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大唐婿探:從高陽開始一查到底免費閱讀(唐玄宗女兒高陽公主)小說

大唐婿探:從高陽開始一查到底免費閱讀(唐玄宗女兒高陽公主)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1作者:房玄齡 標籤: 懸疑驚悚 房玄齡 高陽公主

互聯網大廠資深數據分析師,為完成超量的數據清洗工作,深夜加班猝死,穿越成為大唐貞觀年間房玄齡私生子房遺北,正是姥姥不愛,舅舅不疼,受盡大母盧氏的欺凌,為了改變命運,他決定替二哥房遺愛迎娶高陽公主,此後法網耕耘,卧薪嘗膽,官拜大理寺卿,密召十萬不良人,只為誅殺辯…
第一章 平生最恨李世民

精彩節選

  大唐貞觀九年,中秋,聖令:暫馳宵禁,萬民共慶佳節。

  長安街從朱雀大道蔓延至各坊市中心的二十五條大街萬人空巷,燈車轔轔連如流水馬龍,撞行的藝坊花魁們在擂車上曼妙霓裳,笛聲繚繞,聚集在街上的商旅百姓們洋溢在喝彩歡呼之中。

  長安通衢十二陌,青牛白馬七香車。

  坊坊鼓聲羅敷舞,纖纖初月上鴉黃。

  如此勝景,皇城外含光門下,一個面冠如玉,素錦袍衣的少年卻在馬車上長吁短嘆,搖頭不已。

  他手裡拿了一根馬鞭,坐在趕馬的車檐上,不停拍打着馬屁股上的虱蚊。

  「我堂堂博士後高材生,在古代居然混成了馬夫,實在愧對九年義務教育,愧對黨國栽培啊。」

  少年叫房遺北,前世是大廠資深數據分析師,為了完成超量的數據清洗工作,深夜加班猝死後穿越到了房玄齡的私生子身上,現在的職業是馬夫,專為宰相房玄齡,也就是他爹,做個上下班接送司機。

  此子說來身世離奇,乃是太宗皇帝醉酒後,賜給房玄齡的美姬所生,而房玄齡的正妻盧氏性情剛烈,寧肯喝毒酒,也絕不肯接納,以至於房家因為他這個私生子,時常鬧的雞犬不寧。

  當然,和他一樣不見半分喜悅之色的,還有正從宮廷宴會告醉離席的大唐宰相房玄齡,他眉頭緊鎖一言不發,惶惶如喪家之犬。

  他瞥了眼弔兒郎當的兒子,兩父子沒有什麼共同語言。

  馬車徐徐緩行,冷風入轎,房玄齡的三分酒氣便少了兩分,眉宇間的憂思更加濃烈了。

  中秋之宴,大唐主宰、寰宇天可汗皇帝陛下——李世民,藉著醉意與他商談君臣結親之事,按道理公主下嫁乃是臣子莫大的殊榮,可是駙馬易選,公主難挑,此次下嫁聯姻的公主正是高陽公主,這讓房玄齡又恨又惱,陛下顯然欺負他房玄齡是個老實人啊!

  他倒不是因為高陽公主出身旁支而心生嫌棄,恰恰相反,高陽雖是庶出,但脾氣性格與太宗契合無兩,尤是深得太宗喜歡,之所以對此女避之不及的是,宮中早有傳言,高陽公主常常流連女觀禪院,徹夜燈火,行為浪蕩恣意,恐非完壁!

  念及於此,房玄齡也不禁破口大罵李世民教女無方,更為可惡的是他房玄齡的二公子房遺愛英雄男兒,怎麼可以娶此等不守禮節的女人,他房家一世英名,豈不是要遺臭萬年。

  陛下,你好狠的心啊,我房玄齡兢兢業業、素來老實,沒曾想你貴為天子,造孽蕩女,卻讓臣的兒來受此大苦啊!

  「妹妹你坐船頭啊,哥哥你岸上走,恩恩愛愛,纖繩盪悠悠……」

  車簾外一陣放縱閨賤的歌聲傳來,讓房玄齡再次拍打着腦門兒,真是作孽啊!

  一切罪惡根源都是你,陛下!

  猶記得當年你趁着醉酒,已經坑害臣一次,生了這個逆子……

  如今你又要把高陽公主嫁給我家老二房遺愛,我那潑辣的夫人又如何能肯?

