息,火焰撞在風牆上,竟然被風的流動引導到兩邊,完全不能傷唐禹生一分一毫。

  而唐禹生卻頂着火焰一步步往前,看起來像是一頭巨蛇被鋒利的劍切割成兩半。

  最最震驚的要數桓蒼岳這個對手了,在操縱火蛇撞向唐禹生時,他感覺自己瞬間無法掌控住法力,只能被動地被唐禹生的風所吸引一直撞過去。

  如果想要收手,除非承受法力反噬,不然只能任由火蛇完全消散。

  眼前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清平宗的一眾吃瓜群眾,除了蝶夢惜以外的三名女弟子看向唐禹生的眼神中都泛着星星,方師兄則是一臉獃滯,喃喃地念叨着:好……好帥啊,就連最莊重的蝶夢惜,目光里也閃耀着別樣的神采。

  唐禹生心中微微搖頭,基礎不牢,地動山搖啊,老師說的果然沒錯啊,這桓蒼岳的火蛇看似威力巨大,但在他看來其實到處都是破綻。

  只不過系統讓他用這種最炫酷的方法來破解罷了,要是讓他自由發揮,甚至能讓這火蛇反噬主人。

  若是換作鍊氣十層的唐禹生自己來施展這招,他還敢這麼玩,現在已經是灰渣了。

  在其他人愣神的時間裏,唐禹生三步並作一步,衝到了桓蒼岳的近前。

  桓蒼岳驚駭欲絕,他是法修,讓體修跟劍修近身,絕對是災難,即便是練氣期十層,讓鍊氣期五層的劍修近身也要飲恨,更何況是這個他看不清深淺的人。

  不待桓蒼岳有所動作,唐禹生一個閃身,右手一伸,恰好接住了落下的冥封劍,挽了個小小的劍花,劍尖停在了離桓蒼岳喉嚨一寸處,同時另一隻手拿出酒葫蘆,旁若無人地開始飲酒,飲到酣處,不由長嘯一聲:「對酒當歌,人生幾何?」氣質瀟洒至極。

  一招,就一招,鍊氣十層的桓蒼岳竟然一招就被人擊敗了,如果這是生死廝殺的話,現在桓蒼岳已經是具無頭屍體了。

  蝶夢惜等人瞪大了眼睛,唐禹生這一劍,神乎其技,讓他們大開眼界,捫心自問,如果換做他們是同等修為,同樣也會一敗塗地,這一劍光彩,已經達到了令人側目的地步,不禁讓人沉醉在其中。

  桓蒼岳心中苦澀不已,自己出盡全力的一擊,竟叫對方如此輕描淡寫地就破去了,而且對方還沒顯露自身實力呢,他認為唐禹生的實力遠遠超過他,所以才能將他玩弄在鼓掌之中。

  清平宗等人很快回過神來,望向唐禹生,雙目放光。

  本來以為今日已是末路,誰曾想柳暗花明又一村,突然出現的劍修,挽狂瀾於既倒,一人一劍輕鬆挫敗將他們打得抬不起頭來的強敵,人生的大起大落,令他們心潮澎湃,不能自已。

  「霸氣,絕對的霸氣!」清平宗里唯一的男弟子方師兄臉色十分激動,崇敬地望着唐禹生:「如此強大的火蛇,根本不閃不避,直接頂着它劈開,這才是霸道啊!」

  林佳寧則是臉色潮紅,興奮地回味着唐禹生方才的那瀟洒的一劍:「師姐你們看,那人破去火龍,又正好劍器下落的的時候來到敵手近前,莫非從戰鬥一開始都是他算計好的嗎,這般舉重若輕,不帶一絲煙火氣息,好帥啊!」

  「嗯嗯!」三位女弟子也十分贊同地點頭。

  ……

  「呃……」

  桓蒼岳尷尬地發現他被晾在了一邊,唐禹生耍完帥後就閉上眼睛,在仔細品味剛才的酒,但是那把劍卻紋絲不動,氣息一直牢牢地鎖定着自己,他毫不懷疑只要自己用行動表示出要逃跑的決心,那把劍立即就讓他腦袋搬家。

  小命被捏在別人手裡,他怎麼敢造次,而且看那劍修的模樣,似乎是在考慮是不是要殺掉自己,桓蒼岳不由得越想越害怕,唐禹生正好蹙了下眉,嚇得他冷汗直流。

  正當桓蒼岳胡思亂想之際,忽然感到背上一股力量傳來,打得他一個趔趄,差點一頭栽倒在地上。

  回過頭來,卻發現指着他脖子的那把劍已經被收了起來,唐禹生正一臉正氣地注視着他,義正言辭地說道:「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人不應肆意殺戮,此次我便饒你一回,下次若再讓我看見你為惡,定斬不饒,聽見了嗎?!」

  唐禹生最後一句低喝出聲,桓蒼岳身體不自主地抖了抖,那模樣在別人看來好像是被唐禹生的話嚇到一樣,其實只有他自己知道,壓根他就是怕唐禹生一言不合殺掉自己,神經過敏罷了,不過效果是已經達到了,就算他怎麼辯也辯不清。

  聽說對方要放過自己,桓蒼岳如蒙大赦,哪還不學乖,連連低頭彎腰求饒道:「謝過前輩,謝過前輩,謝前輩放過晚輩一命。」

  看到桓蒼岳一副狗腿模樣地求饒,唐禹生心滿意足,厲聲喝道:「還不快滾?」

  「是是是,晚輩馬上滾,馬上滾。」桓蒼岳唯唯諾諾地應道,頭也不回地跑了,生怕跑慢了一步,前輩就會後悔將他斬殺。

  其實桓蒼岳多慮了,唐禹生本來就不打算殺他,殺了幹嘛,任務說了只需擊退,要是桓蒼岳死了,唐禹生也要被系統抹殺,那可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等桓蒼岳遠遠逃開後,唐禹生終於收到了系統提示聲。

  「叮,恭喜宿主按照劇本完成了支線任務——救援。」

  「發放任務獎勵中。」

  「任務獎勵已發放到背包,請宿主注意查收。」

  感受着體內翻騰的氣息,靈氣不斷轉化為自身法力,唐禹生露出一絲微笑,辛苦了這麼久,總算是有收穫。

劇本系統

劇本系統

作者:唐禹生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碌碌無為的大學生,驚奇異常的穿越,神秘的劇本系統,瑰麗的修仙世界,從此唐禹生踏上按照系統安排一次次完成劇本任務的生活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