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修者列傳免費閱讀(女媧姐姐是誰)小說

修者列傳免費閱讀(女媧姐姐是誰)小說

時間:2022-04-07 18:21作者:女媧 標籤: 女媧 戚小姐 武俠修真

我真是越哭無淚了,這本書的構思還是很完善的,可是我自己作死,寫個凡人篇把這本書寫撲街了,看到越來越低的點擊,唉!只有停更了,開了個新坑了...

修者列傳

推薦指數:10分

《修者列傳》在線閱讀

第一章 莫家變故

精彩節選

  話說自打女媧鍊石補天以後,天地間渾渾噩噩一片荒涼,女媧甚感無聊,於是捏土吹氣造人,其意是用來開荒除墾供自己來消磨時光,但人本聰慧,長時間的呆於女媧身邊,眼見女媧操控五行,感悟天道,漸漸的竟總結了一套修行之法,後來這修行之法演變萬千,加上當時天地間的靈力充沛,人族之中竟然修出了許多的大能之者,這些人可與天地同壽,可與日月同輝,舉手投足之間竟有移山鎮海之能。

  後來女媧沉睡,但世間的修行之士卻越來越多,修行之法也演變萬千,修士們漸漸的有了正邪之分,一派修士認為,人本是泥土而造女媧一氣而生,人與自然本就是一體的,故而修行之法應該是感應天地之間的元氣來強化自身,以使自己達到天地人三界合一的境界,此法才為正途之法。

  而另外一派修士則認為,人本女媧所造,故而應該是這世界除女媧之外的主宰,所以天地之間的元氣及生命都應該歸人所主宰,所以在修行之法上這些修士竟霸道的強行奪取天地元氣來強化自己的修為,一時間在這天地間只要有這些修士出現,那所出地方必然五行顛倒生靈塗炭。

  雙方修士在修行之上見解不同,常常因為修行之法而爭執不休,一言不合便會大打出手。

  後來矛盾越演越烈,於是天地間便爆發了一場修士之戰,那一戰天崩地裂,海嘯延綿,世間生靈死傷過半,天地之間差點毀於一旦,幸而當時女媧及時醒來出手制止了雙方的廝殺,但看到世間的景象,女媧頓感自責,當日自己造人實則是自己的一己之念而已,竟然沒想到會給這世間帶來如此大的麻煩,女媧為了世間的不再有此慘事發生於是在天空之中開闢了九重天,又在慌域之外建立魔域,將正道的修士放置於天宮之中封神並統領三界,將邪修放逐於荒域之外的魔宮並封印,永世不得踏進世間,至此天地之間才恢復寧靜,世間的生靈才得以生息。

  後來人類靠着自己的智慧開荒種田,修養生息,漸漸的人族越來越強大,人也越來越多,於是便有了三皇五帝,城池鄉鎮之說。

  又過了許多年,於世間小南山之下有一座城,此城喚作南山城,城中之人高達數十萬,又加上此城又有一商門,乃是世間各個城池之間經商的要道,故而此城最是繁華。

  在城中有一道觀,名喚三清觀,此觀據說是一個雲遊老道士所建,歷史悠久,在道觀旁邊有一個大宅院,宅院里住了一家姓莫的人,這莫家是流荒到此城的,因流荒之時看到一群飢餓之人在搶一個老鄉紳行李,那老鄉紳不給,一群人便要打死那個鄉紳,莫家之人善良,於是出面趕跑這群人,救下了老鄉紳,卻不知這老鄉紳卻是當今城中守城將軍戚威將軍的親爺爺,這日正是帶着家丁來南山城中探親的,不料半路卻被一群饑民盯上了,要不是莫家人出手搭救只怕現在已經命喪黃泉了。

  莫家人聽了又驚又喜,趕緊攙扶着老爺子進了城,到得城中,那戚將軍聽了老爺子的一番解說,對莫家人是感激不盡,於是送了莫家人一座宅子,幾畝良田又有金銀細軟許多作為感謝,那莫家人喜出望外,至此在這南山城立了戶定居了下來,並與那戚府之中多有往來,後來戚家長子看中了莫家的一個女兒,莫家人樂的高興,將女兒嫁與戚家,有了這層關係漸漸地莫家聲名也是家喻戶曉了起來。