  馬車駛入府邸,房玄齡長嘆了一口氣,懷着忐忑的步子進了內堂,而房遺北則跟在身後,今夜中秋,趕巧兒吃頓好的。

  門口侍奉的老管家房館,有些驚訝的迎接道:「未曾料到阿郎回來的早,正是時候,大娘子和少爺們正在晚宴。」

  「嗯。」房玄齡隨口應了一聲,狠狠的吸了一口濁氣,然後抬腳邁進大廳。

  太宗親封的「醋罈子」盧夫人,見丈夫回來,攔住旁邊幾個女丫鬟前去侍奉的步子,親自將房玄齡引至席中坐下。

  「父親!」桌子下首方几個年輕男子站起來恭敬的喊道,分別是長子房遺直及妻子杜氏、二子房遺愛、三子房遺則、四子房遺義。

  趁這個空隙,房遺北從後面順了三哥房遺則的湯碗,又用公筷做私筷,硬生生的在二哥房遺愛旁邊擠了個位子。

  房玄齡點頭,示意他們坐下,臉色有些不好看,官場沁浸多年,早已喜怒不形於色的他實際上是故意為之,高陽公主的事他實在抹不下老臉開口,遂擺個愁臉譜等人詢問。

  「相公在宮中可曾被人欺負,是不是程咬金那夯賊,又或者是長孫無忌那陰人,還是陛下又給你什麼苦差事。」盧氏對丈夫頗為了解,房玄齡一撅屁股她便明白了。

  房玄齡當即順坡下滑道:「娘子,今日陛下邀群臣共慶佳節,宴會一半時,說是見為夫身上似乎有喜鵲繚繞,該有大喜之事,所以對我房家賜下一門婚事,和陛下結為兒女親家,如此殊榮,咳咳,真是大喜啊!」

  「陛下向來喜歡騎你這頭老馬,哪次安了好心,你先與我說來,賜婚的是哪位公主?長樂還是襄城啊?」盧氏一臉戒備,李世民就不是什麼好鳥,她平生最恨兩人,一個是把房玄齡當狗使的李世民,二是李世民所贈侍妾庶出的私生子房遺北。

  房玄齡搖了搖頭,裝作欣喜道:「都不是,陛下說是美麗可愛,溫柔體貼、小鳥依人的絕世女子……高陽公主!」說完房玄齡感覺嘴角有些瓢,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下,舌頭好像也被閃着了。

  「什麼!高陽那個浪蹄子!也配做我的兒媳婦兒,李二那瘟孫實在是太欺負人了,我房家為他當牛做馬,他把我們當成什麼了?你房玄齡把他李二當兄弟,他又把你當什麼了?」盧氏當即破口大罵,高陽的名聲在長安誰不知道,若非是頂着個公主的名頭,和青樓藝女有什麼區別?

  房玄齡見盧氏口無遮攔,勃然大怒,鬍子抖個不停,說李二是瘟孫,說高陽是浪蹄子,他房玄齡有幾個腦袋夠砍的?就算是你娘家范陽盧氏家主也不敢如此造次吧!

  房家老二房遺愛見父母吵了起來,站起來讓兩人打住,高陽公主雖然在長安風評不好,奈何人美膚白,曼妙婀娜,乃是長安男子夢寐以求的夢中情人,如今大哥房遺直已婚,賜婚的對象顯然非自己莫屬了,此等好事豈能錯失!

大唐婿探:從高陽開始一查到底

大唐婿探:從高陽開始一查到底

作者:房玄齡類型:懸疑驚悚狀態:連載中

互聯網大廠資深數據分析師,為完成超量的數據清洗工作,深夜加班猝死,穿越成為大唐貞觀年間房玄齡私生子房遺北,正是姥姥不愛,舅舅不疼,受盡大母盧氏的欺凌,為了改變命運,他決定替二哥房遺愛迎娶高陽公主,此後法網耕耘,卧薪嘗膽,官拜大理寺卿,密召十萬不良人,只為誅殺辯機和尚
高陽,求你駙馬不要再針對我佛了,我佛慈悲啊
辯機,你到底在哪,出來受死!
玄奘,你可否私藏辯機?
查,一查到底!...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