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傷之劍免費閱讀(楊甜甜是誰)小說

傷之劍免費閱讀(楊甜甜是誰)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4作者:甜兒 標籤: 楊雪 武俠修真 甜兒

  這是一個純粹的武俠世界,主角冬田出生在一個小部族裏面武力天賦平庸再加上部族突然遭遇橫禍,爹娘生死不知  在逃跑的過程中被師父相救而努力練習武功最後在師父的介紹下,「藝門」在招收徒弟時,冬田進入了這個有着『大陸第一門派』稱呼的地方接着大陸的格局再度發生變化,…

傷之劍

推薦指數:10分

《傷之劍》在線閱讀

第一章

精彩節選

  今天的天空顏色特別的藍,空氣彷彿也在迎風起舞在歡呼什麼似的。此刻在一個部族裏面正熱鬧非凡。那就是「冬族」

  哇~~哇哇~~~哇哇哇哇~~~~

  「族長!族長!夫人生了!」產婆伴隨着一聲嘹亮的聲音

  「出生了?男的女的?」族長興奮的問着產婆,產婆回答說『男的』。

  只見『族長』大聲笑了幾聲說道:「好,好,好。」連着三聲好一個男人走進了房間溫柔的看着母子兩個。

  這個男人,就是冬族的族長冬歷。此時的冬歷心裏非常開心,因為族長冬歷終於有兒子了。而那女人,就是冬族的族長夫人,剛剛為他產下了屬於他們的孩子。

  「你來了,孩子他爹,快看看我們家的小娃子這哭的聲音多響亮呀!」女人溫柔的說著,屆時這襁褓中的孩子努力的睜着小眼睛,一雙小眼睛烏黑的眼珠子在溜溜轉,一看就知道以後肯定是個機敏的孩子。

  族長冬厲說道:「呵呵,是啊。孩子他娘,這段時間辛苦你了。」

  楊雪見狀,開心的笑了。「不辛苦,開心還來不及呢。」

  「哇哇~~!」不哭不哭,娘疼疼,娘疼疼。

  「孩子他爹,你還沒給我們的孩子起名字呢!!你說,叫什麼好呢?」楊雪心中思索,心情愉快的看着自己的男人。

  冬歷思考一會兒,突然說道:「在這冬天出生,而又剛好過了寒冷的晨雪。那就叫冬田吧!」

  此刻孩子彷彿知道似的忽然停止了哭聲,好奇的想睜開眼睛看看這個剛剛來到的世界。

  ……

  冬族當地有名的大部族,和楊族、土族、石族、四族鼎力。簡稱四大部族。

  這世界有四大國,分別是商朝、夏朝、明朝、信朝、而冬族就位於商朝的偏遠處的一個地方,山清水秀的。冬族和楊族的關係最為和睦,因為冬田的母親,楊雪就是楊家的族人。而土族和石族是相對親密的,他們兩家也是連婚。就這樣對持着。誰也沒有動誰彷彿達成了某種協議一樣,在緩緩的和平發展。

  此時一個小娃在院子中自顧自的玩弄着自己的小玩意。

  「冬田,我們偷跑出去打雪仗吧怎麼樣?!」冬雨細聲說道。

  七歲的冬田和幾個小夥伴們一聽,即想偷溜出去部族外面玩又怕被父親責罰。為這事,冬田可沒少被父親揍啊,那叫一個疼。見到都沒什麼興趣的樣子,首先調皮的冬二看着冬田對他說:「田哥,咱們這次肯定是萬無一失的,就去玩玩嘛」。

  旁邊的小女孩冬甜兒立即淚眼巴巴的看着冬田,冬甜兒是被冬田的母親抱養的,所以從小就跟在冬田的身邊。這讓冬田的心裏又是一軟,那就去玩吧..

