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仙途長生傳免費閱讀(233,莫言)小說

仙途長生傳免費閱讀(233,莫言)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4作者:莫言 標籤: 二狗 武俠修真 莫言

  仙道飄飄..前途卻是渺渺.·~~修道者多如牛毛,得道者少如麟角  資質中庸者,如何能夠脫穎於修仙之上,主角被逼走在絕路之上,卻僥倖窺得修仙之道..他該如何尋仙,又該如何修仙,而在殺伐和鬥狠之間,如何又能保全小命?巨仙老魔比比皆在身側而過,到底何去何從?是歸…

仙途長生傳

推薦指數:10分

《仙途長生傳》在線閱讀

第一章 坎坷之途

精彩節選

  逆天道而修,竊萬物為仙——修仙者也!

  木頭神色複雜的站在門口,眼見木屋內的狼藉,緊握的手也不知覺地顫抖了起來,心中那個不好的預感,更是讓他覺得雙腳似乎重若千斤。

  「那些藏起來的食物!全都不見,沒了!!」之前衝進小木屋內的二狗連滾帶爬地出來,原本一副憨厚老實的模樣上,此時也儘是慌張錯亂之色。只見他嚎叫一聲後,竟趴在地上痛哭了起來。

  「該死的,一定是林中深處那幾隻野豬乾的。」即便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聽到二狗的話後,木頭還是不免全身一軟的坐到了地上。看着小木屋四周凌亂的野豬腳印,木頭很是無奈的搖着小腦袋瓜子。他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日防夜防,還是讓這幾隻畜生逮到了空隙。

  如果可以的話,莫言真恨不得活活咬死那幾隻野豬。可是這會兒,它們恐怕早就躺在林子深處的老巢,呼呼大睡了罷。

  就算再氣憤,莫言也不會傻得衝上門去,先不說在到處是毒蛇猛獸的深林中能否活着找到那幾隻畜生,即便是找到了……哼,莫言不禁瞥了瞥二狗和自己瘦弱的身子——自己又能如何呢?死或者沉默……很簡單的選擇。

  木頭本名莫言,此時也不過十二來歲而已。本住在永州城外一山坳里的小村子內,父親是村中唯一的木匠,母親雖不是大戶人家的小姐,但也是識字明理的人,在村中更是出了名的賢妻。(二狗就是因為莫言是木匠的兒子,而且平日又少言寡語,所以才幹脆叫起了木頭哥)

  若以常理而言,這三口之家日子即便是清苦些,卻也不至於挨餓難活。只可惜世道混亂,朝堂腐敗,然苛捐雜稅更是猛於虎,這民不聊生之下,又豈是窮人可以苟活安生的。

  永州之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其毒液可入葯。正因如此,朝廷頒下旨意,「凡上繳毒蛇一條者,可免一年賦稅。」

  為活命,莫言父母也只能壯着膽子,跟隨村中其他人一起去捕蛇了,但這一去,就沒能夠活着回來!

  天不隨人願,或許是老天爺趕盡殺絕罷。在之後不久,永州地區鬧起了百年難遇的饑荒。

  莫言所在村的幾百口人,餓死的餓死,逃荒的逃荒,更有甚者以人為食,簡直慘不忍睹!

  莫言本就寄人籬下,原本靠着村中人偶爾的接濟,勉強度日,此時又怎麼能幸免於難。也是他機警,在遭難之前便溜之大吉了,否則早已成了他人口中之食了。

  至於二狗,也算是莫言從小的玩伴,遭遇和莫言如出一轍,父母死在捕蛇這條道上。兩人同為無依無靠之人,莫言不忍心看二狗死在別人口中,所以逃難時,把他帶了出來。

  兩人雖然年幼,但所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憑着一股子不怕苦的勁,在城外的林子外圍,搭一個簡陋的小木屋,平日摘摘野果,挖挖野菜,以此果腹,勉強活了下來。(林子深處,全是毒蛇猛獸,這兩個小傢伙可不敢去跟它們搶地盤)

  其實,倒虧了莫言在牙牙學語之時,就在母親的教導下識過些字,讀過些書,比二狗更懂得些為人處世的道理。平日領着二狗討生活,從來都是小心翼翼,不輕易得罪人,更不多管閑事和瞎湊熱鬧。

  雖然活得有點窩囊,更有點苟且偷生,但這年頭,能活下來,就已經不錯了,至於怎樣活,誰又在乎呢!!

  兩年前的饑荒,莫言和二狗倖存了下來。即便是莫言,一想到當時的慘景也會渾身打顫——親眼看着一個活人被其他的活人,活生生吃掉,又有誰能不刻骨銘心!!

  二狗就是那時候,被嚇壞腦袋,平時還好,可一有什麼刺激,人就有些瘋癲。

  日已深秋,冬也將至。

  世間萬物皆在默然中掙扎亦或是沉寂,唯有花草樹木以亘古不變的姿態來祭奠着從榮到枯的無奈。

  對於莫言他們來說,每年這個時候,食物最難獲得,野果和野菜自不必說了,都是枯的枯,爛的爛,即便堂堂的永州城內,也是物價飛漲,吃食更是昂貴的離譜,想要在城中找到些食物,難度不可謂不大!