  話說這莫家老爺子自打定居南山城以來育有四子三女,四子之中的三子莫雨威漆下有一子名喚莫南,此人最得莫老爺子喜歡,據說此子出生之時,莫家宅子南處好好得一處閣樓突然垮塌了去,莫家人認為不吉利,趕緊請來三清觀里的道士前來占仆,那道士掐掐算算好半天,竟說道:「莫老爺真是大喜啊,這孩子五行天縱,又有紫陽之氣環身,以後此子必然是人中龍鳳,當真是富貴異常的命格啊!只是……」說道此那道人頓了頓說道:「只是卦上還顯示,若是此子朝南而行,命理之數卻未可知,這可是我一直不明白的地方」,那莫家人聽了道人如此之說,趕緊求道人給個破解的方法,那道人捻着鬍子想了一想道:「三生之書註定的事,我等凡夫之人哪會有破解之法,不若這樣,乾脆給此子取名莫南,以便警戒此子莫朝南方而去。」那莫家人聽了道人之說雖有不甘但是也別無它法,只得依了道人行事。

  後來過了幾年這莫南漸漸大了,果然如同那道人所言,此子生性聰慧異常,七歲之時便可熟背四書五經,到得十四歲便奪得城中才魁,成為了遠近聞名的舉人,但此人剛正木納,不懂得人世間的處事變通,好打不平遇見不平之事皆要插手管理,故而時常得罪達官顯貴,城中惡霸之人,但是眾人礙於莫家聲威,多少都沒有與他太過計較,莫家之人也多次訓誡此子,但此子表面答應但是遇到該管之事仍舊是插手。

  一日南山城中來了一位顯貴,此人是當朝宰相的小孫子名喚賈博,平日里仗着自己的家世最是橫行霸道,時常因為自己的喜好便胡作非為,要麼強搶民女,要麼欺辱市民,百姓們雖對他恨之入骨,但是卻也是敢怒不敢言。

  這日這廝遊歷廟會,但見一女子粉妝素裹,妖嬈異常,頓時便起了色心,帶着一眾家丁便將女子圍了起來,倒得近前才看清原來這女子鵝蛋臉,柳葉眉,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眼下一張櫻桃口,吐氣如絲納氣如蘭,穿着一身蠶絲青色素衣,腳下一雙繡花履,神情中似幽又似怨,正是『天宮不作美,仙女多煩愁!』一時間竟讓這廝看的呆了。

  且說那女子先是被這廝胡亂的堵住,本是詫異,又見着廝眼冒色光,冒犯無禮,氣的自己一跺腳,哭喊道:「你們還等什麼,還不與我將這廝亂棍打去」?

  直到這時女子身邊的家丁才反應過來,一幫小斯一哄而上,便要將這廝狠揍一頓,卻說這廝平日里自知自己欺凌霸市的早晚要挨揍,故而不惜花重金請了幾個練武的教頭隨時帶着防身,這幫教頭但見有人要揍自家主子哪裡肯依,不待自家主子發話,將要揍自家主子的一眾家丁三下五除二的給撂倒在地。

  這時有圍觀的人竟認出了那女子的身份,此女是當今守城戚老將軍的小孫女,名喚戚雪欣,今日是受了母親的命令來廟會還願的,不想竟然會被人調戲。

  聽得眾人如此之說,那賈博卻不以為意,剛剛受了那幫小廝的驚嚇,此刻心情正是不爽的時候,自己提個棍子便朝一個小廝身上打去,哪成想打歪了,一下砸到那小廝的腦袋上,這賈博當時是含恨一擊,自是用了全力,一棒下去竟將那小廝砸的口吐白沫當場死了去,圍觀的人見此高呼這還得了,你竟然打死了當今守城將軍,戚將軍的家丁,於是乎眾人大喊「不得了殺人了,殺人了」,一幫看熱鬧的市民嚇得魂飛天外,一個個趕緊作鳥獸散,生怕自己沾上事情,也有好事者跑去縣衙告知縣官去了。那賈博並不搭理眾人,命令一幫手下將那戚雪欣強行擼上了車,一路往自己落腳的客棧而去。而戚家的一眾家丁眼見這廝打死了自家的人,而又不管自己家小姐的身份,頓時又驚又氣,但礙於一幫教頭的厲害,並不敢言,直到自己小姐被人帶走後才驚恐的爬了起來,忍者疼痛,一路往軍營里跑去告知戚將軍去了。

  且說這戚小姐被賈博一路帶到客棧,摟着戚小姐便要上樓,那戚小姐一介弱女子哭哭啼啼的,抓着客棧的門框,哭喊救命,跟着賈博得一幫教頭平日里橫行慣了,但見客棧里的膽敢有好事者上前的,不問青紅皂白上去就是一頓拳頭,一時間威風凜凜竟然讓圍觀者再也沒有敢上前者,那賈博眼見於此更是放肆,於大庭廣眾之下,便對戚小姐上下其手來,那戚小姐又羞又氣,當時只想一死了之。