  「哦~~你打不到我,雪球打不到我。」甜兒開心的一路跑着。跑到了冬田的地方,冬田哥哥你怎麼不玩呀?!冬田在坐着發獃,

  「呵呵,甜兒妹妹呀,你們先玩吧,我吃了些東西就過來。」冬田此時手中還拿着剛剛從家裡拿出來的馬鈴薯,甜兒搖晃了下冬田的手臂說道:「那好吧,冬田哥哥你快點。」

  就在這時…

  「喲,這不是冬族的小廢物嘛。瘦不拉幾的。還是那麼喜歡吃呀?!」一個非常不和諧的聲音嘲笑着對着冬田說了起來。

  「哼,傻大石,我們家冬田哥哥不是你能比較的。」只見冬甜兒一臉氣憤的模樣看着石頭。

  石頭不屑的看了一眼冬田,心裏想就他這小身板。都不知道能不能頂住哥的一鎚子。

  「說誰呢,廢物就是廢物。」石頭身後的夥伴囂張的說著。

  「喂,石頭。你是不是覺得我比較好欺負呀?!」冬田緩緩站起來。這時候小夥伴們都回歸到了冬田的身邊。怒目圓瞪的看着這自大的『石頭』。

  石頭不以為然的說道:「就是覺得你好欺負,那又怎麼樣,我還罵你爹,罵你娘呢。」哈哈哈,周圍的同伴笑了。

  「石族族長的兒子,石頭是吧?」冬田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的沉了下來。

  「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樣」石頭抱着雙臂,嘚瑟的抖着腳問道。

  忽然,冬田一拳就打了過去,緊接着不用任何人提醒,冬田與石頭這兩撥人就打了起來。

  「你給我等着,我下次再繼續找你麻煩,到時候揍死你。」石頭捂着臉帶着幾個小夥伴就走了。

  冬田揉了揉生疼的肚子,甜兒見狀馬上扶着冬田,關心的問道:「沒事吧,冬田哥哥?」冬田聳了聳肩,對此顯得毫不在意,來找麻煩什麼的冬田最喜歡了。

  家中,冬族的大廳內。

  隨着一聲『跪下』,冬田與冬甜兒就緩緩的跪了下去。

  「出去玩就算了,你倒是越來越不像話了,還打傷了石族的石頭。冬田,你說說你幾天沒有練武功了?倒是說說啊!長能耐了,還會用三腳貓功夫打架了啊。」

  楊雪見狀便說道:「哎呀,他爹,孩子出去玩玩怎麼了,肯定是石族那伙人先惹的事兒。」楊雪偏心的說道

  「胡鬧,你也跟着胡鬧。」冬歷嚴肅的教育道。

  旁邊的李管家見狀馬上說:「族長大人,少主還是孩兒嘛,打打鬧鬧也屬正常的。」

  此時調皮的冬田淚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娘親,楊雪見狀說道:「不說了不說了該吃飯了。」接着,立馬帶着冬田溜了了出去。

  看着母子兩個走了以後,冬歷暗自說了一聲「臭小子」,彷彿自言自語般但臉上又掛着微笑的族長,冬管家看着打打鬧鬧的少主,也是在族長一旁微笑着。

  噠、噠、噠、

  此時的冬田在族裡的練武場裏面打着木樁,打得小手很是生疼,冬田不知道父親所為的練功是什麼,但是冬田知道一直這樣練很累人。

  「冬田哥哥你累不累啊?辛不辛苦?」冬甜兒走過來關心的問着自己的哥哥。

  「啊,甜兒妹妹你來啦。」冬田耷拉了一下小腦袋問到。

  「恩,是啊,你的甜兒妹妹來啦。」甜兒甜甜的笑着,甜美的笑容用來形容冬甜兒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接着冬甜兒說道:「冬田哥哥,先喝口水再練吧。」

