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資訊›被迫成為大佬的掌中嬌免費閱讀(傅君寒陸桑寧)小說

被迫成為大佬的掌中嬌免費閱讀(傅君寒陸桑寧)小說

時間:2022-04-07 18:19作者:顧寧 標籤: 都市小說 陸君 顧寧

顧寧在前男友的葬禮上才知道自己是多餘的那一個她說不清是心痛自己的卑微還是男人的無情,總之是想借酒消愁卻惹上了肖無言——這個早20年前就成為她顧寧未婚夫的男人「肖三爺,您老人家萬花叢中過,不會因為一個晚上就對我這棵狗尾巴草就死纏爛打吧」三爺長腿一鉤,將渾身冒冷氣…
第一章 前男友

精彩節選

  今日的天氣灰濛濛的,火葬場的大廳聚攏了幾個哭哭鬧鬧的人,顧寧啪地一聲被人猛地甩了一巴掌,臉上火辣辣地疼,她蒙了一下,看向打她的那位中年女人。

  「顧寧!你還有臉來!要不是陸君記着給你買生日蛋糕,他用得着開快車出車禍嗎?!」中年婦人赤紅着眼睛罵罵咧咧,指着顧寧的手直顫,顧寧張了張嘴,心裏嗤笑着看向一旁的面無表情的年輕女子。

  顧寧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天生日啊……還買生日蛋糕呢,真是可笑,她那天晚上聽到這個噩耗的時候還哭的肝腸寸斷,結果幾日過後來參加火葬儀式,才看到陸君原來另外一位女朋友。

  那是一位年輕時尚的白領女性,化着精緻的妝容,目光冷徹,似乎一點都不為陸君的死而感到絲毫的傷心,她淡淡瞥了顧寧一眼,目露不屑,她款款走到顧寧的面前,看着顧寧因為哭泣而腫得核桃般大小的眼睛,冷笑一聲附在顧寧的耳邊輕說:「你就是顧寧,可惜了,陸君眼光真差,我若不是家裡人逼得,還真是不稀罕。」

  她涼涼一笑,然後施施然離去,腳步沒有一絲停頓,顧寧卻氣得發抖,那中年婦女就是陸君的母親,還在罵罵咧咧,那位母親似乎不知道,要陸君買蛋糕的,可是他們家自己選的兒媳婦,剛才那個女人——周若汶!

  「不是我……」顧寧赤紅着眼開口,卻冷不丁又一巴掌落在臉上,伴隨而來的是一聲氣憤的怒吼,陸君的母親大吼:「滾!」

  顧寧想都沒想,反手就是一巴掌過去,啪的一聲,把陸君的母親打傻了,大廳內靜了下來,顧寧咬牙切齒,「大嬸,你兒子不是我害的,我也不稀罕,你洗洗睡吧!」

  顧寧沒有給她們一群人反應過來的時間,轉身就離開,她一開始轉身轉的瀟洒,離開眾人罵罵咧咧和殺人的視線後,才飛奔起來,她心裏狠狠地收緊,疼得說不出話來,周若汶的話彷彿刀子一樣刺在她的心間,讓她的心滴血。

  她跟陸君談了三年,三年來他都似乎待她如珠如寶,碰都捨不得碰,但是得知他家裡給他安排相親,顧寧也鬧過,但是陸君總是保證他只是出於禮貌加了周若汶的微信,心裏只有她一個,她信了,然而卻在今日才知道,原來他已經出軌了一年,若是沒有這場車禍,估計陸君和周若汶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

  可憐她還懵懂無知,為了他的死而傷心欲絕。

  天色暗了下來,顧寧不知道她怎麼跑到了碼頭邊,她不知不覺間已經淚眼朦朧,都說酒是斷腸的好東西,她轉進便利店提了一打,吧嗒吧嗒跑道碼頭邊上的欄杆旁坐在地上,這欄杆很矮,站起來也就到她大腿的位置,坐下來就比腦袋矮些。

  夜晚的海風吹得人瑟瑟發抖,但是顧寧毫無所覺,她啪地打開了一瓶啤酒,灌了一口,酒精的刺激湧入口腔,她有些不習慣地皺皺鼻子,她不會喝酒,一瓶就暈,但她此刻卻希望就這樣暈過去,再也醒不過來。

  碼頭不遠處拴着一輛大遊艇,裏面燈火通明人影灼灼,音樂聲傳出甲板,告訴了人們遊艇里的年輕人是如何瘋狂,船艙里咿咿呀呀地說話時音樂聲被隔絕了一下,讓甲板處的人只聽了個朦朧大概。

  肖無言晃了晃手裡的紅酒,目光投向十幾米處坐在碼頭邊搖頭晃腦的身影,目光若有所思,好友鍾葉楓打開門溜了出來,一手拍在肖無言的肩膀上,嬉笑着湊上去問,「無言,看啥呢,這麼專註。」

  鍾葉楓把視線順着投過去,一眼看見了正在喝酒的顧寧,他嗤了一聲,笑得一臉狡猾,「哎呀,無言大哥正好可以趁虛而入了。」

  話音未落,那位在他嘴裏可以趁虛而入的顧寧冷不丁地站了起來,腳步虛浮般左右晃,十秒不到,兩個甲板上的男人親眼看着顧寧撲通一聲從碼頭摔了下去,直直地掉下了海水。

  肖無言一下站直了身子,兩人對視一眼,鍾葉楓臉色微微一變,正轉過身子打算進去叫船上的保安下去救人,但還沒徹底轉身,耳邊又傳來撲通一聲,他極其驚訝地回頭,肖無言已經沒了身影,他居然跳下去了!