  正在此時接到報官的官差趕到,見到官差趕到,這幫教頭才稍稍收斂,卻說那官差一見是戚家小姐受辱,頓時嚇得魂飛天外,報官的只說打死人,並沒說是戚家人,這事如果戚家人怪罪下來,老爺無法只怕自己定會少不了一頓板子,一行人頓時將這調戲戚小姐的登徒子祖宗咒罵了十八遍,領頭的林捕頭最是暴脾氣,大叫一聲:「住手!」一個箭步衝上去朝着那賈博得豬臉便是一拳頭,且說那賈博,正在興頭之上但見區區幾個官差竟然敢壞自己的好事,正要說幾句體面話,忽然眼前一黑,只覺得鼻子一酸,慘叫一聲人便砸到身後的桌子上,這賈博錦衣玉食慣了,養的是肥肥胖胖的,一身肥膘竟將身後的桌子椅子砸的到處都是。

  賈博的一幫打手見自家主子,被揍這麼慘,哪裡肯依,一擼袖子,管你是官差還是衙役,上去廝打了起來,那林捕頭見此,怒吼道:「反了!你們竟然敢公然抗法,給我拿下。「那幫衙役見自家老大出手,早就忍不住了,這幫混賬東西誰不調戲,偏去調戲戚家小姐,今日回去還不知道自己要被打多少板子呢!頓時滿腔怒火的沖了上去。

  這時首先被打的賈博悠悠的坐了起來,但見此時賈博頭被撞破了,流了一腦袋的血,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顯得猙獰無比,這賈博晃悠悠的想要站起來,但是腦袋實在暈的厲害,半天沒爬起來,氣的他抹了一把血,高聲道:「你們可知我是誰?「

  他這不喊還好,一喊旁邊的衙役就氣不打一處來,悶聲道:「管你是誰,今日得罪了戚小姐,你就等死吧!」

  那賈博聽了冷笑一聲:「戚家有什麼了不起,說出我的身份來只怕你們今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我就是……..」

  話還沒說完,一邊正在與賈博打手搏鬥的林捕頭,怒火中燒,震開纏鬥自己的教頭,朝着地上的賈博又是一腳,那賈博還在美滋滋的想着一會亮出自己身份的時候,這幫子混蛋衙役的顫抖的樣子呢!忽見自己眼前又是一黑,自己連慘叫都沒發出,人就兩眼一翻暈了過去,那捕頭一腳踢中,心中甚是痛快,連帶着又朝賈博身上踢了好幾腳,好在賈博肉多人胖,但凡瘦一點只怕自己早就見閻王了,那教頭眼見與此,趕緊上來阻攔,又與林捕頭打了起來。

  正當雙方打的熱鬧,卻聽馬蹄聲漸起,原來是戚將軍帶着執法營的人來了,軍隊之人就是不同,一行人一亮武器,霎時就將客棧里的雙方鎮壓住了,直到這時人們才想起戚家小姐來。

  這戚小姐見自家的爺爺來了,頓時哭的梨花帶雨的,痛訴賈博的惡行,那戚老爺子一聽自家孫女一說,頓時氣得怒目圓瞪,怒喝道:「猖人何在?」

  早在戚將軍帶人來的時候,那林捕頭就已經將賈博提溜了起來,但見賈博昏厥,唯恐耽擱了戚將軍的問話,隨手抓起一盆水便澆在了賈博的臉上,卻不知那水是半開的水,一旦澆上,那賈博被燙的殺豬似的慘叫,那林捕頭不依不饒,朝着慘叫的賈博就是幾個大嘴巴子,抽的賈博一個臉腫的跟個豬頭一樣,兩個眼眶腫的都看不到眼睛了,哼哼唧唧的被林捕頭提溜到了戚將軍面前。

  那戚威見了賈博,怒火中燒,抽下隨身佩劍就要砍賈博,只聽有人喊道:「慢着!戚將軍我家公子乃是當今宰相賈田之孫。」

  當是時戚威的劍離賈博不到一寸之距,若是此人慢喊一會只怕賈博就要人頭落地了,賈博也是被嚇得屎尿齊出,西的乾的流了一地轟臭不堪。

修者列傳

修者列傳

作者:女媧類型:武俠修真狀態:連載中

我真是越哭無淚了,這本書的構思還是很完善的,可是我自己作死,寫個凡人篇把這本書寫撲街了,看到越來越低的點擊,唉!只有停更了,開了個新坑了
...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