  冬田搖了搖頭說:「不行不行,等下被父親看到我又不練功,會被罵得很慘的。」

  此時族長大人和冬管家在遠處看着這一幕。冬管家說:「族長大人,看來少主還是挺有耐力的嘛。」

  「臭小子,總算不比你老子當年差。想當年,咳咳。」族長冬歷彷彿又在回憶過去似的。接着看了一眼冬管家說:「你去陪着冬田去練練劍。」冬管家點了點頭。

  喝、哈、喝、哈。

  「冬叔,你來了呀,冬叔叔好。」冬甜兒看着走過來的冬管家甜甜的問道。

  冬叔笑着摸了摸冬甜兒:「是啊,又到了教少主劍法的時候了。」冬田頓時認真的點了點頭,看着冬叔接下來的招數。劍,有彎劍,直劍,真劍等等。其中簡單的招式有『劈』在對方不敵的情況下直指咽喉。當然只是木劍,冬田無奈的看了看冬叔。哎呀,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冬田就輸了。

  「冬叔,我是不是很弱啊。」冬田弱弱的問了一句。

  冬叔寵溺的看着冬田說:「少主,不是你弱,而是你沒掌握一些技巧。比如這樣,那樣,這樣也可以。還有就是因為經驗不夠的原因,明白了嗎?」

  噢~冬田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刺』斜劈轉直刺,原來劍是也是可以這樣用的。

  「謝謝冬叔。」冬田笑道。

  「沒事沒事,你在好好練練。」冬管家笑了笑,接着走了出去,冬田聽到冬管家說『最近石族有些不安穩呀』冬田也聽不明白,那就繼續練自己的招式咯。說著說著又回歸了狀態。這時候冬甜兒蹦跳過來,又當觀眾看着冬田練習了。

  -------

  今年又是族裡評測天賦值的時候了,一般孩童八歲以後就可以測試了。其實所謂的天賦值就是測試反應而已,一般天賦值最低是零,當然,傻子都比零高所以是不會又零出現的,而最高的是一百天賦值,你覺得會有人的天賦值是一百嗎?別妄想了,據百曉通記載當今世上已知的最強的人分別是四大國的護國將軍們,據說都是達到了九十以上的天賦值。

  「冬田,今天可以測試天賦值了,是不是很興奮啊?哈哈。」冬甜兒一路小跑過來說道。

  冬田當然還記得父親交代的事。頓時大有興趣的說:「走,我們過去測試。」

  此時族內的測試已經開始了,冬田的父親赫然站在遠處看着。

  冬琴,天賦值三十五,下一個,冬冬天賦值四十五,下一個,是少主你把手放進來吧。此時的冬田多少有些緊張。緩緩的走進了測試房間裏面。隨着裏面的各種反應測試,不一會兒冬田就出來了。

  只見那個測試員說道:「冬田少主,你的天賦值是七十!竟然是七十。」

  周圍的人就炸開了鍋,冬歷也愣了愣,這小子比自己還高了那麼多的天賦。

  「還不是我們的血統好。」旁邊的楊雪笑着說,你也不看看是誰生的,無比自豪的看着冬歷,後者尷尬的摸了摸鼻子。

  冬田笑了笑,七十的天賦值。這時冬甜兒也在開心的笑着,冬田接著說道:「甜兒,看看你的天賦值是多少。」

  冬甜兒笑了笑說道「恩,我知道了冬田哥哥。」接着,就略帶着緊張的小身體走進了測試房屋。不一會兒的功夫甜兒就出來了,緊接着冬甜兒問道:「叔叔,我的天賦值是多少呀?」

  只見守衛尷尬的摸了摸額頭說:「甜兒,你的天賦值是十五。」甜兒聽到後難免會有些失落。冬田看見冬甜兒這般模樣趕緊把手放在她的背上安慰着『沒事沒事。』

  冬甜兒看到冬田那關心的眼神,立即破涕為笑,不知道少女的心是不是都這麼的『善變』。冬田看着明明剛剛還在傷心的甜兒此時已經老早就跑到一邊玩去了。

  族長看到甜兒的天賦值這麼低『誒』了一聲,沒多說,接着就走了。身後的冬管家見到如此也是低嘆一聲,跟着族長走了。

  就在這時,遠處的路口馬聲響起,有一隊一百人左右的馬匹越過了門口的守衛,橫衝直撞的進來了。

  衛兵大喊到:「保護族民,是馬賊!」

  馬賊,沒有人管的着的隊伍,專門燒殺搶奪,等於是無惡不作的一股人馬,商朝的軍隊一直都在追捕着這些,可惜抓了一批又出現一批,沒辦法。準確的說,就是你殺了人家跑了些,繼續重組人馬,你再殺,馬賊在重組。就這樣,官兵去剿匪反而被殺了不少人馬都沒抓到馬賊頭頭。

