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桐妍無跡免費閱讀(桐兒華若妍)小說

桐妍無跡免費閱讀(桐兒華若妍)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3作者:桐兒 標籤: 華若妍 桐兒 武俠修真

  十五年前,因為一個意外兩姐妹不幸失散  十五年後,一個成了殺人不眨眼的冷血刺客,一個卻成了擁有萬千寵愛的太師千金  花若初妍人自醉,葉若初桐永相隨  且看姐妹二人如何擾亂江湖朝野...

桐妍無跡

推薦指數:10分

《桐妍無跡》在線閱讀

楔子+第一章 戀花樓結緣

精彩節選

  楔子

  夜深人靜,寂靜的南京大街在星星點點的月光的映照下顯得格外陰謐,陣陣寒風清掃着冰冷的街道,街邊酒家的招牌被吹的啪啪直響……

  「姐姐!姐姐……你在哪裡?!」一聲又一聲帶着哭腔的叫喊打破了平靜的街道。

  一個衣衫襤褸的女孩跌跌撞撞地出現在街道上,伴隨着她的是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此時已是十一月深秋,凜冽的寒風呼嘯着鑽進女孩破爛的衣褂中,刺骨的寒冷使原本就瘦弱的女孩更加的孱弱了。

  「姐姐……你也不要我了么……」女孩搖搖晃晃地走在街上,隨着聲音一聲一聲的減弱,女孩愈發的無力,終於摔倒在地上,抽泣了起來。

  不知何時,一個黑影出現在了女孩的面前,女孩彷彿找到了救星似的,猛地抬起頭,「叔叔,你有沒有看見我姐姐?」滿臉的淚痕在女孩美麗的臉上顯得格外地惹人憐愛。

  「既然她都把你丟下了,為什麼還要再找她?」

  「姐姐為什麼不要桐兒了?是不是桐兒不乖?」

  「你叫桐兒?」

  「嗯!」

  「桐兒,你怕死嗎?」

  「不怕!桐兒什麼都可以做!桐兒不怕吃苦!桐兒不要一個人……!」

  「桐兒,不是你不乖,而是別人太壞。你要記住,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值得完全信任,包括最親的人,只有自己才能保護自己,知道嗎?」陌生人的眼中透着一種莫名的孤寂。

  女孩怔怔地看着眼前的陌生人,眼神越發地驚慌。

  第一章

  明朝正統十一年,北京城尚算繁華。京城大街上人來人往,一頂巨大的官轎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轎邊丫鬟侍從成群,轎身華麗而高貴,一看便知轎中人身份顯赫。

  「喲!這是誰家的公子小姐出來逛街?居然這麼大排場?」人群中很快便有好事之徒議論了起來。

  「這你都不知道?這是華府的轎隊,轎子里坐的當然是華太師的千金華若妍。這華小姐生的是花容月貌,這會兒出門,八成是去添置珠寶首飾吧!」一邊的知情者趕忙接過話頭。

  「可不是嗎?太師家的千金就是有福氣啊!」圍觀者議論不斷,滿是羨慕之情。

  只見那轎隊一路往前,直走到京城最大的珠寶行「玉成居」方才停了下來。旁邊的丫鬟小心地走近轎子,對轎中人輕聲喚道:「小姐,玉成居到了。」

  只聽轎中女子低應一聲,聲音清甜悅耳,鑽進耳朵,令人回味無窮。圍觀群眾聽的滿心歡喜,都迫不及待地瞪大眼睛盯住轎子,等着這位華小姐露面。轎邊的丫鬟慢悠悠地湊上前掀開轎簾,一位佳人翩然而出,眾人頓時眼前一亮。華若妍一襲白衣拖地,花線蝶綉,碎步輕挪,環佩作響,銀花瓣成串的玉環慵散地掛在她的手腕上,輕晃玉肢,銀片發出清脆的聲音,甚是好聽。素手纖纖,柔美的樣子甚是惹人憐愛。眾人還沉浸在夢幻當中,華若妍一行已走進了玉成居內。