  鍾葉楓震驚地張大了嘴巴,肖無言居然親自下去救人了,他看向深色的海水裡奮力游的男人,臉上突然浮現一種奇怪的表情,他吧嗒吧嗒地溜進船艙叫人,一時間音樂聲聽了下來,幾個砸蛋糕砸得起興的人都停了手。

  直到肖無言抱着顧寧進來,幾個人才一下子炸了開來,今天就是肖無言的生日,所以才會幾個好友一起聚在遊艇上開派對,誰會知道肖無言突然一身濕從海里撈了個美人魚姑娘回來,一時眼神都有些曖昧。

  「來無言,喝杯熱水,天氣冷。」鍾葉楓隨手拿起桌面上的熱水塞給肖無言,然後又跑去看被肖無言的家庭醫生看着的顧寧,這姑娘鵝蛋臉,眼角細長,鼻子挺翹,即便淹成了落湯雞,都難掩美色。

  發生了這事,其他幾個好友很快就散去了,鍾葉楓也跟着走,一個小時後他突然回想起來,剛才遞給肖無言的水是被另外一個混小子下了料的水,本來是想捉弄肖無言這個主人公的,但現在……鍾葉楓覺得事情大發了,連忙打電話給肖無言,卻一直沒打通……

  遊艇上,顧寧在床上睡的熟,剛才淹的那一下直接把她弄暈了過去,此刻都還沒醒過來。

  肖無言感受身體的逐漸燥熱,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他深吸了一口氣,想進房間洗澡,卻隨手開了一間房門闖了進去,在這之前,這遊艇的所有房間都是他的私人房間,以前度假的時候一貫都是他愛睡哪間睡哪間,但他在神志都集中在體內的燥熱時,忘記了他剛剛撈上來的顧寧還在他的遊艇上睡着。

  所以當他闖進了房間,看着女孩酣睡的臉頰,和寬鬆的衣服隱隱烘托起她嬌小玲瓏的身材時,他神志便徹底崩塌了。

  第二日一早,顧寧不記得昨晚發生的大部分事情,但她知道自己掉下海了,但是當她艱難地睜開眼睛,她意識到不對勁,而在看到她身邊的這位長得極其俊美,宛如不應該在世間存在的男人時,她腦子轟的一下,如遭雷劈。

  她顫着手掀開被子,看着潔白的床單上的一抹紅,以及皮膚上星星點點的紅印,她便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她蒼白着臉色,如滾帶爬地摔下了床,身後卻傳來低沉沙啞的男聲,「你醒了。」

  顧寧瞪着眼睛回望,渾身僵住,她掃了一眼他,臉上一紅,連忙轉回了頭,氣得血氣上涌,「你……你是誰!」

  肖無言從容不迫地穿上衣服,目光在顧寧掀開的被子所露出的紅色上一頓,隨後抬起眼眸看着顧寧身上自己昨晚的傑作,鍾葉楓那幾個混小子,看來真的是欠收拾了,他眼睛眯了眯,語氣里有了些輕佻的笑意,「你不打算穿衣服嗎?」

  顧寧臉更紅,她不敢回頭,只左右一看,發現地上有一套寬鬆的衣服,不是她的,但顯然是她昨晚穿過的,她連忙撿起來胡亂套上,有些凌亂,但總比沒遮攔要好上許多,她不敢再做停留,連忙拉着門把拉開,然後沖了出去。

  「我叫肖無言。」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顧寧不敢再搭理,她低頭猛衝,一下衝出了甲板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太陽的強光刺了毫無準備的她一下,她睜不開眼睛,踢到了甲板上的凸起,腳上一個踉蹌,險些再次從欄杆上摔下。

  衣領猛地被人提起,勒得她喘不過去,她被拉進了一個溫熱的懷抱,她不用想都知道是肖無言,她不敢回頭也不敢動,就保持着這個姿勢,身後的男人似乎傳來低低的笑聲,似乎在嘲笑她的愚蠢,她更羞了。

  「昨天淹一次不夠,今天還要再淹一次嗎?你是想再被我人工呼吸一次?嗯?」他的一聲嗯,聲音極輕,聽着很溫柔,但尾音極其纏綿,顧寧耳朵都紅了起來,她忽然意識到這個姿勢不太對,連忙推開他。

  「是你救了我?」顧寧說完,想扇自己一巴掌,就算他救了她可是他居然乘虛而入,她應該恨,但是她卻發現恨不起來,或許是昨晚的記憶蕩然無存,也或許是這個男人救了她,也或許是他實在長得太好看。

  「你要怎麼報答?」他歪了歪頭,目光溫和,似乎只是在問她吃了飯沒一般。

  「我這難道是被狗啃的嗎?!」顧寧招架不住他這樣的目光,只能低着頭咬牙切齒地說,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衣領,有些寬鬆,完全看得見裏面的草莓,她心一橫,乾脆當昨晚被狗啃了,還報答個毛線!

被迫成為大佬的掌中嬌

被迫成為大佬的掌中嬌

作者:顧寧類型:都市小說狀態:連載中

顧寧在前男友的葬禮上才知道自己是多餘的那一個
她說不清是心痛自己的卑微還是男人的無情,總之是想借酒消愁卻惹上了肖無言——這個早20年前就成為她顧寧未婚夫的男人
「肖三爺,您老人家萬花叢中過,不會因為一個晚上就對我這棵狗尾巴草就死纏爛打吧」
三爺長腿一鉤,將渾身冒冷氣的小女人圈入懷中:「我的餘生,皆是你
」...

小說詳情