  啊~慘叫聲不斷響起。族人們被一個個的馬賊殺死,這裡瞬間變成了人間地獄。冬歷大喊:「召集人馬!!殺過去,竟然敢來冬族作亂。」

  冬田真的被嚇到了,什麼時候見過這種場面?!血肉橫飛,刀刀見血,剛剛還在聊天的冬一被馬賊一刀砍死了。此時馬賊看見了冬田,正馬賊揮刀砍向冬田,可冬田好像不知閃避似的,看着馬賊下一刀就到他的眼前還傻傻的站着不動。

  這時候,冬甜兒直接擋在了冬田的前面:「冬田哥哥小心!」這時會,眼看着甜兒就要面臨香消玉損的局面。

  說時遲,那時快,冬管家一個閃步伐邁到了冬田冬甜兒的前方,抽刀,橫刀。『咣』的一聲,馬賊被震飛出去,周圍的馬賊見狀管你三七二十一繼續殺過來。

  「哼,一群不要命的傢伙。」冬管家心裏默默的想着。就在這時冬田拉着冬甜兒離開了戰圈,冬歷看到冬田安全了以後,才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只聽見冬管家喊道:「族長,有高手!斯,冬管家的衣服被劃列開來。」

  這時只見馬賊幫里有一道巧妙的身影從冬甜兒身後奔來,冬田則是心急如焚,急沖沖想帶着冬甜兒去躲避,只可惜,他們的速度太慢了。冬田被這道身影擊中了後腦,冬田嚶嚀一聲倒在了地上。

  「冬田!」冬甜兒大叫到,冬田就這樣什麼事情都不知道就暈了過去,冬歷見狀大喝到:「小斯尓敢」便直衝沖奔來。

  這個女馬賊只好把冬甜兒給『打暈』了後直接逃跑。

  撤!

  隨着一聲大喊馬賊幫撤退了,冬歷趕緊過來擦看冬田,在發現只是暈了以後才安下心來。不過,此時冬甜兒卻不見了。

  逃跑的馬賊幫老大說道:「老二,帶着這個女娃幹嘛。」

  老二笑了笑,是個女的悠悠回應:「我看着順眼,想帶走。可以嗎?」老大見狀也不在意就隨意說到:「算了,你愛咋咋的。」就在這時..

  噗..噗..兩聲

  走在前面的馬賊忽然人首分離,老大馬上反應過來誰?定睛一看「喲,原來是幾個美女呀。用不用我送你們回家呀。嘿嘿。」淫蕩的笑聲傳了過去。

  但,回答他的只有一個幽冷的聲音:「你不配知道,留下小女孩,或者死。」

  這道瘦弱的身影,越來越凝實的殺氣。你,你難道是。馬賊老大顫抖着,差點跌落馬匹下方。

  「再說一遍,留下或者,死。」馬賊幫老大顫抖着…

  

傷之劍

傷之劍

作者:甜兒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這是一個純粹的武俠世界,主角冬田出生在一個小部族裏面
武力天賦平庸再加上部族突然遭遇橫禍,爹娘生死不知

  在逃跑的過程中被師父相救而努力練習武功
最後在師父的介紹下,「藝門」在招收徒弟時,冬田進入了這個有着『大陸第一門派』稱呼的地方
接着大陸的格局再度發生變化,冬田該如何選擇呢?
  瘋子的瘋言風語語:「在江湖上混不下去了,節操什麼的就由它而去了吧~」
  話說,在這片大陸上茫...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