  「華小姐,請進請進!」玉成居的老闆早已出來迎接了。

  「陳老闆,最近可好?」若妍淡淡一笑。

  「承蒙太師府看照,鄙店尚可經營。」玉成居老闆討好道。

  若妍微微一笑,「再過幾日我妹妹便會回京,所以今日我特地來為她挑選一份見面禮,不知最近可有新貨?」

  「原來是二小姐要回來了,正好上個月從緬甸收來了一批新的翡翠玉飾。色澤清透,是上乘之物,還請小姐移步內堂鑒賞。」玉成居老闆滿臉堆笑。

  若妍微微點頭,一邊的丫鬟立即上前攙扶着她,一行人緩緩走進內堂。

  玉成居老闆小心地取出一大盒玉飾,殷勤地向若妍推薦着。若妍仔細看過之後,拿起一塊玉佩說道:「這塊翡翠玉佩晶瑩通透,文案精緻,的確不錯,就它了吧。」

  「好好好!小人這就給小姐裝起來。」玉成居老闆笑的合不攏嘴。

  若妍點點頭,轉身對旁邊的兩個丫鬟說道:「纖塵,你去付錢,想想,陪我上轎。」

  兩個丫鬟各自答應,玉成居老闆看見若妍轉身離開,趕緊點頭哈腰地跟在後面喊道:「華小姐慢走!」

  轎子起步回程,沒多久卻突然停了下來。若妍伸手撥開轎簾,好奇地問道:「怎麼了?」

  「沒什麼,小姐。只是前面有群人擋道,纖塵已經去處理了,請小姐稍等。」

  若妍微微點頭,隨意地向轎外看去。目光觸到一邊的戀花樓,不禁再次愣住,喃喃自語道:「戀花樓…我又來了么?」

  五年前,在京城最大的妓院戀花樓里,眾人正在為即將開始的競投會興奮不已。既是京城最大的妓院,競投的當然是如花美眷。戀花樓的老闆娘早在一個月前就放出風聲,由她精心栽培了十年的絕色佳人花若妍將在今日揭開面紗,而今日的競投物便是花若妍的初夜。

  「早就聽聞媚娘尋着了一位絕色美眷,這幾年來都藏着掖着,生怕被人瞧見了,就等着今天要狠撈一筆了。」

  「這花若妍名聲倒是大,可是不是人如其名誰也不知道啊。」

  「戀花樓的女子個個都柔情似水,想必媚娘也不會跟我們打幌子……」

  看着樓下眾人議論紛紛,站在樓上屏窗後的若妍始終掛着淺淺的微笑。自十年前媚娘把她帶到這裡,日以繼夜地教她琴棋書畫和各種技巧,她就知道終會有這樣一天。不是沒想過離開這裡,且不說戀花樓絕不是能自由進出的地方,就算真能離開了這裡,她又能去哪裡?這足以傾城的容顏便是她最大的負累。若妍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順從,等待。

  「桐兒,我一定會等到再見你的那一天,無論有多久,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會···」想到這裡,若妍原本寫滿憂傷的眼中閃過了一絲安慰。

  「若妍,該準備出去了。」耳邊傳來了媚娘輕聲的呼喚。

  「好。」若妍順從地起身,莞爾一笑。

  戀花樓內的客人早已等的心煩意亂,在一片吵鬧聲中,戀花樓的老闆娘大步走出。「各位公子,稍安勿躁,若妍姑娘很快就出來了,請各位公子安靜下來。」在媚娘的示意下,眾人紛紛靜了下來。

  「在請若妍姑娘出來之前,還請諸位答應媚娘一個小小的請求。」

  「媚娘你太客氣了,在京城,誰不給你媚娘三分薄面。」一個戀花樓的常客率先說道。

  「是啊,是啊……」眾人紛紛附和。

  媚娘十分滿意眼前的效果,於是話鋒一轉,說道:「待會兒若妍姑娘出來後,請諸位務必遵守秩序。我戀花樓雖是煙柳之地,卻也講究好來好散。倘若有藉機鬧事者,媚娘也絕非是好欺負的主,到時候可莫怪媚娘不留情面。」

  「媚娘你就放心吧!能來戀花樓的都非富即貴,誰也不願給自己落下個污名。」

  「是啊,媚娘你就別賣關子了,快把若妍姑娘請出來吧。」

  「既然諸位都答應了,我把若妍請出來便是了。」說話間,媚娘已抬手使喚丫鬟將台前的珠簾掀開。不一會兒,就見一位佳人翩然而出,一襲紗衣抹地,紅色嫁衣上掛滿了金銀玉飾,一雙長袖綉着栩栩如生的彩蝶。美目流盼,似笑非笑的神情攝人心魂,琉璃玉釵隨意地綰起滿頭青絲。冰肌玉指,吹彈可破,嘴邊輕揚的微笑着實令人丟了魂魄。

  台下的眾人早已看的目瞪口呆,更有好色之徒已經垂涎三尺。待眾人回過神來,立即有人迫不及待地拍桌喊道:「媚娘,快開價吧!若妍姑娘我要定了!」

  「就憑你也想得到若妍姑娘?她一定是我的!」

  「若妍姑娘豈是爾等庸俗之輩能得到的?媚娘,開價吧!」

  「你說誰庸俗?!」

  「說誰呢!」

  「說你呢,怎麼著?!」

  眼看就要吵起來了,媚娘立即發聲制止:「各位忘記了剛才答應過媚娘的事么?請諸位安靜下來,否則媚娘就要逐客了。」

  此語一出,原本哄鬧的場面立刻安靜了下來。

  媚娘微微一笑:「那麼,現在就開始競投吧,底價是一千兩。」

  「兩千兩!」

  「五千兩!」

  「一萬兩!」

  「三萬兩!」出價的是富甲一方的蔣仁富。蔣家是赫赫有名的珠寶大戶,全國首富之一。蔣仁富是出了名的好色,家裡妻妾成群,他兒子蔣鴻光曾經立下戰功,被封為兵部侍郎,可謂是有錢有勢,況且三萬兩也絕不是一筆小數目。原本還氣勢洶洶的公子少爺們紛紛低下了頭。