  看來幾年前的那場饑荒,在永州城內人的心中,還尚存不小的餘威。

  接下來的半個月,莫言和二狗算是吃盡苦頭。原本辛辛苦苦儲存的食物沒了,兩人只能無可奈何的去城中碰碰運氣。

  可不曾想到,不僅沒有弄到一點食物,在回來路上,還撞到一個惡霸,被一頓好打自然逃不掉。後來,要不是莫言趁着他們鬆懈的空擋,帶着二狗撒腿就跑,也不知道最後會被怎麼折磨!

  所謂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種話,基本是廢話!所謂爹要喝酒,娘要嫁人,肚子餓了必須找東西吃,這話才是王道!

  最後,莫言和二狗餓得實在沒辦法了,只能操起傢伙,用老辦法了——挖些嫩樹根,剝些嫩樹皮來勉強果腹,雖是難吃,但至少可以活人。

  樹皮和樹根的滋味讓人作嘔,反正那些穿慣錦衣,吃慣玉食的富家子弟,恐怕一輩子品嘗不到這種「回味無窮」的口感滋味!

  可即便再難吃,莫言他們也只能兩眼一閉,鼻子一捏,把那些讓人作嘔的東西吞下去,他們還能選擇什麼!!

  或許,在來到這個世間開始,當第一聲哇哇啼哭響起那刻,命運就判定某些人是卑賤的,甚至豬狗不如的。而另外少數的人,一生榮華富貴,甚至長生不死!

  很不公平!可世道為什麼該公平?很殘酷!人心卻有多少溫暖?弱肉強食,本就道盡世態的炎涼!!

  想要一步步爬上去,變強變強再變強,直至三界巔峰,六合至尊!若真想隻手遮天,那隻問你一句,爾是否敢,從這世間的最卑微最弱小的人物,一路強上去?!!

  甚至有朝一日,將世間一切存在和所謂規則,盡數踩在腳底!

  有一句話說得好,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

  天地萬物,有誰不能負;三界六合,有何不可竊!

  所謂竊鉤者誅,竊國者諸侯!而修仙跟做人一樣,你竊一人,是賊;你竊萬人,則為王;你若竊天地萬物,那便是仙!神!

  「木頭哥,俺們能從城裡弄到食物嗎?」身體瘦弱,卻是比莫言要壯碩得多的二狗,就這樣屁顛屁顛的跟在莫言身後,還不時小聲嘟囔幾句,「要是俺能有一隻雞腿吃……就算是雞骨頭,讓俺幹什麼都行。」

  看了一眼二狗流着哈喇的樣子,莫言就直翻白眼:「能不能弄到食物我不知道,但是我們要是再這樣樹皮樹根的啃下去,死路一條是肯定的。」說完,他有氣無力的摸了摸自己飢腸轆轆的肚子,原本那張普通之極的臉上,現在也盡顯面黃肌瘦之色,這便是苟活在世道最底層的痕迹。

  「要是再被王二麻子撞見,肯定會被揍死,木頭哥……我們還是回去吧。」二狗有些慌張地拉了拉莫言破舊的衣袖,語氣中儘是膽戰心驚的味兒。

  一聽到王二麻子這名字,莫言不禁腳步一緩,臉色變得有些陰沉,隨即眼前便浮現出了那張醜陋的面孔。

  王二麻子是永州城中一個土惡霸,平日總是帶着一幫子小混混欺凌弱小,又仗着自己姐夫是城內的捕頭,沒少干仗勢欺人、強搶民女的惡勾當。

  前些日子更是到處招收像莫言和二狗這般年紀的孤兒,美其名曰:做些善事。其實就是想把這些招收來的孤兒訓練成小偷扒手之類的,供他斂財之用。

  這事,王二麻子自然也找過莫言和二狗,可莫言是堅決不同意,所以才有了後來被打一事。倒不是莫言覺得偷東西昧良心才沒答應,對於莫言來說,只要可以讓自己和二狗更好的活下去,做什麼都無所謂。

  只是這事太過於危險,所謂「竊鉤者誅,竊國者諸侯」,在永州對於盜竊的罪,判罰的是很嚴的。(這主要是那些有錢有勢之人為了保護自己的私有財富,才動用關係來影響永州上至州府,下至縣衙鄉里對盜竊的嚴審嚴判。)再說,莫言用腳趾頭想想就知道,要是到時去偷東西被逮到,王二麻子這混蛋是絕對不會出頭保他們的,只會任由他們自生自滅。

  莫言輕輕拍一拍,還在發慌的二狗腦勺,「走了,我們盡量小心一點,不一定會那麼倒霉的。」

  看着木頭哥的背影,二狗憨憨地摸了摸腦袋,屁顛屁顛跟了上去。接下來,兩人躡手躡腳在通往永州城的驛道邊上慢慢走着。

  (新書開篇,希望書友喜歡下去!!!謝謝!!)

  

仙途長生傳

仙途長生傳

作者:莫言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仙道飄飄..前途卻是渺渺.·~~修道者多如牛毛,得道者少如麟角
  資質中庸者,如何能夠脫穎於修仙之上,主角被逼走在絕路之上,卻僥倖窺得修仙之道..他該如何尋仙,又該如何修仙,而在殺伐和鬥狠之間,如何又能保全小命?巨仙老魔比比皆在身側而過,到底何去何從?是歸於眾怪之列,還是將那天地也攪個翻覆崩裂?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