  站在台上的若妍始終保持着標準的微笑,彷彿台下的一切都與她無關,她只是一個無辜的旁觀者。

  「蔣老爺出價三萬兩!還有沒有更高的?沒有的話若妍今夜就屬於蔣老爺了。」

  只見台下的人竊語紛紛,卻沒有一個人再度開價,媚娘正欲拍板,只聽一個洪亮的聲音從角落傳出:「五萬兩!」

  頓時滿座嘩然,若妍也微微一怔,蔣仁富頗帶怒氣地質問道:「誰出的價?」

  眾人紛紛把目光望去,只見出價的人悠哉地喝了一口香茶,才欣然答道:「蔣老爺,好久不見!」

  蔣仁富一愣,定睛望去,竟大驚失色:「原來是華太師,失敬失敬!仁富剛才不慎衝撞,還請太師恕罪。」

  「蔣老爺,你我之間還需如此客氣嗎?」被稱為華太師的人戲言道。

  「華太師?」若妍再次愣住,她記得媚娘曾經說過:「在京城最有勢力的當屬太師、王爺之輩,其中華正清和曾世松為最出風頭的兩大太師。但這些太師、王爺大多都不留戀煙花之地。」「為何華太師今日會來戀花樓?」若妍隱約感到事情並非這麼簡單。

  「當然不用,既然華太師對若妍姑娘有意,理當由華太師投得。」蔣仁富趕忙說到。

  「是啊!若妍姑娘如此佳人理應配得太師這樣的顯赫之人。」眾人立馬跟着奉承起來。

  「既是如此,那麼若妍今夜就侍奉華太師了。」媚娘喜不自禁。台下眾人立刻鼓起掌來,搶着恭賀華太師抱得佳人。

  「我想大家有些誤會。」華太師突然不緊不慢地說道,眾人再次愣住。

  「我並不是想要若妍姑娘伺候,我希望能為若妍姑娘贖身,我願再加三萬兩買下若妍姑娘的自由身。」

  「豈不是八萬兩?!」眾人皆驚。

  「老夫今日一時興起來此飲酒,竟在機緣巧合之下見到若妍姑娘,如斯美眷,不禁讓老夫驚嘆此女尤為天人。老夫膝下僅有一女,既與若妍姑娘有緣,老夫希望能收她為乾女兒,也好讓家中小女能有個伴。」

  「原來如此。」蔣仁富最先反應過來,搶着說道「誰都知道華太師用情專一,對死去的夫人忠貞不渝,又怎會貪圖美色呢。如今更對令千金寵愛有加,若妍姑娘能有幸拜得如此乾爹,乃是幾輩子修來的福分吶!」

  媚娘怔怔地望着台下的華太師,心裏五味雜陳:「八萬兩為若妍贖身,自己定是穩賺不賠,可若妍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心裏竟有些不舍…」媚娘不由地望向若妍,卻發現若妍正出神地看着自己,見媚娘的目光過來,若妍淡淡一笑,將目光轉下台下,朱唇輕啟,柔聲說道:「若妍五歲就蒙媚娘收養,十年來媚娘都把若妍當作親身女兒一般照料。若妍雖是一介女流,但也希望能伺奉媚娘左右,以盡孝道。華太師倘若真的有心收養若妍,就請出價十萬兩,好讓若妍償還媚娘哺育之恩,若妍了無牽掛,自當跟隨太師,侍奉左右。」

  若妍一席話畢,滿座賓客全都目瞪口呆。

  「居然敢叫太師加錢,而且還是十萬兩!這也未免太自視過高了!」台下眾人噤若寒蟬,都看着華太師。

  華太師臉色始終未變,反倒流露出一絲欣賞的目光,只見他再度打量了一次若妍,略一思忖,突然哈哈大笑:「孝道乃義之本也,若妍姑娘有如此孝心,可謂德貌雙全,老夫有女若此,夫復何求啊!哈哈哈哈……」

  「恭喜華太師收得義女!恭喜恭喜啊!」眾人醒悟過來,紛紛道喜。

  媚娘先前被若妍的話怔住,如今反應過來,立即說道:「那麼,就請華太師差人準備銀兩,明日再來接若妍,可好?」

  「如此甚好。」華太師笑道。

  「那麼,若妍就先行告退了。」若妍略露倦意,由丫鬟攙扶着退去了……

  

桐妍無跡

桐妍無跡

作者:桐兒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十五年前,因為一個意外兩姐妹不幸失散

  十五年後,一個成了殺人不眨眼的冷血刺客,一個卻成了擁有萬千寵愛的太師千金

  花若初妍人自醉,葉若初桐永相隨

  且看姐妹二人如何擾亂江湖朝野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